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许动!举起手来!”几个公安一马当先的冲了进来用枪指着郭庆说道。

    “大果呢?”一个穿者粗布兰衣服,一看就是农民出身的老头冲了进来说道。

    “你是贾大果的父亲贾乡长吧?”我问道。

    “是我,你们是什么人,赶紧把贾大果给放了!”贾乡长说道。

    “正好,警察都来了,你先看看你儿子都干了些什么在决定放不放他吧!”我把贾大果签的那份协议递给了贾乡长。

    这时候,一个警察从里屋把贾大果找了出来,贾大果一见到贾乡长就叫道:“爹,救我!”

    贾乡长瞪了贾大果一眼,指着那份协议书铁青着脸说道:“这上面写的都是真的?”

    “爹……我……”贾大果想狡辩,但是一想到郭庆那几个手下的手段,不禁打了个寒颤。

    “我问你是真的还是假的!”贾乡长吼道。

    “真……真的。”贾大果低着头说道:“我也是想给家里赚点儿钱嘛……”

    “啪”一个巴掌扇在了贾大果的脸上,贾乡长气得直发抖,指着贾大果说道:“你不是和我说那个何大力的合同到期了吗?你不是说他的腿是自己摔的吗?我还信你把你从派出所里保了出来!哈哈!真是笑话!我怎么养了你这么个儿子!”

    “他本来就没和村里签合同……”贾大果嘟囓道。

    “你……你还说!我这张老脸都让你给丢尽了!你从小就调皮捣蛋,但是我没想到你现在竟然成了流氓恶霸!以前别人和我说过,我还不信,说你年纪小,不懂事儿,没想到你竟然干出这种猪狗不如的事儿!”贾乡长指着贾大果说道:“既然你承认了,那就别怪我不可欺了。张所长,把他给我抓起来!”

    张所长有些为难的看着贾乡长说道:“抓谁?”

    “废话!当然是抓贾大果了!”贾乡长瞪了他一眼说道。

    “那这些绑匪呢?”张所长小心地问道。

    “什么绑匪!”贾乡长怒道。又转过身来对我说道:“我身为一乡之长,对不起你们啊!生了一个狗仗人势的东西!你放心,我一定会还何大力一个公道。医药费我自己掏腰包也要赔给你们!只是我现在没有那么多钱,我回去借了,就亲自到盐和村给你们送去。”

    “算了,贾乡长,您也不容易,这医药费就算了吧。”我说道。看这个贾乡长的样子,肯定是不知道自己儿子平时的所作所为。

    “那怎么行!明天我就把这份材料给法院的同志,该怎么判就怎么判,一定还你们个公道。”贾乡长摇了摇头说道。

    ……

    正如我想的那样,贾乡长是个非常正直的乡长,平时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儿子恶行累累,贾大果也一直打着他父亲的名头招摇撞骗,下面的人也都帮着隐瞒。以至于造成了贾大果越来越发的无法无天。

    由于这件案子是贾乡长亲自督促办理的,法院很快就受理了贾大果的案子,法院院长看到被告人竟然是乡长公子,吓了一大跳,立刻打电话给贾乡长,询问口风,得到的回答是,该怎么判就怎么判。法院院长实在弄不明白这“该怎么判就怎么盼”到底是什么意思,又打了一次电话,贾乡长拿起电话气急败坏的吼道:“该怎么判就怎么盼的意思就是能判死刑,千万别判无期!”

    贾大果被抓,贾大果以前犯的很多案子也一并被提了出来。强奸,抢劫,重伤三人致残,一人死亡,非法侵占国家财产等多罪并判,最后一审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面对自己的罪行,贾大果无法申辩。贾大果一伙也被判处了不同程度的罪刑。果园也被归还给了何大力一家。

    贾乡长一直坐在坐在听审席上,我们的身旁,自始至终他都一言不发,当听到贾大果被判处死刑的时候,仿佛一下子苍老了许多。但是却没有说什么,默默地站起身来,走出了法庭。或许他不想看到自己儿子被法警押走的场面。

    事后,何叔叔对我千恩万谢,但我只是摆了摆手对他说道:“要谢就谢谢贾乡长吧,他是个好官。”然后又嘱咐了何叔叔,如果贾乡长送钱过来,就不要收了。毕竟他只是个拿工资的人,这些钱对他来说是一笔天文数字。

    临走的时候,何惜缘依依不舍的与我道别,我对她说道:“惜缘,好好学习,别再想其它的事情了,钱不够用的话就和刘大哥说,刘大哥供你上大学。”

    “刘大哥,你以后要考什么大学?”何惜缘想了想问道。

    “华夏大学。”我说道。(前文中所有的大学名称,均改为华夏大学)

    何惜缘听候点了

    我说道:“刘大哥,那你就在华夏等着我吧,到时候破费了!”

