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往前走,路越难走。下了高速公路,前面就是坑坑洼洼的土道,还好我这捷达车也不打算要了,刮了底盘我也无所谓。倒是郭庆,在后面心疼的呲牙咧嘴,这辆别克车是从于文丰的手里弄来的,刚跑了几千公里,基本上还是辆新车,看着车窗外黄土飞舞,打在车玻璃上,郭庆心里暗自叫苦,早知道这样在老大面前装什么牛逼啊,不如开那辆破金杯面包了。郭庆原来在菜市口混得时候,买了一辆报废的二手金杯面包,才花了一千多块,对付一下也能开,自从郭庆开上别克以后,那辆金杯就发配给那些收保护费的小弟用了。

    而后面那辆解放大卡车,倒是牛逼无限,不管土道坑道,照开不误。

    再往前开,连土道都没了,真不知道我爸打车的时候给了那司机多少钱,这种道也能跑。

    我在何惜缘的指挥之下,七拐八拐的山道上绕着圈。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说什么也不能相信在繁华的新江市附近,还有这么落后的小村庄!

    终于在晌午的时候,我们到了盐和村。进村的时候,立刻就引起了村民的注意,三辆汽车同时出现在小村里,这还是头一次!村民们都很惊讶,今天到底是个什么日子,刚才刚来了一辆小轿车,这时候又来了三辆车。

    进了村后,再就不能往里开了,因为村子里都是一米来宽的小土道,车根本过不去,而且道上还有很多鸡子鹅子什么的在来回乱跑。我们只得把车停在了村口。

    “咦?这不是老何家的丫头吗?”一个土布衣服的村民指着我们说道。

    “真是啊!刚才那个人也是找老何家的,难道老何家攀什么牛逼亲戚了?”另一个拿锄头的村民说道。

    “没准儿!看来这回老何家有救了,看人家这几辆车,咱们几辈子都买不起!”土布衣服村民说道。

    “别乱说!小心让村长听见!”拿锄头的村民提醒道。

    土布衣服村民一听立刻闭上了嘴巴,不再多言。

    我也没理他们,跟在何惜缘后面匆匆的向她家的方向走去。

    何惜缘的家是那种典型的用黄泥砌的土房子,房顶是用塑料布和编制袋子混合一些稻草铺盖而成,连瓦房都不是!

    一到家,何惜缘就直接跑进了院子。在院子里一个忙着洗菜的中年妇女抬起头来,看见了何惜缘,立刻放下了手中的活站了起来,样子很是激动地说道:“小惜,你回来了?”

    “妈!刘叔叔在吗?”何惜缘顾不得寒暄,焦急的问道。

    “来了,来了!你刘叔叔正在屋里和你爹说话,我正要整几个下酒菜,你爹好几年都不见他这么高兴过了!”中年妇女高兴却又有些心酸的说道。

    我听后一颗悬着的心总算落地了,看来我爸还没来得及去找贾大果理论!我打量了一下中年妇女,上面隐约有何惜缘的样子,但是却异常的沧桑!黄瘦的脸颊上布满了皱纹,如果按照何惜缘的年龄推算,这个女人的年纪也就是四十岁不到,但是现在看其来,至少有五十岁开外了!可想而知,何惜缘的母亲在岁月的蹉跎下已经老得不成样子,估计因为山上果树园这件事儿,心都已经操碎了!

    “哎呀!光顾着和小惜这丫头说话,都忘了后面还有客人呢!这位就是弟妹吧!”中年妇女亲切的对我妈说道:“快进屋里吧,小惜,你去给客人沏壶茶水!”

    “不用客气了!既然你叫我弟妹,我就叫你一声嫂子,一家人了还客气什么!”我妈握着中年妇女的手,辛酸的说道。同样是一个年龄段的女人,我妈却保养的像小少妇一样,而何惜缘的母亲,看起来和我妈就像是两代人一样!

    其实前世的这个时候,我爸下岗以后,我妈又何尝不是这样呢,一个人挑起了家里的重担,快速衰老,心力交瘁!短短一年里,就好像老了十岁,皱纹也多了,白头发也有了!但是唯一不一样的就是如今我重生了!我不会再让以前的历史重演,而且这次事情以后,我也打算和父母摊一点儿底牌,让他们过上些舒适的日子,也算是尽了孝道了!

    进了屋,发现我爸正坐在火炕边上,陪着一个躺在床上,双腿都打了石膏的男人说着话,见到我进来,先是一愣,随后立即训斥道:“你怎么来了?谁让你来的?是不是你妈告诉你的?你妈呢?”

