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磊,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儿瞒着我了?”赵颜妍看着我脸上阴晴不定的表情问道。

    我汗一个,这丫头也太敏感了吧,我尴尬的说道:“我能有什么事儿啊,就是看新来的老师不顺眼而已。”

    赵颜妍盯着我,那表情要多纯真有多纯真,整得我都快以为自己是欺骗小女孩的恶魔了,赵颜妍才从嘴中蹦出两个字:“不信!”

    我当时听后差点没坐地上,不信就不信呗,也不用这种表情吧。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误会,误会哈!”我有些不敢正视赵颜妍。这都什么跟什么啊,本来重生以后我和赵颜妍本来应该很完美的姻缘让我给搞得乱七八糟,增加了个陈薇儿不说,现在又拐进来个叶潇潇,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承认我是有点儿色,有时候按耐不住自己,但是无论赵颜妍、陈薇儿还是叶潇潇,都是万里挑一的美人儿,我拥有她们之中任何一个都应该满足了,可是我还一个劲儿的还想往里增加!无论如何,我感觉最对不起的人就是赵颜妍了!陈薇儿跟着我,是因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是把自己卖给我的。而赵颜妍这丫头跟着我的时候,我还是一个一无所有的穷学生!赵颜妍能义无反顾地将自己交给我,那需要多么大的勇气,这足以见得赵颜妍对我所爱之深。

    虽然对陈薇儿的事情,赵丫头总说不在乎。但我却知道,哪个女孩子能真正的不在乎自己的老公有两个女朋友呢!只不过赵颜妍太爱我了,才一味的纵容我,只要我快乐,她就快乐,如果说我上辈子是赵颜妍欠我的,那这辈子足以偿还了。更何况上辈子赵颜妍根本就不欠我什么,完全是因为我自己的懦弱不去争取才没有获得她的芳心,最终导致她成为了徐庆伟的妻子。

    很多时候我都会思考,我的重生对历史会不会发生影响,现在这一点似乎是看肯定的。从曙光集团建立,苏明星的出现,再到现在的更换班主任,足以证明历史的轨道发生了偏移!和我熟知的那个历史有了差异,但是原先那个已经发生过的历史呢?是不是还在另一个平行空间的轨迹里进行着?那个刘磊死掉以后,赵颜妍和徐庆伟是不是已经过上了幸福的生活?而徐庆伟是不是顺利的当上了总裁的位置?我知道我这么想似乎有点儿庸人自扰没事儿找事儿,有了现在的赵颜妍我还在想着另一个赵颜妍,我是不是有点儿太贪得无厌了?!

    “什么叫误会?情书都写了还叫误会?”赵颜妍佯装生气的说道。赵颜妍虽然对这方面的事情管得很宽,但是偶尔也要耍耍小脾气发泄一下。

    “情书?什么情书?”这回真轮到我一头雾水了,我也没给别人写过什么情书啊!这丫头该不会失业学会诈人了吧?

    “哼,还不承认!”赵颜妍从书包里掏出一个粉红色的信封扔在了我的面前说道:“早上我在收发室拿的,自己看吧!”

    我莫名其妙的拿起了信封,是个粉红色上面还有小花的那种年轻情侣之间经常使用的那种时尚信封!我记得前世大概也是这个时候,这种彩色的时尚信封还有配套的彩色信纸几乎成了这个年代年轻人的潮流,很多男孩子女孩子之间都喜欢用这种信封写信,当然,大多数都是表达爱慕之情的信。

    信封的正面是学校的地址班级还有我的名字,而落款处写的赫然是“叶潇潇”三个字!我不禁苦笑,这个叶潇潇也够大胆的,往学校里寄信用这种信封还敢把自己的名字写在上面,也不怕别人看到以后说三道四,这亏了被赵颜妍给拿回来了,要是被新来的那个张丽霞看见,指不定会搞出点儿什么事儿呢!谁知道她有没有私拆学生信件的嗜好!

    “怎么样!不能抵赖了吧!还说没什么,人家都给你写信了!”赵颜妍得意的看着我说道。

    “一封信也不能代表什么吧?”我试图掩盖我的罪行。

    “那她怎么不给我写信,怎么不给其他人写信?偏偏给你写信呢?”赵颜妍不依不饶的说道。

    “好了好了,我坦白还不成吗!”我举起了白旗。对赵颜妍我始终狠不下心去骗她,这也是我最无可奈何的一件事儿。

    “那你说吧。”赵颜妍说道。

    于是我就把星期六发生的事儿原原本本的给赵颜妍讲了一遍。

    赵颜妍听后哼了一声说道:“还算你有良心,把她当成了我!不然让我

    要是故意的看我怎么收拾你!”

