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午,叶潇潇召开了本学期的第一次班会。对于i女,我的感觉还是很强烈的。怎么说我都是拥有三十多岁心理年龄的老男人了,不可能不对这种熟女感兴趣。

    所以我依然用色色目光盯着叶潇潇的胸部,不过自从发生了上次的避孕套事件以后,叶潇潇对我总是有所防范,上课的时候几乎再也没把胸部正对过我。不过现在的我可不一样了,我随时可以透视。嘎嘎~!这真是一项超好的能力。

    “这是我们本学期的第一次班会,有两件重要的事情。第一件事儿是,我们要重新选择班干部。为什么要重选呢?并不是因为原来的班干部不称职,主要的原因是,原来的班干部是我临时指定的,大家都并不了解。这一次评选我们采用民主投票的方式,所有的同学一起参加,除了原先的班干部名单外,我再提出几个候选人,其他想参加选举的也可以自我推荐。”叶潇潇说道。

    重新选举?我记得前世改选是发生在高二的时候,而且最后选举的结果依然是刘科生当选,难道由于我的重生使这次选举提前了?我对班干部评选这件事儿并不感兴趣,中学的班干部说白了就是个虚职,白干活的,只不过是满足一下自我的虚荣心罢了。前世的我已经够闪耀的了,这一世让我喜欢上了低调,现在的学校生活让我有一种游戏人间的感觉,所以这种事情我躲还来不及呢,不可能去参与。但是让我意外的是,叶潇潇竟然把我的名字也写到了黑板上。我奇怪的看向叶潇潇,结果换来得是一种示威的眼神,让我百思不得其解。

    看着马上就要出来的投票结果,我不得不承认,刘科生这小子还是有些手段的。虽然父亲已经被抓了起来,但是这小子却更加积极的拉拢人际关系,班上百分之八十的同学都曾经接受过刘科生的小恩小惠。我估计这小子可能被他父亲的事情刺激以后开始振奋了。

    叶潇潇皱着眉头看着刘科生的选票已经超过了半数,她怎么也没想到这么一个小肚鸡肠的人能获得这么多的选票。说实话,刘科生这个人她当时还是很看好的,可是后来发生的几件事情让叶潇潇对刘科生的印象一落千丈。因为一个心胸狭窄的人根本不足以领导其他的人。如果再让她知道刘科生曾经干的那些龌龊事情,不知道她会还有什么感想。

    刘科生看着黑板上的选票,知道自己这半年来的心思没有白费。现在自己的情况和以前不一样了,以后什么事情都要靠自己。

    叶潇潇现在也很为难,按照黑板上的选票,刘科生当选班长那是板上钉丁了,可是叶潇潇搞这次评选的意图就是重新选一个班长,至于其它的职位倒是没那么重要了。

    我虽然对评选的事情漠不关心,但是对叶潇潇却十分关心。我的视线始终没离开过她,当我看到她此时的表情时,心里也明白了个大概。本来谁当班长对我来说是无所谓的,但是谁让刘科生这小子和我有仇呢,我更何况我们美丽的叶潇潇小姐还对你很有意见。

    我看了看坐在前面的郭庆,这家伙正在睡觉。敢情是他已经知道了评选班干部肯定和他毫无关系!于是我用脚使劲了踹了一脚郭庆的坐的椅子,郭庆受到了惊吓,陡然惊醒。回过头来正要开骂,发现是我踢的,立刻又恢复了一脸的笑容说道:“老大,有什么事儿吗?”

    “你看看黑板上面,刘科生马上就要当选下一届的班长了。”我把这个出头的机会抛给了郭庆。

    郭庆点了点头,立刻会意。

    “评选的结果出来了,刘科生同学以38票的成绩领先。按照评选结果,刘科生将成为本班的班长,各位同学有疑义吗?”叶潇潇皱着眉头说道。虽然这个结果并不是她想要的,但是事实摆在那里,她也没办法。

    “我有!”郭庆懒洋洋的伸了个懒腰说道:“我不同意,我要重新选举!”

    刘科生心里一惊,这半年来自己没少贿赂别人,班级里的同学就算不选自己,也不可能捣乱啊!可是当他看见说话的人是郭庆时,心里顿时凉了半截。这眼瞅就要到手的东西却被别人横插了一杠,心里别提有多生气了。

    “重新选举?为什么要重新选呢?”在叶潇潇看来,选多少次这个结果都是一样的。

    “因为我刚才睡觉了!”郭庆大言不惭地说道。

    “睡觉!你睡觉和选举有什么关系?”叶潇潇奇怪的说道。

    “你不是说全班参与吗?我刚才睡觉了,没有参与,所以要重新评选!”郭庆说道。

    “可是……这恐怕……”叶潇潇其实也希望重新能选出各人代替刘科生,但是只是这选举结果根本改变不了。

    “好了,别人当不当老子管不着,刘科生就不行!咱们简单一点儿,同意刘科生当班长的举手!”郭庆不等叶潇潇说完,径自对全班的同学说道。

    所

    都面面相觑,你看着我,我看着你,没有一个人举手傻,这郭庆是什么人啊!那是黑社会,他既然摆明了不想让刘科生当选,谁敢举手啊!有几个平时跟刘科生非常铁的铁哥们犹豫了半天还是把手举了起来。

