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顿时愣在当场。这生活真是乱了套了!

    “刘磊,我好像真的喜欢上你了。”叶潇潇歪着脑袋轻声说道:“虽然这听起来好像很荒谬,但我也搞不清楚我现在的心情。很乱!我听见你提起赵颜妍就莫名其妙的生气,你一定觉得我刚才是个野蛮的女孩儿是吧……其实我平时不讲粗话的……刚才一激动……就……”

    叶潇潇没有在说下去,而是红着脸坐在床上。我想她也觉得我们两人的关系很尴尬吧!其实师生恋倒也没什么,在未来的几年中就会成为车会上一个普遍的现象,但是在九十年代,似乎还是个很讳忌的话题。虽然不存在什么道德伦理的问题,但是还是很另类的。

    我见叶潇潇软了下来,还有点儿真不知道怎么办。确实如她所说,我不可能把赵颜妍扔了。但是难道让我把她给扔了?好像也不太可能。既然成为了我的女人,我肯定要对她负责。只是我和她目前的关系,让我们二人彼此都很尴尬。但最主要的却不是这些,而是我还有其他的老婆!不知道叶潇潇是否能忍受得了,与她们和平共处。想到这里,我一咬牙,有些事情还是提前都说明白比较好。如果叶潇潇真的接受不了,那我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了。于是我说道:“潇潇,既然有些事情已经成为事实,那么我就有责任告诉你我的一些事情!我和赵颜妍之间的感情之深不是你能想象的到的,其中的曲折我想用惊天地、泣鬼神来形容丝毫不为过。所以我也不可能把她给扔了!换一种角度来考虑,如果我真把她扔了,娶了你,保不准哪天又冒出来一个莫名女的,我也同样能因为她把你给扔了。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叶潇潇听后什么也没说,表情有些不自然,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幽幽地说道:“傻瓜,我逗你玩的!我怎么可能喜欢上一个比我小好几岁的小男生呢!你以为你是谁啊,就算你夺走了我的第一次,那能怎么样?这都什么年代了,别以为我被你干了就得成为你的女人,做梦吧你!哼,我要不是看你年纪还小,成绩又好,怕耽误了你的前途,我早就报警让警察抓你进监狱了,我还留着你啊!”

    虽然叶潇潇说的声色俱厉,但是那幽怨的表情却彻底出卖了她。人见尤怜。

    “潇潇,你听我把话说完!”我强忍着内心的澎湃说道:“我不能扔掉赵颜妍,同样我也不会把你扔掉!你是我刘磊的女人,一辈子都是!我不允许我的女人受委屈!”

    叶潇潇就像溺水的人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一样,眼睛一亮,随即又黯淡了下来。眼中的泪水止不住地流了下来,哽咽着说道:“那我算什么?情人?小老婆?还是二奶?”

    “如果你愿意你也是我的老婆,我会像对赵颜妍一样对你的。”我不带有丝毫犹豫的说道。

    “哈哈。你为你是谁?阿拉伯土皇帝还是印地安酋长?娶两个老婆?”叶潇潇不屑的说道。

    “其实……事实上你是第三个……”我汗颜道。

    “什么?!第三个?”叶潇潇惊骇的说道:“你除了赵颜妍之外还有其他的女人?”

    “事实上大概是这样的。我还有一位女朋友,也是咱们学校的。高三一班的,叫陈薇儿。”我解释道。

    “陈薇儿?”叶潇潇一愣说道:“你说的是高三年级的全学年第一的那个那孩子?”

    “是啊,不然还有谁。”我说道。

    “那个女孩子很文静的,怎么会……你是不是欺骗她了?”叶潇潇皱眉道。

    “没有。事实上赵颜妍也知道,而且两人的关系非常好,就像姐妹一样。”我干笑着说道。

    “……”叶潇潇张大了嘴巴半天没说话,过了一会儿才道:“刘磊,你不会是蒙我吧,现代版的娥皇女英?”

