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回?真是莫名其妙!你是谁?凭什么要收回我的能退后两步说道。

    “施主,你莫要执迷不悟了!再这么下去,休怪贫道不客气了!”焦牙子阴着脸说道。

    看着家伙也不像善茬子,我要是再继续跟他废话那就是我头壳有毛病。三十六计,走为上计。我集中精神,使出了异能,飞速的向身后的方向跑去。

    只感觉耳边的风呼呼作响,眼前的景物也变得模糊。

    当我气喘吁吁的停下来时,眼前已经一片陌生。我不是跑出省了吧?

    “施主,贫道年岁大了,这么跑下去是很费体力的!”脚丫子的声音又在我的耳边响起。

    我一抬头,发现脚丫子正笑吟吟的站在我的面前,没事儿人一样。我日!我都要跑死了,这老头子怎么还这么精力充沛?

    “老头,我说你到底是谁啊!你他妈有病吧,没事儿找我麻烦!”见跑不掉了,我也索性撕破了脸皮吼道。

    “施主,贫道已经说过了,贫道乃焦牙子!找施主是为了收回你身上的能力!”焦牙子面不改色地说道。

    “你口口声声的说要收回我身上的能力,你居心何在啊?”我气急败坏的说道。

    “施主身上的能力非常邪门,一旦被万全开发,将祸害于世!贫道乃替天行道,你如果再要执迷不悟,贫道就要强行收回了!那时候只怕你会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焦牙子厉声说道。

    “你这个人口口声声地说要替天行道,那我问你,你自己身上也有异能吧?这你如何解释?”我指着脚丫子骂道。

    “我和你不一样!贫道乃阎王座下首席大弟子,在人间执行任务,专门消灭你们这些偷练邪功意图威害人间的人。

    “什么?你说你是谁?”我惊讶的问道。

    “我是阎王的大弟子!”焦牙子重复道。

    我一听,心里差点没乐死,不会这么巧吧?这运气好了真是想死都死不了。这脚丫子竟然是阎王老哥的徒弟!

    “原来是阎王的徒弟啊,既然这样,我不妨告诉你,老子是阎王他弟弟!”我心里有了底,语气也恢复了正常。

    “你说你是师傅他老人家的……弟弟?”焦牙子一愣,疑惑的看着我。

    “怎么样?既然知道那还不赶紧滚!”我底气十足的说道。

    “不对……我没听说过师傅他老人家有兄弟姐妹啊!”焦牙子的声音也变得冷了起来:“施主,你莫要冒名顶替了,先不说师傅没有兄弟姐妹,就算有,也不可能练这种邪功!”

    “我真是阎王他弟弟!”我肯定地说道:“不信你自己去问问你师傅!”

    “问问?怎么问?你以为去一趟地狱那么容易呢?我要是能回去早就回去了!”焦牙子说道。

    “……”这件事儿倒是比较麻烦了,我怎么跟这个脚丫子解释呢?

    “没话说了吧!哼哼!你只要配合贫道,贫道也不会伤你性命!”说着,焦牙子从口袋里掏出来一个红色的丹丸,递给了我。

    “这是什么?”我并没有伸手去接。

    “你只要服了它,你身上的那些能力就会消失,但是不会有其他的影响。”焦牙子说道。

    “靠,你这人怎么死心眼呢,我都和你说了我是阎王的弟弟,也就是你的师叔,你这不是欺师灭祖吗?!”我惊叫道。

    “嘿嘿,这可由不得你了!你要是自己不吃,我可就来硬的了!”焦牙子冷笑道。

    “哎——等等!”忽然我想起了一件最重要的事情!

    “干什么?”焦牙子奇怪的问道。

    “我给阎王老哥打个电话……”说着我掏出了胸前那块随身携带的玉佩。

    “这玩艺怎么用啊……”我嘀咕着,黑不溜秋的连个按钮都没有,也不知道好不好使,不过这次成败与否就靠它了!

    “阎王老哥,你在不在啊!”我冲着黑不溜秋的玉佩吼道。

    没有动静。

    “阎王老哥,你听见了吗?”我继续吼道。

    依然没有动静。

    “妈的,死阎王,你干什么呢?”我怒道。

    还是没有动静。

    “哇哈哈哈哈哈!我说施主,你莫要逗贫道了,这个东西也能打电话?哈哈哈!”焦牙子忍不住笑了起来。

    可就在这个时候,玉佩里传来了一声闷吼:“妈的,谁打扰我睡觉呢?有什么事儿啊!”

