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苏颖姿头上的袋子被摘了下来,立刻看见了面前正笑的黄伟成和老鼠眼睛二人。

    “原来是你们……你们两个想干什么?”苏颖姿惊恐的叫道。

    “当然是我们,不过我们两个想干什么,难道你不知道吗?”黄伟成狞笑着说道。

    “你们……你们放了我吧,要多少钱我都给你们……”苏颖姿下意识的用手拉紧了自己的衣领。

    “操,你他妈没长记性吧!我都和你说过了,老子不缺钱!”老鼠眼睛色迷迷的说道。

    “妈的,你对美女能不能温柔点儿?”黄伟成瞪了老鼠眼睛一眼,转过头用温柔的声音对苏颖姿说道:“大明星,我们想干什么你不会不知道吧?识相的就乖乖的配合我们,不然的话有你好看的!”

    苏颖姿慌乱的摇了摇头,忽然用余光发现了不远处的窗户,顿时有了主意。

    可是一旁的老鼠眼睛却对苏颖姿的一举一动了如指掌,嘿嘿笑道:“大明星,你是不是想从窗子上跳出去啊?那你就去试试吧!不过老子提醒你,这玻璃都是德国进口的防弹玻璃,就是拿砖头都拍不碎,你要是觉得你的脑袋比转头还硬尽管去试试。你也可以选择撞死,不过老子对奸尸更有兴趣!”

    苏颖姿绝望的低下头去,本来还想反抗,可是身上那种奇怪的感觉越来越甚,两腿之间的地带更是瘙痒难耐,如果旁边没有人的话,苏颖姿真想把手伸进去用力的揉搓。

    “哈哈!怎么样?是不是有感觉了?”黄伟成见苏颖姿现在的样子,心里立刻有了底。

    “你们……你们做了什么?”苏颖姿咬着嘴唇强忍着身体里的某种奇怪的**说道。

    “哦,你还不知道吗?那我就告诉你吧,刚才的绿茶里已经被我下了药!日国原装进口的烈性春药!我估计一会儿你就会求着我干你了!哈哈哈哈!”黄伟成**的声音震耳欲聋。

    “你……你们简直太卑鄙了!我就死也不会求你……那个我的!”苏颖姿这才明白过来,自己被人下了春药!服用春药后的反应苏颖姿也曾经在书上看到过,一旦药性发作,整个人都会失去理智,不受控制,这也是苏颖姿最担心的情况。

    “卑鄙?这也叫卑鄙?男欢女爱人之常情,到时候我把你干爽了,你自己也享受了,话又说回来,出力的还是我呢!你是不是还应该谢谢我啊!”黄伟成大言不惭地说道:“我刚才不是说了吗?你这个娘们总是没有记性,我对奸尸更有兴趣!哈哈哈哈!”

    “你……你……”苏颖姿气得说不出话来,半天才道:“你们这么做,不怕事后我报警抓你吗?”

    “报警?随便啊!忘了告诉你了,我已经全程录像了。到时候你发起狂来,应该是我背你强奸才对哦!看看是谁告谁?”黄伟成毫不惊慌的说道。干这种事儿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自然也有些手段。

    “你们……你们不是人!”苏颖姿尖叫道。

    “随你怎么说,我们本来就不是人!我们是禽兽!哈哈哈哈!大明星,你也不用装什么清纯了,不就是被人干一次吗?有什么大不了的,都什么年代了,也不是***贞洁烈女!你们娱乐圈里的事情老子我他妈再清楚不过了,我就不信你成名之前没被人骑过!一个个装的跟处女似的,老子告诉你,别说你了,就连香港台湾的青春玉女xxx和xxx老子都上过,而且在床上一个比一个骚!”黄伟成恶狠狠地说道。

    苏颖姿身在娱乐圈里,这里面的事情自己再清楚不过。可是自己却不一样,难道自己的保存了十七年的清白身子今天就要断送在这里了吗!想到这些,苏颖姿真的比死了还要难受。虽然苏颖姿身在娱乐圈这个大泥潭里,但骨子里却是一个很保守的女孩,希望把自己的第一次留给最爱的人。而且一辈子都会守着这个唯一的男人。

    “来吧,大明星!看你那难受的样子,不如趁早的配合我,你爽我也爽!要是我不能满足你,还有我这位兄弟,我俩轮流干你……嘿嘿!”黄伟成嘿嘿笑道。

    苏颖姿痛苦的闭上了眼睛,这就是自己的第一次吗?自己曾经在梦中无数次的憧憬着和爱人第一次之间的情景,没想到这个梦就这么破裂了。哪怕面前这两个人是自己有好感的人也行,苏颖姿的脑海里忽然闪现出一个人来,那个演唱会上很不给自己面子的男孩子,之后的酒会他也参加了,可是他却跟没看见自己

