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没走出教学楼的门口,韩冰峰就冲了过来,对我喝道:“砸完玻璃就想走吗?”

    我不想多与他废话,于是说道:“对不起。”

    “对不起?玻璃碎了说对不起还有用吗?”韩冰峰冷着脸说道。

    还没等我说话,一个声音就想了起来:“你觉得没用就没用吧。”

    我回头一看,不知道什么时候郭庆已经站在了教学楼的门口。

    韩冰峰听后脸色变了变,怎么说韩冰峰原来也是在道上混过的,所以对这一段时间以来道上发生的事情有所了解。郭庆现在的鼎鼎大名,在新江市的黑道上已经数一数二了。

    “郭庆,你在外面怎么样我不管,但是你在学校里面最起码要像个学生!”韩冰峰犹豫了一下说道。

    “谢谢韩主任提醒。”郭庆转过身去,背对着韩冰峰挥了挥手,拉着我出了教学楼。

    “老大,听说你要离开一段时间?”郭庆问道。

    “唔,是的。”我点了点头,苦笑道:“这件事儿说起来好笑,我竟然要去给一个明星当保镖。”

    “给明星当保镖?老大,亏你想得出来,到时候我是不是又要多一个嫂子了?”郭庆淫笑道。

    “去,再说我可要不客气了!你老大我可是很专一的人。”我说道。

    “专一?拉倒吧!对了,老大,你把叶潇潇的照片偷来干什么?你该不会是和她也有一腿吧?原来我还真没发现,这娘们长得还真可以!”郭庆有些自嘲的说道。我记得刚开学那会儿,郭庆还说叶潇潇是个老巫婆,现在看来,是那时候的审美观点有问题。

    “什么娘们,那么难听,其实她也是你的大嫂之一。”我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于是叹了口气说道。

    “啥?”郭庆瞪大了眼睛惊讶道:“老大,你没和我开玩笑吧?”

    “我像和你开玩笑的样子吗?找个地方坐一会儿我再和你说。”我说道:“对了,好久没一起喝酒了吧?走吧,聚缘小吃。”

    还是那家小饭店,我点了前世郭庆最爱吃的麻辣豆腐还有鱼香肉丝,又要了两瓶啤酒。

    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却又那么的遥远。前世这样的情景时有发生,现在却又是如此的怀念。

    “郭庆,听说你这一阵子动静搞的很大,新江市很多的地下场子都归到了你的靡下?”我给自己倒了一杯啤酒说道。

    郭庆从我手里接过酒瓶,不无得意的说道:“老大,你消息倒是满灵通的嘛!”

    “郭庆,你听我一句劝,咱们国家里玩黑社会始终是不行的,你现在没搞出什么大事儿,没有人会把你怎么样,一旦你真弄出什么事儿来,那就是大事儿!说句不好听的,到时候谁也保不了你。还有,只所以我知道你最近的动静,是因为上面已经开始注意你了,让我来提醒你一下,别做得太过分了。”前几天和姜永富通话的时候,姜永富提起了郭庆的事情,知道郭庆是我的哥们,所以让我来提醒他一下,不要让上面难做。

    “你是说公安局的人?我有几个内应,怎么没听他们提起来?”郭庆奇道。

    我苦笑着摇了摇头,郭庆的内应肯定是一些低级别的小警员,我说的这些都是高层的决策,他怎么会知道!

    “你知道姜局长和我的关系,总之低调一些对你有好处。可能过不了多久就要严打了,你让你的手下收敛一点儿。”我说道:“还有,你们成天靠着收保护费,卖些摇头丸之类的小打小闹终究成不了什么大气候。”

    郭庆由衷地点了点头说道:“是啊,原以为黑社会是多么的风光,殊不知一个老大承担的责任实在是太多了,手下小弟都靠我养活着。”

    “我倒是有个信息,我想不出几年,全国的上下到处都会有这种场所。”我说道:“你有没有想过开一家比较大的娱乐城或者夜总会?”

