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警拿出一个本子,正要抄下我的车牌,但是扫了一眼之后,脸都要绿了。松a00077这种车牌可不是随便就能挂上的,那照!

    交警立马换了一副嘴脸,和蔼的对我说道:“不好意思哈,我这也是例行公事啊,请不要介意!”

    交警嘴上如此说,心里却想着怎么替领导开脱一下,把责任分给跑车一部分。但是当他看见跑车的牌照时,差点没晕倒,这跑车上面竟然挂的是军牌!交警心里暗自苦叫,自己怎么这么倒霉呢,碰上这么一档子事儿!这两方面的人马都不是自己能招惹的起的,万一处理不好,反而惹得自己一身不是!

    “咦?刘磊,怎么是你?”从跑车上下来一个年轻的女子,正要发怒,但是见到我后,不禁一愣。

    “!”我一下子就认出来了,这女孩子正是吴胖子的姐姐吴!

    “你是不是看我的车不顺眼啊,这都第二次了!”吴故意板着个脸说道。但是任谁都会看出,这丫头满脸的笑意。

    “哈,两位认识啊,那你们就私了吧,我先走了啊。”交警一看两人认识,立刻像见到救星一样,飞一样的跑开了。

    “上次是你违章好不好,小姐。”我摊开双手说道。

    “那你这次就报复我?”吴白了我一眼说道。

    “拜托!我根本就不知道是你地车!对了。你这车怎么变成蓝色的了?还有,你怎么把牌子也给换了?”我指着那辆兰博基尼奇怪的说到。

    “唉!别提了!我上次差点让人给打劫了!”吴叹了口气说道:“就你出的什么破主意,给我的车上挂了一个吉祥号的车牌子!别人还以为我是个富婆呢,结果叫几个匪徒给盯上了,有一天在小路上劫我!之后我就吴天要了副军牌子挂上了,看这回谁还敢劫我!”

    “那和这车的颜色有什么关系?难道重新喷漆人家就不知道你这是跑车了?”我莫名其妙的说道。

    “你以为我愿意啊!我地车都让那帮人给弄花了!所以才花高价去喷了一次漆,本来还想喷原来的那个颜色,但是一想到同样是花钱。还不如改一个眼色!”吴心疼的说道。

    “然后呢?他们得逞了么?”我继续问道。这个吴还真是傻的可爱,这么名贵的车,就这么随便换了个眼色!

    “得逞?就凭他们?敢抢劫我,那是不想活了!那些人全让我打成生活不能自理了,估计现在还在医院里躺着呢!”吴得意的说道。

    我汗!这丫头还不是一般地野蛮啊,怪不得吴胖子对她闻风丧胆!

    吴看我如此的表情。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立刻换了一副乖巧的样子,柔柔的说道:“我……我平时都很温柔的,只是那天太生气了……”

    虽然我在感情方面非常迟钝,但是就算我再傻,我也能猜到这丫头对我有意思,但是我对她总是不太感冒!要说漂亮,吴的确很漂亮,但是我却没有那种和她继续发展的**。

    “哦,是这样啊!看来我又得破费了!”我说完这话,真想抽自己一下子。这不明摆着给吴机会吗!我想他这回肯定不能放过的!

    果然,吴听后立刻说道:“是啊。过几天你一定要再赔我一辆新车!”

    我日!莫名其妙的把叶潇潇给干了,我的感情生活已经够乱乎地了。要是再搅和进来一个吴,那还让不让我活了!

    “呃……你的车貌似也没什么吧,跑车都结实地很,你看我的车才比较惨重!”我指了指稍微有点儿掉漆地兰博基尼和保险杠子已经被撞掉的捷达说道。

    “不管!你已经答应我了,你是不是讨厌我啊?”吴不高兴地说道。

    晕,又来这招儿!我不过我现在正为叶潇潇的事情烦心呢,根本没空哄这个小公主,于是从口袋里掏出支票本。签了三百万的支票递给吴说道:“那好吧,我把钱给你。你自己再去买一辆吧!好了,就先这样吧,我还有事儿,改天见啊!”

    说完,我就挥了挥手,钻进了捷达车里,倒车,打舵,踩油门,离开。

    吴咬牙切齿的看着手中的支票,愤恨的说道:“我就这么令你讨厌吗!哼,我早晚会让你喜欢上我的!”说完,就把手中地支票撕了个粉碎,抛在了空中。转身上了兰博基尼,一脚油门下去,把车开得飞快,就像火箭发射一样。

    只剩下不远处那个交警,莫名其妙的看着这两个先后离去地人和车,摇了摇头道:“真搞不懂这些上流社会的人,人家把她车撞了,她反而满脸微笑,人家赔了她钱,她反而生那么大的气!”

    远处的我,在倒车镜中把吴的举动看得一清二楚。我是不是有点儿过分了?我心中一叹,自从我重生以来,莫名其妙的桃花运不断。先是赵颜妍,然后是夏,接着是陈薇儿,许芸,现在又来了一个吴!也许,我这么做才是真正的对她好吧!吴根本不属于我这个***里的人,她也不了解我的生活,她这种性格势必不会容忍我妻妾成群。所以这种不必要的麻烦,以后还是少点儿招惹为妙。

    至于我的捷达车,已经让我给撞得惨不忍睹了。看来也该到了换车的时候了。做人有时候还是要强势一点儿,不然人家还以为你是怂包,什么牛鬼蛇神地痞流氓都能欺负到你的头上来!

    遭烂的心情,让我有一种想要发泄的冲动,不知不觉间,把车停在了一间酒吧的门口。

    说实话,我以前很少来酒吧这个地方,这里面的人鱼龙混杂,很多都是出来混的人,是非很多。不过我却并不怕什么,先不说我那身功夫,最主要的是,这附近的场子,都是郭庆在罩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