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大哥!”关上门后,赵颜妍笑嘻嘻的爬上了那熟悉调侃的说道:“薇儿姐姐,咱们也叫老公刘大哥吧!”

    “好啊,刘大哥,你快强奸薇儿吧。”此时的陈薇儿已经换上了赵颜妍平时穿的一套睡衣,由于陈薇儿的身材要比赵颜妍丰满些,所以整套睡衣穿在身上就像是紧身衣一样,把胸前那硕大的胸脯鼓鼓的包裹成一团,煞是惹火。

    “!-#%……—*”我一时间无话可说了.:勾引的吧!面对一个身材惹火的女郎传着紧身衣对你说:你强奸我吧。如果你还不为所动的话,那你很可能就是太监了。当然,女人除外。

    于是,我一翻身,狠狠地把陈薇儿扑倒了在床上,狠声说道:“小妹妹长得不错啊,陪哥哥玩玩怎么样?”说着,我就强行的吻上了薇儿,同时把手抓向了那鼓鼓的胸脯。

    “啊……”陈薇儿一声尖叫,大呼道:“不要啊,快来人啊!”

    “嘿嘿,小妹妹,识相的就乖乖的陪大爷我睡觉,不然的话,老子就霸王硬上弓了!”我恶言恶语的说道。

    陈薇儿故作惊恐,全身晃来晃去,但却在我手的强有力的揉捏之下,发出了轻微的呻吟,但是嘴上还不忘了喊道:“你个臭流氓,大色狼……快放开我。我要报警了!”

    “好啊,你报吧,公安局长姜永富是我地好朋友,你随便报……”我邪恶的说道。我从来没发觉,原来当坏蛋是如此的爽!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现在的社会还存在那么的强奸犯,花点钱找个鸡不就解决了么,为什么还冒着大风险去玩强奸呢,而且还乐此不彼!现在我才知道。这根本就是两种感觉,这就是某些心理变态者对强奸非常热衷的原因!

    “啊……不要啊!”陈薇儿喊道:“那求你轻一点儿吧,人家还是处女呢……”

    “嘿嘿,好吧!”我见陈薇儿屈服,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快感。

    赵颜妍在一旁饶有兴致的看着我们两个演戏,早就有点儿忍俊不禁了。虽然以前也曾多次三个人在一起欢好。但是当着她地面,我和陈薇儿玩这种调调还是头一次!

    我兴奋的顾不得去脱掉陈薇儿身上的性感小睡衣,一用力,就将陈薇儿睡裤中间给撕裂了个大口子,二话没说就用力挺了上去。别看陈薇儿嘴上大呼小叫,其实下面的花园早已泥泞不堪,洪水泛滥。

    “啊!”陈薇儿一声尖叫,口齿不清的轻唤道:“老公……快把我强奸死吧……”

    正在这紧要关头,忽然我锁好的房门被钥匙喀地一声打开了,我妈满脸愤怒的冲了进来。一进门就拿个扫帚疙瘩直接向我的身上砸去,大喝道:“你个作孽的啊!你在家里竟然敢欺负女孩子?”

    我结结实实的被砸了一下子。还不能躲开。因为我的下面正和陈薇儿紧密地结合在一起,如果分开的话就会完全暴露在我妈面前。所以我只能趴在薇儿的身上。把下面全部的挡住。

    “妈,你知不知道你这么一惊一乍的你儿子很容易阳痿地啊……”我委屈的说道。心说亏了我适应能力比较强,挨了一扫帚了我依然还这么坚挺。

    “你们……到底在干什么呢?”我妈也察觉到好像情况并不像她想象地那样,陈薇儿正娇羞的闭上眼睛,满脸红潮,一点儿也不像被欺负了地样子,而赵颜妍则是老神在在的坐在一旁,笑嘻嘻的。

    “妈。我们这是在玩游戏呢!”我无奈的解释道。

    “玩游戏?”我妈一愣,没想到情况会是这个样子。但又不甘心的问道:“薇儿,是这个样子吗?不是这个坏蛋欺负你?”

    陈薇儿这时哪还好意思说话,只是微微摇了摇头,脸上红的都快变成太阳了。

    我妈尴尬的说了一声:“你们继续。”就赶紧关上门出去了。

    等我妈出去以后,赵颜妍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我看着幸灾乐祸的小丫头说道:“我让你笑,一会儿看我怎么收拾你!”

    赵颜妍笑道:“谁怕谁啊!就怕你不行!”

    “哼哼!行不行你马上就知道了!”说着,我地下身开始在陈薇儿身上耸动起来。

    陈薇儿刚刚从惊吓中缓过来,忽然被一种强烈的酥麻感觉传遍了全身,忍不住大声地呻吟起来。

    ……

    我妈在门口听了半天,转身回了房间。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现在地年轻人,真搞不懂!好好的玩什么强奸游戏啊!”

    “老婆,要不咱们两个也试试?”我爸正被那盒高级避孕套弄得心里痒痒,听我妈这么一说,立刻接茬道。

    “试什么试!都老夫老妻了,也不嫌丢人!”我妈红着脸悴道。

    “嘿嘿,那颗由不得你了。今天你想试也得试,不想试也得试!”我爸恶狠狠的把我妈扑倒在床上。

    “啊!你还强奸啊!救命呀!”我妈叫道……

    “哦~老婆,好紧啊~”我爸心里感激,这小兔崽子孝敬的东西还真不错,改天再敲诈他一次。

    我做梦也没想到,我和薇儿的一次强奸游戏,竟然给我爸和我妈增添了许多闺房之乐。

    ……

    方厅内,何惜缘面红耳赤的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但是从刘大哥房间里传出的**叫声让她根本无法静下心来去看电视节目。

    何惜缘口干舌燥的听着那似痛苦却好像很快乐的叫声,不禁有些心烦意乱。刚才干妈推门进去时,她曾偷偷的向屋内看了一眼,发现刘大哥正浑身**的骑在薇儿姐姐的身上……

    难道这就是情侣之间做的那种事儿吗?可是妈妈曾经告诉过她,女孩子只有在结婚之后才可以做那事儿的啊!再想到颜妍姐姐也和他们同时在屋子里,何惜缘的小脑瓜有点儿不够用了,这怎么可以呢?哪多羞人啊!

    不过害羞归害羞,何惜缘竟然鬼使神差的来到了房间门口,侧耳贴在了房门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