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驾驶证没带!你想怎么样?”我冷笑道。

    “没带?”大盖帽一愣,心想这开车还有不带驾驶证的?不过没带更好,即使他带了,对自己也没什么用。于是说道:“乱停车,还没带驾驶证,罚款二百元!不然就把车扣了!”

    “罚款?行吧,你给我开张收据。”我平淡地说道。

    “收据?”大盖帽又是一愣,今天怎么这么不顺呢,平时罚款也没见有人要收据啊。不过灵机一动说到:“要收据的话四百!”

    “四百?也行,你给我开一张吧!”我面不改色的说道。

    “啥?”大盖帽本以为吓唬他一下他就不要了,没想到四百也行?早知道说四千了,吓死他。

    “怎么了?你该不会是连收据都没有吧!”我问道。

    “收据用完了!二百块钱拿出来,不然就别想走!”大盖帽鸡眼了,开始耍起横来。

    “是吗,那好吧。我兜里没有钱,跟我回家拿吧!”我点了点头说道。

    大盖帽一听我屈服了,立刻眉开眼笑。二话没说,拉开后面的车门就坐了进来。对我说道:“走吧!不过你别耍什么花样!不然我就不客气了!”

    “我一个学生还能耍什么花样!”我指了指副驾驶上放着的书包说道。

    大盖帽一看,立刻乐了。这家伙原来是个学生,那就好办了。于是也就放松了警惕,挥了挥手,示意他开车。

    本来还想教训这个赝品一顿,但是由于心情欠佳,直接把车开向了派出所。

    “你家住哪儿?怎么这么远,还没到呢?”大盖帽不耐烦的问道。

    “到了!”我猛地一脚撒车,大盖帽措手不及,一下子撞在了前挡风玻璃上。

    “妈的!你找死吧!”大盖帽被撞得晕头转向,大怒道。

    我一把拎起大盖帽的脖领子,像小鸡一样的拎出车门。

    大盖挣扎了两下,发现根本挣脱不开,吓了一跳,惊慌道:“你要干什么!”

    “等一会儿你就知道了。”我拎着大盖帽进了派出所。

    大盖帽见我要把他弄到派出所,反而安静了不少,也不再挣扎,一副准备看好戏的样子。

    我也没在意,径自走进了派出所,把大盖帽往地上一摔,对值班的警察说道:“报案,我抓了一个假警察!”

    “假警察?”值班警察一抬头,看见了地上的大盖帽,顿时一皱眉。

    “姐夫,救我!”大盖帽被我一只脚踩在地上动弹不得,见到值班警察,立刻求饶道。

    值班警察的脸色立刻不好看起来,心里骂道,你个大傻逼,不说话能死啊!这下好了,让人家知道咱俩的关系了,事情反而不好办了。但是嘴上却说道:“这个人不是假警察,是我们派出所的联防员!”

    “联防员?联防员穿什么交警的衣服!”我冷冷的问道。这个值班警察竟然是这个假交警的姐夫,他说的话我怎么会相信!

    “穿什么衣服是我们派出所里定的,也不需要告诉别人吧!”看得出来,值班警察不想跟我废话。

    “是吗?那联防员也没有罚款的权力吧!”我不依不饶的说道。

    “罚款?怎么没有了!我有的权力他都有!”值班警察见我还踩在假大盖帽的身上,有点不愿意了。

    “那联防员总该有证件吧,拿出来给我看看!”我有点怒了,偏袒自己的小舅子也没有这么偏袒的吧!

    “你***怎么那么多废话呢!赶紧让他起来!”值班警察不耐烦了,伸手就过来推我。

    我自然不能让他得逞,轻描淡写得用手一挡,就把值班警察弄了个趔趄。

    “吆喝!反了你了!你敢袭警?”值班警察立刻急眼了,两眼一瞪,指着我叫道。

    “请你把手指头放下!你这个样子就是一个人民警察对人民的态度吗?”我瞪了他一眼。

    “什么态度?对好人那自然不是这个态度,但对于你就这个态度!”值班警察见我丝毫不给他面子,立刻失去了理智。

    “那你的意思就是我是坏人了?你搞清楚了,我是来报案的!”我厌恶的说道。

    “报案?我看你是来捣乱的吧!来人啊,把他给我抓起来!”值班警察对屋里面喊道。

    “你做人不要太嚣张了,凡事还是给自己留一条后路为好,别怪我没提醒你,你要是不把这件事给我处理好了,我让你明天就失业!”我强忍着心中的愤怒说道。

    “威胁我?哈哈!我张大明从来没见过像你这样的!我告诉你,我要是愿

    时都可以把你拘留了!”值班警察说道。

    这时候,又从里屋跑出来两个警察,对值班警察说道:“张哥,怎么回事儿啊!”

