瞎编?!”陈母又一次惊骇了,“瞎编的那钱是从哪的?”

    “其实那钱就是刘磊给哥哥的,我也是之后才知道的。”陈薇儿笑着说道。

    “什么?那钱是小刘给的?真的假的啊?他家是干什么的啊?”陈母不相信地问道。

    在95年,要说一个高中生能随手拿出来二十五万,打死f相信的。平时卖的两块一碗的麻辣烫已经觉得很暴利了,这二十五万对她来说无疑是个天文数字。

    “他家里?他父母好像都在工厂里上班吧!”陈薇儿想了想说道。这些情况她不是很了解,只听赵颜妍和她说过一次。

    “工厂上班?”陈母惊骇道:“他父母是厂长?”但随即一想也不对,即使是厂长平时也是拿工资的,怎么可能会有那么多钱。在陈母的脑海里,还没有所谓的贪污这类词语,要不准以为我父母是个贪污犯。

    “不是,他爸是个工程师,他妈好像是个普通工人。”陈薇儿还没明白过来母亲这话是什么意思,以为她就是随口问问自己男朋友的家世。

    “工程师?普通工人!那他从哪儿拿出来的那么多钱?薇儿,这事儿可不是闹着玩的,他是不是骗你的阿?”陈母越听越不对劲,陈父没生病的时候也在工厂上班,还是个车间主任,一个月也才拿**百块钱,他父母只是一个工程师和普通工人怎么可能拿出来二十五万!

    “他的钱不是他父母给的!”陈薇儿这才听明白母亲的意思,原来是怀疑我能否拿出来这些钱!当时在荒岛上我没时间跟她解释那么多,就骗她说是我的压岁钱。但是后来她也从赵颜妍口中得知,我的钱是我自己写软件赚来的。

    “不是父母给的?那是从哪儿来的?”陈母越来越莫名其妙了。

    “是他自己赚的啊!”陈薇儿说这句话的时候一脸的骄傲。自己的老公可以赚钱养活自己,陈薇儿小女孩儿的虚荣心得到了小小的满足。

    “自己赚的!这怎么可能!那是二十五万!不是二十五块钱啊!”陈母根本就不相信一个小孩儿能赚二十五万!别说是小孩儿了,就算是成年人有很多一辈子都赚不到这么多钱。

    “是啊!听颜妍妹妹说他写了个软件,卖的很好!”陈薇儿说道。

    “颜妍妹妹?是谁?”陈母奇怪的问道。

    “这个……是刘磊他们班的同学。”陈薇儿立刻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自己的男朋友还有其他女朋友这件事儿是无论如何不能告诉母亲的,虽然自己名义上是卖出去的,但是哪个女孩儿的母亲也不希望自己的女儿嫁过去给别人当小妾。

    母倒没追问下去,只是说道:“你说的那个什么软件能那么值钱?”陈母虽然平时也听人说过什么计算机呀、高科技呀、软件之类的东西,但是对一个摸不到的东西能卖二十五万还是非常置疑。

    “嗯,给父亲看病的钱只是其中一部分。他那个软件每在市场上销售一份,他都能得到一部分的分成,所以说只要这个软件不过时,每个月都能拿到不少钱!”陈薇儿解释道。

    “啊……!”陈母彻底呆了,她做梦都没想到钱还能这么赚!人家坐在家里就能等着收钱,而自己每天还为着能多卖一碗麻辣烫拼命的奋斗。这差距也太大了些吧?!

    “可是,你确定他真是给你哥钱的那个大老板啊?”陈母还是有点儿一时接受不了。

    “哎呀!这还有错嘛!妈,你到底是同不同意啊!”陈薇儿拉着陈母的肩膀撒娇道。

    “你都卖给人家了我还有什么同意不同的啊……”陈母笑着说道。“妈妈你真好!”陈薇儿高兴的亲了陈母一口。陈薇儿原本以为自己高中就谈恋爱而且还和男朋友发生了关系母亲一定会大骂自己一顿,没想到竟然这么顺利的就过关了。

    其实陈薇儿哪里知道,陈母心里都要乐开花了!如果陈薇儿说的这些话都是真的,那可是天上掉下来个金龟婿啊,那个掏钱的大老板竟然就是小刘同学,看样子薇儿还挺喜欢他的,他们两个能够在一起真是一举两得。

