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说什么?!”中年男子惊骇的说道,他根本面前这个小孩能买得起兰博基尼,可是他的耳朵却真真切切的听他说“这么便宜”!

    “没什么,莹莹,你觉得这辆车怎么样?”我不再理会那个中年人,转身对吴说道。

    “挺漂亮的,可是价格……”吴当听到三百八十万的时候就犹豫了!这可不是一笔小钱!

    “你喜欢就行了!”我对那个中年男子继续说道:“这车我要了,这是钱!”

    我随手将密码箱放在了桌子上,打开来,里面立刻露出了一叠叠整齐的百元大钞。

    “你……你要买!?”中年男子不相信的睁大了眼睛,傻傻的看着摆在面前的巨款。当他听这小孩说这车便宜的时候,倒是没有多想,只以为他是在说大话。现在看见这一叠叠百元大钞,他立刻就愣在了当场,一时间竟然说不出话来。

    “赶紧办手续吧!”我不耐烦地说道。莫名其妙吗?这么大个车行老板不会连这点儿钱都没见过吧!

    “这个……这个……”中年男子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这车根本就是非卖品,使自己的上家借给自己壮门面的,三百八十万只是他随便报出的价格,根本就没想到面前这个没看出有什么特别的学生模样的人会买得起。但是如今人家钱都摆上来了,这可让自己有些为难了。

    “这辆车其实是不卖的,只是放在我们这里展览的……”中年男子顿了顿,只得实话实说。

    “不卖!?不卖你***报什么价!”我一听立刻火了,t***,吴好不容易看中一辆车了,你竟然不卖了?换作平时我可能一笑置之,但是现在,他如果不卖就意味着我还得陪着吴在车市里绕圈,我哪能同意!

    “有价无货怎么了!再说了,我就不卖你能把我怎么样?”售车小姐一听我吵了起来,立刻也站了出来。看这两人走哪儿都拎着一箱子钱,一看就是暴发户,想来也没有什么背景。

    “这恐怕由不得你了吧!”我冷然说道。

    见我这么说,中年男子也怒了:“你还想强买强卖不成!别以为有钱就了不起,告诉你,你在我眼里什么都不是!再不走,我就要报警了!”

    “报警?好啊!看看到时候谁有理!”我冷笑道。这人以为我还是小崽吧?拿报警吓唬我,老子电棍都挨过,还有什么好怕的?

    说完,我就从钱箱里数出二十叠百元大钞,扔进吴的背包里,把剩下的钱扔给了中年男子,说道:“三百八十万,办手续吧!”

    “你等着!”中年男子瞪了我一眼,恶狠狠的说道。说完就进里屋打电话去了。

    我则坐在外面的沙发上,悠哉的和吴聊着天。吴从小在军营里长大,父亲又是司令员,也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根本不担心将要发生的事情。

    中年男子打完电话,阴狠的瞪了我一眼,心想,现在你们就笑吧,一会儿又你们哭的。随便给你们安个欺行霸市,扰乱社会治安的罪名就够把你拘留好几天的了。

    过了大概有十多分钟,就看见几个穿警服的人赶了过来。我根本连头都没抬,吴也和我一样,我俩现在正在讨论车牌子的问题,就像这车已经变成了我们的一样。吴的意思是,随便找她爸要一附军牌挂上得了。但是我却觉得,这兰博基尼的跑车已经够惹眼的了,要是再挂上副军车牌照,未免有点儿太嚣张了。所以我的意思是,最好还是低调点,大不了找姜永福帮忙,让他给弄个号码好点儿的牌子。

    “谁闹事呢?!”为首的警察大声地喝道。

    “就是他们两个,我都和他们说了,这车不卖,他们不但想强买,还闹事!”中年男子说道。

    为首的那个警察显先是贪婪的看了一眼桌子上的那箱钞票,半天才收回目光。心想,这人可真***有钱,局里的罚款这个月的任务还没完成呢,这么好的机会不多榨他点儿,还等到什么时候?

    于是严肃向我和吴走了过来,说道:“你们两个,跟我回公安局去一趟!”