    郭庆一看,竟然还有人敢举手,两眼一瞪。把那个人吓得差点儿没尿裤子,刚举了一半的手又放下了。

    “叶老师,没有一个人同意刘科生当班长!”郭庆满意的说道。

    叶潇潇此时都已经惊讶的无以复加了,没想到这个平时的坏学生竟然在关键时刻帮了自己的大忙,但是让她很不解的是,为什么他登高一呼,所有的人都变了卦,而且还异常的整齐。如果让叶潇潇知道自己的学生是畏惧黑社会的报复才变卦的,不知道她会作何感想。

    刘科生的肺都要气炸了,马上就要成功的事情被郭庆硬给搅黄了,不过自己还不能说什么,谁让人家郭庆现在比自己强势很多呢!

    郭庆说完就坐下了,叶潇潇正好借着这个由头,把刘科生的大名从黑板上擦了下去。重新投票的结果是,我们班上一个叫于洋的人当上了班长。我对这个人没什么印象,只是感觉他很老实,属于打三拳闷不出一个屁那伙的。看着刘科生那怨毒的目光,我猜测这个于洋或许要倒霉了,不过这就和我没什么关系了。让我意外的是,我竟然当选了我们班的学习委员!不过随便吧,反正这个职务根本不用干什么,属于挂名那一类的。赵颜妍依然当选了团职部书记,小丫头的人缘真是不错,全班六十三个人竟然有五十九个投了他的票,没投票的几个人我知道的是郭庆在睡觉,没有参加。我和赵颜妍为了避嫌没有投。第四个人我估计可能就是刘科生了。

    班干部名单敲定以后,叶潇潇宣布了班会的第二件大事儿,那就是学校举办了春季运动会,鼓励我们大家都踊跃报名参加,争取为班级争光。

    我记得前世的时候,我也是在叶潇潇的动员之下,报名参加了一个五千米长跑。结果当天我的比赛被安排到了下午的第一个,当时我刚吃完炒饭。我就想,如果我这么跑下去那还不得阑尾炎啊!于是我就想到了学校的“重在参与”的口号,毅然上了赛场。由于我怕我自己出生命危险,所以当别人没命的向前跑的时候,我却在后面散步。当别人都到达终点的时候,我连一千米都没走完。

    这时候,就有个体育老师跑了过来,一脚将我踹翻在地骂道:“t***!你不会跑步来瞎凑什么热闹?比他妈乌龟还慢!你这么一磨蹭后面的比赛都无法进行了!”

    当时我由于性格的软弱,没有进行任何的辩解,一瘸一拐的默默地退出了运动场。但是我在心里却发誓有朝一日一定把这家伙的用来踹我的那条腿给打折。我清楚地记得,此人叫郭松树。

    叶潇潇动员了半天,发现报名参加运动会的人还是寥寥无几,连每个班每项比赛必须出一个人的最低标准都没达到。虽说对于学生来说,学习成绩才是最重要的,但是其它的方面也不能和别的班相差太多啊!

    于是说道:“班干部带头,每人必须报三项以上。其它人自愿。”

    这批班干部是刚选出来的,对叶潇潇的提议自然没有任何的疑义,只不过于洋那麻秆一样的身材填报了一项铅球和两个短跑时,我都有些替他担心。也不知道倒时候是他扔铅球还是铅球扔他,要不就是二者同时飞出去。

    当于洋拿着报名表格询问到我的时候,我看都没看就懒洋洋的答道:“随便吧,没人报的留给我就行了!”

    现在这些体育项目对我来说什么都是一样的,只要我想,拿个世界冠军也是轻而易举。当我说完这句话后,发现于洋感激的看着我,那种眼看的我直发毛。这小子该不会是同性恋吧?我心里纳闷道。

    但是我很快就明白了于洋为什么会对我那么诡异的微笑,当我看到最后的名单时,我差点没晕死过去,这帮家伙竟然给我报了“男子五项全能”、“五千米”还有“一万米马拉松”!而且“五千米”和“一万米”几乎是紧挨着进行的,也就是说我这边刚跑完五千,就得去跑一万!t***,,塞给我了!我要是不会异能的话还不得累死在这运动场上!

    于洋看着我拿着那张项目表发愣,有些不忍心地说道:“刘磊,要不匀给我一项吧……”

    我一笑说道:“没事儿,不就五项全能加上一万五千米吗!你就等着我拿第一吧!”

