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总!好消息啊!”一个人推开了新江市国宾大酒店国平办公室的门,慌慌忙忙的说道。

    “什么好消息!看你那匆忙的样子吧,还是个做大事儿的人吗?”张国平这一阵子正为儿子张小明进监狱的事儿烦心,所以脾气也异常的暴躁。现在已经是半夜一点多了,这一阵子张国平都是住在酒店里。

    “总!医院那边打来电话,那个昏迷的服务生醒了!”进门的人擦了一把汗说道。

    “什么医院的,服务生的……什么?你说那个服务生醒了?”张国平从老板椅上一跃而起。

    “是的,刚才医院的王医师打来电话,说咱们酒店的那个服务生刚刚醒了,已经可以和人进行正常交谈了!”进门的人说道。

    “好!太好了!***!我这就去医院!哼哼,坏我儿子好事儿的神秘人终于要献身了!”张国平狞笑道。

    张国平把张小明之所以能进监狱的罪魁祸首当成了那个神秘人,在他看来,如果不是那个神秘人中途打扰,儿子已经得逞了!如果儿子真把那个大明星苏颍姿给强奸了,那事情反而好办了!苏颍姿肯定会害怕这件事儿张扬出去毁了自己的名声,到最后的结果就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但是强奸未遂就不一样了,未遂带代表什么都没干成,所以根本对苏颍姿地名声没有什么影响。如果再不去追究,那就是傻子了!

    所以张国平就发誓,一定要找出把儿子送进监狱的那个神秘人。找到以后,肯定不会让他好过,最次也得打断他的腿!

    但是张国平很聪明,知道自己在新江市的黑道势力并不怎么样,于是当他得知服务生已经醒过来这件事儿之后,立刻拨通了那个更加仇恨这个神秘人的人——黄有为的电话。

    “谁啊?”黄有为睡眼惺忪的从女人身上爬了起来。接起了电话。心中骂道:睡个觉也不让人安生了。

    “黄大哥,我是张国平啊!”张国平阴笑着说道。

    “张老弟,什么事儿吗?”黄有为问道。这一阵子,为了各自儿子的事情,两个人同电话已经成了家常便饭。但是像这次这样大半夜地大电话确是头一次!所以黄有为立刻意识到,肯定有重要的事情。

    “那个被人打晕了的服务生已经醒了。现在正在医院里!”张国平说道。

    “什么?醒了!那太好了!你等着我,我马上过去!”黄有为激动地说道。终于能替儿子报仇了!这一阵子黄有为都快气傻了,儿子被人废了不说,还被判了刑!这一切让黄有为更加痛恨那个神秘的人物了。

    “我也在酒店,还没过去呢!那咱俩一会儿在医院见吧!”张国平说道。

    “好的!一会儿见!”黄有为挂断了电话,立刻从床上跳起来穿衣服。

    “黄老板,这么晚了你还去哪里啊!”女人翻了个身,醒了过来。

    “你先睡吧,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去办!”黄有为对女人说道。

    ……

    新江市第一人民医院地特护病房里。

    “顺子,你仔细想想。当时的情形是怎么样的!”黄有为急切地问道。

    “张总,黄总!当时二位少爷把那个大明星拖到洗手间的杂货间里面去了。让我在外面首着。可是没过一会儿,就有一个大概十六七岁的小子问我看没看见苏颍姿。我说没看见。但是他不相信,只用了一只手就把我拎了起来,他的力气可大了!当时我就很害怕,就告诉了他苏颍姿的在什么地方……张总,我当时也是迫不得已,您不会怪我吧……”顺子担心的说道。

    “我怎么会怪你呢!你继续说吧!”张国平表面上安慰着,可是心里都要气炸了,心想。要不是你,自己的儿子能有事儿吗!

    “然后他就一扔。我就感觉自己像飞起来了一样,后来头就猛地一痛,之后就失去了知觉。”顺子说道。

    “他的力气那么大?”黄有为不相信地问道。

    “黄总,我不敢骗你啊,不然我也不能昏迷了这么多天!”顺子连忙说道。

    “说得也是!那你和我们说说,那个人有什么特征?”张国平问道。

    “体貌特征……就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小伙子,长得很精神……穿了一身休闲地运动服……”顺子想了想说道。

    “还有其他具体点儿的特征吗?”黄有为焦急地问道。

    “对了,我看见他和两个漂亮地女孩子一起参加宴会的,他们进去的时候,和把门的那个保安好像还争吵了起来……”顺子说道。

    “好,张老弟,你立刻给那个保安打电话,问问当天的事情!”黄有为迫不及待的说道。

    于是张国平就让自己的秘书去给那个保安大电话,询问后得知,那天的三个人中间,其中有一位是曙光集团地总裁赵军生的女儿,而和她在一起地那个男孩好像是她的男朋友!

    得到这一消息后的黄有为很是激动,立刻出了医院,找了几个与赵军生熟悉的朋友一问就知道了,原来那个男孩子叫刘磊。黄有为又通过自己的关系,上派出所查到了刘磊家的住址。

    在做完这一切之后,黄有为常叹了口气,愤恨的说道:“儿子,爸爸明天就可以给你报仇了!我让这小子也和你一样,变成个废人!”

