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啊。怎么害怕了?”我调侃道。

    “有点儿,老公,你说伯父伯母能不能把我撵出去啊?”陈薇儿有些担心地问道。虽然她早就从赵颜妍口中得知,刘磊的父母亲很和蔼,但是那只是相对赵颜妍而言,自己这个第三者难保不会惹得他们不高兴。

    “没关系,他们其实早就见过你了。”我安慰道。

    “早就见过我了?什么时候?”陈薇儿吓了一跳,莫名其妙地说道。

    “记不记得有一天早上?你来我家楼下找我。然后咱们两个亲嘴的时候不小心让我妈给发现了。”我说道。

    “啊!都怪你!”陈薇儿害羞的说道。自己未来的公公婆婆一定把自己当成一个随便的女人了,这下可怎么办才好啊!

    谈笑间,出租车已经停在华兴小区的大院门口。我随手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钞票递了过去,吓得出租司机差点没再次给我下跪,连忙说道:“大哥您坐我的车是看的起我,我哪还敢收钱啊!”

    我一笑,这家伙还有点儿眼力健,也没多和他废话,收起钱,拉着两位娇妻下了车。

    我知道接下来的时刻会很尴尬,但是我不得不硬着头皮敲响了家里的防盗门。虽然我爸我妈基本上已经默许了陈薇儿的存在,但是毕竟老一辈的人对一夫多妻这种事情在观念上还是无法接受,这也是我迟迟没有领陈薇儿上门的原因。但是总这么下去终归不是个办法,早晚都要领回家的。

    门被打开了,我深吸了一口气,该来的总回来,我想我爸我妈在外人面前也不好怎么说我。

    “刘大哥,你回来了。”开门的是何惜缘,小丫头围着一条小围裙,想来是正从厨房跑过来开门。何惜缘忽然发现我身后还站着两位漂亮姐姐,先是一愣,随后立刻就认了出来,热情地说道:“薇儿姐姐,颜妍姐姐,你们也来了!”

    何惜缘住在我家的事情赵颜妍与陈薇儿都很清楚,所以也没有什么疑惑,亲热地与何惜缘打了招呼。

    “惜缘,你干什么呢,快来帮干妈一下……”我妈见何惜缘跑过去开门,久久没有回来,就拎着个菜刀从厨房走了出来。见到我身后的两个女孩子,脸立刻就阴了下来。走到赵颜妍身前说道:“颜妍,有什么事情你和伯母说,伯母替你做主!”

    “伯母,您误会了!”赵颜妍哪能不知道我妈这番话里暗含的意思,赶忙解释道:“伯母,这位是陈薇儿姐姐,我们俩是好姐妹。”

    “好姐妹?”我妈奇怪的咕哝一句,不可思议的看着赵颜妍。难道现在的女孩子都如此的开放了吗?和自己的情敌是好姐妹?不过既然当事人都不说什么了,自己这个老太婆还操什么心呢。更何况那个叫陈薇儿的小妮子也是无辜的,要怪就怪自己这个花心的儿子,想到这里,不禁有些气节,自己和老刘一辈子都是本本分分的人,怎么生出来这么一个儿子呢?!一生气,抡起菜刀骂道:“你个小兔崽子,我和你爸上辈子做了什么孽啊,怎么生出你这个杀千刀的儿子!今天我要替天行道,省得你再出去祸害良家妇女!”

    我吓了一跳,这菜刀可不是什么好玩的东西,虽然我异能初成,已经练就了金刚不坏之躯,但是我也没有傻到平白无故去拿刀做实验的地步。一看我妈这架势,赶紧跳到了一旁。

    “伯母,您别冲动,这不关刘磊的事儿!”陈薇儿见我妈要大义灭亲,哪还顾得上许多,赶紧上前劝解道:“伯母,都是我不好!是我主动……主动勾引的刘磊,您要怪就怪我吧……”

    这时候陈薇儿一心只想着要救我,也就彻底放下了脸面。

    “伯母,其实不关陈薇儿的事儿,是我主动撮合他们两人在一起的。”赵颜妍怕我妈再怪罪于陈薇儿,连忙也冲上去解释道。

    “唉!”我妈长谈了一口气,把菜刀扔在地上,叹道:“老了!年轻人的事儿我搀和不了了!你们自己处理吧。”其实我妈心里也并不想拿到去砍自己的儿子,只不过在外人面前不得不管教一下自己的儿子,却没想到两个女孩子不禁极力的护着自己的儿子,还把所有的责任都大包大揽的弄到了她们自己的身上。这回她还能说什么呢?

