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让你去办理取保候审吗?你怎么自己回来了?”店的总经理张国平愤怒的对自己酒店的一名律师吼道。

    “张总,公安局的人不让办理保释……”律师为难的说道。

    “不让?凭什么不让!只不过是个强奸未遂,花点儿钱就能摆平了!”张国平不屑的说道。

    “张总,这件事情恐怕没那么简单,受害人的身份背景很大,给市局那边施加了很大的压力……恐怕少爷这次十有**得被判刑……”律师如实地说道。

    “你说什么?判刑?***不是还没强奸吗?判什么刑!”张国平是个法盲,根本就不明白事情的严重性。

    “张总,这个法律就是这么规定的,强奸未遂也是要付法律责任的,而且少爷这次做得的确是有些过火了,情节非常的恶劣……”律师解释道。

    同时,在另一间办公室内,风暴地产的董事长黄有为得知儿子被砸成“废人”后极其的震怒,当即喊来了一众手下,拍着桌子大叫道:“我不管你们怎么做,给我挖地三尺也要把这件事儿的罪魁祸首给找出来!”

    “可是黄董,这件事儿一点线索都没有啊!”一个手下说道。

    “没有线索你不会去找?妈的你猪脑啊?亏你还是侦查兵退伍的,去张国平那里问问!妈的我儿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连姓苏的那个小妞我也让她跟着陪葬!”黄有为气急败坏的说道。黄有为曾经是新江市最大的黑帮风暴帮的老大,做事儿心狠手辣,根本不去考虑苏颖姿身后的背景,在他看来,你有钱怎么了?再牛逼你也得按照法律办事儿,但是要把他惹急眼了,能直接做掉你。这就是黑社会和其他行业的区别。

    个手下赶紧答道,不敢再有丝毫的怨言。黄有为的手段他可是了解得很。

    ……

    一个小时以后,黄有为和张国平在新江国宾大酒店的一个单间内碰了面。

    “按照你这么说,惟一知情的可能就是那个昏迷过去的服务生了?”黄有为问道。

    “很有可能!案发当时他就在洗手间附近当班,后来莫名其妙的就昏死过去,很有可能是踢开门的那个人干的!”张国平分析道。

    “既然是这样,那就赶紧问问那个服务生啊,我们还等什么?妈拉个逼的!竟然敢打废我儿子,找到这个人我一定把他碎尸万断!”黄有为捏着拳头说道。

    “可是最关键的是,那个服务生现在仍然在昏迷的状态!医生说如果能醒过来,怎么都好说,醒不过来,那就是植物人了!”张国平叹气道。

    “哼,明天我就去找一帮自专家过来,我就不信这么多人还不能让他醒过来!”黄有为恨恨的说道。

    “不过黄大哥,当务之急是应该把黄伟成和张小明从局子里给弄出来啊!现在苏家那边施加了不少压力,公安局那边不肯放人!”张国平把这件难事儿推到了比他更有势力的黄有为身上。

    “哼!张老弟你放心,我会让苏家那边不起诉的,什么他妈全国第二大企业,别忘了老子是干什么的,惹急眼了老子去灭他全家!”黄有为满不在乎的说道。

    ……

    由于案件涉及到了名人,所以警局的保密性做得很好,除了几个当事人,外界还都不知道苏大明星差点就叫人给强奸了。黄有为对警方这个态度反而更满意,越低调自己越容易活动,如果真闹的满城风雨,恐怕自己就算再有势力,黄伟成也难逃法律制裁了。

    “快说,你到底有没有下药!”刑警队的朱队长拍着桌子愤怒的说道。

    “下药?下什么药啊!我都说过很多次了,我和黄伟成去上厕所,接过苏颖姿那妞就跟发春了一样,拉着我们就进了杂物间,上来就对我们又吸又啃的……嘿,别提有多骚了……你知道,我也是个正常的男人,这种情况下又便宜不占那是傻子……”老鼠眼睛也就是张国平的儿子张小明嬉皮笑脸的说道。

    “张小明,我警告你!别***睁眼给我说瞎话,你在酒店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朱队长气的牙齿直痒痒,刚才在酒店的时候他自己已经供认了全部罪行,没想到回到刑警队,这小子和律师见上一面之后什么都不承认了!要不是这小子的老爸在新江市有些背景,朱队长早就想用刑了!要知道电棍逼供可是他的拿手好戏!

