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着叶潇潇发呆的时候,赶紧闪身出了办公室。原i门根本就没上锁,叶潇潇是骗我的。这丫头越来越诡计多端了,刚才她看我的眼神让我直发毛,看来以后真应该离她远点。再这么下去,我都怀疑她会成为第二个吴。

    “怎么去了这么长时间?”赵颜妍正百无聊赖的在走廊中转来转去,见我回来,立刻喜上眉梢。

    “叶潇潇叫我放弃对李少杰的起诉。”我无所谓地说道。

    “你肯定没答应她吧。”赵颜妍把胳膊跨在我的手臂上说道。

    “你怎么知道?”我奇怪地问道。,

    “这么长时间了还不了解你吗!”赵颜妍自信的一笑,说道:“不过叶老师和李少杰有什么关系?”

    “李少杰的父亲答应叶潇潇的父亲,如果能让我放弃追究李少杰的法律责任,就给松江市的教育事业捐出二十万。”我解释道。

    “那这下子叶老师要失望了?”赵颜妍问道。

    “那倒不是,我答应她捐一千万。”我笑着说道。

    “呵呵,那这个李少杰岂不是很倒霉。”赵颜妍也笑了笑。小妮子跟我在一起时间长了也学得坏坏的。

    “老婆……”我坏笑着说道。

    “嗯?”赵颜妍皱着眉头衡了我一眼,知道我这个样子就没有什么好事儿。

    “晚上去你家。”我色色的说道。

    “不行,我妈今天在家。”赵颜妍摇了摇头说道。

    “那去我家吧。”我想了想说道。只不过我家实在是太小了,再加上这两天多了一个人,就更显得狭小。所以买套大房子这件事儿必须要尽快落实。

    “讨厌。”赵颜妍红着脸小声的说道:“那……把薇儿姐姐也叫上吧。”

    “就咱们俩过二人世界不好吗?”我故意问道。

    “明知故问!你那么厉害,每次都弄人家七八次,就算是铁人也被你弄死了。”赵颜妍娇羞的说道。

    由于陈薇儿是高三年级,所以不参加学校的运动会,每天晚上都要补课到七点半之后。

    赵颜妍敲了敲高三一班教室的门,陈薇儿的班主任奇怪的走了出来问道:“这位同学,你有什么事儿吗?”

    “老师,我是陈薇儿的表妹,我们家里有点儿急事儿,您能让陈薇儿出来一下吗?”赵颜妍一脸无害的王子说道。

    “哦,是这样啊!你等一下,我叫她出来。”陈薇儿的班主任丝毫不怀疑这个貌似天真地小女孩说的话,转身回了教室。

    赵颜妍妩媚的对我一笑,我对她竖起了大拇指,这丫头骗人越来越有潜质了。要是我出马的话肯定没有这种效果!看来以后生活要是落魄了,和她组成个骗子二人组,出去行骗倒是很有前途。

    过了一会儿,陈薇儿就从教室里面慌张的跑了出来,见到我们之后一愣,奇怪的对我们说道:“怎么回事儿?我表妹呢?不是说家里面有急事儿吗?”

    “薇儿姐姐,我不就是你的妹妹么!家里面的急事儿就是,我们的老公又犯色了,我一个人应付不过来,所以找你来帮忙了。”赵颜妍笑嘻嘻的说道。

    “你们吓死我了!”薇儿瞪了我一记卫生眼,冷冰冰的说道:“等我一会儿。我回去请个假!”

