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刘,你在什么地方?”我刚把车停在工行的大院,赵叔的电话。

    “刚到家,正在停车呢。有什么事儿吗?”一般赵叔晚上是不给我打电话的。

    “有点儿公司方面的事情,你能来曙光一趟吗?”赵叔说道。

    “现在?行,那你等我吧。”我挂断电话,又把车开了出去。

    可能是我当时比较着急,在十字路口刚一变灯,就把车开了出去,这时候正好有一辆左转弯的奥拓车和我刮在了一起。

    看得出来,奥拓被我撞得挺严重,后半个车身都凹了进去。这种交通事故最不好判定责任的所在,由于双方都是在变灯的瞬间,无所谓哪方对与错,可能我的责任会多一些。

    当务之急的是,奥拓车里面的人不知道有没有受伤。我推来车门,快步跑了下去。这时候,奥拓车的司机也从副驾驶的那一侧下了来。

    我见车里的人没什么事儿,顿时放心了不少。把车撞坏了大不了赔点钱,要撞坏了人责任可就大了。

    让我意外的是,从奥拓车上下来的竟然是一位少女,看样子大概十**岁的年纪,长的眉清目秀,清纯可人,看样子倒像是一个大学生。让我疑惑的是,面前的这个女孩子竟然有些眼熟,好像在什么地方见到过似的,但是我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女孩看见我的表情也是一愣,心里暗暗犹豫,怎么会是他呢?本来还打算狠狠地宰这个人一笔,现在又狠不下心来了。一想到这个人那天对自己说的那些话,心里就像揣了小鹿一样没来由的乱跳。

    我当然不会知道她心中所想,焦急的问道:“你没事儿吧?”

    “没事儿,就是手上擦破了点皮……”女孩本来在车里都已经计划好了,敢撞本小姐的车,一定不会轻易放过你。一会儿下车就装作浑身哪儿都疼的样子,让这个肇事者领着自己到医院做全身检查。然后再狠狠地敲诈他一笔钱买辆新车。可是话到嘴边,竟然变成了“没事儿”。

    “那太好了!人没事儿就好,让我看看你的手……”说完也不等她回答,就抓起了她的小手。在她的左手上竟然有一条长两厘米的口子,正在流着血!

    “还说没事儿,都伤成这样了!我先送你去医院吧。”说完,我不由分说地把她推到了我的捷达车旁边。

    我的车只是前面的大灯碎掉了,其他地方并没有什么大碍。

    女孩心事重重的坐进了车里。他刚才竟然摸了自己的手,看他的样子是在关心自己吧!想到这些,一时间竟然忘了手上的疼痛,心里反而有些窃喜。那些找他赔偿的想法统统都抛到了脑后。

    “对了,你的车怎么办?”我忽然想起来女孩的车还停在大道中央。

    “哎呀!”被我一提醒,女孩才想起来,自己的车还停在那里,而自己的电话和钱包全都在车上。

    我以为女孩儿是心疼她的车,那辆奥拓看起来也挺新的,看样子开了也不过一年,让我这么一撞几乎是报废了。

    “放心吧,我赔你就是。”我安慰她说道。一辆奥拓对我来说的确不算什么。

    “不是,我的意思是我出来这么久我家人一定担心了!你有电话吗?借我用一下。”女孩子皱着眉头说道。自己看起来就那么贪财吗?

    我微微一笑,把大哥大递给了她。

    “喂,爸呀,我是莹莹……嗯,我刚才开车和别人撞了一下……我没什么事儿,现在正要去医院……我的车停在了南西路口那里,你找人帮我弄回去吧……好了好了,我都说我没事儿了……行,我到医院再给你打电话。”女孩说完,长出了口气,本以为父亲会骂自己一顿,没想到这么容易就过关了。当初自己要买车,父亲可是坚决反对的,说女孩子开什么车,想要去哪儿派个人送你不就行了!

