莹莹,是不是这小子把你的车给撞成这样的!”吴怒视着我吼道。

    “这个……”吴看父亲这个样子,真不知道该如何去回答了。说是吧,父亲这暴脾气肯定不分青红皂白的先臭骂他一顿;说不是吧,事实还就是如此。

    “莹莹,你怎么不说阿!是不是这小子威胁你!没关系,有老爸在这儿,我替你出头!”吴父见吴扭捏着不说话,以为是我对她做了什么恐吓。

    “爸,其实这件事儿也不怨他,我俩都有责任!”吴见父亲不依不饶,只得出言解释道。

    “不怨他?!你的车都快被撞报废了还不怨他?是不是等他把你也撞死了才怨他啊!”吴父瞪大了眼睛赫然说道。

    “靠,死老头子,你能不能少说两句啊!你喝多了吧,在这儿咒大姐撞死!”吴父后面的那个人这时候也走了过来,大大咧咧的说道。

    “咳……咳……”吴父咳嗽了两声,不再说话。

    “吴天!你怎么来了!这是……”让我惊讶的是,吴父后面跟着的那个人正是死胖子吴天!

    “大哥,是你把我姐的车给撞报销的?”吴胖子见是我,也很惊讶。

    “可不是吗!幸亏你姐她人没什么事儿!”我不禁感叹,这世界简直太小了!不过看吴胖子这么五大三粗地。怎么会有这么一个娇小玲珑的姐姐呢?

    “我说大哥,你有俩老婆还不够吗?!怎么还对我姐下手啊!”吴胖子阴笑着说道。

    “对你姐下手?!”不会吧,我刚有了点猥亵的想法就被你给发现了!

    “靠,你还骗我。我家老头子眼神不好使没看见,但我可看得真切,你刚才可是拉着我姐的手呢!”吴胖子嘿嘿笑道。

    “……,她手坏了,我看看好没好……”我明显的底气不足。因为这个解释连我自己都不相信。

    “大哥啊,你要搞我姐我没话说,可是我就怕以后赵颜妍会受委屈啊!”吴胖子苦着脸说道。

    “此话怎讲?”我纳闷的问道。这和赵颜妍有什么关系啊。

    “我姐厉害着呢,平时在家就刁蛮不讲理,到时候你要真把她也整回去,你那俩老婆合伙都干不过她!”吴胖子用眼睛斜了斜吴莹莹的方向。发现她没注意这里,才小声地对我说道。

    厉害?刁蛮?不讲理?我怎么没看出来啊?我眼前浮现出皇朝海鲜收银台那个害羞的小姑娘,还有刚才那小女人味道地娇嗔,怎么也和那几个字联系不到一起。

    “你别瞎想了,我和你姐差那么多岁怎么可能呢。”我说道。

    吴父看着我和吴天像老朋友一样说说笑笑,奇怪的问道:“你们认识?”

    “咳!可不认识吗!你知道他是谁吗?”吴胖子笑呵呵的指着我问道。

    “谁?”吴父奇怪的问道。在他印象里,吴胖子也没有我这样的一个朋友。

    “上次你让我开飞机满大山找的那个人就是他!”吴胖子指着我说道。

    “哦?!你就是赵书记说地那个刘磊?”吴父惊讶的看着我说道:“你年纪好像也不大吧?”

    “呵呵。是啊!我和吴胖……天一边大!”我说道。刚才不小心差点叫成了吴胖子。

    可是吴父接下来的一句话就让我惊骇莫名!

    “死胖子!既然你们都认识,这件事儿就私下解决吧!”吴父竟然管自己的儿子叫“死胖子”,而吴胖子却管吴父叫“死老头子”!这是我见过得最怪异的一对父子!

    “爸,这件事儿就算了吧。也不怨刘磊,女儿也有一部分的责任……”吴娇羞着说道。

    “什么!?”吴这两句话差点没让吴父跌掉大牙。刚到这里的时候就觉得自己的女儿不对劲。和平时的作风判若两人,还以为她是遭到了别人的胁迫。如今这个肇事人和自己地儿子那么熟悉。那断然就没有胁迫这一说了,自己这女儿怎么还这么唯唯诺诺?

