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说来你没有欺负她?”我妈一脸不相信的说道。▋

    “阿姨,刘大哥说的都是事实!不但如此,他还是见义勇为呢!”何惜缘赶紧说道。

    “真的?”我妈这才舒了一口气,点了点头问道。

    “妈!我在你眼中难道就是一个祸害良家女孩的人吗?”我冤枉的说道。

    我妈没有回答,只是瞪了我一眼。不过那种表情分明就是:“我看很像”!的意思。

    “你小子竟然有这么好心眼?还救人了?”我爸插了一嘴说道。

    “爸!你怎么这么说呢,我救人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上次不是救了个夏吗!”我提醒道。

    “对了!你不说我还想不起来,你这一说,我真可就后悔了!也不知道夏那丫头现在怎么样了,我要是知道我自己的儿子是这个样子,我说什么也不能让夏和你睡一个床阿!”我妈叹气道:“刘磊,你没把夏也那样了吧?”

    “妈,你想什么呢!你儿子我是那样的人吗!咱家还有客人呢,妈能不能给我留点儿面子!”我不好意思地说道。其实还真就差点儿那样了。

    “你小子也知道要面子!哼!”我妈冷冷的说道。

    我很是无奈,只得把话题转移到了何惜缘的身上。我把何惜缘的身世讲给了我爸我妈,但是对我认识公安局长这件事儿却忽略了过去,毕竟有些事情我还没有想好该怎么去和家里人说。

    当我说到那个恶霸贾大果仗着自己是乡长的儿子横行霸道,强行抢占了何惜缘家的果园时,我爸愤怒的一拳砸在了茶几上,火冒九丈的说道:“还有没有王法了!惜缘,叔叔替你做主!叔叔领着你到法院告他们去!实在不行咱就找市政府市委,市里不行就上省里!”

    “老刘!你省省吧你!你以为省委和市委是你家的啊?你说去找就去找?一来你什么证据都没有,二来你根本就不知道那个乡长有没有后台!要是那个乡长在咱们这儿有领导给撑腰,那你不但告不成反而还惹得一身骚!”我妈理性的分析道。

    我爸听后点了点头,自己确实太激动了!自己就是一个电子厂的工程师,凭什么资本替别人出头啊!

    “叔叔,阿姨!刘大哥已经答应我找警察……”何惜缘本来想说“刘大哥已经答应我找警察局长帮忙”,但是被我用眼神给制止了。

    “对,爸,妈!我已经答应何惜缘领着她找警察了!”我连忙说道。

    “找警察?唉!这事儿找警察有什么用!人家乡长的级别大着呢,不是说抓就能抓的!”我爸也恢复了理智,知道这里面的事儿很复杂。“对了,你说你是哪个村的?”

    “盐和村。”何惜缘答道。

    “盐和村?这不是我当年下乡的时候劳动的地方吗!当年,在那里我倒是有一个结拜的老大哥,他当时是个村长,现在也许已经当了更大的官了,说不定能帮上你什么忙!对了,他叫何大力,你听说过没?”我爸思索了一下说道。

    “什么!你……你认识我爹?!”何惜缘一听立刻惊骇的说道。

    “什么!你说什么?何大力是你爸爸?!”我爸吃惊的瞪大了眼睛,用手指了何惜缘诧异的说道。

    我和我妈也吓了一跳,不可思议的看着我爸。没想到我救回来的这个小姑娘和我家还有些渊源!

    “是……我爸爸就是何大力,叔叔,您认识我爹?”何惜缘也惊得够呛,没想到在这里还能遇见父亲的朋友。

    “是啊!认识!怎么会不认识!”我爸仔细的大量着何惜缘,缓缓地说道:“我当初下乡的时候就住在何大力何大哥——也就是你的父亲家里!唉!时间过得太快了,当初我俩还都是小伙子,也就和你跟刘磊这么大……一晃二十多年啊!”

    “叔叔,您就是爹总提起的那位结拜兄弟刘仁山叔叔?”何惜缘想了想说道。

    “是啊!你爸爸还记得我啊!……哎?不对啊,你把不是村长吗?按理说现在应该已经当上领导了,怎么还能被人欺负呢?”我爸奇怪的说道。

    “我爹当年是村长?我怎么不知道呢!我爹从来没说过阿?”何惜缘奇怪的说道。

    “是吗?真奇怪!这事儿可太奇怪了!不过,丫头!你既然是何大哥的女儿,也就是我老刘的女儿,你放心!你家的事儿就包在叔叔的身上了!叔叔就算踏破鞋底也要帮你讨回公道!”我爸慷慨激昂的说道。

    “老刘啊!你别在孩子面前丢人了,我看你现在把话说得这么绝对,到时候怎么办!”我妈讽刺道。

    “这个……”我爸一愣,知道自己又犯傻了。

    “老刘阿,这事儿你最好和你那位何大哥通通气,商量一下。实在不行就算了,咱也别告了!咱家现在虽然不算富裕,但也勉强说得过去,不行就先把两个孩子上学的钱给掏了吧!

