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惜缘,你刚才和我说那个乡长的恶霸儿子怎么了?,我问道。

    “你真的帮助我吗?”何惜缘有些不知所措的问道。今天发生的事情就像是做梦一样,一切的一切都太突然了,本以为自己肯定逃不出于文丰魔爪了,没想到眼前的这位大哥哥突然出现救了自己!不但如此,她还认识市里的警察局长!这样一来,他能不能替自己伸张正义呢?

    “当然了!我已经说过了,只要我能帮上忙的,一定会帮你!”我确定的说道。不知道为什么,我对何惜缘充满了同情。

    “那你一定要让警察局长帮我抓住贾大果那个坏蛋!”何惜缘愤恨地说道。

    “如果他真的触犯了法律,那肯定要抓的!你先和我说说事情的前因后果!”我说道。不知道为什么,我对何惜缘充满了同情。

    “三年前的时候,我家在山上承包了一片山林,准备栽种果树。当时因为这个项目比较冷门,没有人敢干,所以爹就用了很少的钱就承包了下来。我们一家从外地买来树苗,栽种了下来。去年秋天的时候果树终于结了果,因此我家也赚了不少钱,当初买树苗借的债也都还上了。”何惜缘缓缓地说道。

    “这是好事儿啊!”我听后赞赏道!在z国,九十年代的农村有很多先富起来的农民走的都是这条路。

    “是啊,本来挺好的一件事儿,可是我们乡乡长的儿子贾大果听说我家赚了钱,就非常眼红。找到我们村的村主任,把我家承包的那块地强行的收了回去!”何惜缘说道。

    “等等,你们当时和村里没签什么合同吗?”我打断了何惜缘问道。其实这件事情如果真如何惜缘这样说的,而且当初签订了合同的话,那解决起来是相当容易的!有了合同,直接到法院去起诉就可以,但是却有很多的农民一辈子都不知道法院是干什么的!也就造成了很多人吃了哑巴亏还没有地方投诉!

    “有的,但是只是村委会开的一个白条子,写着承包山林十年。”何惜缘说道。

    “有公章吗?”我一听有合同,先别管是不是白条子,赶紧问了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

    “没有。”何惜缘摇了摇头说道。

    我一听就知道这事儿不好办了,当初连个合同都没有,这事儿恐怕上法院告都告不赢!唉!

    “怎么了?”何惜缘见我叹气,紧张的说道:“是不是没有办法了?我也听别人说过,说没有合同的话根本就不能惩罚那个坏蛋!”

    “没事儿,咱们再想想别的办法!惜缘,你继续说!”我笑了笑安慰道。心说,不就是个乡长吗?没合同咋啦,没合同老子照样能收拾你。你不是恶霸吗?那老子就比你还恶霸,整急眼了老子把郭庆派过去,把你家房子拆了!

    惜缘点了点头继续说道:“后来,我爹和我娘商量了半天,觉得还是斗不过贾大果,也就咽下了这口气。自古民不与官斗,更何况还是个恶官!我爸就找到了贾大果商量,山林可以让给他,但是果树的钱必须付给我家,当时贾大果也同意了。可是过年的时候爹去找贾大果要钱,贾大果死不承认有这回事儿不说,还打伤了我爹!后来我去乡里的派出所报警,结果那群警察都是贾大果一伙的,全都向着贾大果!根本就不管!没办法,为了给我爹看病,就把我和弟弟的学费都花了。我为了给弟弟攒学费让弟弟上学,才来城里打工的。”

    我听了后不禁沉默了!何惜缘家里发生的这种事情,在一些农村的小地方太普遍了,村主任、乡长那都是县太爷土皇上,再加上农民的文化水平普遍不高,根本就不懂法,被欺负了也只能打掉牙齿往肚子里咽,根本就不知道去上告。能有何惜缘这种想法的已经是少之又少了!