    一个人坐在角落里和两个并不比自己逊色的女孩子聊气人!苏颖姿也不知道为什么,在这种时刻还能想着这些事情,只不过下意识的却希望面前强奸自己的人变成了那个人……

    ……

    “老公,苏颖姿八成是遇到什么麻烦了,你赶紧去看看吧!”赵颜妍自始至终都仔细的观察着苏颖姿的一举一动,当苏颖姿跑出宴会厅时,就感觉要出事儿,再看看一起消失的黄伟成和老鼠眼睛二人,就更加确信了自己的想法。

    “我去看看?”我莫名其妙的说道:“她遇到麻烦我去看什么!”

    “老公,我觉得苏颖姿好像出事儿了!”赵颜妍焦急的说道。

    “出事儿?出什么事儿!再说了,这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很是奇怪的说道。

    “她失踪半天了!”赵颜妍说道。

    “失踪?她失踪你让我去找?!不是有保镖吗?”我问道。

    “不一样!这次的事情可能很严重!那几个保镖根本就没有用!其实我刚才在体育场里,就听见了……”于是赵颜妍把体育场里听到的黄伟成和老鼠眼睛那段对话说给了我。

    “按你这么说,这黄伟成的胆子也太大了吧!”我惊讶地说道。绑架明星这罪名可不小啊!

    “哎呀!你就别问这么多了!赶紧想想办法吧!我不是和你说了这黄伟成他家原来是黑社会的,做事儿根本不考虑后果!我想这时候八成已经把春药给苏颖姿吃下了,要是不赶紧的恐怕就……”赵颜妍着急的说道。

    “那你怎么不早说!”我有些不理解的说道。如果早一点儿把这件事儿告诉苏颖姿,就可以避免这个事情的发生了。

    “人家还不是为了你,让你去捡个现成的便宜!”赵颜妍娇嗔的说道。

    “~!-#%%……—*!”我真是无话可说了,这也未免……

    唉!我叹了口气,看来这件事儿我不管还不行了。怎么看似好像是因为我的原因才导致苏颖姿坠入魔爪的呢!

    我无奈的走了出去,没走多远,一眼就看见了不远处鬼鬼樂樂的那个服务生。见我冲了过来,那服务生立刻转身就走。

    “那个服务生!你给我站住!”我吼道。

    那服务生非但没有停下来,反而拔腿就跑。这个服务生刚才也是一时脑热,竟然答应了这个酒店经理的大公子一起胡作非为,刚才想起来忽然有点儿后怕起来。大公子家有钱有势,或许出不了什么问题,但是自己要是知情不报,那可是作伪证啊!自己一个小服务生,真要出了问题,吃亏的还是自己。所以这时候见来人气势汹汹的就冲自己走了过来,以为大公子东窗事发,这个人来找自己算账了,吓得他扭头就走。当这个人让自己站住的时候,一想,他果然是冲着自己来的,立刻拔腿就跑。

    不过就他这速度,在我眼中简直是太慢了,蜗牛都比他快。还没等他跑出走廊,我已经站在了他正前方五米的地方。

    “啊!”那服务生惊叫一声赶紧停住了脚步,即使这样,还是差点撞在我的身上。

    “跑那么快干什么!”直觉告诉我,这个服务生肯定有事儿。

    “我……我去上厕所!”服务生语无伦次的说道。

    “上厕所为什么见到我就跑?”我才不相信这种低水准的鬼话。

    “我……我正好尿急。”服务生颤颤巍巍的说道。

    “尿急?你要是再不说实话,我让你永远也尿不了!”我怒道。

    “我……我也没什么可说的啊!”那服务生嘴硬道。

    “是吗?”我冷哼道,一把抓着服务生的衣领子把他给腾空拎了起来,“我再问你最后一遍,你想好了再回答,你看没看见苏颖姿?”

    服务生挣扎了两下,发现自己被来人抓得死死的,干脆连动都动不了,一股恐惧涌上了心头,害怕的说道:“看见了……她被大少爷他们给带走了。”

    “在什么地方?”我冷冷的说道。

    “在……在洗手间……”服务生颤抖的声音说道。

    “洗手间!胡扯!洗手间别人发现不了?!”我大喝道。这不是骗人呢么,当我是傻子阿,在洗手间不早就被别人发现了1

    “没骗你……我不敢骗你……洗手间里有个暗门……”服务生支支吾吾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