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妈听了我的话,通过房屋中介在开发区看中了一套豪华的复式套房,但是问了价格,要五十几万,有点儿舍不得。房子离赵颜妍家不远,所以我几乎什么都没考虑就答应了下来。在我的劝说下,我爸和我妈终于决定把房子买下来。

    但是我妈不甘心,又和中介的人砍起价来。而且还砍得很离谱,张口就砍下去十几万。

    “四十万,也就我们这样的冤大头花这么多钱买这房子!”我妈说道。其实我妈说的也是实情,这九五年的新江市还真没有多少人能一下子拿出几十万来买房子。

    “这……大姐,我们说的也不算,我们只能帮你联系一下房主,不过您这价格估计够呛,砍得有点儿狠了。”中介公司的人说道。

    “那你就赶紧联系啊!”我妈说道。有钱在手就是不一样,想当初租个房子去中介还得看着人家的脸色,现在可不一样了,谁敢得罪这么一个有钱的大主顾,卖套房子中介就能拿不少的中介费。

    “好的,您稍等一会儿。”中介的工作人员说道。说完就站起身去里屋打电话了。

    看着我妈那神采奕奕一副谈判高手的样子,看来我这个前世的商场牛人算是白来了。我现在才知道,任何人的能力差距并不是很大,关键是环境和机遇。

    过了不一会儿,中介的工作人员走了出来,虽然依然面带微笑,但是我认为交涉的结果肯定不会很理想,谁卖房子能一下子让掉十多万!

    没想到的是,中介的工作人员竟然说道:“房主同意四十万的价格,但是前提条件必须是一次性付清,因为房主有急事儿要离开这个城市。”

    “啊?”连我妈也是一愣,当初她砍价砍的之所以这么狠,是完全秉承了以往在路边摊买衣服时的作风,先一刀杀到底,然后再慢慢还价。没想到这次不用还价,对方竟然这么爽快地就答应了!不禁有些后悔,应该砍个更低的价格。

    可是这么低的价格抛售手中的别墅,不禁让我疑云顿生。赵军生家的别墅和我妈看中的这座面积基本相同,当时都是同一所开发公司开发承建的。赵军生买的新房花了将近一百万,而现在房价正在上涨,这套别墅要价五十五万实在已经够便宜的了,对方竟然又作出了更大的让步!这怎么能不让人怀疑!

    根据我前世的经验,房子卖这么低的价格肯定有问题。要么就是房主急需用钱,要么就是房子本身有问题。

    当然房子的质量问题可以忽略不予考虑,因为同一所开发公司开放的同一片楼盘不可能质量参差不齐。这不禁让我想到了前世互联网上经常出现的一个字眼——凶宅!就是闹鬼的房子,不过这点我倒是不怕,阎王可是我的结拜老哥,除非哪个鬼活得不耐烦了敢来我这里搞事儿。

    刚才听到中介的人提起过,房主有急事儿要离开这座城市,那么想一想,答案基本上呼之欲出了。这种情况无外乎两种,第一就是房主外地的亲戚朋友出事儿了,急着拿钱去救命。另一种就是房主自己在本市有了麻烦,急需把手中的产业脱手然后远走高飞。

    不过哪种可能都没有关系,买房子的时候验好房照就可以了。只要这人不是骗子就行。

    一次性付清的要求我妈当时就同意了,手中既然有钱,那就没必要拖着。所以爽快地答应了对方的要求。于是在中介的安排下,房主那边同意了立刻过来签合同。

    过了大概半个来小时,中介的门被推开了,进来了一个风尘仆仆有些秃顶的男人。不过我怎么看着这么眼熟呢?

    还没等我说话,我爸就抢先站起来叫道:“张厂长,您怎么来了?”

