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女孩子叫何惜缘,是新江市附近的镇东乡盐和村钱给弟弟上学,三天前来到新江市打工。在长途汽车站遇到了一个中年男子,说是可以介绍工作。何惜缘由于第一次出来打工,社会经验不足,结果就被骗到了桃花巷子附近的一间酒吧里,说好是当服务员,结果今天酒吧的老板于文丰突然让她去陪一个客人睡觉。何惜缘不同意,想要辞职,结果于文丰说他是花2000块~说什么也不肯放她走,硬把她驾到了包间里面。在包间里,何惜缘拼死反抗,终于用烟灰缸砸伤了那个客人,跑了出去。

    于文丰当然不能轻易放过她了,于是就带了一群人在街上追赶,眼看就要追上的时候,何惜缘发现前面就是公安局了,她就拼死的往里面跑,结果没看见我的车子,差点儿被我给撞了。于是就发生了刚才我说的那一幕。

    “这么说来,他真的是见义勇为了?”那个警察这才相信了我的话。

    “是的啊,警察叔叔,你们快放了他吧!”女孩子说道。

    “如果事情真是你说的这样,我们自然会按照见义勇为处理,放了他……”那个警察话还没说完,电话铃就响了。

    “喂,这里是松江公安局治安科……什么?!变成植物人了!……下手这么重……我知道了。”那个警察阴沉着脸挂断电话说道:“于文丰被你打成植物人了,所以你暂时还不能离开,我们怀疑你使用暴力过度了……”

    “当时的情况那么紧急,我哪能分清过度不过度啊!自然是全力以赴了,不然变成植物人的很可能就是我了!”我无辜的说道。其实我心里很清楚,我就是故意的。

    “具体情况要我们开会研究了才能定夺!所以你暂时被扣留了!”那个警察摊了摊手说道。

    扣留?!这怎么行呢,我的两位老婆还在公安局的大门口等我呢。

    “你打个电话让姜局长过来吧!”我终于不耐烦的说道。本来见义勇为这种事儿很平常,我还不想麻烦姜永富,毕竟我是正义的一方。但是如今却要扣留我,我不得不找他了。

    “什么?你认识姜局长?那你怎么不早说嘛!你稍等一下,我给局长打个电话。”那个警察说完就连忙给我打开了手铐,跑到一旁打电话。

    打了电话没过一会儿,姜永富就进来了。看见我,赶紧和我握手道:“原来是刘老弟啊!你说你来了也不和大哥说一声儿,那个小吴啊,你赶紧去沏壶茶!”姜永富对刚才那个警察说道。

    “不麻烦了!”我赶紧阻止道。但是局长都发话了,小吴怎么敢拒绝呢,赶紧拿了茶壶去沏茶。

    “刘老弟,怎么回事儿啊?”姜永富暧昧的看了看我和身边衣衫不整的女孩子,玩味的说道。

    “这个……”我一看姜永富这表情,就知道他误会了。

    但是还没等我开口解释,姜永富就把我拉到了一边,悄声对我说道:“你那个女朋友长得多漂亮啊,你怎么还想出来干这事儿呢!再说了,你就算真的想干,去酒吧里花个三头二百的找个小姐不就得了,玩什么强奸啊!你和大哥说说,是已经办完了还是未遂呢,要是未遂那倒没啥,要是办完了,可就不好办了!”

    “姜局长,你真是误会了!”我苦笑着说道。

    “误会?咋误会了?难道不是这回事儿吗?”姜永富纳闷的说道。

    “当然不是了!我这么一个社会主义大好青年怎么可能干那么龌龊的事儿呢!我是见义勇为……”于是,我把刚才发生的事情和姜永富说了一遍。

    “妈的,这是好事儿啊!我们公安局还得感谢你呢!”姜永富拍着大腿说道。

    “是这样的,不过那个犯罪嫌疑人好像让我不小心给打傻了!”我说道。

    “哦,原来是这事儿啊!按理说有点儿防卫过当的意思,不过这事儿也没有具体的标准。傻了就傻了吧。这人也罪有应得,其他的事情就交给我处理吧!你不是说赵书记的孙女还在门口等你吗!那你还不赶快去找她,万一把那个丫头等着急了,一个电话再把张秘书给叫来,你大哥我可受不了啊!”姜永富叹了口气说道。

    我嘿嘿一笑道:“那我就先走了!”

