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车吧。”苏颖姿斜了我一眼说道:“你怎么不穿给你的衣服?”

    “西服?拜托!穿起来跟黑社会分子似的,这么显眼的衣服你让我穿出去上街?回头率保证百分之百。”我一笑说道。

    “那可不一定……”苏颖姿知道我说的是实话,但还是忍不住狡辩道。

    “呵呵,对,也有很多人把我当成了黑社会,干脆不敢看过来。”我说道。

    “哼!回头扣你薪水。”苏颖姿威胁道。

    我干笑了两声,拉开了那辆红色法拉利跑车的车门车门,坐了上去。

    “喂,你这个人怎么搞的?懂不懂什么叫绅士风度,什么叫女士优先?!不知道要先给女士开门嘛!”苏颖姿生气的说道。

    我无奈的伸手把副驾驶的门推开,说道:“上来吧!”

    苏颖姿一跺脚,气得七窍生烟,愤愤地说道:“什么人啊,什么态度。哼!我决定了,肯定要扣你薪水!”

    “你上不上来?不上来我回去了。”说着,我作势要离开。

    苏颖姿冷哼了一声,悻悻的上了车。关上门,还不忘瞪我一眼。

    说来也好笑,我竟然和一个小女孩儿抬起杠来。重生以来,这好像还是头一次吧?不对,还有一个叶潇潇,原来也总喜欢和我抬杠。想到叶潇潇,我的心中不禁一颤,脑海里浮现出了赵颜妍给我的那组电话号码。

    是不是该给她打电话呢?但是她临走之前选择了留下一封信而并不是给我打电话,我想她应该还是无法面对我吧。还是等一段时间彼此都冷静了再打这个电话吧。想到这里,我暗叹了一口气。

    “怎么了?生气了啊?这么小气,不就是要扣你的薪水吗,看你的样子,唉声叹气的!不至于吧?”苏颖姿看着我奇怪的说道。

    “没事儿……”我甩了甩头说道:“去哪里?”

    “咱们去商业街吧。”苏颖姿考虑了一下说道。

    “商业街?在什么地方?”我第一次来苏州,并不知道什么商业街在什么地方,虽然之前也看过当地的地图,但是商业街有好多,谁知道她说的是哪个。

    “笨死了,就在玄妙观那里!”苏颖姿说道。

    玄妙观?这个我倒是知道,可是那不是名胜古迹的风景区吗!不过我也没多问,我点了点头,发动了汽车。

    法拉利开起来确实比我那辆捷达强多了,看来我回去以后应该换上一辆好车。

    “喂,你会不会开车啊!”苏颖姿娇嗔的说道。

    平时开惯了捷达,换上好车还有些不习惯,跑车起步的时候特别快,所以有点儿不好掌握,点了几下刹车,苏颖姿立刻就不愿意了。

    “毛病真多!”我小声嘟囓道。

    “你说什么?”苏颖姿耳尖,立刻听到了我在说什么。

    “没什么……”我不想与她争辩。

    “没什么是什么,我明明听见了。”苏颖姿不依不饶道。

    “没什么就是没什么!”我说道。

    “不可能,你必须说。”苏颖姿说道。

    “我说你毛很多,行了吧!”我突然起了捉弄她的念头。

    “毛很多?什么毛?”这回轮到苏颖姿莫名其妙了,刚才她听得也不是很仔细,现在看来,好像的确是这句话。

    “问那么多干嘛!”我说道。

    “不行,你必须说!”苏颖姿一副刨根问底的样子。

    “就是你下面的毛特别多!”我坏笑道:“满意了吧?”

    “什么……啊?你讨厌!”苏颖姿立刻满脸绯红,想起了那天在新江市国宾大酒店里的情景,难道她看见自己的……了?