    我和吴继续我俩的话题,谁也没有抬头。

    “和你们两个说话呢!没他妈听见啊!”为首的那个警察见面前这两人丝毫没把他当回事儿,在他面前依然谈笑风生。立刻就气

    处来。

    “你妈逼,我和你说话呢,聋子啊!草!”后面的一个小警察看不下去了,大叫着冲了上来。一过来就要拽我的脖领子。

    “你骂谁呢!?”我飞起一脚向来人踢去。t***,,竟然把老子当犯人对待。

    “啊……”冲上来的那个小警察一声惨叫,身子直直的飞了出去。摔在了兰博基尼旁边。

    “你用那么大力气干吗!别把我的车给砸坏了!”吴心疼地说道,那表情就好像是那辆兰博基尼已经是她的私人财产一样。

    “你***敢袭警?活得不耐烦了吧!给我把他抓起来!”为首的警察也急眼了,大吼道。

    直到这时候,我才理了理刚才被抓乱的衣领,站了起来。当我抬头一看清被我踢飞的那个小警察,心里顿时乐了。什么叫冤家路窄啊?这就叫冤家路窄!被我踢飞的正是那次和杨树森一起来抓我的警察小杜!而领头的正是那个拿电棍电我的小朱!

    小朱看清是我以后立刻一愣,他干脆就没想到她要抓回去的人竟然会是我!

    “好久不见了啊,朱警官!哦,不对,应该叫你朱队长了!”我阴笑着说道。杨树光倒台以后,小朱的资历在刑警队中是最老的,所以顺理成章的当上了队长。我对他倒是没什么太多的怨恨,毕竟这人原来是在杨树光手底下做事儿。一切都要听杨树光的。

    “刘……刘哥!”小朱半天才蹦出来两个字。小朱从看到我的时候起,就暗叫不好!这人可是个大煞星啊,杨树光倒台就是他的功劳,这个人连姜局长都要巴结着他,自己可是万万得罪不得。所以连称呼也变成了刘哥。

    “走吧,我跟你们回去,正好我这位朋友刚买了辆车,我还想找姜局长给我挑个牌子。”我笑呵呵的说道。

    “这个……误会!误会!刘哥,我们真不知道是您!那个小杜,你还不赶紧给刘哥道歉?!告诉你多少遍了,文明执法,文明执法,你拿我的话当耳旁风是不是!回去给我关三天的紧闭,写一份检查!”小朱尴尬的说道。

    这时候小杜也认出了我,从地上爬起来就默默地站在了一旁,这时候见队长发话了,赶紧走过来,低着头对我说道:“刘哥,对不起!”

    “和我说对不起?你对不起的是你身上穿的警服,对不起党和人民赋予你的权利!”我寒着脸说道。这帮人里面就数这个小杜最嚣张,上次也是。

    “是!是!刘哥教训的是!我对不起所有的人民群众!我回去一定深刻检查!”小杜像捣蒜一样点着头说道。

    “张老板,这就是你们的不对了!你在这儿卖东西,哪有挑顾客的?”小朱见我不再说什么,就转过身去对中年男子说道。

    “朱队长,我们不是不卖,是这车不能卖!这车是非卖品!”张老板为难的说道。这时候他再傻也能明白过来,这个来买车的人来头绝对不简单!这个朱队长是他打电话找来的,两个人还算有点儿交情,刚刚明显是偏袒他们一方的,这时候忽然却倒了过去。而且朱队长明显还要巴结眼前这个人,难道他是某个大官的公子?不像啊,哪有人出来拎着一箱子钱的,典型的土包子吗!

    “不卖你为什么跟我们说这车三百八十万?!”吴在旁边插言道。

    “这……”张老板顿时汗颜。

    “张老板,你还是赶紧把车卖了吧!这个人咱们惹不起!”小朱在张老板耳边小声提醒道。

    张老板现在也是很为难,早知道这样不如刚才和气点儿解决了,现在真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喂,李叔吗?我是莹莹啊!我在车市汇丰车行,看中了一款车,可是这家老板不肯卖给我……是兰博基尼的跑车……行,那我等你吧!”吴这时候竟然火上浇油,拨通了工商局李局长的电话。

    吴的电话听筒声音极大,里面李局长那几句气愤的话被张老板听了一清二楚,当他听到“吊销营业执照”的时候,脸都吓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