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早,我按照名片上的地址驱车来到了那家青龙保安保全公司。这家公司座落在新江市的市郊,人烟稀少,但是却很容易找得到。昨天我回去之后就和赵军生打听了一下,这家公司的知名度还是蛮高的,全国很多知名人士和成功人士的保镖都是从这里聘请的,据说这里面的高级私人保镖很多都是从特种部队退役下来的,拥有很高的洞察力和应变能力。比如前段时间来新江市开演唱会的大明星苏颖姿就是他们的客户之一。

    想到苏颖姿这个小妮子,我不禁邪邪的一笑,明星有时候也有很多不为人知的一面的。

    “先生,您有什么事儿吗?”负责接待的前台小姐微笑的对我说道。

    “恩……你们公司的陈俊东陈主管在吗?”我问道。

    “请问先生您有预约吗?”接待小姐依然微笑着问道。

    “是他让我来找他的,我这里有他的名片。”说着,我把名片递给了接待小姐。

    接待小姐接过名片看了一眼又还给我道:“您稍等,我打电话请示一下陈主管。”说着,就拿起了前台的电话,拨了一个内线的号码。

    “喂……陈主管,我是小张,这里有一位先生拿了您的名片要见您……”说完,接待小姐抬起头了对我说道:“先生您怎么称呼?”

    “你就和他说是昨天在兰生西酒吧里的那个人。”我想了想说道。

    “陈主管,他说他是昨天在兰生西酒吧里的那个人……嗯,好的,我知道了。”接待小姐挂断了电话,对我说道:“先生,陈主管请您过去。陈主管的办公室在二楼,先生请从这里上楼,然后左转第二个房间就是业务部。”

    “好的,我知道了。谢谢你。”我微微一笑说道。

    “不客气。”接待小姐很自然的说道。

    我按照接待小姐所说的位置找到了一扇挂着“业务部经理办公室”牌子的门。我敲了敲门,只听里面说道:“请进。”

    我推开门,就看见了昨天在酒吧里遇见的那个黑西服陈俊东。此刻他正坐在一张老板椅上,悠闲自得的看着报纸,桌上还有一杯正冒着热气的茶水。

    “考虑的怎么样?有没有加入我们公司的意向?”陈俊东放下手中的报纸,对我和蔼的说道。

    “加入你们公司恐怕暂时是不太可能了,我这次来的主要目的是想给我自己挑选几个保镖。”我耸了耸肩,摊开双手说道/。

    “哦?给您自己聘请保镖?”陈俊东一愣,仔细地打量了我半天,旋即就明白了过来,是自己搞错了。这个年轻人身上的穿的衣服虽然都是休闲装,但是一看就是价格不菲的那种品牌货!昨天在酒吧里光线太昏暗了,没有打量仔细,竟然还想拉拢人家进自己的公司!这个年轻人一看就是一位有钱的公子哥,陈俊东不禁为自己说过的话有些汗颜。尴尬的说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搞错了,竟然把您当成了来找工作的……不过兄弟这可就是你的不地道了,昨天和我说你是无业游民,还说现在工作难找……唉,这不,我都误会了!”

    “没关系。”我一笑,说道:“不过不瞒陈主管,我的确没有工作,我只是个学生而已。”

    陈俊东暗暗心惊,如此看来,这个年轻人家里肯定非富即贵,不然一个学生怎么能来聘请保镖!不过让他感到奇怪的是,以这个年轻人的身手,还用得着再去找保镖吗?于是道出了心中的疑惑:“您还需要聘请保镖吗?以兄弟的身手,恐怕我这个保安公司里都没几个人是你的对手。”

    “呵呵,我能不能打和我找不找保镖是两回事儿!其实我这个人并不喜欢动手打架,只是有些时候被逼无奈,如果有了保镖,有些很多鸡毛蒜皮的小事儿,比如昨天在酒吧里的那件事儿,就用不着我亲自去动手了。”我摇了摇头解释道。

    “哦,原来是这样!”陈俊东恍然大悟道:“了解,了解!”

