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媳妇?我苦笑,这点儿钱哪够娶媳妇啊,再说貌似我好像不愁取不到媳妇吧?

    “对对,攒起来好!攒起来好!”我爸面对家庭权威的时候,根本不敢有半分阻挠。

    我有些哭笑不得,不过这个年代,把钱存在银行里是大多数人普遍的想法和做法!

    我走到远处别人听不见的地方才接起了电话,小声地说道:“喂,你好。”

    “老大,你怎么这么时间才接电话?我还以为你不在旁边呢。”郭庆大声抱怨道,把我的耳膜震的嗡嗡作响。

    “找到人了?”我直奔主题的问道。我必须尽快结束通话,不然我爸我妈该有所怀疑了。

    “找到了,老大,你猜我在什么地方找到的?”郭庆诡异的说道。

    “靠,有话就快说,别绕***!你该不会是在女人身上找到的吧?”我随口说道。

    “嗯?”郭庆一愣道:“你怎么知道?你跟着我了?”

    “我跟着你什么了……不会吧?难道你真从女人身上找到他的?”我惊讶道。

    “是啊!我的人满城找了半天,结果这小子在一个黑窑子里干小姐呢!妈的,去这么低档的地方,也不怕得性病!还以为是个多牛逼的货呢,我手下最普通的小弟都不去那种地方。”郭庆不屑道。

    我汗一个!前世的时候,郭庆是个多么纯洁的小男孩啊,竟然变成了这样。

    “那你们现在在什么地方?”我问道。

    “在镇东乡,一个黑窑子里,里面的三个小姐和一个老妈子还有两个打手,都让我们的人给控制了,怕把消息给漏出去。”郭庆说道。

    “派个人到盐和村口等我,我马上过去。”我说完挂断了电话,回到院子里,我对父母和何叔叔说道:“我出去办点儿事儿!晚上等我回来吃饭!”

    “你去干什么?”我妈怀疑地问道:“你自己去找贾大果?”

    “是的。”我也没有隐瞒。

    “不行!让你爸和你一起去!”我妈说道。

    “妈,我这是去办事儿去!”我说道:“你让爸去反而不好!办这种事情人越少越好!”

    “算了,还是让他自己去吧,儿子现在也长大了!相信他这种事情也能处理!咱们就不用替他操心了!”我爸摆了摆手说道。

    “那磊磊,你自己小心点儿,那钱实在不行就算了!”我妈犹豫了一下说道。

    “好,我知道了。”我说。

    ……

    当郭庆和那些手下找遍了镇东乡所有的娱乐场所和贾大果经常出没的一些地方仍然一无所获几乎要放弃的时候,听到镇东乡地头上的几个混混说这里还有几个黑窑子,郭庆本来也没当回事儿,反正已经找了这么一大圈了,也就不差那一两个地方,索性去看一看,没想到还真让他抓了个正着!当郭庆几个人赶到的时候,贾大果正光着屁股趴在一个长得很对不起观众的暗娼身上,呼哧带喘的像打桩机一样做着俯地挺身的运动。

    郭庆冲进黑窑字里面,立刻有个老妈子迎了上来,媚笑着问道:“几位大哥,我们这里还有两个姑娘,你们是不是商量一下,轮流潇洒?”

    “轮流个屁!”郭庆怒道。

    “那几位大哥如果喜欢玩多p,一:道。

    “滚!”郭庆一把推开老妈子,对手下说道:“进去搜!”

    “干什么的!来人啊!有人砸老娘的场子!”老妈子厉声叫道。

    被老妈子这么一叫唤,立刻从旁边的屋子里冲出来三名膀大腰圆长相十分彪悍的猛男,叫道:“怎么回事儿!”

    结果还没等弄清怎么回事儿呢,就被郭庆的几个小弟上去一顿暴踢。

    “老大,我们发现贾大果了!”一个手下在一间包房的门口叫道。郭庆听后,立刻带人冲了过去,贾大果见事情不妙,也顾不得穿衣服,推开那个小姐就想跑。

    “哎?你还没给钱呢!”那个小姐一把拉住了贾大果,眼睛一瞪说道。

    “**的小娘们,给我滚一边去!”贾大果一个嘴巴子扇了过去。

    “呀!你敢打我,我和你拼了!”那个小姐发疯一样的扑了过去。

    郭庆没理她,过去一把揪住了贾大果的头发,一用力将他掀翻在地上,二话没说就是几脚。

    这时候那个卖淫小姐才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儿!原来屋里突然之间冲进来了这么多人,立刻虾的没命的尖叫起来。

    郭庆一皱眉,一个机灵的小弟立刻跑过去又给了那小姐一巴掌,骂别他妈叫唤,再叫老子连你也一!”

