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天的报纸头版上就登出了一则很大的新闻,标题是老大当街追打无辜少女,被见义勇为的青年打进医院》。

    由于警方拒绝透露那个见义勇为的市民资料,美其名曰防止黑社会同伙打击报复,媒体也只能含糊其辞,隐去了姓名。

    不过郭庆得知这个消息后立刻给我打来了电话:“老大,还真让你给说对了!于文丰这小子这几天我没动他,倒是让别人给打成至植物人了!这小子衰到家了!”

    “衰什么衰啊!t***,一gt;)给解决了!”我骂道。

    “啥?老大!这是你干的啊!不会吧!”郭庆惊讶的说道。

    “行了,你别声张了,万一传出去之后,整得于文丰地小弟都来找我算帐,那我烦都要烦死!”我说。

    “老大,真是太谢谢你了!一会儿我就领着手下趁火打劫,把桃花巷子那一片儿的地盘给收了!”郭庆感激的说道。

    “谢什么谢啊!自己兄弟!”我说道。

    “嘿嘿,那我就不客气了啊!”说完,郭庆挂断了电话。

    ……

    今天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做,所以我不得不让赵颜妍替我请了一天的病假。按理说我逃学从来都不请假的,但今天是新学期的第二天,我怎么也要给叶大美女一个面子。

    我放下手中的大哥大,寻思着一会儿抽空去电信局买一台gsm数字手机。这大哥大真是个移动电话,打电话的时候必须移动着打,不然没信号。

    躺在沙发上伸了个懒腰,这一宿睡得真是不爽啊。但是没办法,谁让我已经答应何惜缘把床让给她了呢!

    穿好衣服,正准备下楼,突然听见厨房里传来了乒乒乓乓的响声,紧接着听见了何惜缘的声音:“刘大哥!你醒了吗?我做了早餐,一起吃吧!”

    不会吧!这丫头这么早就起来了?还做早餐?我怎么有一种拣到宝的感觉呢,拣了个小美女保姆,天天做早饭~!这个想法够爽的。

    我走进厨房,发现何惜缘已经做好了四个煎鸡蛋,熬了一小锅小米稀饭,又拌了点儿黄瓜咸菜。一顿色香味俱全的早餐已经准备妥当。

    “惜缘,你这是干什么啊!起这么早给我们家做早餐,我们心里真是有些过意不去啊!”其实我心里想的是,这女孩子简直太好了,一辈子都住我家才好呢。这样一来我的早餐就不愁了。

    “刘大哥,我住在这里你们已经很照顾我了,我要是不为你们做点儿什么,心里会不安的。”何惜缘拿出一只碗,帮我盛了一碗小米稀饭。

    “尝尝我的手艺吧!”何惜缘微笑着说道。

    我用筷子夹起一块黄瓜咸菜放入嘴中,一股清新的味道传遍了全身!没想到普普通通的黄瓜咸菜能做的这么美味!咸而不腻,香脆可口!

    “好吃!”我由衷地赞叹道。筷子丝毫没有停止进攻。

    何惜缘冲着我笑了笑说道:“刘大哥,那你就都吃了吧,一会儿我再给干爸干妈腌制一些!”

    “那我就不客气了!”我说道,风卷残云的开始打扫桌子上的美味。

    “刘大哥,你吃饭的时候让我联想到了你睡觉的表情……好有意思啊!”何惜缘突然对我说道。

    “什么?睡觉……表情有意思?怎么回事儿?”我奇怪地问道。

    “你看你现在狼吞虎咽的,口水都流出来了!早上起来我看见你睡觉的时候,也流了口水!”何惜缘笑嘻嘻的说道。

    我的老脸腾的一下红了起来!不会吧,这么难堪的样子都被她看去了?威武的形象完全扫地!失策啊!

    “刘大哥,你脸怎么红了?”何惜缘故意问道。

    “嗯……这个,太热了,稀饭太热!”我敷衍的说道。

    我慌慌张张的把最后一口稀饭喂入嘴中,逃出了厨房!没想到何惜缘也会开玩笑!

    在工商银行把车开了出来,直奔曙光集团的总部。早上我已经和赵军生联系过了,告诉他有重要的事情找他商谈,让他一早就在集团里等我。

    在十字路口等信号的时候,忽然听到了“滴滴”的汽车喇叭声。我转头一看,发现一辆兰博基尼就停在我的旁边和我一起等着信号。正是我给吴买的那辆!

    兰博基尼的车窗缓缓放下,吴微笑着从里面伸出头来:“刘磊,好巧啊!”

