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着苏颖姿上了舞台,往四周一看,这视线还不是一!

    苏颖姿也是很奇怪的看着身旁这个男人,确切的说应该是男孩子。一般人包括她自己,第一次上了舞台面对众人时,都紧张得要命!而旁边这位,根本就没事儿人一样,泰然自若。看他的年纪和自己差不多,应该还是个学生,他哪儿来的这种气魄?

    殊不知,这种场面如果换了以前的我,站在上面发抖都说不定!但重生以后的我却不同了,前世的我什么场面没见过?几万人的员工大会我照样安然处之。这种场面简直就是小意思。

    “接下来这一首歌,是我在去年是二月份发行的新专辑里面的一首主打歌……”

    苏颖姿还没等说完,就听见场下大声呼喊道:“《心的季节》……”可见这帮歌迷的狂热程度!

    我靠啊!这帮人还真铁杆,我啥也不知道却站在台上,这个反差也太大了吧?

    音乐声响起,我就傻傻的站在苏颖姿的旁边,要多愣有多愣!看着苏颖姿在旁边眉飞色舞声色并茂,我就跟个保镖似的面无表情的环视着四周。

    终于捱到一取结束,我在许多异样的眼光中回到了贵宾席。当时我还不觉得什么,但是几天之后,当我看见苏颖姿的演唱会录像在电视上面转播的时候,我才知道我当时有多么的傻逼!一个身穿运动装的傻小子傻了吧叽的站在花枝招展的大明星身旁,尤其是不知道哪个要命的摄影师,竟然给我来了一个特写镜头,我当时那木纳的表情被一揽无余。当时我的第一个想法就是,如果电视上这个人不是我,我一定会毫不犹豫地骂出两个字:傻逼!

    当然,此时我还没有这个感觉,虽然我在舞台上自始至终没唱一句,但是那冷漠的面无表情应该很酷吧!赵颜妍的一句话却打击了我:“老公,你刚才好傻啊!”

    我甚至看到了苏颖姿在台上对我示威的挤眉弄眼!我就纳闷了,我这人看起来真的那么好欺负吗?

    在我的郁闷中,演唱会接近了尾声……但是歌迷的狂热,让苏颖姿不得不又增加了两首歌曲,演唱会才在意犹未尽中结束。

    演唱会结束后,还有一场私人性质的p。当然这几乎已经成为了当今娱乐圈的潜规则。主办方也都给承办方这个面子,毕竟这个party里面,主办方也能接触到许多当地的名流,为了下一次的合作打下了良好的基础。这也方便了那些有头有脸的人的子女,这些二世组也就变成了这种私人p.的常客。

    曙光集团作为这次演唱会的承办方,赵叔是必须出席的。很难想象当赵颜妍一会儿在p.上赫然发现,这演唱会原来就是她爸爸的公司举办的那时候的表情,一定很有意思吧。

    “刘磊,一会儿演唱会结束是不是还有一个私人性质的小聚会?”赵颜妍皱着眉头若有所思地问道。

    “是啊!你怎么知道?”这件事儿我还没告诉她和薇儿,想给她们一个惊喜。

    “哦!咱们可以去吗?”赵颜妍对我说道。

    其实她身为省委书记的孙女,曙光集团总裁的女儿,这个身份完全可以参加这个聚会。但是她既然这么问,就把自己的身份当成了我的女人,把我当成了她的依靠。这让我非常高兴,也让我的大男子主义得到了空前绝后的满足。

    “当然可以,我的颜妍。”我笑着说道。

    “谁是你的颜妍啊!厚脸皮!”赵颜妍娇嗔道。

    “当然是你了!”我说道。

    “我什么时候成你的了?有证据吗?有发票吗?有信誉卡吗?”赵颜妍斜视我说道。

    “当然有了!”我肯定地说道。

    “咦?”赵颜妍听我这么说,奇怪的问道:“你有什么?”

    “证据啊!”我得意的说道:“还是某人亲笔承认的呢!”

    “亲笔承认?!”赵颜妍更加疑惑了,记忆里自己也没有和他签署过什么协议啊!