    陈薇儿转身回了教室,和班主任请了假。班主任毫不犹豫地就同意了。陈薇儿这种学生上不上晚课都差不多,铁定的青华北大的苗子。

    “影响我学习!到时候考不上大学你养着我啊!”下楼的时候,陈薇儿没好气地说道。

    “没关系,你要考不上,老公我就给你捐个几百万,还不是想上哪个大学上哪个大学!”我大言不惭地道。

    “哼!我哪有那么差啊!”陈薇儿螃蟹手又掐在了我的身上。

    “啊……”我嚎叫道。其实我一点儿都不疼,自从懂得开发身体里的能量之后,我的抗疼痛能力大增,不过我还是装着无比痛苦的样子,不然美女们怎么发泄呢。

    “老公,你的车呢?”陈薇儿见我站在路口拦出租车奇怪的问道。

    “别提了,早上我……忘了。”我本来想说早上被人给绑架了,但是怕她们两人担心,所以临时改了口。

    “忘了?老公你不是未老先衰了吧。”陈薇儿想了想小声地说道:“老公,我看书上写,男孩子过早的做那方面的事儿容易造成记忆力衰退,你是不是…

    “别瞎想了,我这记忆力过目不忘,不信问颜妍!”这薇儿可真能联想。我的记忆力好着呢,前世的事情都记得一清二楚。

    赵颜妍由衷的点了点头,我的记忆力她可是见识过。

    “可是书上真的是这么写的嘛!”陈薇儿噘着小嘴说道。

    “呵呵,你要禁老公的欲还不如让他去死。”赵颜妍说道。

    “还是颜妍了解我啊。”我淫笑着拉开了一辆计程车的车门。

    上了车以后我不禁一愣,那个司机也是一愣,随即愁眉苦脸谄媚的说道:“大哥,太巧了哈!”

    “谁是你大哥啊。”我冷冷的说道。这个司机就是早上那个宰我一顿的出租司机,中午的时候姜永富就给我打来电话,告诉我这辆出租车的车牌已经进了交警队的黑名单,现在属于重点找茬对象。

    今天这一天,这个出租司机终于明白什么叫举步维艰、步步为营了。自己以为莫名其妙的小事儿被交警拦了无数次,光罚款就交了一千多块。把他拦的都想自杀的念头都有了,后来和一个交警软磨硬泡,又递烟又说好话的,才从交警的口中得知,他得罪大人物了,人家上面下了指标,故意要整他。交警好心劝他道,自己想想得罪什么人了,赶紧去赔罪吧。这时候,出租司机才想起早上起来那个自称认识公安局长的小孩,立刻出了一身的冷汗。恨不得扇自己一百个耳光,都怪他自己一时贪财,结果惹到了这么一个强势人物。于是他就抱着试试看的念头,在早上这个人下车的地方来回转悠,以期待能再次相遇好给那个人赔罪。没想到事情竟然如此之巧,他刚来到这个地方,就见到了这个人。

    “大哥,我错了!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您别和我一般计较了!我知道错了,求您绕了我吧!”出租司机点头哈腰的对我说道。

    “你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明白!”我故意装作听不懂的样子。

    “大哥,您就别玩我了!我知道我多收您钱不对,我退给您,不……我赔偿您十倍!”出租司机见我依然面无表情,愁眉苦脸的说道:“一百倍,一百倍还不行吗!您就饶了我吧!别让交警再截我了,我这上有老下有小的,可经不起这么罚啊!”

    “你不是认识市长吗?还用找我?”我乐呵呵的说道。

    “市长,我是认识市长,我还认识省委书记呢!可是人家不认识我啊!”出租司机都快哭了。

    “哦,这好办。这事儿你找她说吧,她爷爷就是省委书记,哪天帮你引见引见?”我搂过赵颜妍,不慌不忙地说道。

    出租司机一听差点儿没尿裤子了,这回他终于明白自己是惹上大人物了。这小孩的女朋友竟然是省委书记的孙女,那他自己也肯定差不到哪儿去,没准是个更牛逼的人物。自己怎么这么衰呢,竟然惹到他了!

    出租司机一把拉开车门就要跪在地上,我看捉弄他也捉弄的差不多了,于是点了点头说道:“警察截你是因为你违反了交通规则,以后你自己注意点儿就不会发生这种事儿了!”毕竟他和我也不是深仇大恨,稍微教训一下就可以了。

    出租司机一听我这么说,哪能不明白我说的话的意思!既然我这么说,那就代表我已经原谅他了,赶忙道谢道:“谢谢大哥!谢谢大哥!”

    “行了,赶紧上来开车吧,我们还有事儿呢!”我又色色的亲了赵颜妍一口。

    “是是!肯定不耽误大哥的正事儿!”出租司机诡异的一笑说道:“去早上那个宾馆?”

    “去个头宾馆!去华兴小区!”说着,我把陈薇儿也搂了过来。

    “好嘞!”出租司机一脚油门,把车开了出去。心里羡慕,这牛逼人就是牛逼,出门都带俩妞!不过自己也真是幸运,得到了他的原谅,出租司机不禁长出了一口气。

    “老公,咱们去你家吗?”薇儿见我和出租司机说华兴小区,不禁一愣。平时每次三个人在一起欢好都在赵颜妍家的别墅里,这次第一次去刘磊他家,陈薇儿有些紧张。毕竟她还没正式的见过刘磊的父母,有点儿丑熄见公婆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