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二女她们走进了商业街,赵颜妍的大哥大就响了起怪,赵颜妍这个电话号码除了我之外几乎没有人知道,是谁给她打的电话?

    赵颜妍也很疑惑,对我摇了摇头,接起了电话。但是没说两句,就把电话递给了我。

    “喂……”我试探的接了过来,我实在想不明白,谁会给赵颜妍打电话来找我。

    “喂,我是赵军生!”赵军生的声音从听筒里面传了出来:“你的电话怎么不开机呢?我从早上就开始给你打电话,一直是关机!急死我了,没办法我只得通过颜妍来找你!”

    关机?我苦笑了一下,立刻向明白了其中的原因。昨天和陈薇儿落难到那个小岛上,为了取火,我用大哥大的电池做了导火索。之后回来的时候虽然把大哥大也拿了回来,但是没有电池,我就把它随手扔在了赵颜妍家的茶几上,准备过几天上电信局去配块电池。

    “有什么事吗?赵叔。”我奇怪的问道。按理说曙光集团已经走上了正轨,集团内部的大事小事都是赵军生一手负责的,根本用不上我什么。曙光集团的软硬件实验室在获得我提供的一些相关技术资料和核心资料后,也基本上具备了自主研发的能力,根本用不上**心。

    “出了点儿小问题!”赵军生沉吟了一下说道:“今天的报纸你看了吗?”

    “报纸?”我嘀咕了一句。重生后的我已经保留了前世上网看新闻的习惯,对报纸基本上不闻不问。就算现在互联网还没有普及,但是我还是没有养成看报纸的习惯。更何况这几年发生的大事全部印在了我的脑海里,报纸上的新闻在我看来那是陈年往事。

    “我一般不看报纸。”我对赵军生说道。

    “你看看附近又没有报摊,买一份新江晨报。上面有一篇诋毁咱们集团的文章!今天早上到现在,我已经接到了四面八方媒体的无数个电话,甚至还有亲自上门的,都要求咱们集团召开新闻发布会,对这个事情进行合理的解释!暂时都被我挡了回去!”赵军生焦急地说道。

    我挥了挥手,示意颜妍和薇儿先去逛街。两个小丫头手拉着手,干脆就没搭理我,向女士服装的店铺走去。我回过身,我记得刚才停车的地方有一个报摊。我快步走了回去。

    此时停车场一片混乱,几个交警围在了鱼缸那辆“废铁”旁边,正在用拖车往外拖。我只看了一眼,也没多做理会。径直来到停车场门口的一个报摊。

    “来一份新江晨报!”我递过去三毛钱说道。

    “小伙子,你可真幸运!这是最后一份了!今天咱们新江市的曙光集团出了大事儿了!报纸卖得特别快。”卖报的老头递给我一份报纸,说道。

    我一皱眉,这才多大一会儿功夫,就弄得满城皆知了!曙光集团到底出了什么大事儿了?!

    我接过报纸,迫不及待的展开来。就在报纸都头版,很大的黑色标题格外醒目——曙光输入法:原创还是剽窃?

    我当时第一个想法就是,商业对手的诽谤!这个曙光输入法是我亲手开发出来的,虽然里面或多或少的融入了未来的几个成功输入法的优点,但是在95年,那些输入法绝对还没有出现,甚至很多开学!所以曙光输入法是不是原创我心里面很清楚,这绝对是**裸的诋毁!

    我的目光随着报纸上的文字向下读去,开始我还抱着一种置身事外看猴戏的态度,对这种小道消息不屑一顾。要知道2000年之后互联网力普及,这种不切实际的花边新闻多了去了,甚至连活人给说成死人的都不在少数。

    可是当我看到一半的时候,不禁越来越心惊!连我都差点以为曙光输入法确实是抄袭别人的了!不得不承认,写这篇文章的这家伙绝对善于攻心计!洋洋洒洒三千多字,从最开始的旁敲侧击到后面的摆事实、讲道理、举例子无一不把矛头指向曙光输入法!并且委婉的指出,曙光输入法虽然是国内的产品,但是不能因为它是国产的就敝帚自珍、讳疾忌医!虽然国内的专利法还不健全,但是这种抄袭行为已经丢尽了民族的脸面,被社会、道德、伦理所不容!

