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你是不是因为我才把那个郭松树的腿砸断的?陈薇儿无限满足之后,趴在我的肩膀上静静的问道。

    “我说不是,你相信吗?那家伙是罪有应得,你没看见他进医院之后,很多同学都欢欣鼓舞,就差放鞭炮了!”我说道。

    “油嘴滑舌!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自己伤了人还把自己说得跟人民英雄似的!”陈薇儿啐道。

    “本来就是嘛!为民除害,人人有责!”我大言不惭地说道:“再说了,我哪里油嘴滑舌了?不信你尝尝!”说着我就把嘴向陈薇儿凑了过去。

    “讨厌!”陈薇儿推了我一把说道。

    本来一场发扬运动精神的运动会因为我的一个铁饼而搞得一塌糊涂,弄得人人自危,结果运动会不得不半途而废。

    郭松树也是无比的郁闷,自己和那个学生无冤无仇的,竟然莫名其妙的被他干到医院来了,而且最倒霉的是,自己听了便上一个学生的提醒,哪知道那个铁饼竟然会临时拐弯,早知道自己就站在那里不动了!

    第二天一早,我一觉醒来发现已经是七点十五了,拨开身上两个女人的大腿,起来穿好衣服,来到厨房,发现何惜缘仍然是早早起来就把早饭预备妥当,见到我之后,脸一红说道:“刘大哥,你和两位姐姐来吃早饭吧!我多预备了两人份。”

    我看了看红着脸的何惜缘,有些莫名其妙。看看自己的裤子拉链也没有什么不妥阿,这丫头害什么羞?简直太奇怪了!

    回到房间,赵颜妍和陈薇儿已经醒了,正在穿衣服。见我推门进来吓了一跳,还以为是我的家人。

    “吃饭吧,惜缘已经准备好了。”我关好门说道。

    “人家穿衣服呢,不许乱看!”陈薇儿双手挡住胸部说道。

    “又不是没看过,昨天还求着我把你强奸死呢!”我色色的说道。

    “哈哈哈!”赵颜妍听我又提起这件事儿,顿时又想起了我妈突然闯进来的情景,忍不住大笑起来。

    “死丫头,笑什么呢!你是不是觉得昨天还不够啊!”我坏笑着说道。

    赵颜妍听后立刻色变,赶紧摇了摇头。昨天晚上被这家伙弄了七八次,下面都快肿了,今天早上起床还有点麻麻的感觉,走路都不是很放利索。

    吃过早饭,临走的时候我爸把我喊道一边,小声问道:“臭小子,你昨天给我的那个还有没有了?”

    “怎么,你都用完了?”我惊讶的说道。我爸也太强了吧?都这个年纪了,一晚上就用完了三个套套?

    “嘿嘿……”我爸干笑着,心想,还不是受了你小子的启发,昨天**大涨。

    “……”我无话可说了,我说我怎么这么色呢,原来是遗传啊!“我房间写字台最下面的抽屉里面还有一盒,自己去拿吧,要是再没了你就只能自己去买了。”

    “好好,那你赶紧上学去吧!”我爸得到了想要的东西,立刻下了逐客令,将我驱逐出去。

    ……

    “刘磊,你出来一下!”我刚进教室,叶潇潇就把我叫了出去。

    “什么事儿啊,叶大小姐。”我问道。

    “捐款的事情我和我爸爸说了,他想找你详细的谈谈,明天周末,你来我家吧!”叶潇潇说道。

    “明天去你家?怎么去?”我问道。

    “明早八点我在学校门口等你,我带你去。”叶潇潇说道。

    “行,我知道了。”我说道。随后回了教室。

    “你别忘了!”叶潇潇在我身后喊道。

    “叶大小姐的邀请我怎么会忘呢!”我一笑进了教室。

    不一会儿叶潇潇也走了进来,一脸的严肃,与刚才那种小女孩的神情判若两人。真是女人的脸变得比变形金刚还快。

    叶潇潇开始讲课,我则是伸了个懒腰,趴在桌子上准备睡个回笼觉。昨天晚上“夜半歌声”了半宿,只睡了两个多小时,现在还真有点儿困。

    叶潇潇看着下面这位自从开学以来没听过一堂课,而且公然睡觉的问题学生不禁皱起了眉头。不知大为什么,每次和他在一起总想找茬,但是往往到了最后都是自己吃了个哑巴亏,难道这人是自己的克星?

