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讲完以后,我示意她先别挂电话,直接把电话。

    “李局长,我是刘磊。”我说道。

    “刘磊?你怎么和莹莹在一起呢?!”李局长惊奇地说道。

    “就是我要送她辆车,这不在这儿遇到了点麻烦!”我笑道。

    “那行,你们俩等我一会儿吧,我亲自过去。”李局长说道。

    “真麻烦您了,上次的事情还没来得及谢谢您,这次又让您亲自过来……”我说道。

    “不麻烦,我这也正闲着呢。”李局长笑道。

    “那行,那就先这样。”挂了电话,我把手机还给吴。

    “你也认识李叔叔?”吴接过手机,放回包里面说道。

    “认识。”我点了点头。

    “没想到你认识的人还挺多呢!”吴笑了笑。改天应该问问吴胖子,看看这人到底什么背景,应该也是个高官富商的子弟吧。

    此时车行的张老板脸都绿了,自己得罪的都是什么人啊,看来不光这个男的有背景,那个女的也是个人物,一个电话就能把工商局长给叫来,自己今天算是踢在铁板上了。本以为这个拖着一行李箱钞票的小孩是个暴发户,没想到这人竟然这么牛x。现在都流行拿着现金上街吗?

    事到如今,也别无选择了。香港那边以后再说吧,反正已经合作了很长时间,自己把车卖了那边也不能过多的埋怨自己,大不了赔偿点钱,先把眼前这事情搞定吧。

    想到这里,张老板低声下气的说道:“两位,别生气,我这就给你们办理手续去。”

    我笑了笑,把剩下的二十万也扔给了他,对他说道:“这二十万你拿去办手续买保险,多了的就当辛苦费了。一会儿你跟着朱队长回去,找姜局帮我挑一副好牌子。我们先走了,明天来取车。”

    张老板擦了擦汗连忙称是。

    据说若干时间以后,张老板被评为了车市里的最佳服务标兵,原因是来的客人身份不论贵贱,穿着不论好坏,他全部微笑服务,耐心讲解。

    ……

    这段时间以来,我总是感觉身后有人在盯着我,但是当我回过身去,却发现身后空无一人。

    我身体中的第六感越来越强烈,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和我那个奇怪的异能有关。总之,我这一阵子几乎每次外出都有一种被监视的感觉,虽然我屡次想找出这个幕后的黑手到底是谁,但却始终以失败告终。我甚至让郭庆派人在我身后假装行人,但却并没有发现可疑的人,而那种感觉却依然存在。

    这一天我和往常一样,把车停在了工行大院里,刚下车,就看到一个黑影闪到了一颗大树的后面。

    哈哈!终于叫我发现你了!我心里这个高兴啊,t***,这两天都没睡好觉啊!

    我装作没事儿人一样,锁了车门,向工行的大院门口走去,刚走了不到五米,我就立刻集中精神使出异能,飞快地来到了刚才那个黑影藏身的大树后面。

    “哥们,你辛苦了吧!”我冷笑着拍着他的肩膀说道。

    “啊……妈呀!鬼呀!”黑衣人一回头,发现自己正监视的人鬼魅一样出现在了他的身后,差点没吓得当场尿裤子!这到底是个什么人啊,1秒钟之前还离自己至少二十米开外,转眼间就跑到了自己的身后。

    “喊个屁!”我骂道:“说,跟着我干什么!”

    “我……我……我……”黑衣人已经吓得上气不接下气,连说了三个“我”字。当初老大说让他出去监视一个人,本以为是个好差事,没想到这个人这么吓人!

    “我什么我啊!”我一个大嘴巴子扇了过去,说道:“你到底说不说!”

    “我说……我说,我全说!大哥……不,大爷,你饶了我吧,我上有老下有小的,真没有什么恶意啊!”黑衣人此刻已经瘫软在了地上,求饶道。

    “你那么多废话干啥,问你啥你就说啥,你跟着我到底有什么企图?”我喝斥道。

    “大爷,我真的没有什么企图啊,只是我们老大派我过来跟着你,让我暗中观察一下大爷你身边有没有什么可疑的人物!”黑衣人胆战心惊的说出了事情的真相。

    “派你来跟着我?!你们老大是谁?”我奇怪的问道,我隐约的觉得,这事儿好像弄岔了。

    “郭庆啊!”黑衣人仍然低着头,不敢抬起来。

    我汗!我狂汗!我瀑布汗!我成吉思汗啊!

