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强压住内心的愤怒,冷冷的说道:“我们是苏先生请来的保镖!麻烦你们让开。”

    “保镖?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的!谁知道你是不是仇家派来假冒的!”为首的黑衣人挑衅的说道。

    话说到这个地步,明眼人都能看出来黑衣人是故意找茬的。不过我现在的身份毕竟是来给人做事的,不想惹太多的麻烦。还是说道:“你们找苏先生来证实一下不就知道了。”

    “证实?你说证实就证实?苏先生每天那么忙,如果每次来人都自称保镖需要证实一下,那苏先生就不用干别的了!”黑衣人虎着脸说道。

    “那你说怎么办!”我问道。

    “兄弟们,上啊!把这两个行为诡异的拿下!”黑衣人喝道。

    我见眼前的形式也是多说无益,还不如教训一下这群自命不凡的保镖!这帮人对我们两个初来乍到的新人肯定怀有敌意,认为我们两个是来抢他们饭碗的,就算苏援朝不吩咐,他们也会在恰当的时机来给我们个教训,不如此时让他们彻底死心了的好。

    于是我说道:“小威,交给你了。能对付得了吧?”

    “放心吧,师叔祖!”小威答道。

    我狂晕,都提醒过他很多次了不要在外人面前叫我师叔祖!这不是想让旁人当我们是神经病吗!我瞪了他一眼,冲我咧嘴一笑。这个平时不拘言笑的小伙子通过几天的接触,和我也渐渐熟了起来。

    不过好在那四个黑衣人都没有注意我们说什么。只是在跃跃欲试的准备对我们进行攻击。

    “一个一个来还是一起上?”小威对四个黑衣人说道。

    四个黑衣人见小威那轻蔑的神情,不自觉地火大!不过好在平时他们训练有素,也没有说出什么过激的言行。

    “还是一起上吧,这样比较省事儿!耽误了时间,苏先生怪罪下来,可要扣我们的薪水的!”小威摆了摆手笑道。小威的功夫虽然不及我,但是对付这些人还是有把握的。

    “哼!你算什么东西!竟敢如此的嚣张!先来和我过上几招!”领头的黑衣人身后一个身材极其骠悍的大汉终于忍不住了大叫道。

    “好啊,那我就恭候了。”小威说道。

    为首的黑衣人虽然怪自己的手下冲动,不过对方说的话着实太气人了!于是也就默许了那名大汉的意思,点了点头说道:“好吧,李全,你和他切磋切磋!”

    当他说出切磋两个字时,立刻感到自己失言了!自己这话一出口,明显就是说明自己是已经知道他们身分的了!而不是把他们当成私闯民宅的仇家!对待仇家,不可能使用切磋两个字!

    不过我倒也没点破,我早就猜出了这些人的目的,他们承不承认那又有什么分别呢!倒是为首的黑衣人以为我没有听出来他话中的破绽,自嘲的一笑。

    李全得到了首肯,立刻兴冲冲的站了出来。有些跃跃欲试的开始摩拳擦掌。

    “出手吧!”小威不耐烦地说道。

    李全听后像受了刺激一样,冲上来挥拳就向小威打来。速度刚猛无比,显然是个练习外家硬功夫的好手。如果对手不是小威,而是个普通的角色,他这一拳砸过来,很可能就把人给打残了!

    我不禁对此人的狠辣微微皱眉!这人的全身力量都集中在了拳头上,就算是我挨上这么一下子也要疼上半天!

    小威似乎对李全这种一上来就下杀手的行为颇有微词,都已经说好了只是切磋,对手还下重手!小威轻巧的闪过大汉的拳头,本来还想和他过上两招,让他输的不至于太难看,不过此时小威已经完全不这么想了,一跃到了李全的背后。李全由于身材庞大,显然没有小威那么灵活,还没有反应过来,背后的脖颈处就遭到了重重的一击,连声都没吭,就一声不响的倒在了地上。

    为首的黑衣人的脸色有些难看,但不管怎么说都是自己人的不是。他有些暗怪李全一上去就下死手,但是不下死手又有什么用呢,明显人家的实力比自己这边强上不止一倍。难道现在上去和人家车轮战么,就算是车轮战人家还没怎么样的,自己一个人已经倒下了,况且对方还有一个没出手的!如果自己坚持车轮战,更别说到时候苏先生怪罪下来,自己肯定吃不了兜着走。于是面色有些难看地说道:“你怎么出手伤人呢?”