    那小姐挨了这一下子,也清醒了不少。虽然恐惧,却也不敢乱叫了。看这情形,这帮人肯定是冲着地上那家伙来的,自己如果听话的话,或许这帮人不会把自己怎么样。

    只是贾大果一听到“连你也一起弄死”这话,立刻吓了一大跳!这帮人准备弄死自己吗?吓得哆哆嗦嗦的问道:“这位老大,你……你找我什么?”

    “干什么?”郭庆其实也不知道找他干什么,只是老大吩咐过,说要教训这个人。于是说道:“你自己得罪什么人了不知道吗?”

    “我……”贾大果犹豫了一下,试探性的问道:“你是张三派来的?”

    见郭庆没有表情,又问道:“那是李四?”

    见郭庆还是没有表情继续心虚的问道:“难道是王二麻子?”

    “你他妈才是麻子!”郭庆又给了他一脚,不再理他,拿出电话,开始打电话汇报情况。

    贾大果心里一阵发虚,他提的这几个人都是乡里道上几个有名的人物,平时和自己有一些过节,但是仗着自己的父亲是乡长,他们也不敢把自己怎么样!但是这些人要不是他们派来的,事情就不好办了!贾大果来回思索了半天,也没想出来究竟是什么人找自己的麻烦。

    ……

    盐和村是镇东乡下面的一个小村庄,从这里到当镇东乡开车也就是十多分钟的路程。当我赶到那家黑窑子的时候,贾大果正趴在地上装死。

    “整死了?”我奇怪的看着地上的“尸体”问道。

    “装的吧。”郭庆说道。上去飞起一脚照准贾大果的屁沟就是一脚,正好踢在了门上,贾大果“嗷”的一声身子立刻绷直,窜起来半尺高,满脸的痛苦,害怕的看着眼前这些人。

    贾大果刚才已经把乡里甚至镇里的大恶霸流氓想了个遍,也没有眼前这几号人物啊?可是看他们这行事的作风和方式,肯定是道上混的人!而且贾大果仔细观察了一下,这帮人进进出出的,至少有三四十人!乡里甚至镇里也不可能有这种规模的流氓团伙!这可是真真正正的黑社会啊!现在很有可能的就是,这些人都是从城里来的空降兵,专门来找自己麻烦的!想到这里,不禁有些气馁,如果真是城里来的,那背景肯定相当深厚,仅凭自己的父亲这一乡之长的职位根本保不住自己,更何况自己平时干这些事儿父亲根本就不知道,要是被他知道了,肯定第一个送自己进监狱!所以贾大果不得不采取装死的做法想蒙混过关,没想到让人一脚差点给踢成裂!

    我扫了一眼在床上被子里瑟瑟发抖的小姐,对郭庆的手下说道:“把她先给我拉出去。”然后随手拉过一张椅子,坐在了贾大果的面前,说道:“你不是挺牛叉的么,没想到也是个欺软怕硬的主!”

    “大哥,你就别玩我了,到底是谁派你们来的,给我个话,他给你们多少钱我加倍给你们,求你们放过我吧……”贾大果见终于有人肯和他说话了,立刻像连珠炮一样说出一大堆话来。

    “看来你挺有钱嘛!我要是说有人要花一千万买你的脑袋,你是不是给我两千万啊?”我笑道。

    “你……”贾大果顿时语塞,要说拿出来几万块,他倒是还可以,几千万简直是开玩笑呢!

    “怎么,你不信吗?不过就算你有两千万,也没有用,因为找你的人就是我!”我继续说道:“贾大果,你是个聪明人!现在你也应该知道了,有些事情是做不得的,你得罪了你根本就得罪不起的人!”

    “大哥,你是不是……搞错了……我也不认识你啊?”贾大果战战兢兢的说道。

    “没错,难道你们这里还有另外一个叫贾大果的人?”我故作奇怪的问道。

    “这……这也没准吧……世界这么大,重名的人很多的……”贾大果虽然知道这附近根本就没有和自己重名的,但是还是抱着侥幸的心理,希望面前这个人能放过自己!

    “贾大果,你认识何大力吧?”我突然站起身来,严肃地问道。

    “何大力?你是……不,我不认识什么何大力……”贾大果一听到这个名字,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了。可是他也没听说过何大力家有什么硬关系啊!不然也不能等这么长时间才找人,想到这里,索性问个明白道:“兄弟,我和何大力之间确实有过节,但是好像不关兄弟什么事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