    “莹莹,你没病吧?刚才撞车的时候碰没碰到头部?”吴父紧张地问道。

    “爸~!你要干什么啊!人家都和你说.:.然撒起娇来。

    这下连吴胖子都目瞪口呆了,自己这姐姐是不是吃错药了!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看到姐姐撒娇,连忙掐了掐自己的大腿,看看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我则被吴胖子父子两人地举动给弄得莫名其妙:“吴胖子,你们这是什么表情啊?难道在你们眼中,我就一定是肇事主谋么?”

    “不是……不是!大哥。你误会了,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奇怪我姐今天的举动!要不是长得一模一样,我都差点以为面前这位不是我姐了!”

    “死、胖、子!你说什么呢!”吴忽然怒目厉声地对吴胖子说道。

    吴胖子一听到这个声音,立刻浑身的精神绷直了一样,小心翼翼的说道:“姐……我……不说了。”

    吴这个表情我当然没看到,因为此时我正背对着她,我还奇怪吴胖子怎么立刻消停了。当我转身时,吴又恢复了那迷倒众生的小女人状,正楚楚动人的看着我。

    我心里一寒……这目光,这吴该不是花痴吧!

    只有吴胖子拍着胸脯,喘着气说道:“呼,这才是我姐啊!”

    “爸~!这件事儿你就别管了,刘磊已)了!”吴愉快地对吴父说道。

    我汗!我什么时候答应了!这不是无中生有吗?这人什么毛病啊?刚才还说不怨我,这么一会儿就让我给她买跑车?!

    “是吗!”吴父诧异的望着我。

    这时候,我只得苦笑了。如果出口否认,那就显得我这个人太小气了。我倒不是在乎买车这点钱,但关键是我什么时候答应要给她买跑车了?这让我很不爽。

    吴此时也看到了我古怪的表情,小嘴一噘说道:“刘磊,刚才在医院地路上你可是答应我要赔给我一辆车的!”

    我一想,地确是这么回事儿,但是

    说是跑车啊!

    “你答应我了,你说我想买什么车你就给我买什么车!”吴狡黠的说道。

    靠,t***!我这才想起来她那看似无意的一句话,敢情是我三十多岁的老狐狸了,竟然让一个十**岁的丫头给算计了!

    事已至此,我只得违心的点了点头,说道:“是啊,等找个时间咱们一起去车市。”

    此时,吴胖子父子俩都各有心事,吴父奇怪的看了我一眼,见我身上的穿着普普通通,虽然也是些品牌货,但是价格并不贵。再加上我开了一辆很普通的国产捷达,怎么看怎么不像个有钱人的样子。虽然赵书记让他找人的时候对他说这个人很重要,但是并没有告诉他我的其他事情。所以根据吴父的判断,我的确有一些钱,但却并不像大富大贵的样子。一辆跑车少说也得在百万以上,怎么可能随手就送给别人?

    而吴胖子则更加奇怪,看姐姐这个样子,明显是逼迫刘磊给她买跑车。可是她这么做又是为了什么呢?新江市多少高官富商的公子为了博得姐姐的红颜一笑,不惜一掷千金。送上门来的好车有的是,可以说只要姐姐一开口自己家的门口就能开一个汽车展。可是自己这姐姐却用打工的钱买了一辆奥拓车,刚开没两天,就被刘磊给干报销了。难道说真的是让他赔偿?可是看这样子好像又不是。撒娇耍无赖地成分更多一些。吴胖子实在想不明白了。

    “好,这可是你说好的啊!不许反悔!你必须陪我买到我满意的车才行!”吴趁热打铁地说道。

    “好!我这也是应该的!”面对着她,我真不知道该说什么。我甚至不敢多说话了,怕一开口又被她给算计了。殊不知,我现在已经又被她给算计了,几天后我不得不痛苦的面对这一事实。

