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颖姿在心中又把李向东划低了一个档次。这人怎么这么没教养,在大庭广众下就这么叫嚷!真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怎么看上他了!

    “这是我的保镖,不是佣人!”苏颖姿平淡的说道。

    “保镖?哼!保镖就牛逼吗?小姿,你把他辞退了,从明天开始我当你的保镖!看他那瘦弱样,一看就是个小白脸,当牛郎还差不多!”李向东不屑的说道。

    当李向东说到“当牛郎”这三个字时,苏颖姿不知道为什么,脸竟然一红,不过外人当然没察觉到什么。

    李向东见苏颖姿不说话,以为默许了他的意见,得意地指着我说道:“小子!你失业了!”说着,还示威性的向我挥挥拳头继续说道:“我可是空手道九段!”

    我听后微微一皱眉头。空手道有什么好显摆的,说白了,那还不是岛国人偷学去的咱们国家的功夫!只不过稍加修改后大言不惭地说是他们自己的罢了!

    “怎么样,小姿,我有资格做你的保镖吧?”李向东看我不说话,以为我吃瘪了,更加的得意。他平时就很得意自己的功夫,在空手道社里,自己的对手非常少,除了那几个岛国来的教练之外,李向东可谓是所向披靡。其实他自己还不知道,那些人哪里不知道他是李家的大少!只不过都不愿意开罪他,故意让着他而已。他还以为自己的功夫多么的高强。

    “不必了,李大少爷乃是商场的俊杰,小女子怎么能请得起。”苏颖姿巧妙的应对着。

    “怎么请不起?给小姿你当保镖,那是李某人的荣幸,就是不给我薪水我也愿意。”李向东眉飞色舞的说道。

    “那怎么好意思呢,李公子又在开玩笑了。”苏颖姿笑着说道。其实心里已经烦得不行,这个李向东怎么这么难缠呢!

    “呵呵,男子汉大丈夫,一言九鼎,说过的话就要算数!小姿,我可不是开玩笑的,就这样说好了,从今天开始,就让我当你的护花使者吧!”李向东故作潇洒地说道。

    苏颖姿无奈,没想到还有这么死皮赖脸的人!但是碍于父亲的关系,又不好当面拒绝,真是郁闷死了。

    有了一个跟屁虫在身边,苏颖姿完全没有了继续购物的兴趣,草草的挑了几件衣服,就称累了。

    李向东殷勤的跑去付账,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金卡,炫耀的递给了收银小姐。结果听到的是:“对不起先生,本店是小本经营,不能刷卡。”

    李向东一愣,顿时满脸通红。气急败坏的骂道:“你们这是什么破店铺,连刷卡都不能!”

    收银小姐素质也很好,没有与李向东计较,而是耐心地说道:“像我们这种规模的店铺,现在很少有能刷卡的。”

    李向东骂归骂,可是却有些傻了,自己平时根本就不上这种休闲服的小专卖店来买东西,只是今天路过,看见苏颖姿在里面,就走了进来。要问李向东为什么好端端的要四处乱看,答案很简单,这家伙平时就极其的好色,人生一大爱好就是在马路上看美女。

    李向东买衣服都去一些大规模的商厦,所以很少带现金出门,虽然苏颖姿选这些衣服不是很贵,但加起来也要几千块,李向东就是掏光口袋里的零钱,也凑不上几千块。

    看他这个样子,我心中狂笑。走过去说道:“怎么了,李少爷,钱不够吗?”

    李向东冷哼一声,没有搭理我。从口袋里掏出大哥大,拨了一个号码,对里面说道:“我在xx休闲服专卖店,你们赶紧给我送点儿现金过来!要快,一分钟!”说完,就挂了电话。

    做李向东的手下也够受的了,一分钟,就是去银行取款,也十分钟不止了。

    果然,等了大概十多分钟,李向东的人还没来。李向东有些着急,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烟,抽出一根叼在嘴里,刚想点燃,就听见店铺里的服务员说道:“先生,我们这里都是易燃物品,请您不要吸烟。”

    “妈的。”李向东骂了一句粗口,悻悻的把烟扔了。

    苏颖姿等得有些不耐烦了,于是对李向东说道:“算了,还是我自己付帐吧。”

    “这怎么可以!说好了我买单的嘛!”李向东连忙阻止道。

    “又不是很多钱,李公子的心意我领了,我也有些累了……”苏颖姿说道。

    李向东在心里把自己的手下祖宗十八代骂了个遍,那个钱来这么慢!他根本不考虑人家还要去银行提款,当自己的手下是印钞机吗!