    于洋听后吓了一跳,张大了嘴巴惊骇的看着我,半天没说出话来。

    “老大,你怎么报了这么多项?”郭庆一脸惊讶的看着那张最终的项目表说道。

    “呵呵,你老大我是超人!怎么样,你也报几个项目吧,怎么说也班级争荣誉

    你现在这水平,拿个第一还不是轻松?”我拍了拍郭说道。

    “唉!”郭庆叹了口气说道:“算了,我现在觉得自己离学生越来越远了,感觉和他们根本不是一类人。”

    我点了点头。郭庆说的是事实,郭庆现在已经是一方的老大了,每天所过的生活和一名普通的学生有着天壤之别,不可能再让他去以一名学生的心态来看待事物了。

    “你和桃花巷子那伙人怎么样了?”忽然我想来了这件很重要的事情,也就是在今年,于文丰被丁保三给打成了弱智。由于我的重生带来的一系列连锁效应,我不敢保证出手的这个人还是不是丁保三!因为这一世和前世不同了!前世菜市口的老大是丁保三,而现在却是郭庆,以此类推,今年打残于文丰的人很可能就会变成了郭庆!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死党被抓进监狱,所以我一定要在这件事儿发生之前想一个万全之策。

    “你说于文丰吗?年后那几天三猴子领人砸了他们的几个场子,可能是害怕了,一直没有动静。”郭庆满不在乎的说道。

    我听后心中一动!不对,肯定不对!于文丰这个人绝对是个阴险的小人,有仇必报!这次他吃了这么大的亏而没有动静,很有可能是在酝酿一个更大的阴谋,很有可能就是我前世经历的那场大火拼。而且这场火拼的发生时间的确是今年的四月份,离现在仅有一个月的时间了!而这次矛盾的挑起好像就是因为丁保三砸了于文丰的几个场子!

    “郭子,于文丰这个人不可能就这么吃了个哑巴亏,很可能在策划着什么!”我提醒着说道。

    “嘿嘿!老大,这你不说我也知道,不过他能把握怎么样?我干脆就不怕他,整急眼了我就领着人上桃花巷子跟他码去!”郭庆嚣张地说道。

    果然如此!我现在已经可以肯定了,前世的那次大事件就是因此而起。但是我不得不提醒郭庆,现在新江市正是严打的时期。前一阵子因为苏颖姿那件事儿省公安厅给松江市局下达了严厉打击犯罪的通知,如果于文丰被打傻这件事儿发生在平时,或许很容易被摆平,因为黑道之间的火拼根本就说不出谁对谁错。但是现在不一样,如果郭庆这时候撞在枪口上,那可就麻烦了!

    前世里丁保三被抓也是赶上严打,但是具体因为什么事情严打我却不知道,总之肯定不是苏颖姿,因为前世里根本就没有苏颖姿这个明星。

    一样的时间,不一样的起因导致了相同的结果!我重生以后基本上已经可以确定,历史的大方向不会改变,唯一改变的只是我还有那些与我有关系的人。

    “现在严打,那个于文丰最好不要与他发生正面冲突。”我十分严肃地对郭庆说道。

    “严打?这和我们有什么关系?”郭庆奇怪的问道。

    “郭庆,你信不信我?”我当然不能告诉郭庆我已经经历过一次这件事儿了,我只能使出这一招了,那就是利用郭庆对我的信任。我重生以后,每次给郭庆的建议都使他受益匪浅,也就造成了郭庆对我的话奉若神明。

    “我……信!”郭庆见我这么说,虽然不明白我为什么会提起这件事儿来,但还是答应了下来。

    “刘磊!外面有人找你!”门口的同学叫道。

    我奇怪的走向门口,这个学校里,认识我的人好像不多吧!我出门一看,竟然还是齐大鹏那弱智。

    “什么事儿?”我问道。

    “咱俩的挑战我选好了,就定在过几天的运动会上吧!”齐大鹏故作平静若无其事的说道。

    我心中冷笑,这家伙怎么想的我还不知道?仗着自己是个体育棒子就以为能在运动方面胜过我了?简直是做梦!就算我不会异能,我也照样轻松搞定你!我前世在大学的时候可是包揽了运动会上男子十项全能的第一啊!

    “随便吧!”我说道:“什么项目?”

    “项目你定吧!任意挑三个项目,三局两胜,如何?”齐大鹏见我答应了,甚是得意。本来挑选运动会作为挑战他认为自己已经占了很大的便宜,至于什么项目,在他看来,赢我这个小白脸都易如反掌。

    “哦,那正好,别人替我报了三个项目,就当作和你的比试吧。”我说道。

    “行!你把项目告诉我,我回去也报上!”齐大鹏说道。在他看来,这次比试他已经必胜了。

    “男子全能五项,五千米还有一万米。”我不慌不忙地说道。

    “哦,我记下来了。男子全能五项,五千米,一……万?!”齐大鹏突然惊骇的说道:“啥?五千米?一万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