    “那……拉钩!”吴怕我反悔,在我面前伸出小手指,笑吟吟的说道。

    “哎!”我无奈的伸出手指和她勾了一勾。我真是被她给打败了。

    这时候,吴父正拉着吴胖子来到了一个无人的角落,正悄声地交谈着。

    “死胖子,你说刚才那人是你姐吗?不是我眼花了吧。”吴父揉了揉自己的眼睛说道。

    “靠,死老头子。你该不会是连自己的女儿都不认识了吧?就你那眼神我真不理解你是怎么当上司令员的,要是上了战场你别把自己人给打死了!”吴胖子鄙视道。

    “你个死胖子。老子和你说过很多次了,司令员是负责指挥,统帅全局的。我眼睛好不好使没关系,脑子好使就行。”吴父给了吴胖子后脑勺一下子。

    “死老头子,你是不是嫉妒我比你聪明啊,我这脑袋迟早要让你给拍傻了!”吴胖子不愿意道。

    “等等!跑题了咱俩!”吴父说道:“你说你姐今天怎么那么有女人味呢?”

    “靠,你自己的女儿我哪知道!”吴胖子仍然对吴父刚才地暴力行为表示不满:“不过话又说回来,姐姐好像只有在刘磊面前才那样的。”

    “对!有道理!我也看出来了,你说莹莹是不是喜欢上那个刘磊了?”吴父恍然大悟地说道。

    “被你这么一说,好像真有这个可能啊!”吴胖子也说道。

    “我靠他大爷的。那这真是好事儿一桩啊,能早日把你姐嫁出去。我这老命还能多活几年。”吴父高兴得说道。

    “对对对!”吴胖子也高兴得说道。自己这姐姐虽然长得非常女人,但是性格却一点也不像女人。平时在家自己和父亲一不小心就会被她给算计了,整得他和父亲平时在家都提心吊胆。

    “不过这个刘磊好像已经有两个女朋友了!”吴胖子为难的说道。

    “是吗?那更好,既然都两个了,也不差莹莹这一个了,我去和刘磊说说,让他行行好把莹莹也带回去吧!我想他也不差这一个了吧,咱们家莹莹长得也是人中龙凤,只是这个性格吗……不过这个可以忽略了。说到底他还是占了便宜呢!”吴父像抓到一根救命稻草一样。哪里肯轻易的就放过了。平时来向自己女儿求婚的富家公子也不少,自己也是极力的从中撮合。无奈的是,自己的女儿对这些人干脆就不感冒,还把来求婚的公子哥给捉弄地有苦难言,久而久之,敢登门来造次的人也越来越少。而莹莹就变成了自己地一个心事。如今正好有一个送上门来的,恰巧自己地女儿破天荒地没有什么过激的举动,反而跟他好像很合得来的样子。这么好的机会要是错过了,那就不一定要等到猴年马月了。

    “这样啊……”吴胖子心里却有些为难。自己这老姐这么刁蛮,万一真要是无可救药的爱上了刘磊,争起风吃起醋来,性格温柔的赵颜妍哪里是她的对手!到时候一面是自己深爱的人,另一面是自己地老姐,还真是无法偏袒哪一方。更何况如果自己敢去偏袒,老姐非把自己的骨头给拆了不可。想想老姐地手段,浑身就觉得发冷。一咬牙,自古忠孝不能两全,还是为了眼前的利益着想吧!

    “好!我赞成!”吴胖子坚决地说道:“如果老姐真的嫁出去了,咱俩都清静了。”

    “是啊!终于把这个魔女给送走了!”吴父由衷的高兴道,那样子好像这件事儿已经板上定钉了一样。

    “亲爱的老爸~!你们说谁是魔女呢?];;吴氏父子的身后响起,吴氏父子立刻感觉一股凉气从脚下瞬间升了起来。

    “这个……莹莹,我们……我们在……”吴父语塞道。

    “我们在说那个小说!言情小说,叫《我的大小魔女》!”吴胖子急中生智道。

    “对对!我的大小魔女,哈……莹莹,那个小说可真好看!”吴父赶紧接口道。

    “我的大小魔女?那是什么?好看吗?”吴奇怪的说道,这两人什么时候看上言情小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