    我原以为赵颜妍会使出螃蟹功狠狠地掐我一顿,没想到就这么完事儿了。

    赵颜妍见我傻傻的盯着她看,瞪了我一眼说道:“看我干什么,我有什么好看的,成天看你都已经看腻了吧!”

    “怎么会呢!颜妍!你心里最清楚,我最爱的那个人始终是你!”我连忙说道。

    “呵呵。”赵颜妍嫣然一笑道:“我知道,和你开玩笑的!现在赶紧想想怎么办吧,你打算就这么放手了?”

    “不然还能怎么办!毕竟叶潇潇她心里还接受不了这个我是她学生这个事实,我也不能面前她!”我叹了一口气摊开双手说道。

    “我要是她心中肯定会很痛苦的。”赵颜妍幽幽的叹了一口气说道:“有时候我挺幸运的,我能够遇到你,并且成为了你的妻子。”

    “颜妍,你别说了,这样只会让我更难受,觉得更加对不起你!”我说道:“你是我一个人的,而我却不能完全属于你。”

    “别说了,我理解的……”赵颜妍摇了摇头,有些忧伤的说道:“你看你,又拐到了这些没营养的话题上,既然她给你留了一封信,就说明她的心里还是有你的,你还是快看看信里写了什么吧!”

    被赵颜妍一提醒,我才想起来信这一回事儿,赶紧把那封信拿了出来,正要拆开,忽然听见门口有人喊道:“刘磊,有没有人叫刘磊?出来一下!”

    我赶紧跑出了教室,一看原来是传达室的李大爷,于是问道:“李大爷,我就是刘磊,有什么事儿吗?”

    “你就是刘磊?你赶紧到收发室去接个电话,你家出事儿了!”李大爷焦急的说道。说完就转身向楼下走去。

    什么?!我家出事儿了?我赶紧跟在李大爷的身后,边走边问道:“李大爷,我家出什么事儿了?”

    “我也不知道,你家里人也没说!你赶快跑两步,先去接电话,我这岁数大,腿脚不好,走不快!”李大爷对我说道。

    我道了声谢,快步的向收发室跑去。我家出事儿了?能出什么事儿呢?我绞尽脑汁思索着前世这个时候家里发生的大事,可是遗憾的是,我并没有想起任何的事情。

    难道又是突发事件?就像我所说的,某些平行的历史发生了改变,所以目前根本不能用原来的记忆来衡量了!想到这里,我不仅加快了脚步!

    “喂!”我接起了电话。

    “磊磊吗?我是妈妈!”电话那边传来了妈妈的声音。

    “妈,家里出什么事儿了?”我焦急的问道。

    “磊磊,惜缘今天早上给家里打了个电话,结果得知她的父亲跟贾大果要钱去,结果被贾大果纠集的几个流氓把腿打折了,住进医院了!”我妈匆匆说道:“结果你爸一听,急脾气就上来了,二话没说就要去讨个公道!我和惜缘怎么也拦不住!”

    “那我爸现在呢?”我一听心里咯噔一下子,我爸这个脾气我是知道的,一来气就是十头牛也拉不回来,这还不是关键问题,我所担心的是,我爸就这么去了,真找到了贾大果也无济于事,那家伙说白了就是个地痞流氓,和他根本就没什么道理可讲,我爸这急脾气上来,肯定要吃亏的!

    “你爸打了个车刚走,我们要跟着,你爸说什么也不同意!”我妈虽然是个成年人了,但是这种事儿还是头一次遇到,心里顿时没了主意,无奈之下只能先给我打电话商量一下。

    “妈,你在家等我一下,我马上就回去。”说完,我急急的挂上电话,跑回了班级。

    到了班级,我把事情和赵颜妍简单的交待了一下,赵颜妍担心的问道:“要不我给张秘书打个电话?”

    “先不用了,这个贾大果要是不整治一下难解心头之恨!有的时候必须采取一些其他的手段。”我拍了拍赵颜妍的小脸蛋说道。

    “老公,那你小心点儿!”赵颜妍说道。

    “这你就放心吧,我的身手你还不知道么,再说了,对付这种人我根本不用亲自动手。”我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