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个蛋的!这下我真的火了,第一天开车就碰上两个傻逼。宝马算个鸟啊,我想起了前世看到的砸宝马车事件,急眼了老子给你的也砸掉。

    接下来的一秒钟,让我更加坚定了我心中的想法。因为这宝马车里下来的那个傻鸟正是当初我在陈薇儿家的麻辣烫摊看见的和陈勇一起来的要买陈薇儿第一次的那个猥亵男人——于刚。还真别说,这鸟人长得还真***像个鱼缸.

    =|:.死,就别怪我不客气。虽然在别人看来,我和这个鱼缸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但是我是个占有欲极强的人,陈薇儿是我的女人,那么别人想都不要想了!这鸟竟然要花八万块钱买我老婆,我当然不能对他客气。何况今天还是鱼缸主动招惹我。

    我打开车门跳了下去,沉声说道:“你现在把车倒出来,我可以当作什么事儿都没发生。”我这个人别的倒没啥,就是心肠有点软,干死别人之前,都喜欢给他们一个悔过的机会。不过这个机会至今没有人珍惜。胖瘦头陀、刘科生、李少杰等人是这样,这个鱼缸也是这样。

    “草!破他妈捷达,性能不好抢不过我,就别在那儿唧唧歪歪。”鱼缸指着我的车,鄙视的说道。

    “于哥哥,什么事情啊。”从宝马车里又下来了一个打扮妖艳的惹火女郎,一下子就靠在了鱼缸的身上,嗲声说道。

    “一个开捷达的傻逼,说我抢了他的停车位。”鱼缸指着我对发嗲女郎说道。

    “老公,怎么了?”这时候,赵颜妍也和陈薇儿从车上下了来。但是由于她们二人坐在后座,又聊着天,所以根本没注意到开宝马的那个人就是鱼缸。

    “陈薇儿!”鱼缸忽然惊讶的指着亲热地挎在我胳膊一侧的陈薇儿惊讶的说道。

    “于刚?”陈薇儿这时候也发现了,原来面前的这个人就是那个自己差一点就把自己卖给他的于刚。

    “哼!妈的,我还以为你多他妈清纯,就***婊子一个。”鱼缸看着腻在我身上的陈薇儿鄙夷的说道:“不过你的品味太差了吧,就勾搭上一个开捷达的!要是当初你答应了我,你现在坐的可是这辆宝马!”

    “你……于刚!你也太过分了!他是我的男朋友!”陈薇儿急忙解释道。

    “男朋友?那他身边的另一个**是谁?不要告诉我是他姐姐或者妹妹!”鱼缸指着我身边另一侧的赵颜妍说道。

    赵颜妍听了鱼缸的污言秽语也不由得一皱眉头。我已经忍无可忍了,当我不存在还怎么的?连续出言侮辱了我两个老婆,我要是还能留着你那我就是精神病了。

    我冷冷的对鱼缸说道:“如果你承认刚才对我两位老婆说的话是放屁,我可以考虑再给你一次机会!”

    “哈哈!放屁?我看你才是放屁!小子,你和我说这话时应该先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有没有这个资格!不要以为有车就了不起了,和我比起来,你差的远了!”鱼缸发出张狂的笑声。

    差的远了?不错,是差的远了。我想你一辈子再怎么努力赚钱都赶不上我单独一个曙光输入法所带来的利润多。

    “你这辆宝马多少钱?”我问道。

    “九十八万!”鱼缸得意的说道。

    t***!我豁出去了,从捷达的后备箱拿出一个大扳手,就冲了过去。鱼缸吓了一跳,以为我要揍他,慌忙闪到一侧大叫道:“哎——你要干什么?别乱来,打人是犯法的!”

    “嘿嘿……”我冷笑着,心想,你不是和我装吗?我今天就跟你比比谁更有钱!

    我吸了口气,使自己进入了异能的状态。每次我用起异能,不但速度上提高了很多,力气也比以前快了几倍。

    我以非常快的速度把扳手砸向了宝马,只听“哐当”一声后车灯就被我砸了个稀巴烂。紧接着后备箱、后车窗,车门,一个接一个的被砸坏。妈的,我说前世的时候怎么有那么多人喜欢砸车玩,原来搞破坏是这么的爽。

    由于我的速度超快,还没等鱼缸反应过来,他的宝马已经快成为一摊废铁了,就连发动机都被我砸瘪谷了。当然还有一个地方完好无损,那就是油箱。我还没傻到**的地步。

    鱼缸目瞪口呆的看着我,张大了嘴巴,一时间忘了要说什么。他旁边的那个发嗲女郎也傻傻的看着瞬间就变成废铁的宝马。

    “你——你干什么!快住手!”鱼缸这才反应过味来,原来自己的车被人给砸了。

    我把扳手一扔,

    能。至此这辆宝马已经不具备修复价值了。我想如f的话,修理费肯定都会高于再买一辆新宝马。

    “你……你把我的车给砸了……”鱼缸的汗水立刻冒了出来,这辆宝马可不是自己的。如今被砸成这样,自己可怎么交待啊!看着小子穷不拉叽的,就算报警把他给抓起来也赔不上自己这辆车啊!

