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四中门口,一看运动会已经开始了。我在心中暗i为,如果误了老子的正事儿,老子一定把你的黄氏地产给炸平它。

    我随手扔了十块钱给出租司机,不知道从何时起,新江市的出租车开始启用了计价器,由原来的五块钱满城转,改成了现在的起车费十块,四公里以后每公里两块六。价格涨了,坐车的人却不见减少,看来随着改革开放的大潮,新江市的大款越来越多了!

    “哎~!你别走啊,钱不够!”出租司

    “不够?!你有没有搞错啊!”我疑惑的说道。从新江国宾大酒店到四中连三公里都不到,我前世的时候也不是没打过车!

    “当然不够,加上上桥费一共是二十四,爽气点儿,快给钱!”出租司机横眉立目的说道。

    “过桥费?你自己规定的啊!”我莫名其妙的问道。

    “妈的,哪儿那么多废话啊,给不给钱?不给钱老子报警了!”出租司机见这小孩从新疆国宾大酒店出来打车,以为是个外地来的有钱的主,想狠狠的宰上一笔。因为本地人很少有去那么高档的宾馆的。

    我这才明白,这家伙是想讹诈我一下。我不禁摇了摇头,新江市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冒出了许多的奸商,以至于后来,全国的人都知道,新江的商人全是骗子。

    “你想报警是不是,行,公安局局长姜勇富是我的哥们,用不用我帮你拨号?”我冷笑道。

    出租司机被我唬的一愣,但是随即一想,这小孩儿才十六七岁,怎么可能和公安局长是哥们呢,于是讽刺道:“好啊!那你打吧!老子和市长还是哥们呢!”

    我掏出了刚买的摩托罗拉gc87c,gsm的信号就是不一样,和以前的模拟机一比,那是杠杠的!按了个电话号码,我对里面说道:“姜局,我刘磊……刚换了个手机……对,有点事儿……我刚打了个出租,他计价器有毛病……车号是松ac2824……对,那行,就这样吧!”

    我不想和这个司机多废话,扔给了他三十块钱就下了车。我还急着去参加运动会,这种势利小人一会儿就得到报应了。

    只留下那个出租司机拿着三十块钱在那儿得意地看着我的背影得意地笑,骂道:“装牛逼,死要面子,假装拨了个电话,最后还不是照样乖乖的给钱!”

    没想到的是,出租司机刚开了不到一百米,就被附近交通岗上的警察给拦住了……

    我走进了操场,发现大喇叭里正在狂喊,5000的赶紧去检录处检录!我一听,这不是在喊我呢吗?!我连班级都没去,直接冲向了检录处。

    齐大鹏正在检录处左顾右盼,焦急万分。虽然自己的竞争对手如果不来参加,就意味着自己赢了,但是这样一来,就算赢了也不光彩,许心中难免会对自己不屑。

    看见我的身影,许芸和齐大鹏的眼睛同时一亮。

    许芸兴奋的对王小丽说道:“他来了,他终于来了!”

    王小丽笑骂道:“花痴啊你!”

    许芸头一次对伙伴的调笑不以为然,傻傻的盯着看台。

    “你终于来了!还以为你怕了不来了呢!”齐大鹏走向我,伸出中指,示威的说道。

    “呵呵,让你失望了。”我笑了笑说道。

    “你不来我才失望!一会儿就让许芸看看,在这片神州大地上,到底谁才是真正的强者!”齐大鹏志在必得的说道,还高兴地哼起了小调:

    小宇宙,燃烧吧!

    我要变得更强大,

    变强大,一刹那,

    找到快乐的方法,

    小宇宙,燃烧吧!

    我要变得更强大,

    变强大,一刹那,

    让心中的力量,全部爆发!

    我当时就想狂喷,这家伙也太弱智了吧?还神州大地?我要是许我也不带喜欢他这样的。

    领了号码,我慢吞吞的把它别在胸前,这时候,齐大鹏他们已经开始各就各位了。

    “这位同学,你怎么不把外衣脱了?”裁判员好心的提醒道。

    “不脱一样可以跑第一。”我面无表情地说道。

    裁判无奈的摇了摇头,哪有人跑步穿大衣的!在裁判心里,已经把这个人划分到滥竽充数那一伙里了。

    发令枪响后,所有人都像那个离弦的什么来着,飞速的跑了出去,只有我还在那儿悠闲的摇头晃脑。站在一旁的裁判看后,摇了摇头,这人果然是派出来滥竽充数

    齐大鹏一马当先的冲了出去,体优生的名号也不是乱吹的,自然有些实力,这五千米他还是有把握拿个第一的。跑出了好几百米,一回头,发现我还在--&网--处,心中别提多得意了!心想:这个傻x,来没参加过比赛阿!

