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你你的了,快点东西喝吧。”许芸的脸竟然红▋

    “噢…知道为什么,看着面前的许芸,我的心底竟然产生一种特殊的感觉。

    “来一杯对服务声说道。

    “卡破柴脑?那是什么?”服务生奇怪的重复道。

    “噗——哈哈。”我忍不住笑了出来。

    许芸斜视我一眼,对服务声说道:“他要的是卡布基诺!”

    服务生点了点头离开了,边走还边嘀咕:“卡布基诺就卡布基诺呗,还卡破柴脑……”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95年的新江市还没有后来那种比较店,现在的咖啡店多是以果饮和冷饮为主,中国特色比较浓重。

    这个服务生竟然连cappuccino都

    “显你会英语啊!”服务生走后,许芸不满的瞪了我一眼。

    “呃……”我真不知道说什么,我前世的时候都这么点单啊。

    “不好意思,这么一大早的就叫你来陪我喝咖啡。”许芸笑了笑说道。

    “没关系,你是赵颜妍的好朋友嘛!”我敷衍着说道。这丫头找我来到地要干什么啊?不会是单纯的来让我请她喝杯咖啡吧!

    “哦……我还以为咱俩也是好朋友呢。”许芸失望的说道。

    “是,当然是啊。”我见她这样子,立刻补充道。可是我说完之后立刻就后悔了,我分明看到许芸的眼中划过一丝狡黠!

    “刘磊,记得咱们第一次见面吗?”许芸喝了一口咖啡说道。

    “……去北京那次吗?”我问道。

    “嗯,那时候我觉得你这个人好讨厌,总喜欢数落别人的缺点。”许红着脸说道。

    “我有吗?”我都已经让这个丫头给我绕呼蒙了,随口说道。

    “你忘了吗?”许芸很失望的说道。

    “没有,没有,怎么能忘呢。谁让你对你爷爷那么没礼貌!”我想起了那个火车上没礼貌的小丫头。

    “嗯,你当时还义正言辞的给我教训了一顿,你好威风啊你!”许红着脸说道。

    “嘿嘿……”我干笑着不知道该说什么。我怎么觉得气氛这么怪异呢?这小丫头该不会是发神经了吧?是她神经错乱了还我白日做梦啊!

    忽然,许芸大声说道:“刘磊,我爱你。”

    我则目瞪口呆,呆呆的看着许丫头,搞什么啊?貌似她在对我表白?t***,=:.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里竟然会有一丝甜蜜,难道我喜欢上这个平时对我有些刁蛮的小丫头了?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听到了一声闷吼。我随着声音的方向望去,发现一个男人正七窍生烟的站在我们旁边,满脸愤怒。

    当然,这愤青正是李博亮。

    李博亮怒道:“芸,我是不会放弃的!刘磊,你给我小心着点儿!”说完,转身大步流星的出了咖啡厅。

    李博亮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而许芸刚才和我说的那句话又是什么意思?我满脸狐疑的看向许芸。

    小丫头此时已经娇羞无比,沉默了一下,缓缓地对我说道:“刘磊,刚才……刚才情况比较特殊。我在这个咖啡厅无意间碰到了李博亮,他对我说了很多什么喜欢我之类的话,总之就是死缠烂打拉着我不放,非要我答应他做他的女朋友。我情急之下只得骗他说我已经有了男朋友,李博亮不相信,我只好和他说我来这里是和男朋友约会的。”许顿了顿继续说道:“然后,接下来的事情你都知道了,他一直要等在这里看看我男朋友是谁。刚才情况比较紧张,我没法事先和你打招呼,只得演出了刚才那一幕。”