    陈俊东站起身来,给我搬了一张椅子,然后又用一次性的塑料杯子给我冲了一杯热茶水。

    “兄弟贵姓?”陈俊东打开一个客户的资料登记本,对我问道。

    “我姓……刘,刘磊。”我犹豫了一下说出了自己的真名。这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我对外公开的身份不过就是一个高中学生。

    “原来是刘先生,不知道刘先生想聘请什么样的保镖呢?”陈俊东在本子上边写边问道。

    “你们这里都有什么级别的保镖?”我和了一口热茶水问道。这茶水的味道还真不错,刚才我看

    东的茶柜上放了三盒茶叶,给我沏的是左面最好的极井茶。其他两盒分别是铁观音和杂茶。我想这肯定是陈俊东为了接待不同身份的客户而准备的。我刚才如果说我是来找工作的,他此刻没准儿给我泡的就是杂茶了。

    “我们这里提供的保镖有负责公司治安和私人安全两种,而刘先生您要找的就是负责私人安全的。我们这里的普通保镖基本上都可以满足普通人的人身安全,比如遇到抢劫的或者小流氓什么的,都可以轻松解决。但是如果碰到职业打手或者更狠的角色就无能为力了,这种情况下就需要我们公司的高极私人贴身保镖了,这些保镖都是从特种部队或者地下拳市退役下来的,拥有丰富的格斗和搏击经验,临场随机应变能力也比较强,但这种保镖的佣金也非常高!”陈俊东很职业的解释道。

    “哦?你说的那种高级保镖真的很厉害吗?”我不太相信的问道。因为在那次曙光集团举办的私人酒会上,苏颖姿的那两个保镖简直就是笨蛋!

    “这个自然!不然也对不起他们的价格!我们公司的宗旨就是,让每一个客户觉得物有所值!”陈俊东微笑着说道。

    “陈主管,介绍一下价格吧。”我说道。

    “我们这里最高级的贴身保镖佣金是十万元。级别低一些的从一万元到五万元不等,刘先生,你有什么要求吗?”陈俊东递给我一张类似价格表的简介给我。

    我接过价格表没有看就随手放在了桌上,说道:“只要能在我手下过得了三招的人,我都按照最高佣金支付给他。有多少人要多少人。”

    陈俊东听后一愣,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我。在他看来,我虽然功夫不错,但是这个海口夸得也有些太离谱了!就算他再怎么能打,自己公司里的那些高级贴身保镖能接过他三招的肯定也不在少数,没有一百也有八十,难道真像他所说的,有多少人要多少人?那一个月可就是好几百万啊!

    “怎么,陈主管,是对我的生意不感兴趣还是怀疑我的能力?”我看出了陈俊东的心中所想,于是问道。

    “这倒不是,只是刘先生这个要求实在是太怪异了。我们公司优秀的保镖也不在少数,难道……”陈俊东迟疑了一下问道。

    “既然没有什么疑义,我想请陈主管立刻就去安排一下,我说话算话,只要在我手底下走过三招的人我都会高薪聘用!”我毫不置疑的说道。

    “既然刘先生这么坚持,那陈某只好恭敬不如从命了,只是按照我们公司的规矩,是要先预付百分之十的定金的。”陈俊东有些为难的说道。毕竟预付定金这个做法,在很多有钱人看来,是对人的不信任,但是迫于公司的规定,又不得不提出来。

    “没关系。”我摆了摆手说道:“陈主管你也是替公司做事,我了解的!”说完我从口袋里掏出了支票本,签了一张五万块的支票递了过去。

    陈俊东见我拿出支票本,有些愣神儿。这年头还不怎么时兴签支票,小孩儿出门签支票的更是少之又少!陈俊东今天算是见到什么叫年少多金了,本来百分之十的定金人家直接付给你了百分之五十!和这种爽快人打交道,陈俊东也感觉到非常的舒服,不知不觉中,态度友好了许多。

    “请您稍等,我打电话验证一下。”陈俊东说完,两手一摊,露出了一脸无奈的表情说道:“没办法,是公司的规矩。”

    我一笑,表示理解。这也是无可厚非的,陈俊东虽然是这个公司一个部门的主管,权力也不小了,但是毕竟也只是给人家打工的,自己说得不算。而且,人家凭什么会相信我这个只见过两次面的人呢?说实话,陈俊东这个人为人处事的作风我很喜欢,公私分明,不冲动,做起事儿来头头是道,让人挑不出毛病来,绝对是一把生意上的好手!不知道这家保安公司花了多少钱挖到的这个人才,以后有机会把他弄到曙光集团去。我邪恶的想着。

    几分钟过后,陈俊东已经从银行那里确认了支票的真实性,高兴的对我说道:“刘先生,您久等了,我现在就去召集公司里面没有人物的保镖到练武场,接受您的考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