    “你怎么不早说呢,靠!赶紧起来吧。”我骂道。

    “大爷,你要放了我?”黑衣人战战兢兢地问道。

    “废话,行了,你赶紧回去吧,别跟着我了。”我打发道。

    “大爷,我要这么就回去了,郭子哥还不得扒了我的皮啊!”黑衣人苦着脸说道。自己走之前,可是拍着胸脯保证完成任务,这还不到半天儿呢,就打道回府了,还不得让

    给修理死?

    “得了,我和他说一声吧。”说完,我掏出了大哥大,拨通了郭庆的手机号码。

    连郭庆这小子都换了摩托罗拉8200,看了看我手中的庞然大物,我是不是也应该换一个了?不过这时候的gsm话费还真叫一个抢钱啊,一分钟六块钱,不过信号能好点我就知足了,不像现在,拿个大哥大,打电话还得找信号。

    电话接通以后,我说道:“郭子,你派个人来跟踪我?”

    “是啊,你怎么知道的?”郭庆奇怪的说道。昨天明着跟踪失败以后,郭庆就想,既然明着不行那就来暗的,索性谁也没告诉,又抽调过来一名小弟,简单的交待了一下任务,也没说其他的。这么做无非就是让事情更加隐蔽,以免打草惊蛇。

    “靠,你小子怎么不早说呢,这人差点儿就让我给揍了!”我笑骂道。

    “揍了?揍他干啥?”郭庆奇怪道。

    “我哪知道他是谁!我还以为抓到了跟踪我的人了呢,谁知道是你小子派来的!”我没好气地说道。

    “嘿嘿!”郭庆讪笑道:“我这么做还不是为了老大你吗!”

    “行了,这件事情我自己搞定吧,这个人我让他回去了。”

    还真是郁闷啊,还以为抓到幕后黑手了呢,刚激动够呛,没想到抓了个自己人。

    “这位施主请留步!”忽然一个阴冷的声音从后面传了过来,听声音传出的距离最多不超过两米。

    不对啊,自从我拥有异能以后,感觉异常的敏感。身后面有人而且还是这么近的距离,我竟然一点感觉都没有,没有理由啊!?

    我赶紧一回身,结果差点没吓了一跳。好在我心理素质比刚才的黑衣人好上许多,要不然没准也得瘫软在地。

    我身后那人竟然离我不到半米,我一回头,竟然看见一颗硕大的充满皱纹的脸!这人竟然一身道袍,手里还拿着个拂尘。

    “你是谁!”我下意识的跳开了三米的距离,问道。

    “贫道乃焦牙子!”那大脸道人说道。

    脚丫子?这是什么名字啊?八成是个江湖骗子吧!

    “对不起,我不算命!而且也不相信命运。”我冷言说道。重生之后的我,已经改变了历史,所以我根本就不相信所谓的命。

    “施主,你是否觉得身体异常?”焦牙子继续问道。

    “哈,你到底是算命先生还是江湖郎中啊,我身体好坏和你有什么关系?”我出言讽刺道。

    “施主,你难道没觉得你的身体和以前不一样了吗?比如说特殊的能力?”焦牙子咄咄逼人的问道,目光中透着寒冷。

    我心里一惊,这老道该不会是看见我刚刚施展出来的异能,相对我图谋不轨吧?

    “我说老头,你连续剧看多了吧?特殊能力?你要再缠着我我可报警了!”我威胁道。

    “施主,你莫要抵赖,贫道已经跟踪你三天了!刚才你施展的身形贫道也看得一清二楚!”焦牙子面无表情地说道。

    听了这句话,我心里一惊!原来这些天一直跟着我的人竟然是他!看来他是早有预谋的了!看他的样子,这人八成也是个异能者,他到底要干什么?

    “你……你要干什么!”这是我第一次感到我的底气不足,这个脚丫子给我一种无形的压力,让我没来由的一阵恐慌。

    “施主,贫道是来帮你的!”焦牙子说道。

    “帮我?怎么帮我?”我奇怪地问道,貌似我也没遇到什么麻烦吧?

    “施主你身上所具有的能力本不属于这个世间,而且这功夫还有些邪门,似乎与失传已久的男女双修术异曲同工!”焦牙子说道。

    “你说这个是什么意思?”我仍然不明白这个人在说什么。

    “贫道今天来的目的就是要收回这原本不属于人间的能力!”焦牙子终于说出了跟踪我的原因。

    收回?这怎么行呢,我好不容易拥有了超能力,怎么能让这个脚丫子老道莫名其妙收回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