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皮草商店的广告我在电视上看过很多次,当时也没就记得一句话——假一赔十。

    如今我拿到了这件皮大衣的信誉卡,看到背面的条款上赫然有一条:凡本店出售的皮衣均为正品,如售假货,十倍赔偿。

    大鱼人牌的皮衣我是知道的,正品的大鱼人是免洗的,根本就不粘灰。现在这个粗嗓门拿给我这件已经脏成了这个样子,明显就是个赝品。

    我看着粗嗓门正在得意地数着钱,嘴笑得都合不拢了。心想,先让你高兴一会儿吧,看看到时候你怎么哭出来。

    “老板,你卖我的这件皮大衣是大鱼人的吗?”我收起笑容,突然问道。

    粗嗓门一愣,随即立刻说道:“是啊,当然是!不是的话我怎么能给你开信誉卡呢!我们店是从来不卖假货的!”

    “哦!”我装作满意的样子点了点头。其实我要的就是他这句话。

    粗嗓门见我没什么反应,立刻舒了口气。心里骂道,土包子一个,差点儿吓死老子。还以为他看出什么破绽了呢。

    但是随后我的动作,却能够让粗嗓门喝上一壶的了。我掏出颜妍的大哥大,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

    “喂,李叔吗?”我说。

    “……”

    “我是刘磊……对,对,就是赵叔的……”每次打电话还得打着赵叔的名义,要知道,我才是曙光集团的董事长啊!

    “……”

    “我在百货大楼旁边的商业街遇到了点儿麻烦……对,就是叫人骗了,在新意皮草广场!”

    “……”

    “行,我等会儿吧。”我挂了电话。

    “这位兄弟,您看……要是不满意的话,可以退货……”粗嗓门听见了我打的电话,心里就打起鼓来,这家伙这么有钱,该不会是要找一群黑社会的砸自己的店吧?也顾不得赚钱了,态度立马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退?我为什么要退啊!大鱼人牌的皮草可是我最喜欢的品牌……当然,赝品除外。”我故意装作不经意的样子说出了赝品除外四个字。

    但是这四个字在粗嗓门听来,却像一把利剑一样直扎进他的心头。都怪自己一时财迷了心窍,没想到……

    “这位大哥,是老弟不对,您看看能否大人不记小人过,放老弟一马啊!”粗嗓门哭丧着脸说道。对我的称呼也从“兄弟”升级成了“大哥”。

    “老板,你在这儿说什么呢?什么我放你一马啊?我怎么听不懂呢?”我心中冷笑,表面上却是一片茫然的神色。

    “哎呀,您就玩老弟我了!我上有老下有小的……我要是有了什么闪失,你让我们全家可怎么办啊!”粗嗓门苦着脸就差给我下跪了。

    “我说老板,你在这儿说什么呢?什么叫上有老下有小的?你有毛病吧?”这下我可真的莫名其妙了,这老板该不会是有精神分裂吧!

    “难道你不是找人来砸我的店?”粗嗓门见我的表情不像是装的,也奇怪的问道。

    “砸你的店?我砸你的店干什么!现在这可是法制社会,我又是一名遵纪守法的好公民,我怎么会砸你的店呢!你想什么呢你!”我有些哭笑不得,原来这家伙误会了我的意思。以为我刚才打电话是想找人来砸他的店。

    “啊?……不是砸店……”粗嗓门一听我不是要砸店,也有些疑惑了,不砸店他给谁打电话呢?只得木纳的点了点头。

    正在这个时候,一辆工商执法的车停在了新意皮草广场的门口,几个穿工商制服的人从车上下来,直接推门走了进来。

    粗嗓门看到后微微一愣,不过立刻就迎了上去:“王哥,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老弟这段时间可是想死您了,晚上有空老弟作东,咱们来个不醉不归?”这个王哥他是认识的,这一片儿的工商管理费都是由他来收的,和自己不算太熟,但是却也办过几次事儿,也算能说得上话。

    那个叫王哥的人干脆连看都没看粗嗓门一样,径直向我的方向走了过来。

    “你好,请问是刘先生吗?”王哥问道。

    “是的,您是……”我站起身来,与王哥握了握手说道。

    “李局长让我来的。”王哥小声对我说道。想来这位李局长已经把我的体貌特征告诉了他。

    “怎么回事啊!”王哥随后立刻又恢复了官腔说道。这也是我的暗示,本来这件事儿就是我占理,没必要搞得好像工商局特意站在我这边儿一样。秉公办理最好,这样让别人也说不出什么来。