    “把这小子给我抓起来,好好照顾他一下,竟然敢袭警!”张大明指着我牛逼闪耀的说道。

    “哎?张哥,这不是你小舅子吗?”出来的两个警察的其中一个惊讶的指着趴在地上的假大盖帽说道。

    “哼!连张哥的小舅子都敢打,我看他活得是不耐烦了吧!”另一个出来的警察满脸愤怒的说道。

    说着,两人就要上来,一左一右的将我架走。我当然不会让他们得逞,随便一闪,两人就扑了空。

    “有两下子?”那两个警察一愣说道:“不过你既然进了这个地方,就没那么容易出去了!”说着,就从旁边的架子上抄起了一根电棍,扭开上面的开关,噼噼啪啪的闪着火光就冲着我走了过来。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怎么又来这招啊?当我还是当初被杨树光抓走时的小孩儿吗?

    “你们两个最好别缠和这些没用的,不然别怪我没有提醒你们,这年头找个旱涝保收的工作也不容易!”我面无表情地说道。

    “什么?哈哈哈哈!就凭你?”拎着电棍的那个警察好像听到了这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一样,大笑了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派出所的门被推开了,进来了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见到眼前的情景一愣,立刻严肃的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李所,我们抓了一个来派出所捣乱的!”张大明赶紧解释道。这位李所长的脾气他可是知道,有名的较真,说一不二,办案极其的认真,要是让他知道自己徇私那自己可是有受的了。于是对其他两个警察使了个眼色说道:“先把他带下去,一会儿我亲自审问!”

    “等等,我没问你!”李所长瞪了一眼自作主张的张大明,这不是胡扯么,眼前这个人来派出所捣乱?打死他也不相信!随即转过身来和蔼的对我说道:“这位小兄弟,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会吧?这个叫李所长的也过分相信我了吧?难道我看起来这么面善?于是我把抓到了一个假警察的事情对他说了一遍。

    只见李所长怒目园睁,指着已经从地上爬起来,在一边低着头坐着的假大盖帽问道:“张大明,他说的是不是真的?”

    “李所,你别听他乱说……其实……”张大明连忙辩解道。

    “什么也别说了,到底怎么回事儿我会判断,你们两个,先把那个冒充警察的人给我抓起来!”李所长对刚才那两个要来抓我的警察命令到。

    “姐夫,救我啊!怎么么回事儿啊!”假大盖帽惊恐地说道。

    张大明一听,肺都要气炸了!这个恨铁不成钢的小舅子,自己要不是为了包庇他,也不能让所长骂!此刻他这么一句话,就道明了与自己的关系,李所长再傻也能猜出来个所以然了。

    “还是亲戚啊!好,很好,张大明,我看你是不想当警察了是不是?人民警察的职责让你忘的一干二净了啊!”李所长冷笑着说道:“你先下去,一会儿把枪和证件交上来,你可被暂时放假了!”

    “所长,我……”张大明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不过不可能啊,这个所长向来都很仔细的,这一次为什么这么异常?一上来就断定是自己的错呢?

    “什么也别说了!”李所长冷脸说道。转过身子不再看他。张大明只得垂头丧气的进了里屋。

    “小兄弟,对不起了!是我没管好自己的手下!”李所长宝钱的对我说道。

    “没关系的!我还要谢谢你及时赶到呢!”我见事情圆满地解决了,也就不再说什么了。

    “应该的!应该的!”李所长送我出了派出所的门,并向我保证,假冒警察这个人肯定严惩不贷。

    看着我离去的背景,李所长终于松了一口气,还好自己来的及时,不然今天这件事儿要是闹大了,自己也要跟着背黑锅。今天的这个人他在一次去市局汇报工作时看见过一次,当时市局的姜局长和他称兄道弟,后来一询问才知道,原来是赵书记的孙女婿!这样一个人,打死他也不信,会没事儿闲的,平百无故的来到派出所捣乱!再加上联想到张大明平时的行为,很容易就能看出谁对谁错。只不过那个倒霉的张大明,被开除了还不知道是因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