芸焦急的左顾右盼,在原地走来走。

    “芸,你就不能安静的待一会儿吗?”许芸的好朋友王小丽看着烦躁不安的许芸说道。

    “小丽,你说他能不能不来了啊!这都八点半了,运动会马上就开始了!”许芸坐在王小丽身边说道。

    “谁啊?”王小丽没反应过来。

    “还能有谁啊,当然是刘磊了!”许芸扭捏的说道。

    “哦!原来你是在想你的情哥哥了!我怎么知道他来不来啊!没准儿人家根本就不喜欢你,直接把你让给了齐大鹏了!”王小丽开玩笑的说道。

    可是许芸一听,却当了真。脸上的表情立刻就黯淡下来,喃喃自语道:“他不喜欢我?我这次可是……唉!要是他不来,我岂不是要做齐大鹏的女朋友了?”

    “芸,你别担心!他肯定会来的!除非他是傻子,要不然我们这么漂亮,只要是正常的男人都会动心的!”王小丽见事不妙,慌忙安慰道。

    他真的不喜欢我吗?许芸痴痴的想着,可是在咖啡店里,他当时听到自己解释只是让他冒充男友后那失落的表情却是那么的真实,怎么也不像是装的啊!当时自己还暗暗的窃喜了一阵子呢!不会的,他不会让自己成为齐大鹏的女朋友的!他既然答应了齐大鹏,就一定会来!

    “新江市第四高中春季运动会,现在开始!有请我们学校的沙校长做运动会前的动员讲话!”学校的广播里传来了主席台上主持人的声音。

    “唉!”许芸叹了口气,呆呆的看着高一二班的方向,那个人还是没来。

    ……

    “嘿嘿,识时务者为俊杰。你果然选择了第一条!”黄有为有些高兴的说道。

    显然他会意错了,我只是随口问问,他却当成了我准备与他合作。

    “过几天我会让我儿子和法院提出上诉,你只要出庭做个证,说当时我儿子和张小明并没有对苏颍姿不轨就可以了。”黄有为说道。

    t***!我说这家伙怎么这么客气,原来是留着我还有用啊!想让我在法庭上给他儿子黄伟成作伪证!

    “对不起,你找错人了,如果我上了法庭,你儿子或许会被判得更重!”我淡淡地说道。

    “你他妈找死吧!来人啊,三子,上去和他练练!”黄有为怒道。

    “老板,整成啥程度阿?”刚才那个刀疤脸也就是黄有为口中所称的三子掰了掰“咔咔”作响的手指头问道。

    “你看着整吧,别给他整死了就行!”黄有为纵横一辈子了,从来没见过有敢在他面前说不!今天拣到一个小孩儿也敢在他面前装逼,气就不打一处来。

    “嘿嘿!小兔崽子,你还有什么遗言吗?”三子见老板发话了,心里有了底。既然老板这么说,那这小子是伤是残就看自己了。

    “说这句话的应该是你吧。你叫三子是吧,别怪我没提醒你,我把你打死了最多是个防卫过当,很可能连防卫过当都不是。忘了告诉你了,前几天我刚踢傻了一个叫于文丰的,这人你也认识吧!”我很随意的说道。

    “什么?”三子一愣。于文丰他当然知道,在松江市的黑道上也算得上是一号人物了。前两天莫名其妙的就叫人给打成白痴了,三子还惊讶了好一阵。因为于文丰手下的那几个保镖个个都是打架的好手,不但全部让一个人给打倒,而且还都受了重伤!难道真是面前这个小子搞得?

    “你吹呢吧,我还说是我打傻的呢!”随即小三又释然了,这小子肯定是吹牛,看他这瘦干巴样儿,怎么可能同时打倒那么多经过专业训练的打手?!

    “吹不吹你马上就知道了,听说医院最近住院的挺多,都住倒走廊里了。所以你还是考虑好了,不然到时候连医院都进不了!”我冷冷的说道。

    “草你妈!”三子听得肺都要气炸了,一挥手,四个大汉同时将我围住。

    “硝他!”三子拎着个铁棍率冲了过来,用力的挥起铁棒向我砸去。

    但是铁棍还没等落到我的身上,就被我稳稳的抓在了手里。

    三子还正纳闷呢,怎么打下去之后没有那种大力冲击带来的快感,反而好像是粘在吸铁石上了似的,动也动不了。拉了几下,铁棍都纹丝不动,三子这才惊慌起来,大力的拽着铁棍,口中骂道:“你妈的,快放手——操,你们几个瞅啥呢,上去揍他啊!”