    许芸说到这里,我立刻全都明白了!原来刚刚她一直都是在做戏!我的大脑翁的一下,心里顿时有种惆怅若失的感觉。

    虽然我明知道刚刚发生的事情比较怪异,但是心里却泛出异样的情愫。我甚至有些期望刚刚发生的那些事情都是真的。

    “对不起……我……”许芸见我表情木然,脸上阴晴不定,以为我生气了,小心的对我道歉。

    “没关系。”我笑了一下心里逐渐释然了。我已经有了颜妍和薇儿两个这么好的女人还去想那么多没用的干什么。

    “……”许芸说完这句话时,脸上也是红红

    尬无比。毕竟她刚刚当着很多人的面对我说“我爱▋

    “对了,你不是说找我有事情吗?什么事儿?”我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打破了尴尬。许这么一大早的叫我来,自然是有很重要的事情,我当然不会傻得以为她只是让我来帮她客串一下男朋友。

    “嗯,那我们说正事儿吧。”许芸点了点头,恢复了正常。严肃的对我说道:“刘磊,我有一件事儿想问你,你能如实地回答我吗?”

    “什么事儿?你问吧。只要不是出卖国家机密的,我都告诉你。”为了画和气氛,我调侃着说道。

    没想到我这句话反而起了相反的作用,许芸瞪了我一眼不悦的说道:“我和你说正事儿呢,你能不能不开玩笑?”许芸已经完全从刚才的状态中恢复过来,对我的态度又变得冷漠无比。

    “嗯,你问吧。”我立刻正色道。

    “那个曙光输入法究竟是不是你自己写出来的?”许芸问道。

    “曙光输入法?”我一愣,怎么又是曙光输入法?怎么这小丫头就对我那个输入法情有独钟呢!我记着前几次和许丫头在一起,她也总问我那个输入法的事情,难道……我联想到了前几天报纸上炒得沸沸扬扬的关于曙光输入法剽窃的事件……

    “是我自己写出来的!”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斩钉截铁的说道:“你问这个干嘛?”

    “因为有人和我说你那个输入法是抄袭来的,而且前几天我看报纸上……”许芸解释道:“可是第二天却突然又澄清了。”

    “那个输入法的确是我写出来的,危软那方面也是经过我授权的。”我想如今这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就告诉了许丫头。

    “啊?!你授权的?”许芸虽然也从报纸上面的澄清声明里知道了些事情的大概,但是还是忍不住大吃了一惊。因为报纸上面的声明写的也不是很详细,只是说了曙光和危软的和做关系。而危软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啊,那是软件行业的龙头,竟然会使用一个高中生的授权。

    “是的。其实windowz为了这款在大陆已经是小有名气的输入法,毕竟用习惯了的人都不愿意放弃原有的使用习惯。”我平淡的解释道。

    “可是你为什么不拿出些证据来让那些说闲话的人闭嘴啊!”许丫头既然说出了这番话,也就表示她已经在内心里接受了我的解释。

    可是证据这个东西是那么容易拿出来的吗?我和危软的合同倒是有,可是却不好拿出来公开,都怪我当时为了省事儿,把一些分成等等的敏感数字写了进去,这些数字动辄就是几亿甚至几十亿,如果拿出来公布于众,难免有点儿太惊世骇俗了。

    曙光集团这段时间以来虽然发展的都很稳健,但是外界谁也不知道曙光到底有多少钱,如果真把家底给漏出来(其实这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难保不会有一些团体或者机构成天上门去拉赞助,到时候烦都要烦死。

    “呵呵,这个再过上一段时间人们恐怕就会把这件事情淡忘了,何必多此一举呢。再说了,那也是人家曙光集团的事情,我就是一个软件的开发者,哪轮的到我说话啊。”我不想在这个上面多做纠缠。

    “那倒也是。不过曙光集团不是颜妍姐她爸开的吗?你和他说一下子不就行了!”许芸建议道。

    “算了,那样做反而让别人觉得咱们小心眼。”最近一段时间以来,我发现自己真的有点儿累了,重生以后莫名其妙的惹上了一大堆仇家,大小麻烦不断,我也真是有点儿累了。其实有时候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得过且过吧,只要不是威胁到自己和自己亲人的利益,没必要什么事儿都有仇必报。

    “刘磊,可是我总觉得这件事情有人在幕后捣鬼,我觉得之前的那篇报道,好像就是李博亮找人写的。”许芸忽然压低声音对我说道。

    “李博亮?”我忽然想起了刚才那个愤青,听她这么一说到真有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