    “你们把我们当成了敌人,我把他大昏已

    他了!要是换作平时,他已经变成残疾人了。”小▋

    “……”为首的黑衣人有些气短,但是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在这时候又过来了一个人,为他们解围道:“好了,张孟军,你们都住手吧,这两个人是老爷请来的保镖,不是敌人。”

    “是,王管家。”为首的黑衣人听后,恭敬的站在了一旁。

    “刘先生和杜先生是吧,我是这座宅子的管家,敝人姓王,刚才宅子里的保镖不清楚,以至于发生了误会,还望各位见谅!”王管家说道。

    我心中冷哼,不知道才怪呢。多半就是你合谋指示的吧。不过嘴上却说道:“没关系,是我们冒昧了,打伤了你的人。”

    王管家听后表情有些不自然,但瞬间又恢复了正常,只是平静的说道:“两位请进吧,苏先生已经在客厅等候了。”

    我没在说什么,跟在王管家的身后进了别墅的内门,一进门就看见苏援朝正坐在大厅的沙发上,旁边的茶几的电脑监视器上,显示的正是门口刚才我们打斗的地方。

    “两位好功夫啊,是苏某冒昧了。”苏援朝坐在沙发上微笑的说道。丝毫没有站起来待客的意思。

    我心中有些厌恶,淡淡的说道:“如果苏先生不信任我们,我们把定金退了就是了。”

    苏援朝脸色一变,说道:“刘先生别介意,苏某也是……”

    “爸!既然您请人家来了,就不应该不信任人家!”说话间,楼梯上传来了一个甜美的声音。声音的主人正是苏颖姿。

    然后就是一阵下楼的声音,转眼间苏颖姿就出现在了大厅里。没有化妆的苏颖姿让我眼前一亮,前两次看到的都是衣着正式,精心打扮过的,而现在,苏颖姿只是穿了身休闲的运动装,很自然的把头发用发卡扎在了后面,给人一种很清新的感觉。

    “呵呵,是爸爸的不对。”苏援朝见到女儿来给自己解围,笑呵呵的说道。

    我和杜小威被安排在了楼下的客房内,苏家还算比较大方的,给我们安排了单独的客房。

    晚上给赵颜妍打了个电话,询问了一下学校的情况。

    “还是没有她的消息吗?”我沉默了一会儿问道。

    “没有,那天叶伯伯来爷爷家找爷爷下棋,我试探过他的口风,他好像对你们之间的事情不是很了解,只知道叶潇潇突然决定要去读研。”赵颜妍叹了口气说道。

    “算了,总有一天会再相见的,我就不信她一辈子都不回家。”我说道。

    “哪有你这样的人啊,你就不会主动去找她?”赵颜妍质问道。

    “找她?怎么找?”我苦笑道,难道再去叶伯伯家打听?他们不起疑心才怪!要知道可是我强奸了他们的宝贝女儿,让他们知道了还不整死我啊!

    “呵呵,那就看你想不想找了!”赵颜妍神秘的说道。

    “难道说你有办法?”我奇怪地问道。

    “那当然了,也不看看你老婆我是谁~,当然了,作为你的大老婆,我有必要随时了解你那些小老婆的动向。”赵颜妍得意的说道。

    “颜妍,快告诉我,你知道她在什么地方?”我有些激动地问道。毕竟这段时间以来,这个事情一直压在我的心头,像一块大石头一样。

    “呵呵,看你急的,是不是她很重要啊?”赵颜妍有些酸酸的说道。

    “是的……”我刚回答了两个字就觉得不对劲,这不是绕我呢么!于是赶紧补充道:“当然,我的每个女人对我来说都很重要,不过你是最重要的一个。”

    “哼哼,算你会说话。”赵颜妍听后满意的说道:“看在你这么老实的份上,给你提供个线索,告诉你她的手机号码,拿笔记好了,是139xxxxxxx,一共十位数字,你再重复一遍。”

    “139xxxxxxx,好了,我知道了。”其实我现在根本就不需要用笔去记,我现在的记忆力有些惊人。这都是那莫名其妙的能力的结果。

    “不过你怎么知道的?”我有些奇怪。

    “我就和叶伯伯说,我比较想念叶老师,想和她说说话。”赵颜妍嗤嗤的笑道。

    我愕然,这样也行啊!看来女孩子的确比较容易办事儿。

    又说了一些没营养的思念之语,我才挂断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