    到了医院,经过医生的检查,何惜缘的脚只是扭伤了,并无大碍,休息几天就没事儿了。

    经过这么一折腾,我也没了xxoo的兴趣,把赵颜妍和陈薇儿送回后,我才想起来车上还有一个何惜缘。

    “惜缘!你晚上住哪儿?”我随口问道,可是问完我就觉得自己问了个傻问题,因为何惜缘目前根本没有可以去的地方。

    “我……我没地方住……要不你就送我去火车站吧,我在那儿将就一宿。”何惜缘说道。

    “火车站

    么行!既然这样你就去我家将就一宿吧。”说实在i个大姑娘放到火车站去让她自己睡一宿我还真有点儿不放心。

    “那不太方便吧……”何惜缘犹豫的说道。

    “没关系,晚上你睡我的床,我睡客厅吧。”何惜缘这个女孩子虽然也很漂亮,但是比赵颜妍夏陈薇儿却逊色一筹。不知道为什么,我对她却没有那种男女间的感情,有的只有那种类似兄妹间的同情或者关心。

    “可是刘大哥,你为什么要帮我呢?”何惜缘不解的说道:“咱们这才第一次相见,你就让我去你家……你该不会是想让我……让我也……”何惜缘红着脸扭捏的说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惜缘!你在说什么呢?什么我让你这个那个的?”我听得一头雾水,不知道这个小丫头要说什么。

    “我是说,你不会也像……也像今天那个客人那样对我吧……”何惜缘终于说出了心中的担心。

    “呵呵——”我微微一笑道:“惜缘,你想到哪儿去了!我这么做纯粹就是想帮助你!再说你也看见了,我已经有两位老婆了,我要是真把你怎么样了,她们不还得杀了我啊!”

    何惜缘被我逗得嫣然一笑,不可思议的说道:“刘大哥,你是说刚才那两位姐姐都是你的女朋友?”

    “是啊,有什么问题吗?”我温柔的说道。

    “没有……我只是觉得挺奇怪,现在怎么还会有这样的事情……刘大哥,你别误会,我没有说你的意思……”何惜缘解释道。

    气氛通过这样一调解,何惜缘的关系和我近了不少,也不再向刚开始那么拘束。

    一路上,何惜缘给我讲了很多。讲了他们的村子,他们的生活。如果不是何惜缘亲口对我说,我说什么也不会相信还有如此落后和**的地方!村主任在他们村子里就等于公安局长、工商局长、税务局长、土地局长等等各种长,可以说在他们村子里,村主任就是天,他说什么就是什么!然而每年的选举村民依然把票投给这位无法无天的村主任。

    关于恶霸乡长儿子勾结各村村主任干的坏事儿还真不在少数,我真就纳闷了,这帮人怎么不出来上访呢!思想愚昧啊!

    回到家里,我妈忽然发现站在我身后的何惜缘,上下打量了一下,立刻就火了,大骂道:“你这个杀千刀的臭小子啊!你有两个女朋友还不够吗!怎么又领回来一个啊!”

    “妈……你先听我说……”我连忙解释道。这什么世道啊!明明是我学雷锋做好事儿,怎么竟然落个挨骂的下场啊!

    “说什么说啊!”我妈瞪了我一眼,又看了看何惜缘,发现她身上的衣服不整,似是被人撕扯过一样,立刻就猜到了什么,厉声说道:“你个臭小子,作孽啊!丫头……你和阿姨说实话,没关系,阿姨替你做主!是不是刘磊这小子欺负你了?你放心,只要你说出来,阿姨决不姑息,肯定送他进公安局!”

    “阿姨,您……误会了,刘大哥并没有欺负我……”何惜缘没想到刘大哥的妈妈会大发雷霆,连忙小心翼翼的说道。

    “丫头,你别不敢承认!你别看这小子他是我儿子,但是王子犯法也与庶民同罪!我肯定不会包庇他!你和阿姨说实话,他到底有没有对你怎么样!”我妈瞪了我一眼说道。

    “阿姨!我们……我们其实刚从公安局回来……”何惜缘解释道。

    “什么!?刚从公安局回来?你已经报案了?那警察怎么没把这小子给抓起来?他是不是威胁你了?”我妈气愤的说道。

    我真是狂晕啊!这到底是不是我妈啊!难道他儿子在他心目中就如此不堪吗?这还有没有天理了!

    “妈,你听我说,你能不能听我先把话说完!”我打断我妈说道。

    “行!那我就先听你说,等你说完了,再让那丫头说!我看你要是说的不一样,我今天就打折你腿!”我妈吸了一口气说道。

    “妈!其实是事情这样的……”于是,我就把放学后领着赵颜妍和陈薇儿去吃饭,然后又在门口碰到了何惜缘,又如何打倒了坏人,最后进了警察局等一系列的事情说给了我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