    “在酒店?我说什么了?我怎么不记得了?”张小明摸着脑袋摇头说道。

    “你!你***再跟我装?信不

    弄死你?”朱队长气愤的叫道。

    “我装?我装什么了?哦,我记得了,在酒店的时候我的脑袋被砸晕了,晕头转向的我都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当时我的头脑不清醒,说过什么你还当真?”张小明恍然大悟的说道。

    “哼!别以为我们什么都不知道,张小明,我告诉你,既然我把你弄到这里来,就说明我们已经掌握了足够的证据!现在让你自己说是给你争取立功的机会,如果你不珍惜,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到时候你再想说可就没机会了。”朱队长吓唬道。

    “你吓唬谁呢?当是拍电视呢?你们警察经常玩这套心理游戏你当我不知道?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张小明戏谑的说道。

    “张小明,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我告诉你,就算你不说,我们现在掌握的证据照样能定你的罪!”朱队长冷冷的说道。但是心里却叫苦不迭,苏颖姿这件案子可是个苦差事,人家苏氏集团已经给局长施了压,如果不有个合理的交待苏家肯定不会罢休。而这两个犯罪嫌疑人的背景也不算小,都可以说是新江市本土的土皇帝,单说影响力这两人在新江市内可比苏氏集团强多了,尤其是那个黄伟成他爹黄有为,早年包括现在都是新江市最大的地下势力的领导者,要是把他给惹鸡眼了,制造点儿乱子,恐怕最后操心的还是他们警察!

    “你要有证据就定呗,我就不信了,你们警察还能诬陷好人,明明是苏颖姿那个臭婊子恶人先告状,先勾引的我们,见事情暴露了,就把责任推在了我们的身上!”张小明大言不惭地说道。此时他一点也不紧张了,刚才自己的律师已经递过话来,让他不管怎么样,死活不承认。这样公安局也不能拿他怎么样。

    “你……”朱队长已经快抓狂了,姜局长刚才的立场很明确,只交待了自己一句话,公事公办。虽然只有四个字,但明白人都能听出来,那就是倒向苏家了。这两个人肯定要被问罪的。但是这都快问了两个小时了,张小明这小子连个屁都没招出来,弄得他自己都有些烦了!可是一想到局长交待的任务还没完成,只得硬着头皮继续问下去……

    其实,张国平的如意算盘打的响响的,警方现在也没掌握什么实质性的证据。在现场张小明也是衣衫完好,所以根本就没有谁可以证明张小明是犯罪嫌疑人,这样按照法律流程,四十八小时以后公安机关就不得不释放张小明。但是没想到他的对手却是一个比他还会玩法律的人!

    “你是不是认为什么也不说我们就没办法了?四十八小时之后就得把你给放了?”朱队长点燃了一根烟,冷然问道。他刚吩咐手下去楼下买了两包烟,然后又冲上了一杯浓茶,打算长期的和张小明耗下去了。

    张小明一愣,没想到这个朱队长竟然猜中了自己的心中所想,不免有些惊讶。不过随即一想,猜中了就猜中了,有什么大不了的,到时候他照样还得放自己回去。于是就满不在乎地说道:“是又怎么样?你打我一顿啊?哈哈!有本事你就尽管招呼我,我毫无怨言!”

    张小明现在就吃定了朱队长不敢给他用刑,怎么说他老子张国平也算是一号人物了,警察滥用刑讯逼供的事情一旦捅到媒体上,公安局可是吃不了兜着走。

    “你放心,我不会怎么样你的,你要是不愿意说就在这里呆着,我四十八小时以后就会放你回去。但是我会在你走出公安局之后立刻再把你抓回来,我看到最后咱俩谁能耗过谁!一会儿我***再去楼下的是杂店儿批发一箱方便面上来,哼哼!”朱队长得意地说道。

    “你……”张小明顿时语塞,他可梦想到这个姓朱的竟然还有这么一招,可谓是阴损之至了!不过在法律程序上你又挑不出来人家什么毛病,就算自己的律师来了也是白搭。

    “我什么啊,你要是不想说就坐着吧!哎~!这茶叶可真香啊,是一个朋友出差从厦门给我捎回来的,极品啊!”朱队长故作享受的样子抿了一口,然后说道:“没治了!这简直是人间极品!”

    张小明添了添干裂的嘴唇,自从来到了公安局,自己已经好几个小时没喝水了,真有点口干舌燥。这时候见到那热气腾腾的茶水,还有那扑鼻的茶香,真是都有些受不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