    反正值要看过这篇文章的人都回热血澎湃,心潮起伏!简直把曙光集团说成了十恶不赦、人人诛之的大骗子!我想只要有点血性的人都回站出来

    膺。

    至此我不得不佩服,这么高明的抨击手段即使我这这个重生后的危软总裁也写不出来。也正因为如此,我也立刻就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虽说身正不怕影子斜,但是在这三人成虎的社会里,舆论的副作用太大了!这么下去,用不了多久,就算曙光没有剽窃,在大众心里,剽窃那也成为板上钉钉的事实了。就像我平时在家的时候,经常会听到我家楼下的居委会大妈说的一句话:报纸上面写的难道还会有假!?

    一个企业的名誉对这个企业将来的发展简直太重要了!如果企业的牌子倒了,生产出来的东西再好用、再先进那也没有人用。

    “赵叔……”我淡淡的说道:“我看完了!”

    “这件事儿你怎么看?”赵叔一直没挂电话,等待着我看完报纸。

    “所谓树大招风。人怕出名猪怕壮,企业做大了,总会有人嫉妒,明着竞争不过,暗地里找些枪手写几篇重伤曙光的‘假内幕’放出来。咱们企业也不是第一家。曙光输入法到底是原创还是抄袭危软的,咱俩心里面都很清楚。”我说道。前世的时候我坐在危软总裁的位置上,看到的诋毁危软的报道也不少,但是我可以完全不在乎。因为危软已经做大,成为行业的垄断。现在的曙光虽然也很庞大,资金充裕,技术先进。但是毕竟是一家新成立不到半年的企业,还经不起这种大风大浪。

    “不错,这我也明白。我已经让市委宣传部的人帮忙去调查了,看看到底是谁在幕后搞的鬼。”赵军生说道。

    “赵叔,你觉得这个在幕后下黑手的应该是什么人?”我思索了一下提出了这个问题。

    “这个我也考虑过了,这个人肯定不会是咱们曙光集团内部的人,第一,咱们的员工都和公司签订了保密和同,不可能会出去乱说。第二,咱们公司把曙光拼音输入法授权给危软公司这件事儿内部的人都很清楚。不可能傻到去媒体宣扬,说咱们剽窃危软公司的成果。这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所以很可能是个与咱们不是很熟悉的人干的!”赵军生分析道。

    “说得不错!”我非常欣赏的说道。这个赵军生还是具备一定的领导才能的,这也是当初我放心把公司交给他的原因。赵军生说得很对,从拿起报纸的那一刻起,我就否定了写这篇枪文的人是公司内部的。

    “不过我想幕后的那个人也不是那么容易能够查到。这篇报道应该是以匿名或者假名的方式寄到报社的,除非作者自己现身,除此之外我们也没有别的办法。”赵军生叹了一口气说道。

    不过赵军生说的倒也是事实。这操蛋的新闻媒体为了自己的利益什么事情都敢报道,前世的时候我就见过很多类似报纸误报造成个人或者公司损失的事情,结果报纸牛逼得连个歉都懒得道,最后不了了之。

    “当务之急是让新江晨报在明天的报纸上做个澄清,发一篇正面的报导,能挽救多少信誉就挽救多少信誉。实在不行就把咱们和危软的合同抛出去!”我以命令的口吻说道。

    “澄清肯定没问题!这帮报社的人不给他们点儿颜色不知道天南地北了,我已经让市委宣传部和新闻出版局的人狠狠收拾一下这帮搬弄是非的孙子了。妈的,什么事儿都敢往报上登!”这是赵军生第一次在我面前说粗话,显然他已经非常愤怒了。“不过把危软的合同公布出去,这恐怕不合适吧……”

    “不到万不得已,也不能出此下策。尽量通过政府方面的关系给其他的媒体施加一下压力,让他们不要转载,更不要再对这件事情大肆宣扬。如果到时候闹的举国上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就真不好收场了。趁现在只是在新江市的范围内,赶紧把事情给解决了。”我说道。

    “我知道了。一会儿我就给我爸打个电话。”赵军生说道。

    我挂了电话,陷入了沉思。曙光集团成立以来,一直是风调雨顺。上面有政府扶持,下面有民众,可以说从来没得罪过任何人。而且曙光集团现在所从事的行业都是国内甚至全世界的领先技术,根本与其他的公司发生不了直接的利益冲突。谁会这么没事儿找事儿,想要阴曙光一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