    “老大,听说刘磊那小子的女朋友可是个美人呀!”黄有为的一个手下说道。

    “操,你***头脑坏了吧!真不知道你是真傻还是假傻,姓赵那丫头可是省委书记的孙女,把她动了就算天王老子来了也保不住咱们了!”黄有为劈头盖脸的骂道。黄有为虽然也很好色,但是却知道什么女人能碰,什么女人碰不得。

    “老大,我说的是另一个小丫头,我都调查过了!家里没什么背景,她妈在市局边上开了一家酒店。”那个手下建议道。

    “你别在那儿给我节外生枝了!现在咱们要

    就是刘磊一个人,牵扯太多了事情反而不好办!他妈不是想女人想疯了?!咱们酒店那么多的小姐还不够你上吗?别总给我惹事儿生非!”黄有为瞪了一眼手下说道。

    我知道了!”手下连忙说道。

    “好了,刘磊这件事儿就交给你了,不管你用什么方法,去他的学校也好,你在他家门口堵着也好,总之,明天一早必须把他给我弄到这里来!”黄有为下达了命令。

    “放心吧,老大!不就是一个学生吗!明天一早我就领着三子他们上他家门口堵他!”手下满不在乎的说道。

    “我告诉你,你别不当回事儿!那小子八成会点儿功夫,你可别在阴沟里给我翻了船!这事儿要是整砸了,传出去我黄有为在新江市黑道上还怎么混啊!”黄有为提醒道。

    “老大,你是不是太小心了?不就是一个学生吗!有那么严重么,再说了,三子他们原先可都是特种部队退役下来的,对付个小孩儿还不是轻松加愉快?!”手下说道。

    “总之你还是留点儿神!小心驶得万年船!”黄有为说道。

    ……

    由于我已经答应了齐大鹏和他在运动会上一决高下,所以这天早上,我吃过何惜缘给我做的早餐之后,就匆匆忙忙的出了家门,准备到工商银行地大院里取车。

    刚走出楼洞的门口。停在路边的一辆松花江微型面包车的门陡然而开,从上面冲下来四五个手拿片刀、铁棍等冷兵器的青年把我们围了起来。

    “你叫刘磊是不是?”其中一个刀疤脸冷冷的问道。

    “你是谁?”我打量了一下来人,在我的记忆里并没有见过这个人。

    “我是谁你不用知道,我们老板想见你!”刀疤脸说道。

    “你们老板?呵呵,你们老板想见我,完全可以让他自己来见我,派你过来是什么意思!”我冷笑道。

    “别他妈给脸不要脸!我告诉你,识相的就跟我们走一趟。不然别怪我们用强了!”刀疤脸不客气地说道。

    用强?我看了一下眼前这几个人,心里大致有了底。全部都是小角色,就算我不用异能也能轻松搞定。毫不夸张的说,我打他们就跟玩似的。

    可是我最近好像也没得罪过什么人啊!这帮人究竟是谁派来的呢?好像不像是于文丰的同伙,因为这一阵子,随着于文丰住院。他以前的一些罪证也被负责调查地警方一气儿给挖了出来,现在于文丰的那些同伙朵还来不及呢,哪有时间再来找我的麻烦!

    除了于文丰之外还能有谁呢?刘振海?我跟他的事情似乎也告一段落了,再说他也知道我的厉害,就算来抓我也不可能派几个这样的人来,这还不够我热身的。所以我现在非常想知道幕后的主使人到底是谁,虽然我可以轻松的将面前的这些人搞定,但是我却不想给自己留着个潜在地敌人。

    “行,我和你们走。”想到这里,我平淡的对刀疤脸说道。

    “哼。这样最好,省得我们动手。”刀疤脸说道。

    坐上松花江微型。我就可以肯定,这伙人最多是保安或者打手之类地角色。做起事儿来一点儿也不专业。把我自己扔在后座上,几个人跑前面聊天。如果我不是抱着合作的态度,收拾他们简直是易如反掌。

    汽车果然七拐八拐地停在了新江市国宾大酒店的门口,我的心立刻咯噔一下。难道上次苏颍姿那件事情暴露出去了?可是事情过了这么久……

    “下去吧!”我正思考着,忽然听到刀疤脸说道。

    我配合的下了车,跟着刀疤脸进了酒店里的一个单间,此刻我的心情却没有丝毫的紧张,因为我就像一只披着羊皮的狼。可怜地打量着这群猎物。

    房间里站着一个国字脸黑炭一样的男人,刀疤恭敬地说道:“老大。人已经带来了。”

    国字脸转过身来,挥了挥手,示意刀疤脸可以离开了。就在国字脸转身的一刹那,我看清了他的容貌,这个人就是就是新江市的十大杰出民营企业家之一——黄有为。上次赵颜妍和我说过以后,我特意找到了一些关于他的资料。

    而且我也立刻就明白了,这件事情的幕后主使,就是这个黄有为!他一定是发现他儿子被废那件事儿与我有关了!

    “知道为什么找你么?”黄有为点了一支烟,嚣张的抬手指向我。

    “你是黄有为吧?”我不慌不满的说道。

    “嗯?”于文丰一愣,说道:“你认识我?”

    “你是为了你儿子黄伟成吧!”我开诚布公的说道。

    “哼!你既然知道我是为了我儿子,你还敢来?胆子倒是不小哇!你就不怕今天走不出这个门?”黄有为一挥手,门口进来了几个黑衣大汉,顺手把门锁死了。

    “如果怕我就不来了!说吧,你想怎么样。”我满不在乎的说道。

    “怎么样!我儿子废了!你说我想怎么样!”黄有为大吼道。

    “废了?对此我也只能深表同情了。”我由衷地说道。毕竟我把人家的儿子弄成了新z国最后一个太监,我也有些心里过意不去。

    “你……你***幸灾乐祸是不是!”黄有为强忍着心中的怒气才没有当场发作。黄有为心里骂道:要不是有事儿求你这臭小子,早就当场把你干掉了!

    “现在给你两条路可以走,第一条是与我合作。第二条吗,或许明天松花湖里就会多一具男尸了!”黄有为森然说道。

    “合作?怎么合作?”我奇怪地问道。难道我与他还有什么利益上的重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