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只是我前世编程时的一个习惯,把自己的名字放在程序最不显眼的位置上。所以这套输入法虽然有很多人使用,但是能注意到这一点的却很少。

    “磊刘?这是什么?”我妈奇怪的问道。

    “我知道,外语里一般都把姓氏放在后面,所以这个磊刘就是刘磊,刘磊?哎?不会吧,儿子,这个人竟然和你重名!”饶是事情如此的明显,我爸也丝毫没有联想到这个人就是他自己的儿子。

    “这个刘磊其实就是我,这套软件就是我写的!”我平静地说道。

    我爸听后一愣,随即说道:“这怎么可能,这个软件可是被评为全国计算机科学进步奖了,报上已经报道过了,怎么可能是你写的?”

    我一笑,我早知道我的父母会有此一问,于是从抽屉里拿出了那份软件专利证书和著作权相关的文件递给了他们,说道:“这个软件当然是我写的,这可是国家专利局和版权局承认的,呵呵。你们看看这几份文件,上面可都是盖着公章的。”

    我爸我妈听我说完,两人都焦急的伸出手,想要第一时间拿到那几张纸,当两只手同时按在文件上面时,我妈瞪了一眼我爸说道:“抢什么!撕坏了怎么办!”

    吓得我爸赶紧放手,却把脑袋歪了过去,凑在了那几张纸跟前。

    “磊磊,这上面的刘磊真的是你?这个证书是你的?”我妈惊讶的说道。虽然心里惊骇莫名,但是却也知道,自己儿子不可能为了骗自己,事先伪造出这么一大堆证书来。

    “当然了,爸,妈,这上面可都有身份证号的,你们对照一下不就知道了!”我笑着说道。

    “1234567xxxxxxxx,果然是磊磊的身份证号!”我爸指着上面的著作人信息叫道。

    “喊什么,我也看见了!”我妈斜了一眼我爸说道。

    “爸,妈,你们现在相信我没有去做坏事儿了?”我指着那些文件说道。

    我爸点了点头,问道:“磊磊,那你这个软件输入法到底赚了多少钱啊?”

    “让我算算啊!”我故意装模作样的说道:“头期的1.0版六百九十六万,按照合同我和软件公司各占百分之五十,也就是三百四十八万……”

    “三百四十八万!”我妈没等我说完,就惊呼道:“老刘,咱们俩工作多少年才能赚三百四十八万!”

    我爸没好气地说道:“下辈子也赚不到!你能不能先听儿子说完!”

    我妈这才发现,她打断了我,歉意地一笑说道:“磊磊,你继续说。”

    “嗯,这些是能看得见的,但是后期的2.0产品,因为和m国的危硬公司签署了捆绑销售的协议,所以带来的利润是无形的,具体多少,我也不知道,要等到年终统计出来以后再说。不过几百万肯定是少不了了!”我这么说只是打个马虎眼,何止几百万阿,几百万美元都不止。

    “啊!”我爸我妈同时长大了嘴巴,虽然他们知道高科技很赚钱,但是也没想到竟然赚钱到了这种地步,原以为几十万几经很不容易了,没想到我这一个头期就回来了三百多万!

    忽然我妈又意识到一个问题,赶紧问道:“那磊磊,按照你这么说,那个软件公司岂不是也赚了和你一样多的钱?他们坐享其成,岂不是拣了个大便宜!哼,他们肯定是看你年纪小,骗你的!”

    我听后有些哭笑不得,百分之五十,这在软件行业已经是非常高的分成比例了!可以说是史无前例!于是耐心解释道:“妈,我说这百分之五十是毛利的百分之五十,人家一套软件卖一百九十八,其中九十九块钱给我了,剩下的九十九块钱,人家还要制作软件的拷贝和包装,还有宣传费用以及售后服务,人家的一个公司运转那么多的员工还要开支,剩下来的已经不多了!”

    我妈这才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说道:“原来是这样!”