    我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然后提出了信誉卡后面

    示的十倍赔偿。

    “他说的都是真的?这么说你这件皮衣是假的了?”王哥把皮衣拎到粗嗓门的面前晃了晃说道。

    “这个……王哥,您别听他胡说,我这可是从来都不卖假货的……”粗嗓门的汗水已经留了下来,当他听到我提出十倍赔偿的时候心里就暗叫大事不好,原来这个暴发户之前的菜鸟行为都是装出来的,人家早就预谋好了想反过来阴自己一次。

    “哪儿那么多废话,我就问你这是真的还是假的!”王哥不耐烦地说道。

    “……真的……”粗嗓门的底气明显不足,但还是硬着头皮说道。

    “是吗?那只好送到技术监督局作检测了。这检测费可不便宜啊,如果这东西真是假的,这笔费用可得由商家承担啊!怎么样,你想清楚了吗?”王哥对粗嗓门的回答显然不屑一顾,对付这种人的方法多了去了。

    “这个……”粗嗓门也迟疑了,这家皮衣铁定是假的!这是自己从广州那边进来的仿冒品,本想低价销售的,但是今天一时财迷了心窍,竟然想当成正品宰顾客一次,没想到就阴沟里翻了船。

    “是假的!”粗嗓门犹豫了半天,最终还是承认了。

    “行了,既然你承认了,消费者这边你们按照承诺马上进行赔偿!至于你卖假货这件事儿,咱俩之间的事情还没完呢。”王哥从兜里掏出一叠子处罚单说道。

    “这个……我过几天赔偿行不行……”粗嗓门不死心地说道。

    “过几天?你这店儿过几天还能不能继续开下去就看你现在的表现了!”王哥不紧不慢的说道。

    “好,好,我立刻给钱,立刻给钱。”粗嗓门被吓了一跳,立刻老实了不少。

    我把银行的账户告诉了粗嗓门,他立刻打电话过去叫银行转了账。

    十多分钟以后,我确定了一下,账户里多了六十八万八千元八百元。随后满意的对王哥点了点头,拉着二女出了皮草商店。把我刚才买的那件皮大衣随手扔在了一旁,这种质量的东西白给我我都不要。

    粗嗓门却倒霉了,再傻也能看出来工商这些人是我挂电话找来的,不过却又说不出什么,人家全部都是按规章制度办事儿,一点儿都没越轨。粗嗓门叹了口气,手里拿着王哥给自己开的罚单,暗叹了一口气,这次自己真是打落了牙还得往肚子里吞啊!

    “老公,你刚才可真威风啊!”陈薇儿拉着我的手,小鸟依人的贴在我身旁兴奋地说道。

    “那当然,也不看看你老公是谁!”我的意地说道。早上砸了个宝马花了一百万,还没到半天就又拿回来了将近七十万。虽然这点儿钱对我来说算不了什么,不过却令我心情大爽。

    “就是啊,我还以为你只会用暴力解决呢!刘磊,真没想到你算计起别人来还真有一套!”赵颜妍也是高兴地说道。

    “不是吧,在你眼中你老公就是头脑简单五肢发达的笨蛋?”我笑着问道。

    “五肢?不是四肢吗?”陈薇儿奇怪的问道。

    赵颜妍和我在一起的时间比较长,对我这种荤话有了一定的理解能力。立刻就想到了我说的五肢发达是什么意思,小脸一红,瞪了我一记卫生眼,丢出了一句“色狼!”

    但是陈薇儿却不明就里,奇怪的看我和赵颜妍:“怎么回事儿啊?这和色狼有什么关系?”

    我只是在一旁坏笑而不答,急得陈薇儿拉住赵颜妍问道:“颜妍妹妹,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

    赵颜妍看了看我,不知道怎么回答。这种事情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一个女孩子家的怎么好意思把这些说出口呢。

    陈薇儿哪里知道这些,看着我和赵颜妍暧昧的表情,以为我俩之间有什么秘密瞒着她,小嘴一噘不高兴地说道:“你们两个是不是还把我当成外人啊,什么事情都瞒着我。”

    赵颜妍没办法,斜视我一眼,娇羞的附在陈薇儿耳边小声地低估了几句话,陈薇儿的脸立刻彩霞纷飞,没好气地对我说道:“真不知道你一天都想些什么!成天想着那个事情居然还能学习这么好!”

    “嘿嘿,貌似不知道是谁,总是对我说:我还要~……可她们的学习成绩也不差啊!”我学着二女床上的声音笑道。

    “你还说!”二女叫道,等待我的是一通粉拳。

    唉,有的时候老婆多了也未必是一件好事儿,以后要是再多几个,那我还不被打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