    “是啊,好巧啊!怎么样,车还不错吧!”我说道。

    “你送给人家的,能不好吗!”吴害羞的说道。

    “呵呵……”我这个时候只能干笑了。一直以来,我不明白这个吴到底是怎么想的,从刚开始的无中生有蛮不讲理到后来突然对我百依百顺,我真是有点儿

    妙。

    “对了,你要去哪儿?”我只得换了个话题说道。

    “去上学啊!我在新江大学读大一!”吴说道:“你呢?”

    “我出去办点儿事儿!”我随口敷衍道。

    “真不明白你这个人,几百万的兰博基尼随手就买下来,自己还开着一辆捷达!你这不是没事儿闲的吗!”吴奇怪的说道。从买车的那一天起,吴就觉得奇怪,这个人也不像什么富家子弟啊,怎么这么有钱呢。

    “我哪有什么钱啊,你那辆跑车是我卖血凑钱给你买的,所以我自己只能开捷达了!”我打趣道。

    “去死!我才不信呢!把你身上的血抽干了也卖不上四百万啊!”吴啐道。

    “呵呵,我卖肾行了吧。”我说。

    “把你整个拆了卖了都不值这些钱!”吴笑道。

    “哎——!你们两个怎么不走呢——”一个声音打断了我们。

    我一抬头发现是个交警,正无奈的站在我的车旁边。

    “马上就走,嘿嘿!不好意思啊!”我看看了指示灯,都已经变绿半天了。

    我发动了车子,只听吴喊道:“刘磊,有空的时候我可以找你出去陪我逛……逛车市吗?”吴想说逛街来的,但是却不好意思说出来,临时改成了逛车市。

    “啊?不会吧,你又想宰我一辆车了?”我张大了嘴巴说道。

    “哪有阿!人家就是想去看看嘛!你答不答应?”吴竟然对我撒起娇来。

    “好吧!”我无奈的说道。我最怕的两样东西就是女人流泪和撒娇。这两样吴全会。

    “不许反悔啊!咱俩拉沟沟!”吴说道。

    “不反悔!不过拉钩就算了吧,你没看见人家交警都着急了吗!”我说完,踩了脚油门开了出去。

    只剩下那个交警和另一个交警在抱怨。

    交警甲:“你刚才怎么不扣他们的驾照呢?”

    交警乙:“你要有能耐你扣!兰博基尼啊!这种车是一般人能开起的?!”

    交警甲:“不是还有辆捷达吗?你不会扣他的?”

    交警乙:“捷达?那辆捷达是省委的车!我扣他?我不没事儿找事儿吗我!”

    ……

    来到曙光集团的总部,赵军生已经早早的等候在了那里。

    “赵叔!有人又想阴咱们曙光集团了!”我开门见山的说道。

    “阴咱们?怎么阴?”赵俊生奇怪的说道。

    于是,我就把昨天在饭店里听到的李博亮与那个后藤王八说的一席话转述给了赵军生。

    “什么!你说他们要往我国市场倾销有问题的艾华牌随身听?”赵军生神色凝重地说道。

    “是的!估计这帮人很快就会找上咱们曙光集团谈合作了!”我说道。

    “我觉得咱们是不是应该把这件事儿上报给国家?毕竟这涉及到国家的利益啊!”赵军生皱着眉说道。

    “呵呵,赵叔,根本没这个必要!对付它们的办法我已经想好了,只要如此这般的……”我把我的想法告诉了赵军生。

    “不会吧,小刘!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阴险了啊!”赵军生骇然道。

    “阴险吗?是他们自己贪心罢了!再说了,上次写个什么曙光输入法剽窃的枪文我还没找他算帐呢,这回又找到我的头上来了,咱们要是不玩死他,以后他指不定还想出什么招数阴咱们呢!”我嘿嘿笑道。

    “小刘啊!我真庆幸当时选择了与你合作!如果当时我真的拒绝了你的那份输入法,这时候我是不是已经被你挤破产了在大街上要饭呢!”赵军生自嘲的说道。

    “哪能啊!我再怎么说也不能让自己的岳父上大街上要饭啊!”我开玩笑的说道。

    “敢情我是跟着女儿借光了啊!哈哈!”赵军生笑道。

    在我走了以后,赵军生就找来了曙光集团的高层,召开了临时的会议。宣布成立了一个进出口贸易销售部门,大多数人对成立这个部门都十分费解,因为这根本不是曙光目前的发展方向,而且也不是个高利润的部门,但是人家总裁既然这么说,那下面的人只要照做就可以了。

    于是,曙光集团的进出口贸易销售部门瞬间成立,从市场部那边临时抽调了几个人组成。一切具备了以后,只等着李博亮他们上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