    “就是,我们厂子这些工程师开发出产品来,还不是一样拿着死工资,连百分之一的利润分成都没有!”我爸不无羡慕的说道。

    “对了,磊磊,你的那些钱放在什么地方,拿过来让妈妈给你保管!”我妈这才想到一个最关键的问题,那就是那笔巨款的踪迹。

    “除了花了一部份外,其他的都存在银行里了。”我早知道我妈会有此疑问,于是打开抽屉,从里面拿出来一张三百万的存折递

    妈说道:“钱都在这张工商银行的存折里面存着。▋

    “三百万?剩下的那四十九万呢?哪里去了?”我妈接过存折,又恢复了长辈的威严,用一副教训子女的口吻询问道。

    “剩下的那四十九万被我花了。”我说道。没办法,我只能这么说。我所有的存折当中,只有这张三百万的面额最小,其他的基本上都是上亿,由于对我爸妈摊牌这件事儿是临时决定的,所以我根本就没事先准备一张正好三百四十九万的存折。

    “花了?”我妈一听就急了:“四十多万这么几天就花没了?你也太败家了吧!枉我和你爸还天天累死累活的赚钱供你上学,你这孩子,怎么能这么样呢?有了钱了就开始学坏了,学人家大款找了个二奶不说……”说到这里,我妈见我脸色有些不好,立刻停了下来。

    “你瞎说什么呢,儿子找什么二奶,你没看颜妍和薇儿那两个丫头都那么可爱吗!”我爸连忙在旁边劝解道。

    “爸,妈,其实这个钱我没乱花,我只不过是拿去给薇儿的爸爸看病了,他爸爸换肾花了二十多万,再加上买车什么的,其实也没花多少,我手里还剩下十几万。”我摇了摇头说道。

    “哦!”我妈点了点头说道:“我就怕你年纪小,乱花钱!不过拿去看病倒是对的,花钱要花在正地方!对了,磊磊,这三百万妈妈替你先保管着,你用的时候再和妈妈要,你没有意见吧?”

    “没有,妈,你拿去吧,你和爸好好转转买套好房子,这间房子每个月还得交租金,楼层还不好。”我继续说道:“然后剩的钱你买点好衣服好化妆品什么的,给爸买块好手表,再买个大哥大……”

    “看看,还是儿子了解我,我这块破表,老是慢……”我爸听我说完,立刻眉开眼笑。

    “去,你瞎起什么哄,有钱了也不能乱花!买什么买,这钱还要攒着给儿子娶媳妇!”我妈挥了挥手说道。

    “妈,你儿子我已经有两个媳妇了,你还要再添啊?”我笑道:“这些钱就是给你和爸拿去零花的。第二期的利润分成马上就给我了,大概有一千多万吧!”我不得不这么说道。

    “啊!”我妈一愣道:“三百多万拿去零花?”

    “对,爸,妈,你们劳累了小半辈子,也没享受过什么生活,我就不信你们看电视里面那些大富豪的生活不心动!”我趁热打铁道。

    “既然磊磊能赚钱,我们做父母的享受一下也是应该的……”果然,我爸有些心动了。

    “那……老刘,咱们明天先去看看房子?人家说买房子那就是投资,不动产,以后能升值的!”我妈犹豫了一下说道。

    “那手表……”我爸试探性地问道。

    “妈,你们就放心花吧!儿子是靠自己的本事赚钱,又不是去撞大运买彩票,赚完一次就枯竭了,以后还能赚几十个三百万!”我解释道。

    “好吧,说得也是。我这手表从结婚以后就再没换过,要不我也换一块?”我妈也开始心动了。

    “爸,妈!你们就放心的去花吧!”我笑道。

    我妈这才高兴的把存折收好,直夸自己生了一个好儿子,而我爸则在一旁吹嘘,说:“如果没有我,你自己怎么生!还是我的功劳!”

    “你个老不正经,在儿子面前乱说什么!”我妈啐道。

    “怕啥,你儿子比咱们懂得都多!”我爸诡异的笑道。然后小声对我说道:“对了,儿子,上次你给我的那个你还有吗?”

    “什么东西?”我奇怪地问道。

    “就是那个,你偷摸给我的那个!”我爸贼目盯着我妈的方向,还好,我妈正在研究存折,没注意这边的情景。

    “什么这个那个的?”其实我已经知道我爸说的是什么了,但是我却故意装作不知道。

    “就是,那个套套……”我爸急道。

    “哦,避孕套啊,早说嘛!”我笑着说道:“不是告诉你抽屉里还有吗!”

    我爸听我说出那三个字后吓了一跳,赶紧看向我妈,发现我妈没有注意,才尴尬的说道:“那个……那个都用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