    “喝杯茶再走吧!”小吴端着茶壶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亲热地对我说道。

    “不了,谢谢你,吴警官!”我摆了摆手

    “谢什么啊!是我们应该感谢你才对,帮我们抓了罪犯!”小吴说道。

    “警民合作嘛!”我说道。

    “走吧。”我对何惜缘说道:“我送你到医院看看脚。”我伸出手,把她搀扶了起来。何惜缘的小脸儿一红,但是因为走路不方便,也就没有拒绝。

    “你认识警察局长?”出了公安局门口,何惜缘才惊讶的对我说道。

    “认识。怎么了?”我不明白何惜缘为什么会有此一问。

    “那……”何惜缘顿了一下,咬着嘴唇,目光闪烁。

    “有什么话就直说吧。”我看出她似乎有什么难处,但又不好开口。

    “我有一件事儿想求你帮忙……你能答应我吗?”何惜缘犹豫了一下说道。

    “求我帮忙!”我一愣,求我帮忙和认不认识公安局长有关系吗?

    “你不用马上答应我的……我就是随便说说……”何惜缘见我这个表情还以为我有些为难,连忙解释道。

    “呵呵,惜缘,你误会了。只要我能帮上的忙我肯定会帮,我只是奇怪你问我认不认识公安局长和帮你忙有什么关系。”我笑了一下说道。

    “真的吗?你真的肯帮我吗?!那太好了!你认识警察局长的话就可以帮助我了,帮我把我们镇东乡的乡长儿子给抓起来!”何惜缘高兴地说道。

    “抓你们乡长的儿子?为什么要抓你们乡长的儿子?”我奇怪的问道。

    “乡长的儿子贾大果是个大恶霸!”何惜缘恨恨的说道。

    “别着急,惜缘。咱们先上车,然后你再慢慢说,告诉我他怎么是恶霸了!”直觉告诉我,何惜缘一定有什么冤屈。

    上了车,赵颜妍和陈薇儿果然都等着急了,见到我之后急切地问道:“老公,怎么样了?他们没为难你吧!”

    虽然赵颜妍和陈薇儿很清楚我不可能怎么样,但是还是忍不住关心到。我的心里自然是一片暖洋洋的,我笑了一下说道:“我是见义勇为的英雄,当然不能怎么样了!倒霉的是那帮坏蛋,不但被我打了,而且还要蹲监狱!”

    “她怎么也跟来了?”赵颜妍奇怪的看着我身后的何惜缘吃惊的说道。赵颜妍这回才仔细的打量着这个女孩子,没想到她竟然是如此的美丽,丝毫不逊色于自己。

    此时的何惜缘也奇怪的看着面前的两个美女,她们怎么都叫他老公呢?难道他有两个老婆?不对啊,这都是社会主义南女平等的社会了,怎么还有这种一夫多妻的事情呢?

    “她叫何惜缘,咱们先把她送到医院去,刚才她的脚伤到了。”我解释道。

    “哦!”赵颜妍点了点头,但是却又用余光瞪了我一眼。意思是:你是不是看她长得漂亮,想把她也吃掉啊。

    我连忙回以一个无辜的眼神。赵颜妍却视若无睹。

    我苦笑着上了车,说实话,我对何惜缘还真么有什么其他的想法,有的只是同情。为了给自己的弟弟赚钱交学费,自己一个人跑到举目无亲的城市里来打工。看她这个年纪也不是很大,甚至比我还小,本应该是在家里被家长宠着惯着的小公主,现在却受了这么多的苦。而且从刚才她的话中得知,似乎那个叫贾大果的乡长公子还欺负过她,唉!本以为陈薇儿就够苦的了,没想到跟何惜缘一比,陈薇儿还算好点儿的了。

    不过我今天却很高兴,因为何惜缘的缘故,让我无意中解决掉了一个心头的忧患——那就是于文丰。本以为这是一件很复杂的事情,没想到在公安局门口就让我这么轻而易举的给解决了,而且还捞了个见义勇为的名头。

    这一切的一切就像我所判断的一样,我重生以后,只有我和我身边的人改变了。但历史的大方向去没有改变,虽然可能过程会有所不同,但是结果都是一样的。

    于文丰依然没有逃脱变成植物人的下场,只不过实施这件事儿的人由丁宝三变成了我。

    我长舒了一口气,看来,我重生以后,运气还是偏向在我这边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