    “流氓!”苏颖姿差点暴走,挥起拳头就向我砸来。正好砸在我握着方向盘的手上,法拉利的方向盘极其灵敏,车子猛然一抖,下了旁边的逆行道,直迎着对面的一辆货车撞了过去。

    “啊——!”苏颖姿吓得尖叫道。

    而现在想回到原来的道上已经来不及了,这个时候我踩与不踩刹车意义已经不大了,迎面开来的货车丝毫没有减速的意思,根本容不得我避让。

    我推了推左侧的车门,纹丝没动。这时候我才想起来,像法拉利这种名车行驶的时候车门都自动锁定了,是根本推不开的。

    不过这种情况对我来说丝毫没有任何危险性可言,自从我重生以来,莫名其妙的获得了可以让身边事物变慢的能力。

    聚了精神力后,身边的景物开始变慢,迎面开来的货了牛的速度。我一脚踹开法拉利的车门,虽然我完全有时间停下车然后再开门,但是这车反正也不是我的,弄坏了也不心疼。

    我一把拉住苏颖姿的手把她从车上拽了下来,扑倒在一旁的自行车隔离带处。这一连串的动作在外人看来是光速的,但对我来说却是按部就班的有条不紊。

    待我和苏颖姿脱离危险以后,身边的景物自然而然的恢复了原有的速度,只听见身后轰的一声巨响,苏颖姿那辆法拉利显然是报废了。

    我回过头一看,果然那辆红色的法拉利跑车已经变成了一推废铁,前半截已经面目全非。而迎面而来的货车貌似丝毫没有任何的损伤。

    此刻,苏颖姿正在我身下惊魂未定的喘着粗气,丝毫没有意识到我俩的姿势比较暧昧,就像传说中的男上女下一样。

    我也乐的享受,白给的便宜谁不占,我感觉到胸口有两团软软的东西。不是吧,这小妮子看起来胸部也不是很大啊,怎么感觉起来这么丰满。看来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哇靠,报废了!”这时候,身后传来了一个兴奋无比的声音。

    苏颖姿听到有人说话,立刻从刚才的惊魂中缓解过来,见到我正压在她的身上,小脸微微一红,动了动身子,不过她哪里能动弹半分。

    我见苏颖姿已经回过神来,再装蒜那就是耍流氓了。我尴尬的一笑,赶紧从苏颖姿的身上爬了起来。看见身后两个货车司机正饶有兴趣的看着报废的法拉利评头论足。

    “妈的,开跑车就牛逼阿,逆行,老子撞死你!”一个货车司机骂道。

    “就是,算他们机灵,跑得快,不然和这车一起变成烂泥!”另一个货车司机奸诈的笑道。

    苏颖姿听得咬牙切齿,但又不好发作。身为当红明星,一举一动都受着各大媒体的关注,自己这次出来虽然带着墨镜,但是一旦真与这两个司机发生了口角,难免不被那些嗅觉极其灵敏的记者发现,所以只得忍气吞声。

    我一脸幸灾乐祸的看着苏颖姿,反正车也不是我的,撞坏了和我有什么关系!本来就是她自己的不对,也赖不着别人。

    苏颖姿见我不帮她,反而在一旁偷着笑,气得肺都要爆炸了,一脸铁青色的走到我的面前,愤怒的却又不敢很大声地说道:“你是我花钱雇来的保镖,出事儿了你不帮我还在这儿笑?”

    “苏小姐,这本来就是咱们违章,你让我怎么帮你!”我实话实说道。说实在的,这两个货车司机也够气人的,明明看见了我们还故意撞上来,要换作平时,我早把他们两个扔到太平洋里去了。但是今天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我正想借着这件事儿教训一下苏颖姿的不讲理。

    苏颖姿咬了咬嘴唇,我说的话无法反驳,但却令她更加的生气,还没等我反应过来,苏颖姿就抬起脚,一脚把高跟鞋踩在我的脚面上。然后得意非凡的看着我,好像在说,看吧,这就是你惹到我的下场!

    苏颖姿这一脚,虽然很用力,但是对我却没造成什么伤害,我按照脚丫子教给我的方法已经把身体改造的十分结实了,用脚丫子的话说,除了原子弹其他武器对我基本上没有什么危害力。

    不过这时候我如果不装做很疼的样子,以苏颖姿的性格肯定会没完没了,于是故意把面部的表情弄得很丰富,看其来痛苦无比。

    苏颖姿见自己的惩罚见效了,嘴角微微翘起,露出一丝笑意。

    可是那两个不长眼的卡车司机以为我们怕了,还在不停的絮絮叨叨,甚至变本加厉。

    “哼,看他们有钱人,都快撞死了还不忘谈情说爱,真***潇洒啊!”一个卡车司机说道。

    “就是,***,老子要是有钱了,也他妈搞几个妞玩玩!哎?老杨,你看看那娘们长得怎么挺像一个拍戏的……叫什么来的?”另一个卡车司机说道。

    “操,老罗,你别说,还真有点像……那个叫什么来的,我儿子房间里还贴满了她的海报,有一次这小子对着海报**,叫我给抓住了,我还问他这娘们叫啥来的……”被称为老杨的卡车司机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