    一天无事,本来晚上我还想找颜妍和薇儿一夜**,可是赵颜妍说周末要去她爷爷家,而陈薇儿间赵颜妍有事儿,也不好意思自己一个人去,借口回家帮妈妈忙活酒店的事儿早早的离开了。

    “刘磊!”我正拿着车钥匙准备开门,从身后传来了一个我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声音。

    我回过头去,发现站在我身后的正是小灯泡许芸。

    “什么事儿吗?”我转身说道。虽然我不明白我对她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但是我始终认为那肯定不是爱情,因为那只是出于一种男人的自尊。在咖啡店的那件事儿,深深地刺伤了我的自尊心,在她看来,我只不过是一个冒充她男朋友的人,而我还傻傻的以为,美女对我垂青了呢。

    “我……”许芸一时语塞,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啊,自己找他做什么呢?虽然自己之前当着许多人的面说出了那些豪言壮语,但是自己毕竟是个小姑娘,面对自己喜欢的人的时候却不知道如何开口。

    两个人啥站了半天,也没说出一句话来。最后还是我打破了寂静,说道:“那个齐大鹏不去烦你了?”

    许芸脸一红,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那就好,不过他虽然傻傻的,但是人倒是满实在的啊!”话一出口,我就后悔了,我怎么这么傻x呢!当面夸奖我的情敌。

    点了点头,小声的应了一声。

    “你又拿我当了一次挡箭牌,呵呵!”我随口说道。

    话一出口,许芸的脸色一变,本来红扑扑的小脸立刻就暗了下来,强颜欢笑道:“嗯,谢谢你。又帮了我一次……我没什么事儿了,那我先走了!”

    说着,就转身跑开了。

    我一愣,在许芸转身的一瞬间,我分明看见在她的眼中有一些晶莹的东西滑落。难道……

    我才意识到自己那几句话说得是多么的傻x,一原来这一切都是真的,小灯泡果然对我产生了感情。或许她今天来找我,是想和我说些什么的,没想到就让我那几句不合时宜的玩笑话把气氛给破坏了。

    我想张口喊住许芸时,发现我的前面已经没有人了,路灯下,只剩下板油路上那点点的晶莹……

    也许刚才我稍微主动一点儿,许丫头就会变成我老婆中的一员了,可是这一切却让我硬生生地给破坏了。那本来垂手可得的幸福现在变得如此的遥远。一瞬间,我也明白了自己的感情,我还是很在乎许芸的。

    可是现在……我不禁长叹了一口气。

    有时候幸福就在一瞬间,抓住了就是永远,错过了,也仍然是永远。

    这份错过的爱情还能失而复得吗?我摇了摇头,顺其自然吧。总不能让阎王老哥帮助我再重生一次吧!

    我打开车门,上了车,刚准备发动汽车,一个大盖帽“当当”的敲了两下车窗。

    我摇开车窗玻璃问道:“什么事儿?”

    “谁让你把车停这儿的?你这是乱停乱放知道不?”大盖帽说道。

    “乱停乱放?这里是银行的停车场,好像和你没什么关系吧?”我奇怪地说道。我明明把车停在了银行大院里,这交警好像也管不着吧!再说了,我这车上挂的可是政府的牌子,一般交警哪里回来没事儿找事儿?

    “银行怎么了?银行就不是国家的了?只要是国家的地盘我都管的着!”大盖帽强辞夺理的说道。

    “笑话!按照你这么说我停在自己家的车库里也是乱停乱放了?”我心情正不好呢,于是讽刺道。我一点儿也不怕他,我根本就没有违反交通规则,就算违反了,打个电话给姜永富也能轻松搞定。只不过不愿意麻烦罢了。

    “你敢这么和警察说话!我看你以后是不想开车了吧?驾驶证拿出来!”大盖帽吓唬我道。

    “凭什么?”我冷眼说道。

    “凭什么?就凭我是警察!”说着就准备拉开车门。

    就在他低下身子的一瞬间,我的眼前一亮,立刻有了一种了然于胸的感觉。这个人根本就不是什么警察,身上穿的警服上面还有“xx成衣厂”的字样,只不过刚才黑天看不清楚,我以为是警号之类的东西,可回距离近了,借着车内的灯光被我看得一清二楚。警服都是特制的,怎么可能还在上面绣上“xx成衣厂”这种广告的字样!

    原来是个骗子,难怪连自己的车牌都不认识!我心中冷笑,既然是个骗子,那就好办了,别怪自己不客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