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大志!告诉你,我这车可是侯主任坐的!”周明远见那个小李真的要拖他的车,急了!上前连忙阻拦,原先“曲哥”这客气的称呼也直接变成了名字。

    “我这只是秉公执法,就算是侯主任的车,你违章了我照样要扣你。”曲大志义正言辞地说道。

    秉公执法?你是见到我比他牛逼才秉公执法的吧,我在心里暗骂。

    “曲大志,你可想好了?我们侯主任可是你们大队长的朋友,小心到时候吃不了兜着走!”周明远见软言无用,也顾不得许多,撕破脸皮大声威胁道。

    “我是对事不对人!你就算找到中央,我也是这么处理!”曲大志板着脸说道。心里冷笑,恐怕侯主任知道以后也说不出什么!侯主任怎么了,再厉害那也得归政府领导。

    “行!你!”周明远走到一旁,掏出了手机,拨通了自己领导的电话:“侯主任,我是小周!……对,我的车在开发区让人给扣了……是那个曲大志……行,你和他说吧!”

    周明远把电话递给了曲大志,曲大志犹豫了一下,拿过电话,走到一旁没人处,嘀咕了半天。又把电话还给了周明远。

    周明远以为问题解决了,乐滋滋的拿起电话:“喂,侯主任……”

    还没等他把话说完,电话里面传来了侯主任的咆哮声:“小周,你他妈尽给我没事儿找事儿!你撞那辆车不是省委就是省政府的,你可真牛逼啊你!把领导的车撞了你还让人家包你钱?你长没长大脑啊你!”

    “可是……我看那破捷达,领导哪有坐这破车的!”周明远嘟囓道。

    “哼!越是大领导越要以身作则,你以为政府跟咱们这农委一样呢?咱们可以开本田,人家必须得开国产车!”侯主任教训道。

    “那……现在……”周明远被侯主任一骂,才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自己一个小司机,人家也不能把自己怎么样,可是刚才自己那嚣张的举动,无疑是给侯主任造成了非常不好的影响,如果这捷达车的主人真那么牛的话,甚至都可能影响侯主任将来的仕途。

    “你现在配合人家去队里吧,态度谦虚点。反正这车是公家的,他们也不能怎么样,过后我再亲自去要回来吧。”侯主任说道。

    周明远挂了电话,立刻蔫了不少。竟然主动走到我的捷达车前,看了看刚才撞击的地方,对我说道:“这位同志,刚才是我的态度不好,但是请您别跟我计较,我们侯主任已经把我给骂了!我知道错了!”

    我日!我甚至都以为这个人不是刚才那个叼烟青年了。其实我的车倒是没什么,捷达的保险杠顶在了雅阁的前门上。倒是他的车被顶了一个大坑。

    “算了!”我挥了挥手,这种屁大的小人物我还懒得和他计较。一个司机装什么牛逼。原先我还以为又是什么富商巨贾的公子呢。

    我和曲大志打了个招呼,就上了车,把捷达往后一倒,打了个大舵,扬长而去。

    临走时,周明远那小子还不停的给我道歉,并许诺要给我修车。不过我这车也没怎么样,就是保险杠上磨掉点皮。上海大众就是牛逼,把周明远的雅阁顶出个坑,我这捷达还啥事儿没有。

    此时我气也消得差不多了,懒得与他计较,他不过是个狐假虎威的走狗罢了。很多时候我都会看见这种很奇怪的现象,很多厉害的高官富商为人都很和气,可是手下的那帮人却成天出门装牛逼,不可一世。

    ……

    赵颜妍和陈薇儿二女干脆就没下车,在车上有说有笑。显然都很清楚我目前的实力,干脆就没担心。

    “喂,你们的老公下车和别人打架,你们倒好,在车上有说有笑,一点也不担心!就不怕我让人给欺负了?”我不满的说道。

    “你被人欺负?我可听薇儿姐姐给我说过你一人痛打四个保镖的英勇事迹!”赵颜妍看着陈薇儿笑着说道。开始的时候赵颜妍确实有些担心,毕竟她没亲眼看到我以一打四的英勇场面,看到那个周明远打电话叫人来帮满忙,以为是想拉人过来打架,不过后来却见警察来了,立刻就放心了。论官场势力,在松江省内谁能大过他们赵家呢。