    “娱乐城?开那个干什么?”郭庆有些不解道:“开这玩艺交税不说还要给我们交保护费,能有什么赚头?还要给服务员什么的开支。”

    “呵呵。”我神秘的一笑道:“你那些小弟是干什么的?没事儿的时候可以客串一下服务员和保安,还省得看场子的人了。”

    “这倒也是,不过这东西真能赚钱么?就我们手底下的罩着的场子都倒闭好几家了!”郭庆疑惑道。

    “赚钱是必然的,改革开放以来,先富起来的人不在少数,而这部分人自然会追求更多精神上或者物质上的享受,娱乐行业吃香那时必然的。”我继续说道:“你说的倒闭那几家那是他们不会经营!夜总会这种地方规模不能太小,太小了就给人一种不上档次的感觉!你想,现在能在这种地方消费的起的人

    是一些大老板什么的,这帮人一般都不怎么在乎钱,越高他们越愿意去消费!相反,那些小规模的夜总会,就算再便宜也不会有人去,因为普通老百姓根本就去不起,大老板根本就不屑去!”我说出了前世的经验。

    郭庆听后不禁点了点头:“这么说来倒真是这样,那些大场子东西再贵,同样还是去的人很多,而倒闭的多是些小地方!”

    “对!这就是针对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对策。如果你把菜市场修得和皇宫一样,那肯定就不会有人去了。”我说道。

    “我明白了!菜市场再豪华,去的富人一样不多,因为他们根本就很少下厨,而普通老百姓,根本就不会到那么高档的地方买菜!”郭庆兴奋得说道。

    “不错,这就是两个极端。”我说。

    郭庆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我也只能说这么多了,毕竟我不能左右一个人的人生。但是作为善意的提醒,我不想让我这位好哥们重蹈某些黑社会大佬的覆辙。

    ……

    飞往苏州的头等舱上,我正闭目养神,忽然前面传来了很大的喧哗声。

    只听一个尖锐的男生说道:“你们这是什么破飞机?我要投诉!”

    “先生,对不起。这是规定。”我抬眼望去,一个柔美的女声说道。

    我抬眼望去,只见一个男子正在和空姐叫嚣着什么。

    “规定?谁规定的?你规定的还是我规定的?”男子大声说道。

    “对不起,这是航空公司规定的,希望您配合。”空姐耐心的解释道。

    “航空公司?你们航空公司怎么了?你不要拿公司来压我,顾客是上帝,我告诉你,我现在就是上帝!”男子不屑地说道。

    “先生,麻烦您配合一下。不然我就要叫保安了。”空姐皱着眉头无奈的说道。

    “妈的!”男子突然站起来给了空姐一巴掌,骂道:“臭娘们,别给脸不要脸,对你温柔点儿你还上房了!保安?来啊,你叫啊,敢动我一下试试!我叫你们机长都吃不了兜着走!”

    我一股火腾的一下冒了起来,我虽然不是什么见义勇为好市民,但也看不惯打女人的男人。这种男人简直就不是男人。逞英雄耍威风你大可以去砸奔驰撞宝马,甚至跳楼自杀都没有人管你,但是打女人就是人品的问题了。

    我刚想上前给那个嚣张男子一点教训,但终究还是晚了一步,被别人抢了先。还没等我站出来,坐在头等舱后面的一个小伙子就冲了过去,一拳砸在嚣张男子的眼睛上,顿时,一个崭新的独眼大熊猫诞生了。当然,小伙子还没有罢休的意思,片刻间又是一拳招呼了过去,大熊猫的眼睛终于对称了。

    “李向东,你真给飞凡丢脸!”小伙子冷冷的说道。

    “妈拉个逼的,李向北,你这个狗娘养的,你敢打我!”被称作李向东的嚣张男子骂道。

    “李向东,你给我注意点儿。别以为你是我大哥我就会给你面子,你侮辱我可以,但是不许侮辱我的母亲!”叫李向北的小伙子冷冷的说道。

    “哈哈,给我面子?好啊,那你不给我面子我看看!哼!要不是你那个骚娘们老妈,勾引老爸,生了你这么个贱种,飞凡电器早就是我的了,何必还与你共享!”李向东红着脸说道。嘴中还喷着微微的酒气。显然是在登机之前喝了很多的酒。

    李向北冷冷的看了李向东一眼,淡淡地说道:“大哥,我奉劝你,你还是把手机关上吧。你想自杀把我带着我没意见,不过你可想好了,咱俩要是死了,飞凡就是我亲弟弟,也是你的半亲弟弟的了。”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回去。

    李向东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阴晴不定。最后还是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按下了关机的按钮。

    坐在后面的我不禁有些目瞪口呆,原来这两个人还是兄弟,而且好像是同父异母的。似乎两个人在争夺他们老子留下来的财产。

    我有些不屑,原以为冲上来的那个小伙子是见义勇为,没想到是两个兄弟仇人。我对这些发生在富家的二世祖争夺财产的事情不感兴趣,所以也没有放在心上。

    但是没想到的是,在苏州竟然再次遇到了这两个纨绔子弟,而且即将成为我在苏州面临的最大的两个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