    “呵呵!盒饭……英语笔记……考试……奖励!”我调侃着说道。

    “啊!”赵颜妍立刻也想起来了,小脸绯红起来。也就是那一天,赵颜妍在学校后面那一片的小树林里献出了她的初吻。

    “时间过得好快啊!”我感叹道。

    “是啊!转眼间我们在一起都半年了!”赵颜妍也有些回味的说道:“那

    好坏啊!让我一步步地走进了你设下的感情陷阱……

    “我哪有!明明是你先对我说你喜欢我的!”我嘿嘿笑道。

    “哼!我不理你了!”赵颜妍一跺脚,害羞的说道。这是

    “……你们两个能不能等到回家再回忆这些似水年华啊!”陈薇儿有些吃味的插嘴说道。

    “薇儿,回家就该轮到你!下雨夜……刘磊,说你不喜欢我!”我学着薇儿的声音说道。

    “讨厌啦!”这回轮到陈薇儿娇羞无比了。

    “对了,刘磊!你还没和我说,咱们怎么能参加那个私人party的?”赵颜妍奇怪的问道。在她看来,我虽然写软件赚了很多钱,但是怎么会认识很多的社会名流呢?

    “到了那儿你们就知道了!”我神秘的说道。其实这还不是因为她爸赵军生吗!

    出了体育场,来到新江大学的停车场。我刚打开车门,就听见一阵的口哨声。我抬头一看,竟然是刚才演唱会坐在我旁边的那几个公子哥。

    我皱了皱眉,忍了忍还是没有发火。

    没想到这帮人见我没什么反应,以为我是个软蛋,更加得寸进尺起来。

    “开个破捷达也学人家出来泡妞!”那个叫成哥的人说道。

    “就是啊,那两个妞长得可真水灵,怎么能跟着那个小白脸呢?看这小白脸眉清目秀的,肯定是个吃软饭的!还不如跟着我,吃香的喝辣的,让她知道什么叫真正的女人。”老鼠眼睛淫荡的说道。

    “老鼠,你他妈小点儿声!那个女的好像是省委赵书记的孙女!这种话可别乱说!”成哥皱了皱眉。

    我发动了车子,直接开往新江国宾大酒店,也就是这次私人聚会的举办地点。

    “颜妍,刚才那两个人你认识吗?”我不悦的说道。

    “那个胖一点的我以前见过,叫黄伟成。另一个不认识。”赵颜妍想了想说道。

    “他家是干什么的?”这么嚣张的小孩还真不多见,一看就是被家里宠坏了的大少爷。

    “黄伟成他爸是松江省的十大民营企业家之一,就是我爸原来当选的那个。公司是搞地产的,做得好像挺大。不过听爸爸和爷爷他们平时说话中好像提起过,这个黄伟成他爸原来是靠黑社会起家的。老公,你答应我,别再惹一些没有必要的麻烦了好吗?你也为我和薇儿姐姐想想,我们多担心啊!你要是出了什么事儿,让我们两个怎么办啊!”赵颜妍担心地对我说道。

    “放心吧,我只是随便问问。”我嘴上说道。但心里却不这么想,房地产,我正好想在这个领域发展,这个黄伟成没准儿就是一个契机。哼,你惹到我头上来最好,要不然我还真没理由把你当成个垫脚石。

    黑社会?原来我可能还会怕点儿,但是现在不一样了。脚丫子教我使用异能的时候曾经告诉我,就算我的身体被切成好几百块碎肉也照样能复原。当然,这个前提是必须在我允许的情况下,不然刀砍在我身体上,变成碎块的只可能是那把刀。

    看来黄伟成这小子家里也不是一般的有钱,开的车竟然辆奔驰。就是颜色屯点儿,是个蓝绿色。可能是个人的审美观点不一样,我怎么觉得还不如我这个捷达顺眼呢。

    把车停在了国宾大酒店的停车场,来到了举行p.的宴会厅门口,黄伟成领着老鼠眼先一步进了去,我和赵颜妍陈薇儿三人刚想进去,却被门口的保安给拦住了:“对不起,这是私人的聚会,不允许随便进入。请出示你们的请柬。”

    请柬?赵军生也没说要请柬啊?再说了,那个什么黄伟成也没拿请柬啊!

    “刚才那两个人不也没拿请柬吗?”我还没等开口,陈薇儿先看不惯的说道。

    “刚才那两个人?你们能和他们比吗?”保安哼着鼻子不屑的说道。

    “他们怎么了?凭什么你不管他们要请柬,管我们要?”赵颜妍也有些生气了。一个保安就这么牛气,还国宾大酒店呢,简直就是狗眼看人低。

    “说出来吓死你!看见门没有?那个两个人,其中一个是松江省地产大亨黄有为的公子黄伟成,另一位嘛,就是本酒店的总经理的公子!”保安牛气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