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都有点儿佩服这个齐大鹏了,明明呼哧带喘的很坚持来和我比赛!但是爱情这个东西却是自私的,来不得半点儿施舍。让我把许芸推到他的怀里,我绝对做不到!

    “虽然结果已经注定了,但是我很欣赏你。”我由衷地和齐大鹏说道。这也是我第一次正视这个以前被我认为是呆子的人。

    齐大鹏郑重地点了点头,看得出来,他一定也知道了这场比赛的结果。

    这场一万米,我并没有使出异能,只是默默地陪着齐大鹏跑着,因为我并不想让他输得很难看。从齐大鹏的眼中我可以看出,他对我充满了感激。由于齐大鹏的体力在跑5000米的时候几乎已经耗尽,所以现跑起来觉得异常吃力,豆大的汗珠不停地从齐大鹏的脑门上滑落,但是他依然咬紧牙关,坚持的跑着。

    后面的选手一个个的从我们身边超过,但是我却并不在意,因为跑不跑第一对我来说意义已经不大了。

    在跑到第四圈的时候,齐大鹏终于有些体力不支了,气喘吁吁的对我说道:“刘磊,我不行了!实在跑不动了!你赢了!”

    “把手给我!”我说道。

    齐大鹏不明就里的看着我,没有动作。我不由分说地一把拉起了齐大鹏的手,把一股精神能缓缓地输送过去。齐大鹏只觉得身体忽然一热,似乎又充满了力量,虽然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儿,但是也明白肯定是我在帮他。

    当我和齐大鹏一起冲向终点线的时候,齐大鹏这个看似傻呆呆的汉子的眼睑处却滑落出一丝晶莹,郑重地对我说道:“刘磊!我服了!我齐大鹏输得心服口服!许芸跟着你肯定比跟着我强!”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没有说话。现在我已经有了两个老婆了,如果再加上一个许芸,还真有点儿头痛。虽然我还弄不清楚我对许芸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或许许只是开个玩笑吧,就像上次在咖啡店一样。

    当我回到班级的看台上时,所有的同学都用一种异样的眼神看着我,叶潇潇也是如此。我平时在班上从来没有显现过体育方面的才能,所以大家都认为我只是学习比较好而已,没想到这次竟然轻松的跑了个5000米第一。

    赵颜妍递给了我一条毛巾让我擦汗,可是我浑身上下一点儿汗都没出。跑个一万五算什么,上次被脚丫子追赶,我可是瞬间跑出了省的。那次少说也跑了几百公里。

    下午的全能五项对我来说再简单不过了,但是我已经赢了齐大鹏,所以自然不用那么卖力。跳远、二百米和一千米还有标枪我均表现平平,成绩中等。到了铁饼比赛的时候,我看见了一个我前世的仇人,那个运动会上踢了我一脚并给我一顿羞辱的郭松树。此人就在我正前方大概一百多米远的地方。

    “麻烦你叫前面的老师躲开,我要扔铁饼了。”我冷冷的裁判说道。

    “你就扔吧,你以为你手上装弹簧了?世界纪录还不到七十米!”那个裁判正好就是上午邀请我参加校长跑队的教练,被我拒绝之后,心情正不好呢,见我又和他“抬杠”,自然没好气的说道。

    “这被铁饼砸到可不是闹着玩的!”我提醒道。

    “砸到谁了我负责!你赶紧扔吧!”裁判气急败坏地说道。

    “好吧……这是你说的!”我从一个学生手中接过了铁饼,在手中掂量了一下,阴阴的说道。

    我的目的达到了,我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一开始我就预谋着教训一下郭松树这个野蛮教师,这一世至今为止郭松树与我还没有什么冲突,但是这家伙的粗暴流氓行为已经是全校皆知,比如殴打男生、猥亵女生等等,但这都不足以引发我对他的报复,最让我忍无可忍的是,这家伙曾经当众想要调戏陈薇儿,这是前些天我和陈薇儿的一次闲聊中才得知的,虽然调戏未成功,但足以让我恼火了。

    郭松树这家伙当年是用哪条腿踢我来的?记不清楚了……算了,既然这家伙是人民的公敌,我就干脆为民除害了,想到这里,我轻松的举起铁饼,扔了出去。

    只见那铁饼像一个ufo一.u.树的双腿飞去。正当所有人还沉浸于这个铁饼的震撼时,忽然一个学生大叫道:“郭老师,小心!”