    呢,一个人气喘吁吁的从门口跑了进来,一进屋累得地上,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少……少爷,钱……钱拿来了!”

    “怎么这么慢!你属乌龟的啊!”李向东不但没安慰两句,反而大声地训斥道。

    “是……是,少爷。对不起。”李向东的手下神色黯然的说道。

    李向东从他手里拿过一叠百元大钞,甩在收银台上,说道:“不用找了!”

    连我看了都为李向东的手下不值,累得像死狗一样把钱送来了,就为了自己的主人装阔!

    “走吧,小姿,我请你吃饭!”李向东扔完钱,就潇洒的转过身来,也不管自己的手下了。

    “不必了,时间也不早了,我还有其他的事情。”苏颖姿说道。

    “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李向东故作幽默地说道:“都到了吃饭时间了,一起吃顿便饭吧。”

    “那……好吧。”苏颖姿见李向东如此坚持,也就同意了。毕竟自己也答应过父亲,先和他交往着看看。

    “坐我的车吧!”出了门,李向东指着自己的奔驰车说道。

    “不必了,我们有车。”苏颖姿的家世,哪能是一辆奔驰车就眼红的。

    李向东也意识到了,面前的人不是平时自己玩的那些小明星,人家也是富家千金,在人家面前摆阔,是没有任何作用的。

    一行人来到了观前街一家很是豪华的酒楼。把车停好后,进了酒楼。

    “李公子,您来了!”门口迎宾的服务生恭敬的说道。

    李向东有些得意的点了点头,服务生的话让他觉得很有面子。

    一进大厅,大堂经理就远远的迎了过来,对李向东说道:“这不是李公子吗!稀客啊!李公子的,这次云姐那里又来了几个雏,还是学生呢,您要不要……”

    大堂经理的话还没说完,李向东已经脸色铁青,一个大嘴巴子甩了过去,骂道:“你胡言乱语个什么,本少爷听不懂!信不信我找人把你这店给封了!”

    大堂经理的话说得已经很明白了,在场的人包括苏颖姿都听明白什么意思了。而李向东竟然说他听不懂,还打了人,这不是明显的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苏颖姿忍不住捂嘴一笑。在她心里,根本没考虑过要做李向东的女朋友,所以只是把李向东现在的做法当成了笑料。

    大堂经理冷不丁的挨了一下子,都给打懵了,不过看到李向东身后还站着一个女孩子,立刻就明白自己的话说错了,于是赶紧道歉道:“对不起,对不起,李公子,是我记错了,记错了,把您和张公子记差了!”

    “唔……以后你给我注意点儿!”李向东说道。

    不过傻子都能看出来,这两个人是在做戏!酒店里的大堂经理眼睛毒着呢,怎们可能出现认错人的情况!他们指着这群财神爷发财,总认错人谁还来了!

    “给我找一间好一点儿的包房!”李向东说道。

    大堂经理连忙点头答应,亲自在前面引路,来到二楼一间环境素雅的包间,亲自把菜单递了上来,说道:“李公子,可以点餐了吗?”

    “嗯……给这位女士吧。”李向东对着苏颖姿示意了一下说道。

    “好的。”大堂经理点了点头,恭敬的把菜单递给了苏颖姿:“这位女士,上面都是本店的特色……”

    苏颖姿随便翻看了一下,点了两道女孩子比较喜欢吃的菜,对首页重点推荐的那些生猛海鲜丝毫没有什么兴趣。

    苏颖姿点完之后,又把菜单还给了李向东,李向东接过来以后,也不看,随口又说出了几个菜名,显然是经常在这里吃。

    大堂经理点完单后,就退下了。

    李向东扫了一眼一旁的我,不满的说道:“小姿,你的保镖让他上外面去等着吧。”

    “这是我父亲给我找的贴身保镖,没有我父亲的命令,他是不会离开我半步的。”苏颖姿笑了笑说道。

    李向东明显是很不爽,起身走到我身旁,从口袋里抽出几张百元大钞,对我说道:“行个方便吧。”

    我连正眼看都没看李向东一眼。笑话,几百块钱?!曙光集团一秒钟赚的钱都比这多!

    “怎么?嫌少?”李向东又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叠钱,说道:“真些够了吧?”

    我依然没有任何表情。

    李向东见行贿未果,生气地嘟囓道:“哼,做保镖能拿多少钱?死心眼,有钱都不会赚!这种人,迟早被淘汰。”