    我妈在门口陪着何阿姨说话!”我说道:“我们来就,千万不要冲动!”

    “什么冲动不冲动的,你让你妈进来,赶紧带着你回家,这是大人之间的事儿,你以为是小孩子过家家呢!”我爸生气地说道。

    “叔叔,你别生气了,是我带着刘大哥来的!”何惜缘看我爸生气了,赶紧替我解释道。

    “算了,既然来了,就留在这里吃顿饭吧,明天一早你和你妈就带着惜缘先回家,我和你何叔叔到县政府去告状!”我爸挥了挥手说道。

    “爸,你就这么去县政府人家也不一定能接待你!再说了,这个贾大果在这一片儿也有一些背景,要是能告他,造就告了!”我说道。

    “凭啥不接待我?不接待我我就去跳楼!我看他们接不接待!”我爸固执地说道。

    “爸,你要是去跳楼性质就变了,到时候别状没告成,反而被当成扰乱治安刑事拘留那可就得不偿失了!”本来告状你是有理的,但是你去跳楼威胁行政机关,那可就有点儿不那么合情合理了。

    “扰乱治安?拘留我?他们不去拘留贾大果反倒要拘留我?”我爸不相信似的问道。

    “贾大果干了什么他们没看见,可是你要是到县政府去跳楼,那可是万人瞩目!”我摇了摇头,我爸平时只知道在工厂里搞技术,对社会上的事儿知道的太少了。

    我爸听我如此说,也不禁陷入了沉思。躺在床上的何叔叔听后,也劝说道:“是啊,老刘!要是能告倒他,早就告倒了!也别说法院偏向,咱手里根本就没有证据,想要告倒他简直太难了!也都怪我,当初法律意识淡薄,也没跟村里面签什么合同!”

    “那你这两条腿就白断了?这总得去讨个说法吧?”我爸气道。

    “讨个说法?向谁讨说法?打我的人我没有一个人似的,贾大果那小子根本就没出现!虽然我心里面明镜似的,这群打手是贾大果找来的,可是人家不承认你能怎么办?”何叔叔摇了摇头说道。

    我不禁暗自点了点头,何叔叔说得很对,这件事事儿根本没有证据,再加上这小地方官官相护,讨好贾乡长都来不及呢,就算去报案了也没有人去查。所以对付贾大果这种人,既然不能明正言顺,那就必须用一些暗地里的手段。这也是我把郭庆交来的原因。虽然我依然可以用政府那边的关系来对付他,但是调查取证是个相当复杂的过程,需要很长的周期,所以还不如来个黑吃黑利索。

    “你们怎么来的?”我爸突然想起了一个最主要的问题,自己来的时候乘坐的出租车到了盐和村前面的山路再就不往里走了。万般无奈之下,忽然发现一个赶着驴车的老乡,事情也凑巧,这个老乡正好也是盐和村的,听说我爸是何大力的朋友,就顺路稍了个脚。可是我们和他基本上是前后脚到的,所以不免有些奇怪。

    “爸,是我开车带着她们来的。”我坦白道。

    “开车?什么开车?”我爸有些不明白我的意思。

    “爸,对不起。”我有些汗颜道:“我以前有些事情瞒着您和妈了,但是我并没有什么恶意,只是怕有些事情你们一时接受不了。”

    “什么?儿子,你没发烧吧?”我爸莫名其妙的看着我说道。

    “爸,其实我这半年以来赚了不少钱,但是都没有告诉您和妈,我怕你们听后接受不了。”我解释道。

    “什么叫你赚了很多钱?你干什么赚的钱?”我爸问道。

    “爸,这一时半会儿的也说不清楚,总之你儿子我现在很有钱,也很有势力,何叔叔这件事儿就交给我处理吧。”我见有外人在场,也不好多说什么。要是说我现在身价已经几十亿美元了他们不把我当成精神病才怪。

    “儿子,你没病吧?你是不是电视剧看多了?这事儿我和你何叔叔两个大人都解决不了,你一个小孩儿能干什么?”我爸奇怪的看着我说道。

    “干爸,刘大哥他说的是真的!”何惜缘见我爸不相信我,连忙说道:“刘大哥可厉害了,连市里的警察局长都认识!”

    我爸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我,如果一个人傻了,那何惜缘不可能也跟着犯傻,看来这事儿八成是真的了,但是还是有些不可置信,于是问道:“儿子,你才多大,你的钱是怎么来的?你不会跟贾大果似的干什么违法的事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