    “这么说来你哥早就知道这件事儿了?”陈母问道。

    “是啊!就连我自己也是不久前才知道的!”陈薇儿噘着小嘴不悦的说道。如果不是哥哥擅作主张

    早就和心爱的人在一起了。

    “这个死大勇!竟然连自己妈和妹妹都骗,看我一会儿怎么收拾他!”陈母貌似生气地说道,但是却满脸的喜悦。

    陈母在心里已经把各路的神灵感谢了个遍,今天真是个大好的日子,终于了却了心里这块疙瘩。为了给丈夫看病,差点就耽误了女儿的终身幸福。没想到最后的结局竟然如此的完美,不禁感叹,女儿上辈子一定是行了不少善,这辈子上天才给了她这么好的姻缘。

    ……

    我在大屋等了一会儿,就看见陈薇儿母女两个满面笑容的走了进来。

    “老陈啊,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小刘同学……”陈母笑呵呵的说道。

    “我知道啊,上次已经见过面了啊!”陈父奇怪的看向陈母。

    “老陈,你听我把话说完!小刘上次和这次的身份不一样,这次来咱家就是咱们的女婿了!”陈母继续说道。

    “女婿!你们这是……”陈父一脸的莫名。

    “大勇,你还不赶快把事情的经过给我们说说!”陈母喝斥道。

    吓得陈勇立刻从板凳上站了起来,求助的目光望向我。因为这件事儿当初说好了是要保密的,所以陈勇没得到我的许可,自然不敢乱说。

    见我点了点头,陈勇这才把事情的经过说了出来。

    陈母这时候也完全相信了陈薇儿刚刚所说的话,毕竟人证都有了,还有什么值得怀疑的。

    倒是陈薇儿的父亲,并没有表现得太激动,毕竟是经历过一次生死的人了,对其他的事情看得稍微淡了一些,但是脸上还是洋溢着笑容。女儿卖身给自己看病,虽然表面上不说什么,但是他心里还是非常内疚的,如今见到女儿不但找到了好归宿而且卖身那个协议也作废了,整个人顿时轻松了许多。

    ……

    事情明朗化以后,几个人之间也不再那么生分,陈薇儿也没有了估计,把头靠在我的肩上,嘴角上洋溢着笑容。

    “伯母,这次我来一个是把我和薇儿的关系告诉你们,最重要的是,我有些别的事情想和伯母商量一下!”我见时机差不多了,就岔开了个话头说道。

    “和我商量?”陈母有些奇怪,我能找她商量什么事儿啊,难道是结婚?不可能啊,薇儿才多大啊!那还能是什么事情呢?

    “是这样的,我听薇儿说你现在卖的这个麻辣烫是伯父家祖传的?”我问道。当时我一听薇儿说到祖传秘方时,我就立刻感觉到这绝对是个商机。再过几年,各种祖传秘方,特色小吃百花争艳,我怎么能错过这个机会呢!

    “是啊!咱家这麻辣烫吃过的人都赞不绝口,小刘同学,你当初不也是因为这麻辣烫才和薇儿认识的嘛!”陈母一听人说起这个麻辣烫,立刻自豪地说道。

    “是这样的,伯母。既然这个麻辣烫这么受欢迎,咱们没必要再起早贪黑的摆小摊,完全可以做成更大规模的连锁性企业。”我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大型的企业?”把麻辣烫做大,陈母倒不是没想过,自小陈母就对经商比较感兴趣,从小和父亲在一起卖东西。后来嫁到陈家,听说有这么个秘方,立刻张罗着在菜市口弄了个小摊卖了起来。后来回头客越来越多,陈母积攒下了不少钱,准备弄个大一点儿的门面扩大经营,没想到就在这个当口陈薇儿的父亲病倒了。多年的积蓄向流水一样一个月下来就变成了赤字,还哪有钱再扩大了。

    “嗯,我觉得食品业在未来的几年里大有可为。”我把前世里的经验说了出来。

    “这倒是,人们生活富足了,对吃的要求自然会越来越高!”陈母点头道。

    “所以说,伯母,咱们既然要做这一行,不如直接就做个大的!”我说道。

    “呵呵,小刘同学。你这个想法倒是好的,但是我们家这个情况……”陈母为难的说道。

    “伯母,我的意思是咱俩合伙,我出钱,你出力。我手上的闲钱还有不少,如果不干点儿什么就白瞎了。”我说道。

    “就是啊,妈。这样一来不但能把麻辣烫做大,而且您还不用那么辛苦了!”陈薇儿也附和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