    “干妈,其实您应该高兴才对,也只有刘大哥这么优秀的男人才能配得上两位漂亮姐姐。”何惜缘拾起菜刀,对我妈劝道。

    “怎么连你也替他说起好话来了?”我妈一愣说道。

    何惜缘玉脸一红,没想到自己无意间的一句话差点暴露出心中的感情。通过这一段时间的接触,何惜缘早就对这位刘大哥产生了少女朦胧的好感,无奈这位刘大

    有了两位红颜知己,而对自己的态度又像是兄妹一样惜缘也只能把这份好感埋藏在了心底。

    这时候,我爸也从屋里出来了,看见门口站着的一众人,再加上刚才隐隐约约听见的那些对话内容,心里早就有了个大概,于是说道:“都来了,那就快进屋吧,正好要吃饭了,大家一起吃吧。”

    “伯父好。”陈薇儿小心翼翼的说道。

    “哦,好!你就是陈薇儿吧,不错,快进屋吧。”我爸对这种事情已经看得开了,没有我妈那么冲动。这种事情到最后占便宜的还是自己的儿子,他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会出言反对。

    陈薇儿紧绷的神经直到此时才放松了下来,换好拖鞋,与赵颜妍手拉着手进了客厅。

    我爸奇怪的看了一眼两个好得如胶似漆的小丫头,偷偷对我竖起大拇指道:“果然是咱们老刘家的人!”

    我这个时候只有苦笑了,我心里说:老爸你是没看见儿子前世里有多衰,不但一个女孩子都没搞定,反而在人家的婚礼上喝酒喝死了!

    想到这里,我的内心没来由的一阵抽搐!我直到现在也没弄清楚前世里的赵颜妍为什么会突然要和徐庆伟结婚!那时候虽然我每天忙得不可开交,但是每天还是会偷偷注意我的这位暗恋对象的,她和徐庆伟之间可以说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同事关系了!我怎么也想不明白,他们两个人最终为什么会走在一起,因为这件事儿几乎是不合逻辑的,可以说是一点儿前兆都没有,简直让我措手不及!

    如果事情真的是循序渐进的,我也许会接受,但是却如此的突然!这也是我喝酒喝死的原因!如果我早就知道了赵颜妍和徐庆伟是恋人的关系,我也不会情绪那么激动导致心肌猝死了。

    但是事情有坏的一面就有好的一面,我虽然死了,但却在地狱里认识了一个手眼通天的牛逼人物阎王老哥,他让我重新回到了1994,我刚认识赵颜妍的时候。我凭借着超前的知识和手段很容易就俘虏了小赵颜妍的芳心,我一度觉得自己非常的卑鄙,虽然我也曾安慰自己,我喜欢的就是赵颜妍,不管是前世那个,还是现在这个,她们都是一个人,她们始终都是赵颜妍。可是她们真的是同一个人吗?也许在另一个平行的世界里,那个赵颜妍正温馨的和徐庆伟生活在一起……一想到这里,我的心一痛,自己心爱的女人竟然被别人拥在怀里。

    我真的喜欢现在的这个赵颜妍吗?还是只是把她当作了另一个赵颜妍的替身?一时间,我的心乱如麻。长久以来,我都刻意的不去往这方面联想,刻意的去回避。但是,没想到今天却情不自禁的冒出这么多年头来。

    虽然这不得不说是一个遗憾,但是毕竟我得到的已经够多了。不论如何,重生后的我得到了赵颜妍的爱,我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老公,你想什么呢?”赵颜妍见我不说话,也不换鞋,只是站在原地发愣,奇怪的问道。

    “颜妍,我爱你。”我一把将赵颜妍搂在怀里,轻声说道:“颜妍,原谅我的花心……我最爱的人,始终是你。”

    “老公,你怎么了?奇奇怪怪的怎么突然说起这个来了?”赵颜妍被我的反常行为吓了一跳。

    “呵呵。”我苦涩的一笑说道:“颜妍,我……”我不知道说什么才好,由于我的重生,打乱了赵颜妍本来的宁静生活,甚至改变了她的一生。那个冷傲、不把任何男生放在眼里的赵颜妍不但被我变成了听话小妻子,而且还要承受着与其他女孩子一起分享自己爱人的那份酸楚。我甚至怀疑自己重生是不是对的了,也许赵颜妍平平淡淡的最终与徐庆伟结婚才是她最大的幸福。但是现在事情已经走到了这一步,赵颜妍已经离不开我了,而我也不可能伤害深深爱着我的陈薇儿,甚至和我有过“肌肤之亲”的夏。总之,这一切都是因为我的好色而一手造成的。

    “老公,你别吓唬我!”赵颜妍见我表情悲哀,吓得都快哭了。

    “颜妍,我没事儿!只是觉得有点儿对不起你。”我说道。

    “老公,你别说了,其实……”赵颜妍差点冲口而出一件事情,但是话到嘴边却又停住了。她也不敢肯定那些零散的碎片镜头到底是不是真实的,因为那些只不过是梦中的情景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