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这个道人还传授了小威一套疗伤的方式就匆匆离开了。小威想拜他为师,可是却被他拒绝了,只是告诉小威,之所以救他,是看在他临危不惧还忠心护主的份上,而且告诉他,这套疗伤方式在人间已经失传,所以不要让其他任何人知道。

    当小威问他的名号时,他说自己是焦牙子,就匆匆离开了。虽然焦牙子不承认小威是他的弟子,但是小威还是对着焦牙子离开的方向磕了三个响头,在心中已经把焦牙子堪称自己的师傅。所以当小威发现被面前的人竟然会师傅的功夫时,心中惊骇可想而知!小威不自觉地已经将自己当成了焦牙子的传人,所以此刻的第一个念头就是,面前这个人肯定是个偷学者!因为师傅当时和他说得很明确,这门功夫已经外传了,而面前这个又是这么的年轻,而功夫却比自己好了不知多少倍!

    “你到到底是什么人!我师傅他怎么了?”想到这里,小威紧张的问道。

    “你师傅?脚丫子是你的师傅?”我奇怪的问道。我也没听说过脚丫子还有一个徒弟啊,不过看他的疗伤手法,倒不像是在说谎。

    “是我的师傅!你到底是什么人,你怎么会师傅的功夫?”小威警惕的说道。

    “我是什么人?我本来是来这里找保镖的,现在给别人当保镖。”我说道。

    “你是不是认识我师傅?你快告诉我师傅他现在怎么样了!”小威激动地扑了上来说道。

    “咳咳!你先冷静点儿行不行,脚丫子现在好得很!”我说道。

    “真的?”小威狐疑的问道,显然不他相信我说的话。

    我知道我要是不解决他心中这个疑惑,他以后肯定不会死心塌地的跟着我干活,但是这让我怎么和他解释呢?说我是脚丫子的师叔?可信性显然不高,这么高深的问题还是让脚丫子亲自解决吧。

    于是我对小威说道:“你跟我来!”

    小威虽然不知道我要干什么,但是还是跟在了我的身后,随我出了训练场,来到了防火通道。

    我四下看了一圈,确定没有其他人,才压低嗓音喊道:“脚丫子!”

    “您找我有事儿吗?”脚丫子风一样的瞬间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这个人说是你的徒弟,想见你。”我指着小威说道。

    “我徒弟?”脚丫子奇怪的看这我身旁的小威。

    “师傅,我是小威啊!在非洲,f国的原始森林,您救了我一命,还传授了我疗伤的功法。”小威赶紧解释道。

    “哦,原来是你!”脚丫子皱着眉头说道:“可是我从来也没答应你要做你的师傅啊。”

    “这个……”小威有些尴尬。不过值得高兴的是再次见到了师傅。而且面前这个人似乎和师傅还很有渊源,看来自己担心他是偷学的想法有些多余了。

    “这么好的徒弟你不收?你不收我可收了啊!”我指着小威笑道。

    这一席话把小威说得莫名其妙,看面前这个人,似乎和师傅很熟,原以为这个人也是师傅的徒弟,但是现在看来又不像,哪有徒弟当着师傅的面收徒弟的!所以小威很是莫名,却又不敢说什么。

    但是接下来脚丫子说的一句话却让小威大跌眼镜。

    “师叔,这个……还是我收吧。”脚丫子尴尬的说道。

    “呵呵,看来你是不想多一个师弟啊!”我嘲弄道。

    “什么!师叔?!”小威听后差点没一屁股坐在地上。眼前的事情实在是太有悖于常理了,这个人明显只有十多岁,竟然是师傅的师叔!

    “行了,你还不赶紧去拜师!”我对小威挤了剂眼睛说道。

    小威这才从惊讶中缓了过来,赶紧跪在了脚丫子的面前说道:“师傅在上,请受徒弟小威一拜!”说作着就“咚咚咚”的磕了三个响头。

    脚丫子示意他可以起来以后,小威又来到我的面前,跪下说道:“徒孙小威见过师叔祖,刚才多有得罪,请师叔祖见谅!如果小威知道您就是师叔祖,小威有再大的胆子也不敢和师叔祖造次!”

    我知道这是所谓的江湖规矩,也就没有阻拦,由得他一拜。如果我强行的将他扶起来,很可能会适得其反,让他以为我不愿意认他这个徒孙。

    小威又叩了三个头后,才站起身来,满脸的笑意,对我说道:“多谢师叔祖成全,了却了徒孙的一桩心事,在有生之年再次预见了师傅他老人家!”

