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此话一出,何叔叔和我爸均是一愣,不知道我想要干什么。不过随即我爸就明白过来了,自己刚给了人家老何难堪,自己的儿子这么一做,就全都弥补回来了!于是高兴地说道:“是啊,老何!刘磊说的对,这女婿才是半个儿子,而这回刘磊就是你整个儿子了!惜缘已经认了我作她的干爸,我也正有让刘磊认你们做干亲的准备,没想到这孩子先提出来了!”

    何叔叔听我突然之间要认他做干亲,有些不知所措!小惜认人家做干亲,那是自然的,人家的条件不比自己家的条件不知道要好上多少倍,这样一来以后就能照应一下小惜!可是人家的儿子一表人才,认自己这个两腿残废的老头子做干亲有什么好处啊!但是要是不答应吧,那就显得自己矫情了,好像自命清高一样,答应了吧,好像贪图人家的富贵一样。

    我见何叔叔犹豫不定,趁热打铁道:“何叔叔不会是还在因为惜缘的婚事和我生气吧?”

    “哪里,哪里!我高兴还来不及呢!平白无故的多了一个这么优秀的儿子,我能不高兴吗!”何叔叔说道。

    “干爸!请受儿子一拜!”说着,我就跪倒在地,磕了一个头说道。

    “哎呀,这是干什么!快起来,赶快起来,地上脏!你看我这腿脚也下不了床,老刘,你快点儿让他起来!”何叔叔连忙说道。

    我答应了一声,站起身来。几个人都处在一种其乐融融的气氛里,暂时忘记了一切的不愉快。

    中午吃饭的时候,我又把认干亲这件事儿和何阿姨说了一下,何阿姨也是乐得合不拢嘴,直称我爸是他们家的贵人,老何这几年都没有今天这么高兴过,况且还收了一个这么好的干儿子!而对我和惜缘婚事的事情,何叔叔一个字都再没有提起,但是我从他看我的目光和表情中,我却可以深刻的体会到他那种异样的情愫,完全是一种老丈人看女婿的样子!

    面对这样的目光,我也只能装做一无所知,埋头吃饭。说实话,平时吃惯了山珍海味,偶尔吃一顿这乡间的农家菜,还真是别有一番风味。不知不觉地,竟然比平时多吃了一碗饭。

    “对了,老何,你不是还有个小儿子吗?哪儿去了?”我爸酒过三巡,才发现家里还少个人!

    “在学校呢,家里离学校太远,来回折腾不方便,就住学校了!”何叔叔说道。

    “对了,何叔叔,小弟的学费凑齐了吗?”我忽然想起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何惜缘之所以跑到城里去打工就是为了给弟弟凑学费!

    “唉!哪有钱啊!就我这看病的钱还是借的呢!”何叔叔说道:“虎娃(何叔叔儿子的小名)他老师是个好人,和学校沟通了一下,让孩子先去念书,学费等我们凑齐了再交给学校。”

    我爸听后,二话没说,就从口袋里掏出了钱包,但是这个年代谁口袋里会揣很多钱呢!再加上我爸早上走的匆忙,也没带多少钱,来的时候打车花了五十,钱包里就剩下不到一百块钱了。我爸尴尬的有些不知所措,把这钱拿出来吧,还真有点儿拿不出手,不拿吧,自己现在这算什么事儿啊!万般无奈之下,只得把目光移向我妈,准备向我妈求援。

    其实我妈从我爸打开钱包那一刻,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可是现在自己走的时候太匆忙了,连包豆没背,根本就没带钱,所以当目光和我爸对视在一起时,不禁无奈的摇了摇头。

    我看出了我爸的尴尬,赶紧从衣兜里掏出钱包来,从里面抽出一叠百元大钞对何叔叔说道:“干爸,这些钱你们先拿着用着,早上走的匆忙,没带多少现金!要是不够的话,您就给我打电话!”