    四个大汉也是惊恐万分,没想到他们的队长竟然还没有一个小孩儿力气大。被队长一

    反应过来,超起家伙就扫了过去。

    我根本就是在逗着三子玩儿,见又来了四个人,我随手一发力,就把小三整个轮了起来,一旋转,三子的身体就像炮弹一样飞了出去,打在了房间里的茶几上,“哐当”一声把茶几砸成了两半,抽搐了几下,就没了动静,显是已经昏死了过去。

    我轮起铁棍向第一个冲过来的大汉狠狠地抽了过去。只听“叭”的一声脆响伴随着刺耳的惨叫声,那个大汉已经双手抱着腿跪在了地上,脸上豆大的汗珠瞬间就划了下来,表情痛苦的呻吟着。

    剩余的三个大汉一愣,随即都露出了害怕的表情。因为我的变现实在是太强势了,顷刻间已经干掉了两个人,而且这两个人在我手上连一招都没过去。

    不过我既然出手了,我可不会再给他们任何的机会,继续挥着铁棍,砸向了其他的三人,火光电石间,剩余的三个人都已经躺在了地上和其他两人做伴了。

    “不许动!”突然一件冰冷的事物指在了我的太阳穴上。我下意识的一愣,原来黄有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掏出了一把手枪顶在了我的头上。

    “你不是牛逼吗!你不是很能打吗!真没想到阿,我手下的五个好手就这么三两下就让你给摆平了,不过你再厉害有个屁用,老子照样可以一枪崩了你!你别以为我是危言耸听,我告诉你,这里到处都是我的人,做掉你之后我往松花湖里一扔,到时候谁也怀疑不到我的头上。”黄有为张狂的说道。

    他说的这个到是实话,外界根本没有人知道我和他之间的矛盾,所以根本就不会联系到他。但最关键的是,他能杀得了我吗?!自从我的异能大开发之后,脚丫子曾根我说多,别说是子弹了,就是原子弹也够呛能把我怎么样。

    “如果你想开枪的话就开吧,不过我警告你,最好在我没发火之前趁早打消这个念头,不然你连同你那个废人儿子我都回让你们从这个星球上消失!”我冷眼说道,对他的枪毫不在意。虽然我不知道我是否能抵抗子弹或者原子弹,但是我绝对有信心在他开枪0.001秒内躲开。

    “吓唬我?哈哈!这是我听过的最有趣的笑话,一个死了的人还能报复别人?你以为你拍聊斋呢?”黄有为像是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事情一样,笑得很是诡异。

    “那你就尽管试试吧!”我面无表情的说道。

    黄有为气得不行,浑身发抖,不怕死的他也见过,但却没见过死前还这么自信的。心中不禁一阵不适,一咬牙,扣动了扳机。

    我还真没想到,这个黄有为真的敢对我开枪,在这个社会下杀人,他的胆子还真挺大!我犹豫了再三,还是没敢用脑袋和子弹死磕,在子弹即将划出枪膛的一瞬间,我用起了异能,使周围的一切变慢之后,飞起一脚将黄有为踢了出去,砸在了三子的身上,三子发出了一声杀猪的时候才有的嚎叫,随即喷出了一口鲜血,倒是黄有为借着三子这个大肉垫,没受什么内伤,但是却也被我那一脚踢得不轻,痛苦的说出了四个字:“你不是人——”就晕了过去。

    “下次的后果就没这么轻松了!记住一句话,刘磊很生气,后果很严重!”我也不管黄有为能不能听见,丢下一句话,就一脚把锁上的房门踢飞了起来,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

    自从上次那一脚之后,我越来越爱上这个动作了,不但很爽而且很酷,我发现我是不是有点儿破坏倾向?不然怎么能爱上这件事儿呢。上次在家的时候,我就差点把我家门给踢飞,为了这件事儿,我妈差点没打死我。

    我出了新江国宾大酒店,一看表,我靠,这都八点四十了,这运动会恐怕是早就开始了吧!我要是不去这不等于弃权了吗!这个黄有为,尽耽误老子正事儿,刚才真应该一脚踢死他。拿枪对着我,踢死他我都正大光明。

    我在门口拦了一辆出租车,飞快地向四中赶去。别问我为啥不施展异能,这可是闹市区,而且还是上班时间,我可不想被人当作科学怪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