    这个声音……是我的阎王老哥!靠,终于有反应了!

    我刚要开口说话,旁边的脚丫子老道就激动的扑了上去,

    厉鼻涕眼泪的大叫道:“师傅……是您吗?是您老人是焦牙子啊!”

    “焦牙子?原来是你小子啊,***我刚睡着,你就给我打电话,看你下次回地狱我怎么收拾你!”阎王说道。

    “……”焦牙子这时正一脸苦相,打扰师傅的人是面前这小子,都怪自己一时心切,变成了顶缸的。

    我则是一脸的幸灾乐祸,得意地看着他。

    “你找我什么事儿?”阎王问道。

    “没……没事儿。”焦牙子一时也不知道要说什么,有点儿语无伦次。他奇怪的看着面前的这个玉佩,竟然还有这种宝贝,就像人间的电话一样。殊不知,他上次回地狱已经是六百年前的事情了,这个黑暗能电话机也是最近才出来的产品,他自然不知道。

    “没事儿你给我打什么电话……哎,不对啊!你怎么能给我打电话的?阳间除了我那个干弟弟没有人有这个电话啊!唉,***,也不知道我那个老弟怎么样了,这么长时间也不跟我联系,可想坏我了!”阎王自言自语的叨咕着。

    可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电话这边的焦牙子早已面如土色,刚才听到师傅说的那句“干弟弟”,心中立刻咯登一下子。看来面前这个人真的是师傅的弟弟啊!这下自己可犯了大错了!

    “阎王老哥,我是刘磊!”我一听阎王老哥竟然没有忘记我,立刻大声地对那个玉佩说道。

    “好小子!果然是你!你可想煞老哥了!怎么样,你搞没搞定你那个小妞?”阎王一听是我,立刻高兴了起来。

    “嘿嘿,那还用说,你老弟我是谁啊!”我得意的说道。

    “对了,问你件事儿,你和那个小妞上床了没?”阎王忽然想起了一件事儿,赶紧问道。

    我汗!这种事情他也问得出口?

    “到底上没上!老弟,你赶紧说啊!时间不多了,没上的话你就赶紧回去上了她!”阎王焦急的说道。

    “老哥,这个似乎与你无关吧……”我尴尬的说道。

    “怎么没有关系!人命关天啊!你先和老哥说,你到底有没有!”阎王老哥打断我说道。

    “有了……”我只得无奈的说道。

    “这就好!这就好!”阎王长出了一口气说道:“对了,你怎么跟焦牙子这小子混在一起了?”

    “这个……一言难尽阿!”我正要开口把事情的原委说出来,就被焦牙子打断了。

    “师傅,这完全是误会!误会!”焦牙子怕我说出对他不利的话,赶紧抢先说道。

    阎王听后转念一想,就知道了实情的大概。自己的徒弟自己还不了解吗?于是说道:“焦牙子,你是不是把我老弟的能力当成了邪功?”

    “这个……师傅……”焦牙子口涩,说不出话来。

    “对了,阎王老哥,我还纳闷呢,你不是说重生的人没有异能吗?那我这是……”我也是奇怪的问道。

    “老弟啊,你身上发生的状况我也知道,但是具体怎么回事,我只能到一年之后才告诉你,这其中自然是有原因的,我也不便透露。”阎王在那头儿说道:“焦牙子,你把电话拿到一旁,我有话要和你单独说。”

    焦牙子拿过电话,随手在身边设了一个结届,把自己给屏蔽在其中。我只能看见焦牙子不住地点头,但却听不到任何的声音。

    过了一会儿,焦牙子打开了结界,只听到阎王的声音从玉佩电话里传了出来:“刘磊老弟,你现在还不懂得怎么控制你身体里的能力,但是焦牙子可以帮助你。好了,我要继续睡觉了,焦牙子以后会听从你的命令,记得经常给老哥我打电话啊!”

    几句话之后,玉佩就再没了声音。

    “焦牙子拜见师叔!”忽然,脚丫子老道在我面前跪下说道:“刚才多有得罪,还请师叔见谅……”

    不会吧?这老道成我的师侄了!看他能力似乎不弱,收来当小弟,简直是超爽无比的一件事儿啊!

    “起来吧,脚丫子!”我高姿态的说道。

    “报告师叔,师侄叫焦牙子。”焦牙子说道。

    “什么焦牙子的,以后你就叫脚丫子了!”我说道。

    “是,师叔。以后师侄就叫脚丫子了。”焦牙子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