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着呢,忽然刚才那个裁判又出现在了教室的门口:你出来一下。”

    我奇怪的看了看他,走出教室,问道:“又找我做什么?”

    “刘磊同学,好消息啊!校长找你回去呢!”裁判搓着手兴奋得说道。

    “校长找我回去是好消息?什么意思!”我莫名其妙的说道。

    “你去了就知道!这简直是咱们学校建校以来最光荣的一件事儿啊!惊天地,泣鬼神,咱们学校的光荣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断……”裁判一连魑魅的说道。

    “好了,我出来不是听你废话的,你有什么事儿就说,没事儿的话我老婆还等着我和她约会呢!”我不耐烦地说道。反正现在我已经把郭松树给砸残废了,不如再强势一些,省得这家伙没事儿总烦我让我加入他那个什么长跑队。

    “这个……”裁判没想到我会这么说,于是尴尬的说道:“那你随我上校长室吧。”

    回到校长室,校长眉开眼笑的迎了过来对我说道:“刘磊同学,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咱们省的长跑队看上你了,要吸收你去参加咱们省队的训练!”

    “什么省队?我不去。”我说道。什么嘛!还好消息?看上我了?整得好像是对我莫大的恩赐一样!有没有搞错啊。

    校长和一个坐在沙发上的女人同时愕然,这是多好的机会啊!怎么这学生就开口拒绝了?

    沙发上的那个女人说道:“这位同学,我想你还不知道省长跑队是干什么的吧?!那可是往国家队输送体育苗子的地方,你来到省队就意味着有朝一日你能参加奥运会!到时候名利什么都有了!”

    名利什么都有了?说的倒好听。不过利我现在已经不需要了,我已经相当有钱,我敢说再有几年的时间世界首富一定是我。而名,我要想出名的话易如反掌,只不过我这个人不喜欢那种站在巅峰的感觉了。再说了,我的运动才能说白了只不过是我的异能,用这个参加奥运会去骗人简直就是自欺欺人。

    “不需要,谢谢你的好意。”我说道。

    “什么!小同学,我告诉你!我看上了你让你上省队是看得起你,不要给脸不要!多少人想进还进不来呢!不要以为你自己多么了不起,我告诉你,你就是再有天赋,我不鸟你,你也什么都不是!”沙发上的女人见我驳了她的面子,有点儿下不来台,气急败坏的跳起来指着我吼道。自己是什么人啊!那可是省体育的教练,平时要是看上哪个体育生了,还不都抢着巴结自己,哪有像面前这个学生这样的,给脸不要!

    “你不要在我面前装的一副救世主的模样,你自己平时干那些事儿别以为别人都不知道,你自己小心点儿吧!”我冷冷的说道。这个女的是省体委的一个高级教练员,在我前世的时候,因为给国家队送人而收受贿赂被判了个无期,也就是明年这个时候。当时事情闹得很大,报纸电视上都有报道。

    “你!你给我滚!”女人大叫着说道。

    “你也不用鸟叫了,可能明天纪检委的人就会找你了!”我丢下一句话转身出了校长室。

    “你们学校这种狗屁学生!你这个校长看着办吧!一定要把他给老娘开除了!”女人本来就是搞体育的出身,所以说话自然也很粗野。

    “这个……您别生气!您何必和一个小孩儿计较呢!”校长好言劝道。

    “不生气?放屁!是个人就得生气!张校长,贵校和我们体委可是长期合作的友好单位,你不希望因为这个学生破坏我们的关系吧!这个学生你必须开除!”女人泼妇一样的大叫道。

    “是!是!”校长嘴上应付着,心里却并不这么想,自己堂堂一个校长怎么能听一个老娘们在这指手画脚。再说了,刚才他已经通过教导主任对这个叫刘磊的学生有所了解,那可是全学年第一名啊!很有可能就是以后的高考状元,把他开除?除非自己大脑穿刺!笑话,自己以后还要指望着他给学校增添荣耀呢!就算自己把他开除了,像他这种好学生别的学校那还不抢着要?要是让竞争对手抢去了可就完蛋了!

    “哼!你看着处理吧!”女人嘴上的气也出了,见校长给了自己一个台阶,就顺势走了下来。她自己很清楚,自己也不是什么教委领导,校长怎么可能听她的话呢!

    “你放心!我肯定会处理这个学生!”校长敷衍的说道。

    当我回到班级以后,其他的人已经走

    赵颜妍正坐在座位上写着什么。一如半年以前,我i后一样。那一次她也是这么在教室里等我。

    “还没走呢?”我问道。

    “等你嘛!”赵颜妍一见是我,立刻扔下手中的笔,扑进了我的怀里。

    “咳——咳!”忽然背后传来了不合时宜的咳嗽声,就像上一次一样。

    我和赵颜妍赶紧分开,看见--&网--闲的说道。

    “今天你挺厉害嘛!一下子就把郭老师给打到医院里去了。”叶潇潇随意的说道。

    “怎么,你不会是因为这件事儿来教训我的吧。”我问道。

    “当然不是,就是随便聊聊。他住院了更好。”叶潇潇说道。

    住院了更好?哦!对了!我想起来了,前世的时候我就听说过,这个郭松树是叶潇潇的追求者之一,极其的烦人,对叶潇潇经常是死缠烂打。没想到我无意中的举动竟然给叶潇潇解决了一个麻烦。

    “那你就是要感谢我了!恭喜你少了一个烦人的追求者!”我说道。

    “没个正经!”叶潇潇啐道:“说正事儿吧!李大海你认识吗?”

    “李大海?谁叫李大海?”我奇怪的说道。

    “李少杰的父亲,咱们新江市著名的民营企业家。”叶潇潇说道。

    “李少杰?提他干什么?他不是被抓进去了么?”说到这个李少杰,我还得感谢他呢,要不是他,我怎么可能这么顺利的把陈薇儿变成我的老婆呢。

    “李少杰的案子马上就要开庭了,李大海希望你放弃起诉。”叶潇潇有些为难的说道。

    “放弃?为什么要放弃?”我奇怪叶潇潇怎么成了皮条客,当起了中间人。

    “是的,这个李大海在咱们新江市的口碑还算不错,他知道你是我的学生,就找到了我的父亲,答应我父亲只要你不再追究,他就会一次性捐出来二十万来新江市的教育!当然,也会给你个人一些钱……”叶潇潇皱了皱眉头说道:“本来我不同意,但是我父亲为了教育还是答应了他的要求,就让我来充当说客。刘磊,你知道的,新江市下面有很多的县城的孩子都上不了学,这二十万够建两所希望小学的了……既然你说了咱俩是好朋友,所以我也不客气了。刘磊,你能答应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