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也没发生?”赵颜妍和陈薇儿奇怪的看着我,像一样。

    “难道非得把那个大明星给xxoo了,你们就满意了么?”我真搞明白两个丫头是怎么想的。说她们吃醋吧,反而尽干一些出人意表的事情;说他们不吃醋吧,闹起来比谁都酸。

    “那倒不是。我们只是觉得奇怪,你一个大色狼怎么可能放过到了嘴边的肥肉呢?”陈薇儿摇了摇头说道。看得出来,她反而松了一口气。

    “你们的老公在你们眼里就这么不堪吗?”我苦笑着说道。

    “当然了!不然我和颜妍妹妹怎么能先后都上了你的当!”陈薇儿说道。

    “貌似是你们两人先主动的吧……”我笑嘻嘻的说道……“啊,怎么掐人呢你!”

    我的腰部瞬间被两只螃蟹夹子分别从左右夹住。我当时的第一反应是,如果以后要是有更多的螃蟹夹子我该怎么活啊!

    “好哇!敢偷袭你们的老公,看我不收拾你们!”说着,我快速的脱掉身上的衣服,向二女扑了过去。

    “不要啊!强奸啊——!”赵颜妍忽然大叫道。

    不会吧,赵颜妍这丫头何时也学会这种调调了?不过这只能让我更加兴奋的将她吃掉……

    ……

    张小明终于顶不住心理上的压力,把事情全招了出来。一审判决的结果是,**未遂,黄伟成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保外就医判处有期徒刑12年。张小明对判决结果很是不满意,明明当时要实施强奸的人是黄伟成,而自己只不过是个从案犯,竟然比主犯判的还重。于是张小明提出上诉,被法院驳回。理由已经很明确,张小明提供的春药,又负责提供作案场所,所以与之前的强奸未遂两罪并判。

    黄有为托人给苏氏集团带过几次话,但是苏颖姿的父亲苏援朝是何等的人物?全国第二大集团的董事长,公司下面的保安部里,光是特种兵退役下来的少说就有二三百人,难道还能怕了他一个新江市的地头蛇不成?所以干脆连理都没理,直接又通过松江省公安厅给新江市公安局继续施加压力,对两名试图毁了自己女儿清白的流氓严惩不贷。

    苏州工业园苏氏电子集团附近一套豪华的别墅内。

    苏颖姿把自己一个人关在房间里,这已经是第三天了。从新江市的演唱会回来,一直没有心情去工作。无聊中,打开电视,转了几个频道,发现松江一套正在重播自己那天演唱会的实况录像。

    该到那个人出场了吧……哎呀,怎么还唱个没完啊!

    苏颖姿看着电视中的自己,郁闷的想着。真想按个“快进”的按钮,直接跳到那个画面。

    终于,在演唱会接近尾声时,苏颖姿如愿以偿的看到了那个救了自己的男孩子被自己强行的拉到了舞台上。

    苏颖姿傻傻的用两手托着下巴,盯着电视里的人发呆。

    该死的摄影师……苏颖姿皱着眉看着电视上自己的特写在心里骂道,给他的镜头怎么那么少?

    自己这是怎么了?怎么会突然关注起这个与自己素不相识的人来了?苏颖姿摇了摇头,可是眼睛却始终盯着电视上的画面,期待着摄影师切换镜头……

    “呼——”苏颖姿舒了口气,他终于下了舞台。苏颖姿也失去了继续看下去的兴趣。不知道怎的,苏颖姿竟鬼使神差的拿出了那天自己被人欺负时的录像带。

    苏颖姿颤抖的手将它塞进了录像相机。“咔嗒”一声,录像机开始工作。

    “来吧,大明星!看你那难受的样子,不如趁早的配合我,你爽我也爽!要是我不能满足你,还有我这位兄弟,我俩轮流干你……嘿嘿!”电视里传出了黄伟成那厌恶的声音。

    苏颖姿咬着嘴唇按下了快进的按钮,电视上的画面快速的划过……

    “哎呀,就是这里!”苏颖姿手忙脚乱的按下了“播放”的按钮。

    “啊——”电视里传出两声惨叫,只见正在张牙舞爪的黄伟成二人被门板子给砸了个正着,晕死过去。随后冲进来一个人,不就是自己一直惦记着的那个男人吗!

