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这样的,苏小姐想请你做她的私人保镖,你有什么问题吗?”王经理对我说道。

    “没有,我只是想知道,这次的报酬如何?”我摇了摇头问道。

    “报酬?”王经理很奇怪,像我这种一上来就谈报酬的保镖他还是头一次遇到!但是他见我连小威都能打倒,不知道我的来路,也不敢私自报价。

    “呵呵,报酬方面还不是问题,不知道刘先生期待的报酬是多少?”苏援朝说的虽然温文尔雅,但是眼中却冲满了鄙夷,肯定是把我当成了见钱眼开的家伙了。

    “十万。”我报了一个价格,说实话,这点儿钱对我来说根本不算什么,还没有曙光集团一秒钟赚的多,但是如果要的太低了,那么就显得我太没水平了。

    “十万?呵呵!”苏援朝一笑:“一个月才十万块,我苏援朝还是能付的起的!”

    “苏先生,我说的是一周十万!”我摇了摇头说道。

    “一周!哼!你开玩笑呢吧!一个小小的保镖也敢狮子大开口!一周十万?我看你是想钱想疯了吧!世界上的顶级保镖也没有这个价的!”苏援朝怒道。

    陈俊东见苏援朝动了怒,一个劲地在旁边给我使眼色,意思是让我不要得罪了这位财神爷。但是我却装作没看见的样子说道:“用不用我你自己决定,价格就是这个价格!”

    “爸,四十万就四十万吧!”苏颖姿插话道。在她看来,四十万这个报酬都已经很低了。

    “哼!好吧,这点儿钱对我苏援朝来说也不算什么!不过小伙子,老夫奉劝你一句话,做人不要太贪!”苏援朝缓和了一下脸色说道。

    “我还没说完呢,聘用我的同时,必须同时聘用我的助手。”我说道。

    “什么!?你的助手?你的助手是谁?”苏援朝不耐烦地说道:“你要是有事儿就一次说清楚,老夫没时间和你废话!”

    “爸!”苏颖姿皱着眉头撒娇道。她要不是怕羞人,真像当场就告诉自己的父亲,这个人就是那天救了自己的人。

    “我的助手就是小威,他的佣金和我一样。”我面无表情的说道。这个苏援朝,我看着就讨厌,一副大富翁的嘴脸,要不是看在他是苏颖姿的父亲的面子上,早就不鸟他了。

    “你说什么!小伙子,你竟然敢在我的面前讨价还价?”苏援朝冷着脸说道。

    这句话听起来怎么这么耳熟呢?好像原来赵军生也说过。哼哼,等我把你女儿给叉圈了,看你还吼不吼了,我淫荡的想着。

    众人都在纳闷,包括陈俊东也是一脸的疑惑,小威什么时候变成他的助手了?

    只听坐在地上的小威缓缓地说道:“刘先生,我知道你为了我好,但是我的价格没有这么高的!再说了,刘先生,您比我强,跟着你做助手,我心甘情愿,就算没有报酬我也无所谓。”

    小威此话一出,所有人均是一愣!这还是那个心高气傲的小威吗!殊不知,练武者都是这样,碰到比自己强的人,自然而然的就会有一种归顺的感觉,希望能与高手切磋。而小威此刻就是这个感觉,小威见面前的人比自己强了不止一倍,甚至五倍十倍都有了,就有心想跟他讨教,还没等自己开口,对方就想招自己当他的助手,这怎么能让他不高兴呢!

    “条件我只说一遍,行不行你自己决定!”我甩都不甩苏援朝,自顾自的说道。

    “你!”苏援朝气结,黑着脸对王经理说道:“我只要小威一个人,这个人让他哪儿来的,回哪儿去!”

    王经理还没说话,小威就抢先说道:“承蒙苏先生看得起,不过鄙人只是刘先生的助手而已,不单独接任务!”

    苏援朝听后肺都要气炸了!这家保安公司里都是些什么人啊!一个个牛气的不行,自己还没把他们请回家呢,要是请回了家,那还不成大爷了!

    苏颍姿见事情不妙,再这么下去父亲肯定要大发雷霆了,赶紧附耳对父亲小声说道:“你把保镖都得罪了,那女儿就等死吧!”