    陈薇儿也不禁莞尔,不好意思地看着我。

    “薇

    说实话,你是不是非常喜欢看我打架的样子?”我突几次,我发现每次薇儿这个丫头说起我大战刘振海那四个保镖的表情时,都兴奋无比。

    “我……”薇儿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去。她不知道为什么,确实有这种感觉。薇儿也在心里数落自己,这不应该是一个淑女喜欢的事情!可是一想到他当时的样子,心里就忍不住激动。昨天晚上,终于忍不住把自己爱人的英勇事迹告诉了颜妍。

    “呵呵,早知道这样,我趁警察没来之前把那家伙揍一顿好了。”我惋惜的说道。

    “……”陈薇儿红着脸无语。

    “薇儿,你家那个麻辣烫还开着么?”我忽然想到,薇儿既然已经成为了我的女人,那么每天就不要再做这些费力不赚钱的差事了。

    “开着啊!这些天冷了下来,吃的人增加了不少!”说道这里,薇儿一脸的幸福:“家里这个月比上个月多赚了好几百块呢。”

    好几百块……我不禁苦笑,好几百块就把她高兴成这样,这小丫头也太好糊弄了吧。

    “和你妈说说,那个小摊咱别干了。”我说道。

    “那怎么行!不干到哪里赚钱啊!”陈薇儿急道:“我家的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为了给我爸看病,我都已经……”陈薇儿本来想说为了给父亲看病,把自己都给卖了,一想又不对,买了自己的人就是眼前这个大坏蛋,立刻羞愧起来,顿时也明白了这家伙的意思……就是啊,这家伙这么有钱,还用得着自己拼命赚钱么?但是薇儿倔强的性格并不想让自己成为一个中看不中用,靠男人养着的花瓶。

    我和薇儿接触这么久了,自然明白她的心思,于是说道:“我的意思是说,哪天去和伯母谈谈,看看咱们是不是可以把麻辣烫这种小摊做大,搞成一个连锁性质的餐饮集团。这样咱们主要控制配方和管理就可以了,其他事情交给别人打理。”说到这里,我顿时想到了几年后的四川胖大姐等等小吃连锁。这绝对是个大有前途的行业!民以食为天,虽然我现在搞的高科技所赚得的利润简直可以是天文数字,但是不得不承认,饮食业不论在以前、现在,还是未来都是经久不衰的暴利行业,甚至在2000年以后,很多富豪商贾都是靠

    虽然我现在已经很有钱了,但是谁也不会讨厌自己的钱更多一些。让陈薇儿母亲做这个麻辣烫只是小试牛刀,接下来牛肉面、炸鸡、蛋糕房甚至大型餐饮航母都将成为我的目标。

    “可是,那需要很多钱吧?”陈薇儿听我这么一说也有些心动,看着妈妈成天起早贪黑的经营麻辣烫摊确实非常辛苦。要单论麻辣烫的味道,在新江市自己家要敢称第二,那就没人敢当第一!可是这有什么用呢,小摊永远都是小摊,不会有太大的发展。如果真能做成连锁性质的企业,那么妈妈就可以作为管理者不会如此劳累了。

    “钱我出,企业由我来建立,但是我要占有公司的一部分股份。”我知道薇儿的性格,所以直接提出来了这个方案。

    “这样啊……那我回去和我妈妈商量商量。”果然陈薇儿没再拒绝。她的嘴角上流露出一丝欣喜。陈薇儿很庆幸自己找到了一个好的归宿,自己和他在一起才不过一天,他就如此的关心自己。

    赵颜妍对我出钱帮助陈薇儿也没多大的疑惑,虽然她不知道我有多少钱,但是从赵叔的口中得知,我的那个输入法销量很好,赚了不少的钱。甚至还卖给了危软公司,整合到了最新出的windowz作系统当中。

    我把车开进了百货大楼附近的停车场。不过事情有时候就是那么的凑巧,往往总有些不开眼的苍蝇在你眼前乱晃。早上那个周明远已经让我大动肝火,但是毕竟这个人和我无缘无仇的,我也没把他怎么样。但是接下来出现的这个人,却和我有些渊源了。这让我终于知道什么叫做冤家路窄,事情是这样的。

    由于百货大楼位于商业街,停车场里面的车比较多,当我好不容易看到一个停车位,刚想把车开进去时,就从我身后猛地蹿出来一辆宝马车,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径直的插进了那个停车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