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来到楼下的时候,陈薇儿已经到了。穿着那身前i颜妍一起买的那件浅蓝色鸭绒服,对着双手哈着哈气,在原地蹦来蹦去。想来是因为冻脚的缘故。

    “来了多长时间了?”我迎上去说道。

    陈薇儿一下子蹦在了我的怀里,委屈的说道:“都半天啦!手都要冻掉了,快帮我暖一暖!”说着就把小手伸进了我的衣服里。

    “那你怎么不到楼道里先待一会儿啊!”我心疼的用手捂着陈薇儿冻红了的小脸。

    “哎~!我一个小老婆,没人爱没人疼.u里。哪像颜妍妹妹那么厉害,都有你家的钥匙了。”陈薇儿有些吃味的说道。

    我汗!赵颜妍这丫头不没事儿添乱嘛,这些事情告诉了陈薇儿不是等着让她吃醋吗?!

    “哎?怎么了?生气啦?我跟你开玩笑的,我根本就没想着跟颜妍妹妹争什么!我可是你花二十五万买来的,就算你把我当丫环使着,我也没什么怨言!”陈薇儿笑呵呵的说道。

    其实她嘴上这么说,但是我却知道,哪个女孩子真的不在乎这些呢?

    “放心吧,薇儿,总有一天你也会正大光明嫁到我家里来。”我抱着陈薇儿,郑重的说道。

    “嗯……“陈薇儿点了点头,插在我衣服里的小手却不安分起来。

    “哎呀,你往哪儿抓呢,凉死我了!”我惊叫道,薇儿的小冰手竟然一路向下,握在了我小兄弟上。

    “哈哈,就是要凉死你。”薇儿嗤笑着,小手来回套弄了几下,才抽出来。

    倒是我,一下子给她勾起了欲火,弄得我不上不下的,难受不堪。要不是怕把小jj冻掉,就在这冰天雪地把她给正法了。

    我和陈薇儿手牵着手,出了我家小区的院门。

    这个时候,我还不知道,在不远处的居民楼的阳台上,有一男和一女正拿着望远镜对我进行窥视……

    “老刘,那个女孩是赵颜妍吗?”女人紧张的问道。

    “好像不是!”男人说道。

    “你那眼什么吧,快拿来给我看看!”女人一把抢过望远镜。

    “他们抱在一起了!”

    “这么远看那丫头的模样也不错!”

    “磊磊这个天杀的,这么做对得起赵颜妍吗?看我回来不打折他的腿。”

    “我看还是等他回来把事情问清楚吧!”

    “问什么问,回来不揍死他我就跟他姓!”

    “老刘,你气糊涂了吧?他本来就跟你一个姓!”

    “……”

    ……

    我出了大院,来到家门口附近的工商银行里面,把我的捷达车从暖库里开了出来。由于曙光和工行是关系单位,曙光的很多资金账户全部设在了工行,所以工行的大行长直接让我把车停在了我家附近的分行里。

    “你怎么把车停在这里了?”陈薇儿奇怪的看着正对我微笑的门卫。

    “噢,行长是赵叔的朋友。”我解释道。

    陈薇儿家离我家不是很远,开车也就是十多分钟的路程,很快就来到了菜市口附近的平房区。这里已经成为了新江市最后一片未经开垦的土地,原因是这里实在是太穷了。

    当我把车开到了四合院的门口,几个没事儿出来晨练的老头老太太,都惊讶的看着这辆停在了平房区里面的小车。要知道,平房区这一片儿,几乎没什么车。

    “这车是谁家的啊?还挺新的呢!”一个老太太说道。

    “不是咱们这一片儿的吧,平房区哪有能买起车的。”另一名老太太说道。

    “说的也是,咱们这片儿的人连楼房都买不起哪有闲钱买车啊!”

    “这车得好几万吧?”

    “好几万?隔壁冬子他们厂子的厂长也买了一辆这个车!叫什么‘解大’牌!要十多万呢!”

    “解大?是不是和解放车一个地方生产的啊?”

    “好像是吧!”

    几个老头老太太纷纷咂舌道。

    陈薇儿先打开车门下了车,我锁好车门,也下了车。汽车的电子遥控器是什么时候出现的?怎么还不普及呢,成天拿钥匙锁车门,真的够累的。

    “你们快看,那不是老陈家的闺女吗?”一个老太太向发现了新大陆一样两眼冒光地说道。

    “你别说,还真是!她旁边的那个男的是谁啊?”