    “哼!”苏援朝冷哼一声,面色稍微有些缓和的对王经理说道:“你去起草一份合同吧,我签了就是!”说完,就转身出了训练场,王经理连忙跟在后面。

    “对不起啊,我父亲就是这个样子……”苏颖姿红着脸小声说道。

    我无所谓的摇了摇头。既然我现在装保镖,

    融入角色,没必要跟苏援朝这种老顽固至气。

    苏颖姿见我没生气,才快步的跑了出去,跟上了父亲。

    “你没事儿吧?”等他们走后,我才对正坐在地上休息的小威说道。

    小威听后缓缓地摇了摇头。

    忽然我惊奇的发现小威正在运功疗伤!要知道,现在这个时代,是不存在运功疗伤的了!那些个武林秘籍早已经失传,而小威却在运功疗伤!这还不是最主要的,最奇怪的是,小威运功疗伤的方式,竟然与脚丫子教我的方式异曲同工!只不过小威的方式没有异能的帮助,比较粗浅而已。

    “你这疗伤方法是和谁学的?”我惊奇的问道。

    小威一愣,立刻睁开眼睛。这才意识到自己不该在众人面前把自己的秘密暴露出来。自从那次以后,小威几乎就没受过伤,所以也没再用过这种疗伤方式,这次受伤以后,不自觉地就用上了,经过我一提醒,才想到自己这个疗伤方式是保密的!

    我见到小威为难的样子,心中就猜出了个大概,传他这门功夫的人一定让他保密!但是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个人肯定和脚丫子或者其身边的人有联系!

    想到这里,我二话不说,伸出右手搭在了小威的肩上,把一股精神能传入了他的体内。

    小威只觉得浑身一暖,有一股气流在深体内涌动,就像是自己在运功疗伤的感觉一样,只不过要比自己运功强了很多倍!

    当小威从震惊中缓过来时,我已经把手拿开了。

    “你……你怎么会?”小威有些语无伦次的问道。

    我没有说话,只是对他微笑着点了点头。

    “不可能的,这怎么可能!”小威一脸莫名的摇着头。此时他浑身充满了力量,丝毫没有一点儿受伤的感觉!这种感觉,就像是那次一样!但是那个人明明和他说过,世界上,有这种能力的人只有那个人一个!而此时,面前这个年轻人竟然也有相同的能力!

    “你认识脚丫子?”我看出了他心中的疑惑,皱着眉头问道。

    “脚丫子?”小威显示一愣,随后张大了嘴巴,惊骇的说道:“你是说焦牙子道长?你认识他?他在哪里?他还好吗?”

    “你一下子问我这么多问题让我怎么回答?而且你至少应该先告诉我,你是怎么认识脚丫子的,你这一套疗伤的功法是他传授给你的吧?”我摆了摆手问道。

    小威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点了点头说道:“是的……事情是这样的……”

    小威的思绪回到了三年前,非洲的那次任务……

    小威当时还不是青龙的王牌,只是一个很强势的新人,那次执行的任务是陪同一个跨国集团的董事长到非洲某小国的执政党进行商务洽谈,当时一切都很顺利,当地的执政党对这次的商业合作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表示可以继续合作。

    本来这次的任务即将完成了,执政党的首脑亲自送董事长一行人到机场,没想到就在要登机的时候,遭遇了当地反政权组织的伏击,执政党的二号首脑被当场击毙,但是这个却和小威一行没有任何关系,只要执政党的首脑没事儿,商业合作就不会受到影响。但是不幸的是,董事长一行人却因为和执政党首脑在一起而受到了牵连,同行的保镖和商务人员除了小威之外,全部当场死亡,只剩下小威,拉着董事长逃离了机场。

    但是不幸的是,由于对非洲的地形不是很熟悉,逃跑的时候竟然迷了路,不小心走进了原始森林。两人在一起风惨露宿的挨过了一夜,不想第二天竟然碰到了森林的土著。由于语言不通,那些土著将他们当成了敌人,不由分说就开始进攻。小威也不忘了他的职责,保镖的责任就是比主人先死,小威又是一个很尽忠的人,不顾土著那些喂了毒的长矛,拼命保护着董事长,结果当他把土著都打倒了,小威浑身上下也被土著戳得千疮百孔,躺在地上奄奄一息。

    薰事长也因为过度的惊吓和劳累,晕死了过去。

    在小威弥留之际,忽然觉得一股暖流涌上了全身,不知不觉中整个人又恢复了力量。当他睁开眼睛时,发现一个道人正蹲在自己身边,一只手搭在自己的身上。那暖流的来源之处,正是那个道人打在自己身上的那只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