    我立刻反应了过来,来人正是我前世里那个把我爸所在的那家电子厂祸祸的不成样子,然后卷钱逃走的厂长张永发。再联想一下前世他出逃的时间,也正是这个时候稍晚一些。想到这里,一切也都想通了,肯定是这个张永发意识到自己快出事儿了,想要赶紧把手上的不动产脱手套现,伺机出逃。因为前世的时候,我家并没有来买他这套房子,所以他卖出去的时间稍晚了一些,所以他跑的时间也就晚了些。而现在,我想他只要把这套房子卖出去了,他绝对立刻就会出逃。

    “张先生,您来了,这位就是要卖您房子的刘先生!”中介的工作人员没看出两人

    尴尬,热情地介绍道。

    “老刘,你打算买房子?”事情到了这种地步,张永发想隐瞒也没有任何办法了,只得不自然的说道。

    “是啊,没想到这房子是张厂长的。”我爸却丝毫没有意识到这中间的猫腻。

    “这个……其实是我一个朋友托我帮卖的,他家里最近出了点事儿,着急用钱,所以我就不得不帮他低价把房子卖了。”张厂长欲盖弥彰的说道。

    “哦,原来是这样。”我爸这人心直,根本没有那么多心眼,所以自然而然的就相信了老领导说的话,不好意思地说道:“那让我们还占了一个现成的便宜。”

    我妈心中并不像我爸想的那样,但是却也没说破。这事儿怎么说都是自己家占了个大便宜。

    “没什么,没什么。”张永发生怕我爸一客套就反悔了,赶紧说道:“能卖多少算多少吧,人家可是急需钱救命的,房子不卖,命都没了,还要房子有什么用。”

    “那……我们家就不谦让了。”我爸信以为真,这人命关天的事儿可不是闹着玩的,赶紧答应道。

    于是,接下来的事情就非常的顺利了。签合同,过户,办手续,有中介公司的帮忙,一切都很简单。所有的手续都是代理搞定的,省去了不少自己排队的麻烦。

    看着拿到手的房证,我爸和我妈不禁欣喜万分,奋斗了大半辈子,终于有了一套自己的住房,而且还是市里最豪华的别墅!

    我则拿着手机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拨通了一个电话。

    “姜局长么?我是小刘。”我说道。

    “刘兄弟阿,什么事儿啊?”姜永富的声音传了出来。

    “姜大哥,这一阵子你也没少照顾我。”我说道。

    “应该的,应该的。”姜永富说道:“都是我职能范围内的,刘兄弟你是明白人,做事儿有分寸,知道怎么做不让我为难……”

    “好了,这些客套话就别说了。姜大哥,这次也该小弟我回报一下了。给你个升官的线索,本市的恒星电子厂厂长张永发有重大的经济问题,你赶紧找人去查,晚了人就跑了。这家伙肯定有事儿。”我说道。

    “这么肯定?”姜永富知道这事儿很复杂,如果人家没什么事儿的话你去一查人家肯定不会愿意,尤其是这种国有企业的厂长,在市里也算是知名人物了。

    “肯定,这家伙刚卖给我一套四十多万的房子,他一个厂长,一辈子也赚不到这些吧?”我说道。

    “这样啊!那我立刻找人把他先监控起来。”姜永富说道。

    我挂了电话,心想,前世让这个老狐狸逃脱了,这次一定不能让历史重蹈覆辙。我这一举动也算是为国家作贡献了。

    房子买来以后,紧接着就是大装修,由于这套别墅式二手房,原来已经装修得差不多了,这次只要翻新一下就可以。所以也不怎么麻烦,到是我爸我妈,兴奋无比,每天都去监工,很晚才回来。我收拾了一下行李,也准备出发了。大概等到我从苏州回来就可以装修完。

    苏援朝也来电话催过我好几次,我想再不去的话苏大明星的安全可能就没什么保障了。

    临行之前,我又去了趟学校,与赵颜妍和陈薇儿道了别。经过许的班级门口,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停留。

    有些事情一旦错过了,就不是那么容易再挽回了。原本那个跟屁虫一样的小灯泡,现在却和我形同陌路。

    在学校门口的职工榜上,我盯着上面叶潇潇那张站在讲台上的照片,心情久久不能平静,有一种说不出的苦涩。

    照片上刚大学毕业不久的叶潇潇脸上挂着阳光的笑容,是那样的灿烂。也许当时的她内心充满了对未来的憧憬对生活的希望。事实上在我的记忆里,上辈子的叶潇潇确实也成为了名师。但是现在却因为我,彻底的改变了她原本宁静的生活。

    潇潇,你放心吧。我会去找你的。我在心里说道。

    然后一拳砸碎了职工榜上面的玻璃罩,伸手把叶潇潇的照片撕了下来。

    “喂,那个学生!你干什么呢,你是哪个班的?”教导主任韩冰峰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

    我无所谓的拍了拍渐在身上的玻璃碎片,转身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