    不要问我为什么不上银行里去多取点钱,这穷地方根本就没有银行,就有个什么农村信用社,这时候还没有什么银联的概念,我根本就没有信用社的存折。

    “这……这怎么行!你快拿回去,我怎么能要你的钱呢!”何叔叔连忙摆手说道。

    “干爸,您说这话可就见外了,我是您的干儿子,也就是虎娃的干哥哥,哥哥出钱给弟弟上学天经地义!”我说的冠冕堂皇,让何叔叔无法拒绝。

    “可是……这钱也有点儿太多了……”何叔叔接过那一钞票,估计了一下,少说也有三四千块。

    “老何,难得干儿子的一片心意,

    着吧!”我爸劝说道。直到此时,我爸才相信,自i的有钱了,随便出门平时就揣着好几千块。

    何叔叔一想,既然老刘都这么说了,自己再去拒绝就显得不地道了,况且自己家里也真是缺钱!凭当年自己和老刘的关系,那简直比亲兄弟还要亲,吃一碗饭,睡一床被,穿一条裤子,现在他给自己的钱,自己也没有什么不好意思拿的!于是也不再说什么,把钱收好揣在怀里说道:“这些钱够我们全家当年果园一年的收入了!早知道有个这么出息的儿子,我何必去和那个贾大果找气生啊!”

    被何叔叔这一提醒,我才猛然想起来,差点忘了这次来的目的了,是找那个贾大果算账的!于是我借上厕所的理由,到外面给郭庆打了个电话。

    “老大啊,你怎么回事儿啊,什么话也没留就走了,我和一群兄弟还在村口傻等着晒太阳呢!整得那些老百姓还以为我们是什么黑社会团伙,都绕着我们远远的!”电话刚接通,郭庆就在那边大声抱怨道。

    “嘿嘿,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说道:“哎?不对啊,什么叫以为你们是黑社会?难道你们不是吗?”

    “老大,这个可不一样,黑社会那就是犯罪了,我们现在干的这个叫做公司!对外宣称开公司!”郭庆笑道。

    “靠,没时间和你说这个!”我开始说正事儿了:“你去给我找一个人,叫贾大果,是镇东乡乡长的儿子,在这一片很有背景,我估计也是个在社会上混的,帮我把他找出来!”

    “没问题!”郭庆应道:“找到后怎么办?做掉他?”

    “做你个头!你是不是觉得日子太轻松了想进去呆着啊?你要真搞出什么大事儿出来,我也保不了你了!”我训斥道。

    “没关系,我去找大嫂!”郭庆奸笑道。

    “随便,那你就看看没有我的话,她能不能给你办事儿!”我心想,你大嫂她爸都在给我打工,你找谁去啊你!你要真犯事儿了去求赵颜妍她爷爷,以赵爷爷那正直的性格,肯定会第一个把你送进监狱!

    “嘿嘿!”郭庆一笑道:“我知道,我自有分寸的!刚才开个玩笑。”

    “那就这样,你找到他了以后先监视起来,找个没人的地方把他抓起来,等着我晚上过去!”我吩咐道。

    吃完饭后,我们一大家子人都坐在院子里聊着天,难得何叔叔今天心情好,破例也出来坐在院子里晒太阳。

    “干爸,贾大果他一共欠你多少钱?”我问道。

    “唉!在你看来可能不算什么,只有三千多块,但是当时对于我们家来说,也算得上是救命钱了,小惜和虎娃子念书交学费都靠这些!可是现在看来,当时还是太冲动了!为了三千块钱去和人家拼命啊!”何叔叔叹了口气说道。

    “放心吧何叔叔,我一定会给你讨个说法。”我郑重地说道。三千块钱对我来说可能连吃一顿高档饭店都不够,但是事儿却不是这个事儿!钱多钱少倒是其次,主要是这个贾大果竟然敢找我家人的麻烦!我正愁闲着没事儿干呢,他就送上门来了。

    两个多小时以后,我接到了郭庆打来的电话。我爸我妈虽然知道我很有钱了,但是见我拿着这个新奇的高科技东西却很是惊讶,而且我爸明显的还有些羡慕,酸酸的说道:“我们厂的张厂长也有一个这大家伙,但是好像没有这个高档!”

    我听后有些好笑!原来我爸也有爱慕虚荣的时候!还以为他只会作设计呢!我笑着说道:“爸,您要是喜欢,我回头再给您买一个更高档的!”因为根据我重生的经验,诺基亚那一系列的经典机型就快上市了。

    我妈立刻瞪了我爸一眼说道:“儿子,你可别听你爸的!买这东西有什么用,听说一个要好几万块呢!有那些钱存在银行里多好!”

    我爸被训斥后,立刻尴尬的说道:“我就是随口说说,就算儿子真要给我买,我也不能要啊!”

    “好了爸,妈,你们两个也别争了,我给你俩一人买一个行了吧!”对我来说,买两部移动电话根本不算什么。

    我爸刚要说话,我妈却说道:“不买!要不这样吧,你把钱给妈,妈给你攒起来,将来娶媳妇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