当清晨的第一抹阳光透过玻璃窗洒在我身上时,我惬意的张开双眼。看着我身两侧分别熟睡着的颜妍和薇儿,心中一阵甜蜜。

    昨天晚上,薇儿经过我在浴室里那一番潜移默化,终于放下了心里的羞耻,与我和赵颜妍同床共枕。夜里更是**不断,赵颜妍有了陈薇儿的加入变得更加勇猛,每次在顶峰之后,休息一段时间后就更加的疯狂。就这样来回的交替了数次,我终于达到了交上了满意的答卷。

    昨夜实在是太累了,我伸了一个懒腰,又沉沉的睡去了。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屋里面就剩下了我一个人。就在这时,赵颜妍穿着一件睡衣推门进来了,看见我坐在床上,于是问道:“老公,你醒了?”

    “嗯,几点了?”我问道。昨天着急脱光衣服跑进浴室,把手表忘在了一楼客厅的茶几上。

    “都快十一点了,大懒猪!”赵颜妍笑呵呵的说道。

    “是吗?”我翻身从床上跳下来,开始找衣裤。忽然发现赵颜妍直直的盯着我,这目光……我顿时发现原来赵颜妍正目不转睛的看着我早上勃起的小兄弟。

    “怎么,你还想?”我抱过赵颜妍,色色的问道。

    “想你个大头鬼,人家下面被你弄得现在还是麻木的。”赵颜妍用手捏了一下我的小兄弟说道:“真不知道你怎么回事儿,越来越厉害了,我和薇儿姐姐两个人才勉强能应付你!”

    “呀,快放开!我憋着尿呢。”被赵颜妍这么一抓,我差点就尿了。也顾不得穿衣服,飞快地跑出房间奔向了卫生间,反正这家里就是我两个老婆,也不用避讳什么。

    当我穿好衣服,来到楼下,就闻到了一股诱人的菜香。

    “老公,快点来吃饭吧!”陈薇儿的声音从厨房里传出来。跟着赵颜妍就端着盘子从厨房里出来。

    没想到几道看似普通的小菜被薇儿弄得色香味俱全,吃了一口后我食欲大增。看来以后有了薇儿这个小厨娘,下半辈子有口福了。

    吃完饭,我提出出去转一转,正好试试我的新车。二女都表示同意。

    来到车库,我熟练的把车倒了出来,停在两人面前。这是最老款的捷达,还是手动档。

    看着车上挂的那副“松a00077牌照,这是典型的政府牌子,7还是我喜欢的数字!我还有一幅车牌子是姜永富给我驾照时一起给我的,是一幅警牌,据说是挂靠在某个交警支队下的,在路上只要不撞人,怎么开都没事儿。不过交通规则我轻易不违背,拿生命开玩笑的事情我一般很少做。

    “咦?老公,你什么时候学会的开车?怎么这目熟练?”赵颜妍惊讶地说道。我这一段时间做了什么,赵颜妍再清楚不过了,根本就没有时间去学车,听说驾照也是走后门办下来的。

    我心说,前世都开五六年了,尤其是北京那种车流拥挤的地方,技术差了根本就别想上道。

    “哦,以前和我爸厂子里的师傅学过几天。”我解释道。

    这个理由听起来再合理不过了,所以赵颜妍也没有起疑心。

    95年的新江市,汽车还不是很多。虽然是个省会城市,但是拥有私家车的家庭屈指可数。除了一些知名的企业家外就是那些达官贵人的公子少爷。但大多数都是些捷达桑塔纳之类,奔驰宝马之类的高档车很是的少见。就连赵军生开的也是国产的红旗。

    我们的车刚开出开发区,忽然从后面冲过来一辆白色的本田,超过我之后连转向都不打就要右转弯,结果没等我刹车,两辆车就不可避免的撞在了一起。

    我日!老子这是新车啊!我心里骂道,打开车门跳下了车。这时候还不时兴汽车保险,撞了车之后就是自己掏腰包索赔。

    “娘拉个逼的!你他妈会不会开车啊!”从本田车里跳下来一个叼着烟卷的小青年,不等我说话,就指着我的鼻子骂道。

    我一听,心里的气立刻就不打一处来!***,你撞了我的车还跟我唧唧歪歪的?当下沉着脸说道:“你说话注意点,现在是你撞了我!”