    “对,我砸了!因为它挡在我的车前面了!”我面无表情地说道。

    但是身后的陈薇儿却看着我一脸的兴奋,我可以肯定,这丫头绝对有暴力倾向。

    “你知道这车多少钱吗?九十八万啊!”鱼缸一拍脑袋大叫道。

    “那个……可以……让我砸两下吗?”陈薇儿小脸通红的对我说道。

    这丫头真是极品啊。以后培养培养绝对有sm的潜力。我把扳手递给了陈薇儿,对她说道:“不好意思,我刚刚砸得太兴奋了,都给砸烂了。你将就着再玩一会儿吧。”

    “妈了个逼的!你个骚娘们!”鱼缸咆哮着把陈薇儿给推了个趔趄,骂道:“就他妈因为你,我的车啊!”

    陈薇儿被他推的差点跌了个跟头,扳手掉在了地上。敢推我老婆?不想活了吧?本来我还不想让他死,但是这回可由不得他了。

    “起来,跟我走。咱俩先解决车的问题。”我对鱼缸冷冷的说道。

    鱼缸木纳的跟在我的身后,来到了百货大楼下面的工商银行。由于我是vip卡,根本就不需要排队,直接来到贵宾厅,我把卡递给了银行柜员:“取一百万!”我说道。

    我拿过取出来的一大包钱,直接扔给了鱼缸说道:“九十八万是你的车钱,自己再买辆新的吧。剩下的两万是医药费,不过可能不够,剩余的自己添上吧!”

    鱼缸看着面前这一大堆巨款,早已经傻掉了。刚才还为了车被砸而烦心,现在就只有傻笑了。那两宝马少说也开了五年了,如果卖的话顶多能卖六七十万。这么算来自己还赚了。只是什么是医药费?鱼缸傻傻的问道:“什么是医药费?”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我心里骂道,别以为你拿了车钱就没事儿了,你推我老婆那一下子我还没跟你算帐呢。刚才去银行的时候我抽空给郭庆打了个电话,赶的也巧,这小子和一群手下正在附近吃饭,于是我就如此这般的吩咐了下去。

    我拉着陈薇儿和赵颜妍也没再废话,直接出了银行。鱼缸还在那儿咧着嘴傻笑,发嗲女郎已经两眼放光,盯着我的脸不放,花痴一样的叫道:“太帅了,扔出一百万砸了个宝马!”

    我想我如果再不离开的话,这个发嗲女郎一定会缠着我不放!

    十分钟以后,一个长得像鱼缸一样的猥亵男子在银行门口被一伙不明身份的黑社会分子殴打,手脚全断,尤其是刚才用来推人的那只手被砸成了粉碎性骨折。巨款散落一地,但是却无人敢上去捡钱。商场和银行的保安站在一旁,无人敢去阻拦。当这一伙人打完人扬长而去,才有群众掏出了电话,拨通了110

    只剩下一个穿着性感的女郎站在一个血葫芦边上,瞪大了眼睛,已经被吓得失了声。

    ……

    “真是太爽了啊!”我左手搂着薇儿,右手拉着赵颜妍说道。

    “你可不是爽吗?一下子砸掉了九十八万!”赵颜妍讽刺道。

    “咳!不就是九十八万吗?你老公我啥都缺,就是不缺钱!”我说的是实话,这个月的危软分成又打到了我的帐户。曙光也在赵军生的领导下,变成了一个印钱的机器,不断购置新的生产线,不断地扩大生产,银行的账户也在不断地增加。

    “九十八万?唉,爽是爽了,可是这钱花的也太多了!”薇儿也叹了口气说道。

    “那你刚才还要抢着砸?”我点了点薇儿的小脑瓜说道。

    “我……我……人家看你砸得那么来劲,也想试试嘛!”薇儿不好意思地说道。

    “哎呀,你们两个真是一对啊!我可得离你们远点儿,全都有暴力倾向!别等哪天你俩一合伙再把我给砸了!”赵颜妍斜视我和薇儿,躲到了一旁。

    “颜妍妹妹,你说我……”薇儿竟然发起嗲来……

    “薇儿,你跟谁学的这么说话!”我狂汗!

    “跟刚才于刚身边那个姐姐啊!我觉得她那么说话挺好玩的。”薇儿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