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汗!我狂汗!三四盒呢都用完了?这才几天啊?比我都强悍!我惊讶的看着我爸。

    “咳咳!儿子,都是男人嘛,你也理解哈……”我爸红着脸说道。

    “钱都给你们了,自己买去吧,四十多块一盒呢,你别剥削我了!”我笑道。

    “啊!这个……钱在你妈那里……我……”我爸不好意思地说道。

    “算了。”我摇了摇头:“明天我单独给你开一张存折,给你存十万块。当你买点儿烟酒什么的私房钱吧!”我也知道我妈虽然有了钱,但肯定也不会纵容我爸乱花,于是说道。

    “太好了!不愧是我儿子,真了解你老爸!哈哈,哈哈!”我爸高兴得说道。

    “老刘!你跟儿子说什么呢,那么开心?”我妈突然问道。

    “没什么,没什么!”我爸吓了一跳,赶紧说道。

    和父母交待的事情总算告一段落,可是另一件烦心的事情却始终让我无法是从,虽然我极力的想摆脱出来,但是却总是会情不自禁的想起来。

    我回到房间,关好门。突然有一种久违的感觉。自从何惜缘来我家之后,我就只睡过一次自己的房间,还是因为赵颜妍她们。

    我从上衣口袋里拿出那封叶潇潇写给我的信,静静地展开来。

    写信用的信纸和信封一样,是那种很时尚的带图案的香味信纸,我看后有些哑然失笑,在我看来,叶潇潇其实还是个小女孩。

    我调整了一下心情,向信上看去,只见上面叶潇潇娟秀的字迹,一如她平时给我们上课时在黑板上写的板书,只不过信纸上,有好几处字迹上有被阴湿了的痕迹,也许是叶潇潇写信的时候流下的眼泪。

    信上写道:

    刘磊:

    在你收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在火车上了。我想你一定也知道了我辞去班主任的消息。是的,我无法再面对我们之间的关系,所以我不得不选择逃避。

    那晚之后,我没睡过一个安稳觉,一直在想我们之间的事情,但是却始终无法找到一个令自己满意的答案。我有些迷茫,也有些无助……只是,你这个混蛋,这么多天了你难道就不会给我打个电话吗?你死哪儿去了,真应该报警让警察把你抓去坐牢!哦,不对,应该是我随时都有追究你法律责任的权利,哼哼,怎么样,害怕了吧,那你就祈祷着我别反悔吧,或者趁我反悔之前赶紧去跑路,嘻嘻。

    还记得我们两个之间的那些小秘密吗?可能你已经忘了吧,如果不是因为这件事儿,我甚至也以为我不会去在意这些小事儿,但是当我蓦然回收,却发现有些事情刻在心里,就像是发生在昨天。

    虽然我名义上是你的班主任,但是我总觉得你好像不像是一个高中学生,就像是你说的一样,是好朋友吧,可能你也从来没把我当成过是你的班主任,有时候我甚至觉得,你比我还要成熟稳重一些……

    还记得我抓到你拿tt(汗,这是什么?后来我根据前后文意思判断,貌似应该是套套的意思。)来学校的那次吗?我当时无比的生气,我都不知道自己当时怎么了,可是一直到现在,我才明白,我吃醋了,说起来似乎很好笑,我竟然吃自己学生的醋了!虽然这听起来很荒谬,但是我好像真的不小心喜欢上你了!

    怎么样?有一个大美女喜欢你是不是很高兴啊?不过你已经有两个女朋友了,本小姐才不稀罕去和她们争风吃醋!

    我想了很久,终于决定了,我要走了,我选择了离开,虽然逃避现实是一种很不负责任的表现,但是我别无选择!

    你不用费心去找我,等我想通了之后自然会去找你,你放心,我是不会再去喜欢别的男人了,何况我已经成为你的女人了,虽然是被迫的!(后面是个鬼脸)

    对了,我的父母都不知道这件事儿,你也别怪他们了,他们也是无心的,在他们看来,你只是个孩子而已,他们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我瞒着他们说我想继续求学,深造一下。

    (我心说,我还哪敢怪他们阿,要是让他们知道我把他们的宝贝女儿给xxoo了,不怪我就不错了!)