    “行了,你也别客套了!现在你虽然是脚丫子的徒弟,但是名义上还是我的

    而且脚丫子似乎也很忙,所以以后你就跟着我学习功挥了挥手说道。

    “是!”小威喜道。能指接跟着师叔祖学功夫,那肯定比跟着师傅要强多了。在他看来,师叔祖的功夫肯定比师傅强!殊不知师叔祖的功夫都是师傅传授的。

    “行了,那事情就这样吧!咱们几个也出来半天了,再不回去该有人起疑心了。”我说道。

    “对了……徒孙还有一事不明白,师傅他老人家怎么叫脚丫子……”小威吞吞吐吐的问道。

    “他呀,他改名叫脚丫子了,是我给改的,怎么样,这名字不错吧!比那个什么焦牙子顺口多了!”我诡异的笑道。

    “这……”小威看着像满脸苦相的师傅,很是为难,说好吧,得罪了师傅,说不好吧,又得罪了师叔祖!

    我看他俩这副样子,不禁“哈哈”一笑道:“脚丫子,你先回去吧,有事儿我再叫你。”然后对小威说道:“咱俩也走吧!”

    “师叔组,咱们要去哪里?”小威恭敬的问道。

    “去和那个苏老头把合同签了!”说着,我便向陈俊东的办公室走去。忽然又想起了一件事儿,赶紧转身说道:“小威,你在外人面前别管我叫师叔祖,不然该把你当成精神病给抓起来了!整不好我也得跟你进去。”

    “是,师叔祖!”小威点了点头说道。

    “还叫师叔祖?”我怒道。

    “现在也没有外人……”小威一脸的委屈。

    ……

    “合约就在这里,您看看有没有什么不妥?”陈俊东递给了我一份撰写好合约。因为他知道我的身份,所以对我非常客气。

    我结果合约,简单的看了一下,没有什么不妥,于是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苏援朝冷哼一声,也签上了自己的名字,随后从口袋里掏出了支票本,签了一张八十万的支票递给我说道:“这是你们一个月的佣金!”然后又对陈俊东说道:“陈主管,你们的公司的抽成我会打在王经理的账户里面!”

    我接过支票,看都没看就递给了小威说道:“收好了,别弄丢了!这是咱俩一个月的生活费。”

    ……

    一切处理妥当以后,我又单独找陈俊东谈了些事情。

    “刘先生,如果我没猜错,您以前就和苏小姐认识吧?”陈俊东问道。

    “呵呵,陈主管,你觉得打听客户的**很有趣么?”我不置可否的一笑道。

    “当然,我只是好奇而已,纯属个人想法,与公司没有关系。”陈俊东说道。

    “陈主管,今天的事情你已经看到了,希望您能帮个忙,把我的证件办齐,挂靠在青龙保安公司下面。”我说道:“当然,需要多少费用陈主管尽管开口。”

    “不用!不用!”陈俊东笑道:“这次从苏先生那里得到的抽成已经是相当一大笔了,小威能得到现在这些酬劳,还多亏了刘先生的功劳。我们公司的抽成也多了几倍!话说回来,我们公司给刘先生办理证件那是应该的,光是刘先生的抽成,我们就得到了八万!”

    这个他说得倒是实情,可乎除了付给保镖相应的佣金外,还必须付给保镖公司百分之二十的抽成,所以这次青龙也小赚了一笔。

    “那就麻烦陈主管了。”我一笑说道。这些场面上的客套话还是要说的。

    又和陈主管交待了一下,让他帮忙转告一下苏援朝,我要等几天才可以上任。我这个保镖的任务是临时接的,手里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处理完。

    一切处理妥当之后,我才离开了青龙保安公司。小威要跟着我,我没同意,只是留下了他的电话号码,告诉他我处理完事情之后再给他打电话。

    ……

    本来这周末是准备去何惜缘家看看的,但是因为我有事儿耽误了。看来这件事情要推后了,但是必须尽快去解决。我这次去给苏颖姿当保镖,不一定要当多长的时间。

    想着这两天发生的怪事儿,我不禁有些莫名其妙。叶潇潇,是个最麻烦的问题,她是我的班主任,虽然师生恋也没什么,但是高中生的师生恋就有点儿太不被常人所接受了吧!

    我正为明天上学的时候如何面对叶潇潇而犯愁,却听到了一个惊人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