    “没关系,你和你弟弟都考上华夏我才高兴!”我笑着说道。

    ……

    回城的路上,我们谁都没有说话。车上的气氛很压抑,毕竟刚才亲眼目睹了一个人被判处了死刑。虽然这个人是罪有应得,但是看着一个活人走向死亡,谁的心情都不会太好,尤其是我爸我妈这样没怎么见过世面的人。

    回家以后,我冲了个澡,发现爸妈都在客厅里坐着等我,一如他们第一次发现赵颜妍的胸罩一样。只不过这次两人的面色平和。我不禁叹了口气,从我重生以后,我的人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而这一切也该告诉我的父母了。

    重生前,我没有能力改变这个家庭,重生后,我却有着一般人都没有的优势!我完全有能力改变现状,改变现在的生活!可以让我的父母更早的去享受人生,享受生活!不用每天再为一点死工资而拼命的劳累和奔波!让他们跳出现在这种穷人平庸的生活***,就算什么也不干在家享受,或者去旅游也好,总之我希望他们能更加的快乐一些!关键是怎么才能把自己赚钱的事儿告诉他们,让他们相信。如果说自己现在已经拥有了上百亿美元的身家,他们或许会当场晕倒。如果再把曙光集团的幕后操纵者是我这件事儿说出来,我想我爸我妈不光是不相信,肯定得把我当成精神病了。所以我不得不再次撒一个小谎,隐瞒他们我到底有多少钱的事实。

    “爸,妈,你们一定很奇怪,你们的儿子怎么会从一个学生变成一个富翁吧?”我擦干了头上的水,在客厅的另一张沙发上坐下。

    我爸我妈互相看了看,均摇了摇头,这次的事情带给二人的震撼实在是太大了!

    “爸,妈,这件事情必须要从头说起,你们还记得那次全国青少年的计算机大赛吗?”我想了想,开口说道。

    “记得,你不是拿了一个一等奖吗?”我爸点了点头说道。虽然他不明白获奖和赚钱有什么联系,但是还是安静的听了下去。

    “对,正因为那次在计算机比赛获奖,我发现我在计算机方面有所特长……”我继续说道。我只得这么解释,不然我说我是重生或者穿越回来的,我相信我爸我妈非把我当成精神病不可。

    “嗯,这我们都知道,少年宫的许老师还送过你一台计算机吧!”我爸补充道。

    提到许老师,我的心头一紧,让我不自觉地想起了许芸,那个调皮的小灯泡,如今见到我却行同陌路。

    我甩了甩头,尽量不去想这些不开心的事情。

    “爸,妈,你俩经常看报纸,前一阵子报纸上炒得沸沸扬扬的曙光输入法侵权案件你们听说了吗?”我问道。

    “曙光输入法?这个我知道!我们单位还买了好几套呢,我现在就是用这套输入法打字,你别说,这玩艺可比那什么这个字型那个字型的好用多了,我用了一天就上手了!真佩服这个输入法的开发者,我也是搞设计的,但是人家那脑子可真是好使!听说代理输入法的那家公司赚了几百万呢!”我爸羡慕的说道:“对了,后来报纸上不是公开道歉了么,说这款输入法并没有抄袭,是完全的民族软件!”

    “爸,妈,你跟我到我我的房里来。”我站起身来,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等我爸我妈进来以后,我打开了电脑,熟练的调出了我重生后的第一款作品,曙光拼音输入法。

    “爸,妈,你们仔细看,输入法调出来的一瞬间那个欢迎的界面!”我指着电脑屏幕说道。

    我把我妈虽然很疑惑,但是还是目不转睛的盯着电脑屏幕。

    “爸,妈,你们看,这里!这行英文字母!”我指着电脑屏幕右下角的一行英文说道:“你们看上面写的,programmedliu,磊刘,你们看这个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