    好好照顾自己,希望你闲暇的时候,会想起我,在远方还有一个爱着你的女孩子。

    叶潇潇字。

    下面是日期,我看了一下,刚好是昨天。

    我深吸了一口气,心中那

    的感觉久久不能平息。我知道,我又欠下了一个债i道叶潇潇最终的决定是什么,但是我都应该负起这个责任。

    合上信纸,我又把它塞回了信封里。用钥匙打开了写字台中间的那个抽屉。这里面一直保存着我的一些重要的东西,包括和国外公司的一些合同,还有就是赵丫头送我爱心盒饭时写给我的那张纸条了,被我拆开以后虽然无法折回心形,但是还是让我小心的收藏了起来。我把叶潇潇的信放在了上面,又把抽屉锁上了。

    虽然事情暂时有了了结,但是我的心头却有如压了一块千斤大石一样,闷得厉害。

    但是手头上却还有一些事情不得不让我做,苏颖姿的电话又一遍的催来了,苏援朝对我的态度也由最初的咆哮变成了中肯,因为他们家的别墅附近发生了多起爆炸案,虽然爆炸面积不大,但是也足以让苏氏父女胆战心惊了,已经有七个保镖被炸伤,四个保镖被不明身份的人所袭击。苏援朝终于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对方的人疯了,不但如此,对方还有高手!本以为家里的这群私人保镖足以应付这些来人,没想到被打伤的那几个保镖在人家手下连十招都没过上。

    万般无奈之下,苏援朝才想到了那个神乎其神的王牌,青龙的杜小威,还有那个比小威更厉害的刘磊。

    如果说叶潇潇是我不能逃避的债,那苏颖姿又何尝不是呢?不管怎么说,我已经把人家给摸了,虽然我不知道这个美女明星是怎么想的,但是我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去送死。就当使补偿她一下也好。不过我确信这个大明星是肯定不会对我这个小保镖动心的,不过这样也好,做完我该做的事儿就赶紧和她白白了。

    回到学校,赵颜妍问了我叶潇潇离开的原因,当下我也没有隐瞒,把事情的经过全部告诉了她。

    “这么说来,叶老师原来是叶伯伯的女儿?”赵颜妍恍然大悟道。

    “是啊,所以这事儿还真有点儿不好办了!颜妍,你没生气吧?”我小心地问到。

    “不生气那是傻子!”赵颜妍美目一横,娇嗔道:“从夏的出现开始,我就知道以后有的气生了,与其把我自己气死,便宜那些小狐狸精,还不如我大方一点儿,这样我还手握主动权,那些后来的都得叫我姐姐!”

    “这个……颜妍,对不起。”我尴尬的说道。

    “没关系的!”赵颜妍笑道:“我骗你呢,我知道,我也不希望自己的爱人是一个不负责任的男人。”

    “谢谢你,颜妍。”我感激地说道。

    “好了,别说这些酸酸的了,都老夫老妻了!”赵颜妍瞪了我一眼说道:“叶潇潇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处理?就这么让她走了?”

    “那还能怎么办!夏、许芸不是也走了!”我摊了摊手说道。

    “夏不一样,许芸我可以帮你,只不过叶潇潇还得你亲自去搞定,怎么说她也和你有过事实了。”赵颜妍说道。

    “唉!”我叹了口气说道:“还是顺其自然吧。”

    “又要多一位妹妹了哦!”赵颜妍特意加重了妹妹两个字的语气。

    我只有苦笑了。

    “对了,新来的老师好像突然变了个人似的,你逃了一天课,可是她却不闻不问。”赵颜妍奇怪的说道。

    “不问更好,正好我这次出去也不用和她请假了。”我说道。

    “哼,你自己注意点儿,我可不想又莫名其妙的多出个明星姐妹,当大姐压力很大的!”赵颜妍认真的对我说道。

    “啊!”我一愣。旋即明白过来,假意怒道:“哼,好几天没收拾你了,是不是皮痒了?让我用刘家的家法收拾你!”

    “不要啊,颜妍好怕啊……”赵颜妍嘴上求饶道,可是脸上却一点儿也没有求饶的意思。她这副腔调让我不自觉地想到了薇儿,不禁心中一荡。

    “哼哼!看你那个大色猪样!”赵颜妍斜了我一眼说道:“就知道你喜欢这个调调。”

    我只得干笑,却没否认。

    “怎么,让我说中了吧!”赵颜妍问道。却又忽然趴在我耳边说道:“老公,我们好久没那样了,晚上去你家吧。”

    说完面色羞红,不敢看我。我却心中一喜。这小妮子,这么长时间了还不好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