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暗门!”我一惊!怪不得在众目睽睽之下苏颖给掳走了,原来是他们宾馆内部的人干的,而且这个洗手间里竟然还有暗门!

    “你说的都是真的?”我恶狠狠地问道。

    “自然是真的……我不敢骗人。”服务生惊骇的说道。面前这个人竟然单臂毫不费力的将自己举起,而且一举就是这么长时间,丝毫没有半点的劳累感,服务生早就把他归为神人一类了。

    “哼!”我随手一甩,那个服务生竟然“嗖”的一下子飞了出去,脑袋撞在了二十米开外的楼梯扶手上,“咚”的一声,昏死过去。

    我日,我的手劲啥时候变得这么大了?不过这人是死是活就和我毫无干系了,我转身走进了洗手间,果然在洗手池的另一侧发现了一个小矮门,样子和杂物间无异,如果不是刚才听了那服务生的话,我绝对会认为这只是一个杂物间。

    我推了推那扇小矮门,竟然纹丝不动,似乎被锁得死死的。我用起异能,一个飞脚将门直接从门框子上踢飞了起来。还没等进屋,就听见“哇哇”两声惨叫,随后就没了动静。

    怎么搞得?不会有诈吧?我再仔细听听,里面竟然传来了女性轻轻的呻吟声,虽然很弱,但是却能感觉到那种痛苦的急促。

    搞什么呢?里面的人该不会是已经干上了吧?我一低头,进了小门,却看了见了非常奇怪的一幕。两个男人正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两个人均是满脸是血,一动不动。其中一个已经脱掉了裤子,但是奇怪的是,他下身的那个棍状物体已经变成了个三角铁形状。

    不会吧?这是怎么搞的?貌似这两人好像都失去了行动的能力。

    苏颖姿则紧闭着双眼,咬着嘴唇,双腿不停的蹭来蹭去,一副无比痛苦的样子,小脸已经变成了火红色。

    苏颖姿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巨变给吓了一调,差异的铮开眼睛,说道:“怎么是你……快……快救我……我……好……好难受!”

    我看了一下苏颖姿身上的衣服,还算比较完整,看来我来的正及时,那家伙都把裤子脱下来了,我要是再晚一点儿,后果恐怕不堪设想。

    苏颖姿见到是我,竟然一下子抱在了我的身上,像个大树熊一样,四肢紧紧地扣在我的身上,声音迷离的说道:“我……我好难受啊……你……帮我一下……好吗?热……热死了!帮我……把衣服……脱掉……”

    “妈的,你别他妈乱动!”我吼道。说实话,她现在这个样子,弄得我非常火大。好几天都没碰女人了,还在这儿诱惑我。

    “我……求你了……我受不了了……我……我想要……”苏颖姿感觉身体内的**越来越强烈,浑身发热,两腿之间的地带就像有无数的小蚂蚁在爬来爬去,瘙痒不断地在侵袭着她的神经,自己的意识也渐渐的模糊起来,呼吸也越来越急促,见面前这个人不再是刚才那两个坏蛋,而是刚才自己想到的那个人,也就放开了自己最后的一丝理性,说出了“我想要”三个字。

    看着苏颖姿在用双手不停的撕扯自己的衣服,我得**也被勾到了极点。不过我却强压着心里的冲动。虽然我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但是我却对这种非理性没有感情基础的**没有多大的兴趣。在这种情况下,就算我真的把她给xxoo了,事后我还是我她还是她,我可不认为次春药作用下促成的**会让她爱上我,既然这样还不如不做。我早说过了,我可不希望我上过的女人再被别人上,如果我和苏颖姿真的发生了什么,她以后再和别人xxoo,

    “我……要!”欲火上身的苏颖姿见我没有任何的反应,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死命的用自己的小嘴封在了他的嘴唇上,拼命的吸吮着。

    “我日!”我一下子推开她,t***,一,要是药性不好,说不定还真被她给强奸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看着苏颖姿那痛苦无比的样子,心中有些不忍。我非常清楚,服用过春药的人如果得不到发泄的话很可能会伤害到身体,甚至致命!尤其是这种日国生产的烈性春药(真***变态!)!