    许芸在看台上也是一脸的焦急,不停的抱怨:“他怎么还不跑啊!这下子输定了!”

    王小丽在一旁劝道:“我看你还不如选择齐大鹏得了!我要是有个这么强壮的男朋友成天保护我,我高兴还来不及呢!刘磊那小子有什么好的,不就是学习成绩好点儿么!书呆子一个!”

    许芸白了王小丽一眼道:“不许乱说!刘磊才不是书呆子!”

    我看着齐大鹏已经跑完了一半的路程,速度也渐渐的慢了下来,不过即使这样,他还是领先的。我看时间差不多了,才慢悠悠的向前跑去。

    许芸在心里骂道:这家伙在搞什么鬼啊,齐大鹏已经跑完一半了,他才开始,这不铁定是输了吗!

    跑了几步之后,我开始加速,当我飞速超越前方的一个个对手的时候,裁判和观众席上都露出了吃惊的表情,这个人实力竟然如此强悍!不过还有些惋惜,这个人如果开始就跑的话,就算不拿第一,也能拿个第二,但是现在最快的齐大鹏已经超过他两圈了,就算他想追也不可能追上了。

    但是我接下来的行为却令他们惊骇无比!我轻松的追上了齐大鹏一圈之后,继续轻松的用相同的速度跑着。不一会儿,就又追上了齐大鹏一圈,此时的裁判已经激动的无以复加了,因为在他看来,这个人简直就是天才,晚跑那么长时间,竟然轻松的就追了回来,看他现在的样子,似乎还有很大的余力。

    我看了看惊讶的人们,知道我秀的已经差不多了,就不必再和这个齐大鹏纠缠了,脚上一发力,就像那个歌曲怎么唱得来的——风一样的男子,冲向终点。

    “嗨!哥们,你傻站这干什么呢,我都到终点了!”我拍了拍手拿秒表,目瞪口呆的裁判。

    “哦……啊!”裁判这才反应过来,慌忙按下了秒表。激动万分地说道:“同学,你叫什么,是哪个班级的?有兴趣参加校长跑队吗?”

    我看着裁判拣到宝一样的表情,心里嘀咕:至于吗!

    “对不起,我没有兴趣参加任何活动。”我冷冷的说道。

    裁判听后一脸的失望表情,不停的劝说道:“没关系,你再仔细考虑考虑,体优生可是能保送上大学的!”

    这招可谓是他的杀手锏,他已经用保送大学这个理由诱惑了很多体育尖子。不过这招显然对我没什么用,我接下来的一句话,彻底浇灭了他的非分之想。我说道:“不用了,我是全学年第一!”

    裁判听后立刻哑然。

    这时候最高兴的莫过于许芸了,眼看着就要输了的比赛,瞬间就回转了局面。兴奋的对王小丽说道:“你看!我说他不是书呆子吧!比那个齐大鹏强多了!”

    王小丽还没从刚才的惊讶中缓过来,喃喃自语道:“他是人吗?”

    5000米过后,跟着就是一万米,齐:_决胜负,没想到这家伙跑完五千还跟没事儿人一样,只得苦着脸和他一同来到了一万米的检录处。

    齐大鹏今天可算是郁闷之至了,本来以为自己赢定了,没想到那个刘磊竟然如此的强悍,自己拉他两圈了,他竟然后来者居上,轻松得超过自己。这简直就是让自己的颜面扫地!不过事到如今,齐大鹏也没有办法,比体育是他自己挑选的,这能怨的了谁呢!

    不过更惊讶的时刚才那个裁判,见到我和齐大鹏刚跑完五千就来跑一万,差点没把眼珠子掉出来。齐大鹏虽然不及我跑得快,但是怎么说也拿了个第二。这个裁判没想到这高一年级竟然出了两个强人。

    我是确实什么事儿都没有,但是齐大鹏却在强撑着酸疼的身体。

    “哥们,你跑不过我。”我看着齐大鹏的样子,有些同情地说道。这家伙也真是痴情啊,为了女人,自己的命都不要了。

    “谁说的!老子就算输也要输得漂亮!弃权了的话算什么男人!”齐大鹏血性的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