    “我……我好难受啊……你……帮我一下……好吗?热……热死了!帮我……把衣服……脱掉……”

    “我……求了……我受不了了……我……我想要……”

    看着电视中自己那风骚的样子,苏颖姿的脸都要红成了个烂柿子,自己怎么能说出这么羞人的话呢!苏颖姿情不自禁的把头埋在了被子里。

    “妈的,你别他妈乱动!”电视里传出了他的吼叫声,苏颖姿又抬起了头。什么跟什么啊,他竟然这么粗暴的和自己说话,苏颖姿禁不住生气闷气来。

    自己都已经说出那么明显的暗

    他竟然无动于衷,还吼我。难道自己就这么没有魅i了人家都不愿意碰自己。从小到大,自己碰见的男人哪个不是对自己马首是瞻!就连那两个坏蛋也禁不住自己的美色想要对自己……可是这个人干脆就没把自己当回事儿!

    听着自己在电视上一遍一遍的说着“我想要……”,苏颖姿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这也太丢人了吧!

    可是自己为什么会和他说出这样的话呢?那两个流氓在自己面前,自己却拼了命的想抵抗;而这个男人,自己却拼了命的往上去倒贴。

    苏颖姿的脸越来越红了……难道说自己喜欢上他了?……不会吧?自己才与他见了一面,连他叫什么,是做什么的都不知道……喜欢他?这怎么可能!……不过这个人确实给自己一种慌乱和心跳的感觉……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自己可是大明星苏颖姿,苏氏集团的千金大小姐,怎么会喜欢上这个看起来平平常常似乎又有些玩世不恭的男人?……可是他一脚踹开门冲进来的一刹那真的好帅啊!

    如果不是他,自己恐怕已经……苏颖姿不敢想下去……但是苏颖姿看到他一把将自己推开以后,反而觉得有些惆怅若失……难道自己……

    苏颖姿平静了一下自己的心跳。自己真不知羞,自己的第一次可是要留给自己未来的丈夫也就是能陪伴自己爱护自己一生的人,怎么能这么草率呢。

    可是电视上接下来的画面又让苏颖姿烦躁起来,小脸臊热得无以复加。那个男人竟然把手按在了自己最羞人得部位上面,还不停的揉搓着……苏颖姿的身上也跟着热了起来,不自觉地想起了那天的情景……那时候自己正难受无比,当他抚摸着自己那里的时候,自己竟然有一种说不清楚的极度欢快的感觉,让自己兴奋的难以自拔……难道这就是书上所描写的**吗……自己怎么会喜欢上这种感觉呢,真是太羞人了……

    苏颖姿想到这里,不禁的羞愧难当。可是看着电视里的自己,竟然不知羞耻的**着……自己这么难堪的样子都被那个人尽收眼底……这让自己下次还有什么颜面去面对那个人了!

    可是苏颖姿连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明知道羞人,还是眼睁睁的看着那个人揉捏着自己的私处。不知不觉中,苏颖姿忽然感觉到自己的下体一片潮湿。

    苏颖姿连忙啐了自己一口,难道自己发春了?苏颖姿慌忙脱掉内裤,发现上面竟然沾着许多晶莹的液体,就像自己那天一样。苏颖姿看着电视中的自己,又看了看自己的内裤,心中竟然期盼他再这么弄自己一次。

    只是这么一时间的想法,苏颖姿立刻就清醒了。自己都在想些什么啊!怎么可以期盼这种事情呢!那自己不成了**荡妇了吗!自己以前也不是这样的啊!对了,也许是那天春药的在身体里还没有被完全泻去,是了,一定是这样的!

    苏颖姿把这一切都归咎于了那天的春药,可是殊不知,春药这东西也不是慢性毒药,怎么可能在三天后再次复发呢?当然,这些就不是苏颖姿能考虑的了。

    “咚咚咚!”忽然,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小姿——,你在里面吗?”门外响起了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

    不好!苏颖姿心中暗叫,是爸爸来了!苏颖姿连忙跑过去要闭掉电视,可是慌乱中却找不到了遥控器,只得拔掉了电视和录像机的电源。

    “爸……您等一下,我穿衣服。”苏颖姿对着门口喊道。然后慌忙的把自己那条湿了的内裤塞在了枕头下面,又从柜子里拿出了一件新的内裤。巧的是,这件内裤和那天自己穿的那间内裤款式相同,都是hellotty的,苏颖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