    “我撞你?就你这破捷达,给我撞我都不舍得!你知道我这是什么车吗?本田雅阁!原装进口的!你赔得起吗?”叼烟青年怒道。

    靠,r本垃圾,不就是一辆破雅阁吗?原装进口?废话,这时候还没有广本呢。

    “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希望你好自为之!”这人的崇洋媚外已经让我不爽到了极点。要不是我故意克制住我的情绪,我早一拳过

    脑瓜子硝放屁了。

    “忍你妈啊,你撞了我的车你说咋办吧?”叼烟青年指着车身有些凹陷的雅阁说道。

    “呵呵……”我不怒反笑了!我撞车了?我说道:“那你说咋办?”

    “既然这样,你赔钱吧!五千块钱拍出来,咱俩就拉倒。”叼烟青年以为我要服软,准备好好的宰我一下。

    “等一下,我想问一句话,是你赔我,还是我陪你啊?”我调侃着说道。

    “**!废话,当然是你赔我了!”叼烟青年骂道。

    我一个嘴巴子扇了过去:“你他妈说话干净点!我告诉你,今天你要是不给我个交待你就别想走了!”我真是生气了,竟然还敢骂我?老子心情好和你废两句话,心情不好直接一脚踹你去见我结拜的老哥。

    “你有种!妈的!敬酒不吃吃罚酒,既然你不愿意私了,那你可别后悔!”说完把嘴里的半只烟吐在了地上,瞪了我一眼。发现我比他高出一个头来,强忍着没有发作,从口袋里掏出了大哥大,拨了一个号码。

    “喂,曲哥吗?我是周明远啊!”叼烟青年对着电话说道。

    “……”

    “对,我找您有点事儿!我在开发区黄河路的口上,我被一辆破捷达给撞了!”周明远说道。

    “……”

    “嗯,对!您最好再派一辆拖车过来,只接把那捷达给拖走吧!”周明远牛逼的挂上电话,对我嚣张地说道:“一会儿警察来了你可别求我!”

    嘿嘿,我心中冷笑。这周明远八成是打电话找来了一位熟悉的交警过来。

    不一会儿,就看到一辆警车鸣着警笛呼啸而至,后面还跟着一辆平板式的拖车。

    “怎么回事儿啊?”从警车上跳下来一个肥面大耳的交警,牛逼烘烘的说道。

    “这是样的,曲哥。我刚才在路上开车,开得好好的,后面这家伙突然提速就撞在了我的车上。你看这撞的,这么大个坑!”周明远委屈地说道。

    这个曲哥当交警也不是一天两天了,看着两辆车停靠的位置心中也能猜出个大概来。周明远绝对是瞎掰,肯定是这小子要超人家的车结果才撞在一起的。不过自己要偏袒的肯定是周明远。

    “喂,把你的驾照拿出来!”曲哥对我吼道。

    我随手把驾照递给了他,这是必要的步骤,无可厚非。不过曲哥打开以后就皱起了眉头:“才不到两个月的驾龄?这时间也太短了吧,难怪要出车祸!”

    t***,的前因后果呢?

    “那按照这位警官的意思,谁的驾龄短谁负责事故的原因呗?”我讽刺地说道。

    “这个……我不是这个意思!”曲哥也觉得刚才有些失言,一不小心让人抓住了把柄。

    “事故的原因很明显,小李,你记录一下!这辆牌号为松a……松a00077的捷达车……”曲gt;:|我道:“请问这位小兄弟在哪儿工作啊?”

    “哼!”我,闷哼一声,没有回答。可是车窗下面摆放的那一堆“松江省人民政府”的小通行证、停车牌却被曲哥尽收眼底。这100以内的车可都是省级的大领导坐的,就算眼前这位只是给领导开车的一个司机,那自己也万万招惹不起,当下有了决定。

    “咳咳!这个捷达车正在正常行驶,雅阁车从后面超车过来,造成了这起交通肇事。这里面雅阁车严重违规,应付这起事故的权责。先把这辆雅阁车拖走!”曲哥大声地命令道。随后又对我说道:“这位小兄弟,不好意思,耽误你时间了!对这起事故的原因您还有什么补充吗?”

    我没想到一副车牌子就能使这个小交警“秉公”办理,本以为我还得给姜永富打个电话才能解决。

    曲哥的处理结果让这位周明远目瞪口呆,直到那个小李准备拖车时才反应过味来,大叫道:“曲哥,你没搞错吧!雅阁是我的车啊!”

    “没错,小李,快点拖车!还有这位周先生,麻烦您也跟我们回警队,协助调查事故的原因!”曲哥心里骂道,这个周明远,就给自己惹麻烦,还好人家没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