    “大概没有。所以我想你也能融入到这个集体中去。”我继续说道。

    叶潇潇猛然摇了摇头,用手擦干了自己脸上的泪水道:“不可能,这太荒谬了!我……我想我接受不了。”

    我看着满脸泪痕的叶潇潇,有种说不出的哀伤。有些心酸,有些爱怜。

    “就当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吧,我们之间根本不可能的。你也不用愧疚,发生了这种事情,都不是咱俩所愿望的。过了

    我还是我,你还是你。”叶潇潇痛苦的一笑说道。

    “可……”我还想说什么,叶潇潇就打断了我道:“不要说了,把它当作一次美好的回忆也未尝不可。你走吧……”

    我叹了口气,我还能说什么呢。起身穿好衣服,打开了房门,出了去,又小心的关上了。

    叶潇潇看着那远去的背影,心中所有的感情在一瞬间全部宣泄出来,一头埋进自己的被子里面,眼泪流水一般的落了下来。

    真的能当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吗?恐怕不能。

    自己昨天还是个小女孩,一夜之间就变成了女人。保存了二十三年的贞操一觉醒来之后就没有了。自己恨他吗?显然不恨,要不早就报警了。

    叶潇潇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第一次会在这样一种情况下失去,她不是没有幻想过第一次的情景,鲜花,美酒,烛光晚餐。叶潇潇并非十分保守的女人,没有想过要把第一次留到新婚之夜,但至少也要献给能和自己厮守一生的男人。没想到第一次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没了,连什么感觉都不知道。如果早知道会发生这些,叶潇潇宁愿昨天晚上自己是清醒的。但是如果自己真的是清醒的,自己还会让这个混蛋夺去自己的贞操吗?叶潇潇不知道。

    ……

    我面无表情的走出叶潇潇的房门,发现叶伯伯和叶伯母早就醒了,正坐在客厅里看着电视。见我出来,叶伯母表情尴尬的说道:“小刘,你醒了?”

    “嗯。伯父、伯母,如果没什么事儿那我就先回去了!”我不想再在这个尴尬的地方久留,如果一会儿叶潇潇出来,我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她。

    “再坐一会儿吧,一起吃了早饭再走!”叶伯伯说道。

    “还是不打扰了,昨天一夜没回家,家里人该担心了!”我很难看的笑了笑。这种情况下,我跟本就笑不出来。

    “那……好吧,我送送你。”叶伯母说道。

    ……

    “咱们女儿怎么还不起来啊?”叶伯伯担心的说道。

    “不知道啊,可能是昨天喝多了吧!”叶伯母说道。

    “你说你出的这个馊主意,小刘生气了吧!”叶伯伯不高兴地说道。

    “我不是想让他有一种已成事实的感觉嘛!谁知道他这么早就起床了!”叶伯母说道。

    “你说咱们女儿不会真和他那样了吧?”叶伯伯担心地问道。毕竟两个年轻人什么都没穿在一起睡了一宿。

    “应该不会!你放心吧!小刘才多大,再说了,咱们女儿要是被她那样了,早就冲出来大喊大叫了,还能安心睡觉?”叶伯母说道。

    “要是她还没睡醒呢?”叶伯伯继续担心的说道。

    “女人第一次之后醒的很早的,根本就睡不踏实。我是女人,我心中有数!”叶伯母自信的说道。

    叶伯伯听后无奈的摇了摇头道:“没发生什么最好,不然你让潇潇怎么处理它们之间的关系啊!她可是小刘的班主任啊!”

    “班主任怎么了,当年你还是我们班讲师呢!”叶伯母瞪了一眼叶伯伯说道。

    “那怎么能一样!希望潇潇不要责怪咱们做父母的,都这么大了还没个男朋友,能不着急么!”叶伯伯叹了一口气说道。

    ……

    春天的早晨,气温异常的凉,冷风吹在脸上,让我的头脑立刻清醒了不少。我都干了些什么啊,整个都乱套了!

    打开捷达车门,发动了汽车。经过门口的门卫处时,站岗的小兵还给我敬了个礼。可能把我当成是省里某个领导了吧!

    我的脑子混乱一片,和叶潇潇发生了已有的事实,如果这时候把她给扔了,我做不到。但是事情来得却是太突然了,让我有些措手不及。

    正心烦意乱呢,忽然感觉轰隆一下子,我顶到了一辆车的屁股上。一抬头,发现我不小心竟然闯了一个红灯。

    再一看,t***,一)gt;了!不过这跑车还真有些眼熟!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都怪我刚才一时走了神儿。

    推开车门,下了车,看见一个交警正向我的方向跑了过来。

    “怎么回事儿啊!”那个交警牛气的说道。在他看来,这起交通事故明显就是我全责,再加上我撞的还是一辆跑车,所以一上来就开始质问我。这年头,在松江市能开起跑车的,肯定都是些人物!就算这辆捷达不是全责,也要尽量帮助跑车开脱的,更何况这捷达是百分之百的全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