    郭松树被这一声大吼吓了一跳,这才反应过来,发现铁饼径直的朝自己飞了过来,大骇,赶忙向一侧闪去。哪知道那铁饼就像是长了眼睛一样,竟然突然拐了个弯,狠狠地正砸在郭松树的双腿膝盖处。

    所有的人都秉住了呼吸,有担

    有漠不关心的,当然最多的还是幸灾乐祸的。只听i的一声惨叫,郭松树跪倒在了地上,满地打滚,痛得死去活来。

    “你为什么要砸他!”裁判惊骇的指着我问道。

    “我砸他?你给我砸一下我看看,你以为我的手上带瞄准星啊!”我冷冷的说道。

    “这个……”裁判一听也对,这距离一百多米呢,别说扔铁饼了,就是扔石头也打不了这么准啊!

    郭松树被其他几个体育老师七手八脚的抬了起来,到校门口打了辆车,送往医院。不过就他这种伤逝,没个一年半载的恐怕出不了院了。

    我和裁判以及身边的几个目击的学生被带到了校长办公室,运动会也不得不被迫暂停。

    “到底怎么回事儿!”校长满头大汗的质问道。

    “没什么怎么回事儿的啊,铁饼又没长眼睛!”我轻松的说道。

    “你!”校长气结,但又无法反驳,要说他是故意的,打死自己也不会相信。别说一百多米了,就是五十米都不可能那么准确的命中目标。而且大家看得都很清楚,那个铁饼在关键时刻拐了个弯,如果郭松树没有闪到一旁的话,那就不会被砸中了,所以这件事儿根本就怪不得学生。他哪里知道,那个铁饼里已经被我灌输了一股精神能量,就算郭松树环球一周,那个铁饼也会跟着他环球一周。

    “好!就算你是不小心的,那你明明可以扔得那么远,你为什么不事先告诉前面的人注意避让?”校长明知这个学生没有什么错误,但是现在不得不找一个替罪的羔羊,因为郭松树这一住院,少说也要花上好几万块,如果学校承认这个学生没有什么责任的话,那么医药费全部就要由学校来负责了,这么大的一笔钱,校长自然想找这个学生也分担一下,所以不得不在鸡蛋里挑骨头。

    可惜我早就算到事后定会有人有此一问,不慌不忙地说道:“我事先已经多次提醒我的裁判,让他帮我把前面的人驱散开,可是他口口声声地说出了事情由他负责!边上的几个同学都可以证明!”

    “真的是这样吗!”校长瞪大了眼睛愤怒的看着裁判。

    裁判看了看边上的几个学生,心想赖账是不可能了,索性还是承认了吧!于是结结巴巴的说道:“是……是的。”

    校长听后心中这个生气啊!这下子完了,这笔医药费说什么也不能让这个学生出了,现在看来,人家根本就没什么责任,反而责任全在学校。郭松树白白挨砸了不说,还得学校花钱治疗。

    “唉!”校长叹了口气对裁判说道:“等会儿再找你算账。”然后对我和其他几个学生说道:“你们先回去吧。”

    回到教室,其他同学看到我并没有太多的诧异,因为傻子都能看出来,是那个郭松树自己倒霉,与我根本没什么关系。不过大多数人都很开心,因为运动会被迫暂停了,大家就可以早早的放学了。

    “你是不是故意的?”赵颜妍斜了我一眼小声地问道。

    “嘿嘿,这都被你看出来了!”我坏笑着说道。

    “一猜就是,你这个人我还不知道,这家伙曾经要非礼你的薇儿老婆,你怎么能便宜了他!”赵颜妍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心里却很甜蜜,作为我的老婆,有什么比自己的老公在乎自己更重要呢!“对了,刘磊,为什么你身上奇怪的事情这么多,难道你真有什么特异功能?”

    “这个……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自己莫名其妙的就有了一些特殊的能力……”我含糊其辞的说道。我的这个能力我自己还没搞清楚到底是怎么来的,我怎么去和别人解释。

    “老公,难道你是书上写的那种天上的某个神仙下凡转世?”赵颜妍笑嘻嘻的说道。

    “有可能哦!到时候我成仙了,可就不要你了!”我开玩笑道。不知道阎王他弟弟算不算神仙?

    “我不信!我知道你宁可不当神仙,也不会丢下我自己的!”赵颜妍自信的说道。

    “呵呵,那是当然了!来,老婆,亲一下!”我色色的说道。

    “讨厌啦!在学校里也没个正经!”赵颜妍害羞的说道。

    “在学校里怎么了,要不一会儿放学,咱俩在学校后面的小树林里,重温一下初吻的感觉?”我的表情愈发。

    “我才不要呢!我可不想再被人偷看。”赵颜妍娇羞的说道。

    不过我听她的意思怎么像是如果没人偷看的话就可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