    我转身出了房间,这件事儿可有些难办了,不过这么复杂的问题我当然不用操心,我嘿嘿冷笑着在心里默念了三个字。

    “师叔,您叫我?”一眨眼的功夫脚丫子就出现在了我的

    恭敬的说道。

    “脚丫子,我问你件事儿!”我说道。

    “师叔请问,脚丫子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脚丫子点了点头说道。

    “我问你,如果一个女人有了那方面的**,又不想和男人发生关系,那应该怎么办?”我沉吟了一下说道。

    “这个……师叔,您是说……那个……自慰吗?”脚丫子红着脸说道。

    “靠!自慰个二饼啊!自慰能解决我就不找你了!我的意思是自慰解决不了的那种!就是被人下了药的!”我怒道。

    “哦,原来是这样!如果真是发生了这种情况,可以在精神能的催化下,快速帮助她泻身!”脚丫子想了想说道。

    “精神能?什么叫精神能?”我问道。

    “就是师叔您身上具备的异能的其中一种!”脚丫自说道:“您只要如此这般的……就可以了!”

    “行了,我知道了!你走吧!”我挥了挥手,把脚丫子给撵走了。我可不希望别人看到苏颖姿的春色,我是不是有点儿莫名其妙?我也说不清楚,总之对这个大明星的感觉很奇怪。有点儿喜欢,但更多的却是排斥!

    我转身进了小仓库,苏颖姿已经把身上的晚礼服给抓的几乎支离破碎,白色小卡通内裤也露了出来。看得我是一阵喷血。

    我快步来到苏颖姿的身前,按照脚丫子所说,给她点了几个穴道。然后把右手抚在苏颖姿的会阴处,将一股精神能注入到了苏颖姿的体内。

    正如脚丫子所说,这股精神能冲进体内,能让人产生与**一样的快感,激发着身体的里的欲火尽快地来到到泻身的目的。

    在我的精神能进入苏颖姿的体内以后,果然见她愉快的呻吟起来,尽情的扭动着身体。随着我的能量增加,苏颖姿的呻吟声更大了起来。苏颖姿只觉得自己顿时有一种从地狱到了天堂的感觉,他的每一次轻扶都让自己飘飘欲仙,情不自禁的**起来。

    我见仓库的门已经没了,怕有人进来打扰,不自觉地加强了能量的注入,猛然间,苏颖姿“啊”的大叫了一声,浑身挺直,不断地颤抖了起来。我知道她已经达到了**。

    刚才,苏颖姿只觉得身体里的快感越来越强烈,几乎就要受不了,突然下面就像尿急一下失禁了一样,一阵虚脱,体内的那种**也随之消失了。

    我轻轻的把她放在了地上,我知道她此刻已经身无半点儿的力气,也不打扰她。径自出了仓库的门,再走到门口的时候,忽然发现了一部正在运行的摄像机。我又折了回去,关闭了摄像机的电源,从里面把录像带抽了出来,扔在了苏颖姿的身边说道:“记得把它销毁了!”说完,转身出了仓库。

    苏颖姿疲惫的睁开眼睛,望了望我,没有说话。此时的苏颖姿心情极其的复杂,对眼前这个人是又感激又气恼。感激的是他在最关键的时刻出现在自己的面前,那情形简直帅呆了,一下子竟然能把门板给打飞!那得需要多大的力气啊!最奇异的竟然是,这个门板竟然把两个企图对自己不轨的坏蛋给砸晕了!但是气恼的是,难道自己就这么没有魅力吗?都已经暗示他可以对自己那样了,结果人家理都不理自己!

    我可不想再与苏颖姿产生任何的瓜葛,我刚回到宴会大厅,苏颖姿就被那几个特种兵和她的保镖给找到了。此时的苏颖姿已经换了一身衣服,披上了一件外套,神色显得很疲倦但仍可以看出她脸上那一篇红潮。

    苏颖姿对刚才与我发生的事情只字未提,只是说了自己被人灌了春药,被黄伟成二人胁迫,关键时刻,那仓库的门板不知道为什么竟然飞了起来,将两个施暴未遂的坏蛋给砸晕了。

    很快,警方就赶到了,将黄伟成二人秘密的抓了起来,但是黄伟成却被送往了医院。原因是黄伟成生殖器内的海绵体被强大的外力砸破,造成了不可恢复的器质性损坏。

    又询问了老鼠眼睛的口供,他所说的也和苏颖姿差不多,也是到了关键时刻,门板子突然飞起,将他和黄伟成给砸晕了。至于这门板子到底是如何飞起来的,最后只能归咎于,可能是某个喝醉酒的醉汉无意中所为,只得不了了之。但是现场唯一可疑的是,那个录像机里面的那盘录像带神秘的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