    “我怎么知道,不过你

    那动作那么亲密,关系肯定不一搬!”

    “老陈家闺女的对象吧?”

    “对象?老陈家闺女才上高三,怎么找对象了?”

    “那谁知道,你看那个男的,仪表堂堂还开着车,一看就是个大老板!”

    “不是她傍上的大款吧?”

    “很有可能,听说老陈前一阵看病花了十多万,他家穷得都叮当响了,不可能拿出来这么多钱!”

    “现在这小姑娘,思想真开放啊……”

    这些话虽然也被我和陈薇儿听了个真切,我们相视而笑。这种喜欢没事儿嚼舌头的老头老太太到哪儿都有,嘴长在他们身上,愿意怎么说就随他们去吧。

    由于这次来薇儿她家,本来就是打算和她的父母摊牌的,所以我俩在众人面前也不掩饰什么了,亲昵的牵着手走进了大院。

    “妈,刘磊来了!”陈薇儿推开自己的家门,说道。

    “来了!快进屋,快进屋!”陈母忙从屋里迎了出来,但是突然看到了我和陈薇儿拉着的双手,惊讶的说道:“你们……你们……”

    “妈,这是我的男朋友,刘磊!上次来过咱们家了。”陈薇儿微笑着一脸幸福的说道,眉目间都闪动着喜悦,红红的脸庞像个娇艳的大苹果。要不是陈母在场,我真想上去咬她一口。

    “男……男朋友!薇儿,你说什么呢!?”陈母吓了一大跳,差点没摔个跟头。

    我赶忙上前把她扶住,说道:“伯母,陈薇儿说得没错。我跟薇儿,我俩已经在一起了。”

    “在一起了?怎么会事啊?小刘,你不是比薇儿小吗?再说……”陈母说着,疑惑的看向了陈薇儿。

    我和薇儿同时都想到了陈母的疑惑所在。

    “妈,这件事情比较复杂,我和刘磊在一起完全是个意外……”陈薇儿解释道。

    “薇儿,妈不是干涉你的生活,你也不小了,找个对象是正常的,何况小刘同学还那么优秀,又帮过咱们家。可是你和别的女孩子不一样……”陈母终于说出了心里所担心的。其实她第一次看到女儿身边这个男同学时,就觉得这个男孩子不错,后来经过了几次的接触,越来越喜欢他了。经常不自觉地在想,这个男孩子要是能成为自己的女婿该多好,但是想到薇儿现在的身世,不得不放弃了这些没有意义的想法。

    “妈!你先别说了,听我跟您解释!”薇儿拉着陈母进了里屋,并关上了门。

    我笑了笑,这下我倒是省事儿了,让陈薇儿和她母亲解释更好,她们之间更容易沟通。我则乐得清闲,进了大屋,陈父已经可以起床了,和陈勇在说着话。见我进来,忙招呼道:“小刘同学,来了啊!”

    “嗯,伯父的身体最近怎么样了?”我问道。

    “还好!恢复的不错,可以正常的吃东西了!上个星期去医院复查,说是已经没有太大的问题了,注意休养就行。”陈父比上次我来的时候精神了许多。“哎?薇儿和她妈呢?”陈父发现我自己进来的,奇怪的问道。

    “她们在另一个屋子有点事儿,马上就过来。”我解释道。

    ……

    小屋内。

    陈母已经从刚才的震撼中恢复了平静,严肃的说道:“怎么回事儿!”

    于是陈薇儿就把我们一起滑雪,之后遭遇了李少杰的暗算,一起掉下山崖,掉进了冰窟窿,然后奇迹般的漂到了一个小孤岛上。陈母听得是惊心动魄,看着面前依然是活生生的女儿时,不禁暗道侥幸!

    当陈薇儿说到两个人脱光了衣服抱在一起烤火的时候,陈母立刻反应了过来:“然后你们就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情?”

    “嗯……”陈薇儿红着脸点了点头。她当然知道陈母说的不该发生的事情是什么,继续说道:“当时我们以为再也回不去了……”

    “哎!妈不是怪你,可是你已经答应了那个给你爸掏钱看病的大老板,要把身子给他,可是现在……”陈母叹了口气说道。

    “妈,这件事儿你就放心吧!干脆就没有什么大老板,那都是我那个讨厌的哥哥瞎编出来的!”陈薇儿笑嘻嘻的说道。

    “瞎编!”陈母又一次惊骇了,“瞎编那钱是从哪儿弄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