    我也给赵叔打了个电话,告诉他我在路上出了点儿意外,晚些才能过去。赵军生嘱咐了我两句,也没多问。

    “你叫什么名字?”这里离医院还有一段路程,于是我找了个话题和女孩聊了起来。

    “我……我以前告诉过你。”女孩想了想说道。

    “以前?咱俩以前见过吗?”我奇怪的问道,难怪我刚见到她的时候就觉得眼熟。

    想不起来就算了!”女孩不高兴的说道。他竟然把▋|;}lif亏得自己还总是惦记着他。不过也难怪,他身边有两位那么出众的女孩子怎么还会对自己感兴趣呢。

    “有提示吗?”我想了半天还是没想起来,难道是和重生以前的那个我认识的?我重生以前的那部分记忆由于年代比较久远,已经变得有些模糊,很多事情都是在别人的提醒下才想起来的。

    “八折行吗?那八五折呢?”女孩忽然学着我的口气说道。

    我顿时记了起来,面前的这位女孩就是那天在皇朝海鲜负责收银的那个小姑娘,被我套问出名字的吴。

    “原来是你啊!”我笑着说道:“不知道一会儿赔你车的时候能不能给我打个折啊!”

    虽然吴心里已经不准备让他赔偿了,但是想到他刚才连自己是谁都忘了,心下生气,嘴上说道:“美的你!你必须陪我一辆新车!”

    “呵呵,好吧,新车就新车。”我也只是和她找些话题,也不差这点儿钱。

    “好!这可是你说的啊!是不是我说买什么车就买什么车?”吴忽然狡黠的说道,心里暗暗的打起了小算盘,竟然这么不把自己当回事儿,一定找个机会让他难堪一下。

    我却没有注意到这些,随口答道:“好啊。”

    “拉钩!”吴突然小孩子一样的对我伸出小手指来。

    “大姐,我开车呢!你是不是想让这车上再多一个人啊?”我苦笑着说道。

    “再多一个人?什么意思?”吴没听懂。

    “万一要再撞坏一辆奥拓,那我岂不是还要送那个司机上医院?”我笑着解释道。

    “好哇!你是说我的奥拓车不结实是不是?”吴怒道。

    “那车本来就不结实。你亏了是撞到我了,要是撞压道机上那还不立马成废铁了!”我调侃着说道。

    “哼!按照你这么说,我是不是还得谢谢你啊?”吴冷哼道。

    “那倒不用,谁让我们东北人都是活雷锋呢。”我想起了前世听过的那首东北人都是活雷锋。

    “你……!你这是强词夺理!”吴明知道我是和她开玩笑,但还是忍不住涨红了小脸。

    “什么啊,我说的这事实!你要是开辆装甲车出来,现在受伤的人可就是我了。”我继续侃。

    “哦?这倒是个不错的想法,回去和我老爸商量一下,搞辆装甲车出来开开。”吴听我这么说,竟然认真的点了点头说道。

    我狂汗!这装甲车是随便能开上街的吗!不过听她这口气,貌似她父亲好像是个大人物一样。但是新江这一片的地面上,大多数权贵都和我熟识,我怎么没想起来还有姓吴的?

    吴手上的伤口只是擦破了点儿皮,到了医院,简单的上了药,连包扎都不用。吴给父亲打了个电话,告诉了他目前所在的医院位置。

    “还疼吗?”我问吴。

    “好多了。”吴小声地说道。

    “拿给我检查一下!”我恶作剧的念头又闪现了出来,看这小姑娘长的这么娇艳欲滴,真想去上去摸两下。

    “不要!”吴背过手去。

    这么好的机会我哪肯放过,伸手就要过去捉她的小手。没想到吴闪身一躲,我扑了个空。她身上竟然带着功夫!

    我立刻来了兴趣,起身顺势一扑就把吴的手拉了过来。吴挣扎了两下没挣开,不禁“咦”的一声。自己可是跆拳道的高手,一般人别说想抓到自己了,连碰都碰不到自己一下。可是他的速度怎么那么快?还没反应过来自己就被他给抓了个正着。

    正在这个时候,一个穿军装的中年男人怒气冲冲的奔了过来,大声叫道:“莹莹,您没事儿吧?”

    吴的脸立刻红了起来,自己的手还被那个人抓在手里,这尴尬的一幕要是被父亲看到了那可怎么办才好!吴用力的甩了两下,见丝毫没有效果,气呼呼的对我小声说道:“你还没摸够吗?快放开呀!”

    我一时之间也惊呆了,忘了自己正抓着吴的小手。听她这么一说,连忙松开了手。

    让我惊呆的原因不是因为吴的父亲,而是吴父亲身后的那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