    在某些事情上还是非常大方的,这点让我和我爸都很有些女人一样喜欢斤斤计较。

    “阿姨,这怎么好意思呢!”何惜缘连忙摇头道。

    “惜缘,你父亲和我们家老刘可是结拜兄弟,那你也算我半个女儿了,掏钱给女儿上学又有什么好意思不好意思的!”我妈说道。

    “这……”何惜缘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激动的一下子跪在地上说道:“叔叔、阿姨!如果你们不嫌弃,就让惜缘座你们的干女儿吧!”

    “这太好了!我也正是这么想的!”我妈和蔼的说道。

    “谢谢叔叔、阿姨!”何惜缘在地上扣了个头说道。

    “还叫叔叔、阿姨么?”我妈笑道。

    “干爸,干妈!”何惜缘开心的说道。

    “孩子他妈,你先去给惜缘找两套衣服,她这衣服也不能穿了!”我爸见到故人的孩子格外高兴,慈祥的说道。

    “行,惜缘!你跟干妈来吧!干妈给你找几件儿漂亮衣裳。”我妈高兴的挽过何惜缘的手,向里屋走去。

    “磊磊,你和爸爸说实话,你一个人怎么能打倒五六个流氓呢?”我爸见我妈和何惜缘进了屋,才严肃地对我说道。

    “爸,您忘了吗?我刚开学的时候不是报名参加了一个散打训练班么!”我胡诌道。

    “哦,对了!是有这么一回事儿!没想到当时这钱还真没白花!”我并不知道散打练好了有多厉害,但是经常看到电视里面武警一起制服好几个坏蛋的镜头也不少,所以就信以为真。

    “等到礼拜天你有时间了,咱们全家一起去看看你何叔叔!唉!没想到当年意气风发的村长,如今沦到这个地步!悲哀啊!”我爸叹气道。

    “爸!您别操心了!我想这世上总有公道的,惜缘家的事情肯定能得到解决!”我安慰我爸道。心说,解决这件事儿对我来说简直轻而易举。别说是一个恶霸乡长儿子了,就是当年的刘科生,我也照打不误。

    “老了!对了,当年我和你何叔叔结拜的时候还发过誓!说将来我们的孩子如果都是男孩就结拜成异姓兄弟,如果是一男一女,就结成夫妻!没想到何大哥真的生了个女儿!唉!要不是你小子早早的就认识了赵颜妍和陈薇儿,我还真想把何惜缘这丫头弄进家门给你当儿媳妇!”我爸双眼盯着天花板,叹气道。似乎想起了当年下乡插队的事情。

    “什么!爸,你说什么?”我吓了一跳!我的身上竟还有这么一条指腹为婚的婚约!我前世的时候怎么从来没听说过呢?

    “没什么!怎么,你小子不会真的看上惜缘那丫头了吧?磊磊,爸可告诉你!你已经有了颜妍和薇儿两个丫头了,可不能再打歪主意了!”我爸立刻警觉的说道。

    “爸!你说到哪里去了!我可是从见到惜缘的第一眼起,就把她当成自己的妹妹一样!”我连忙解释道。

    “哦!这样最好!”我爸瞪了我一眼说道:“对了,要是见到你何伯伯,千万别提起这件事儿,免得他不高兴!”

    “知道了爸!”我说道。没想到我歪打正着的救了我爸结拜兄弟的女儿,这也太巧合了吧!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写呢。

    我妈领着换好衣服的何惜缘走了出来,小丫头传着妈妈年轻时的几套衣服,别说还真像那么回事儿!青春靓丽的形象让我眼前一靓,没想到这丫头打扮起来丝毫不比赵颜妍她们逊色!

    我妈见我直直的盯着何惜缘猛看,咳嗽了两声提醒道:“刘磊,以后惜缘可是你的妹妹了!不要有什么坏脑筋哦!”

    “哪能阿!呵呵!”我尴尬的回过神来,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